您现在所在位置:以马内利社区 > 我的邻舍 > 安晋元的公寓 > 日志 > 有成见的约拿和不说吉言的米该雅


有成见的约拿和不说吉言的米该雅

2019-12-23 10:35 ( 5948 次阅读 | 0 个评论 )

有成见的约拿和不说吉言的米该雅
自从心里相信,口里承认耶稣基督是主;自己每每告诉那些还在慕道或者是初信的弟兄姐妹,我信主以后后悔了,后悔信的太晚了。如同一天的光景,从黑夜步入白天,也如同一个初生的婴孩,完全的被恩典托住慢慢长大。使用简单的语言,只能使用被主降卑和返璞归真来表述这样的人生心路历程。

一个蒙召做基督徒的人,一生能够遇到忠心见证主的道,传讲主的道的人是很大的祝福。一个孩子从嗷嗷待哺,慢慢的开始吃干粮,从叛逆到不断地成熟也是需要很长的时间,在神的家中也需要许多的代祷和忍耐。

晨起,阅读了几篇一位上个世纪的弟兄的属灵书籍,谈到旧约之中的先知;有成见的先知约拿和向亚哈不说吉言的米该雅的服事,让我思考良多。

中国人常说子不嫌母丑,狗不嫌家贫。对于处于教会的见证荒凉的世代的基督徒来说,就如同我们每一个人在老亚当里承受赐人生命气息的恩典,活在被罪恶污染,因为悖逆上帝而被咒诅的世界和家庭之中。人以自己为中心,能营造出高耸入云的巴别塔,也能够制造出巨大精金般的偶像,在属地的情感与宗教之中自娱自乐,却继续活在愁苦和绝望之中。

当教会从属天的福气与主的同在的光景,堕落入以人为中心,人意的敬拜,以人为中心,彼此受荣耀,以小群体的“自娱自乐”而成为一个自以为是教会的家的时候。这一个人的家和神的家之间隔着一层窗户纸。就如同旧约之下的以色列人,在宣读摩西律法书的时候,如同那一位领受律法的摩西一样,仍然有一个帕子隔在神与人之间。面对一个以人意替代了神的荣耀的教会的时候,明白了教会是真理的柱石与根基的蒙恩的基督徒,所要面对的必然是走一条“闭关”的道路,还是走一条首先挪去自己与神之间的帕子,将心归给神,挪去内心之中的成见,更多的经历和行走在一条人迹罕至的十字架的道路?

服事神的人必然会面对三个方面的挑战,崇拜知识,崇拜权势和崇拜财富。当一个蒙召的人开始思考神的家的见证的时候,选择将自己像一粒麦子一样,跟随主死去,愿意成为福音与恩典的管道,使福音临到众人的时候,就必须面对如同一个重建倒塌的帐幕的事工。(徒15:15-18)

服事神的人,需要装备认识耶和华的知识;越明白真理的知识的结果,会使人的眼目明亮起来,眼目明亮的结果,在为神的家负责的牧者那里是群羊的福气,但是在一个学习负轭的小牛身上,却带来各样不羁与成见。我想这也是保罗弟兄所写的书信之中,那些“初入教”的人若是做监督的结果,就是落入魔鬼的刑罚之中。(提前3:6)

当一个有圣灵恩膏的涂抹的小子,学习负轭的时候,大卫在扫罗王手下学习忍耐等候的功课就一定成为在主里服事的小子必然的生命的经历。而这样的经历真的是“要命”的。

当真理的柱石与根基,承载神的家的见证的群体,处处只有人的工作,人的情感,人的口号,神的话语稀少,活在错误宗教情感之中的人彼此受荣耀,把服事上帝这样圣洁的工作以为随意与平常。心眼被打开,爱慕救主耶稣基督显现的人的心怎么能不忧伤,为了神的家的见证而哭泣呢?在这种境况之下,似乎有人走了一条闭关分别出来的道路,有人把门关起来传讲婴儿洗是亚伯拉罕子孙在新约之下基督徒的见证,有人把门关起来追求与世界分别,从巴比伦出来过在地如在天的生活......也有人成为一个批判“假教会”,反对一切虚假和谎言,不说吉言,只说凶言的”米该雅”......

如果那些福音书时代,向承受圣约的以色列人所宣讲的众先知的歇斯底里的呼声不能使人悔改归向上帝的话,那么这些人内心之中的成见和内心没有受割礼的宗教的热狂,足以将主耶稣基督重新钉在十字架上。(徒13:26-31)

这种“愤青”的心境,为神的家内心忧伤火热的心境,要为神的全家尽忠的心,我也似乎能够从我这个小子身上看到许许多多的影子。当真理的知识在自己身上更多的被装备起来的时候,从一个不会负轭,不会做工的小牛身上所发出的那一切“平信徒”身上的悖逆,也必然像一个不能连于元首基督的毒瘤异端一样。游离于基督的身体之外。或被各样似是而非的教训引入灭亡,或者被只为肚腹离弃十字架的道路的宗教团体引诱,堕落进另外一个宗教的网罗。

这种试探似乎在持守地方教会立场的地方是闭关。在很强的宗派立场的地方表现的方式是离弃起初的爱心,在不信主的人中间显露的只是宗教自高的果子。这些都是离弃基督,背离基督身体的教训。

许多时候,当称呼人主内的弟兄姐妹的时候,能够看到同蒙恩召的互为肢体的弟兄姐妹身上的美丽,真的需要更多从神而来的恩典,打开我们心里昏迷的睡眼。

这样不堪不配的人,怎么能够配得着耶稣基督的救恩?我多好啊,只有我才勉强配得着救赎,那些人怎么配得呢?这样的话似乎很对,很有道理,但是却是也是一半的“真理”。如果连我这么不好的罪人,都可以藉着耶稣与上帝和好,藉着耶稣以神为乐的话,难道这样大好的福音,这么美的救恩不会临到我们身边比我们好的人吗?难道这么好的救恩不会藉着我们效法主的样式,临到那些不如我们但是我们却不觉得自己比他们强的人吗?

【诗16:1】(大卫的金诗。) 神啊,求你保佑我,因为我投靠你。
【诗16:2】我的心哪,你曾对耶和华说:“你是我的主,我的好处不在你以外。”
【诗16:3】论到世上的圣民,他们又美又善,是我最喜悦的。

实在不明白,一个把心完完全全归给主的人怎么能够挪除内心的成见,看那些和自己一样完全败坏的在老亚当里听福音,却要在基督里宣扬那出黑暗入奇妙光明者的美德的人,那些未来在基督里装饰整齐的人,怎么能看到他们又美又善?

这是何等如骆驼进针眼一样不可能的事情啊!


下文选自《先知的执事与呼声》-1314 约拿的呼声和米该雅的呼声 作者史百克

13、约拿的呼声

「他们不明白每安息日所读众先知的呼声」(徒十三27另译)

大多数的基督徒都知道,这卷以先知约拿为名的小书的一般内容。神命约拿去尼尼微,对审判迫在眉睫的尼尼微,传递一个极严肃的警告;但约拿拒绝前往,却搭船往他施去逃避;海上陡起极大的风暴,大至船将不保,船员眼看将要丧命海上,迷信的水手决定用掣签来查明,是哪一个恶人招来厄运的,掣出来的竟是约拿;他承认了一切,并且告诉他们把他抛入海中;后来他被一条大鱼所吞,三日后他被大鱼吐在岸上等等。

一般人对约拿所知道的,大概就是这些,一题约拿,人就会说他被大鱼所吞的事。事实上约拿是以色列国的一个伟大的先知,时在先知伊莱沙将结束他职事的后期(王下十四25)。十九世纪中叶,苏格兰有一位神的仆人,他是一位圣洁虔诚的学者,着有一本论约拿职事的书,竟然有359页之多,很少人听见这事会不惊讶的!

往后我们将要题起,主耶稣自己曾两次题到约拿,以说明祂向以色列所作的见证。读者已经知道,我们在这一系列的信息中,所讨论的不是每一位先知的生平与时代,我们所致力的,是指出每一位先知所发的「呼声」,这些呼声是先知从亲身经历中所产生的。先知过去了,但他们的「呼声」却存留不衰!约拿的呼声具有非常的挑战性,主耶稣将以色列国的命运,系于这个呼声上。那幺,这个呼声在所有时代说出的,特别是向着当今的时代,所说的是什幺呢?

、首先我们必须留意,约拿和他的使命的独特性。

这位先知所受的特殊呼召与付托,从神永世的思想来看,并不是新事,但在约拿的时代却是新事。因着它是那幺新,那幺非比寻常,使约拿与以色列人均感震惊。对他们来说,这是旷古奇闻,对以色列国的观念而言,是一件离奇的新事。这是一件从外界侵入的奇特新事、一件背离传统的事。约拿的不顺服与失败,虽然不是出于神的计划或定意,但在神的先见与主宰的权柄之下,约拿的不顺服与失败,却成了神迹的背景与基础。由这个神迹所传达的信息与托付,其重要性远超过任何其它方法,重要何止千万倍!深哉,神的道路,何其难测!神的先见,何其深远!神对祂自己百姓的刻板定型的思想,根深蒂固的观念成见,自以为是的一切想法、一成不变的作法,加以毫不容情的践踏。神命约拿去尼尼微,是以色列人中前未曾有的新事,使约拿陷入进退维谷与困境,这是一部分的原因,却是很强烈的一部分。

他「呼声」中的第一个重点就在于此。正如我们所引的徒1327节所指出,新约时代与犹太教之间,所进行的争战,大部分是由于这个事实所引发,如果说不完全由于它。司提反的被杀,主要的原因也在于这个问题,那就是

成见的严重危害

在以色列人中,就像在基督教中、在世界各地也相同,成见的口吻和腔调总不外乎:「神绝不会那样的!」成见将向着神和向着人的门,全加以封闭。

如果允许着者在这一点上,题一个自己的见证,他愿意题到在他平生的职事中,曾经有过一个转折点,使他的服事从极有限得到扩充与开展。有一个主日上午,我以成见为题,传了一篇信息。我大肆抨击成见,用尽了我的口舌能用的恶名来称呼它,直到词穷。我称它为,「向着神与人,砰然关闭且上闩加锁的门」。就在那一周,我接到一个邀请,要我去参加一个聚会,他们负责全部费用。很久之前我曾说过,我永不和那个聚会有何往来,绝不去接触它。接到这样诚恳又慷慨的邀请,我所有的成见,立刻想找个理由来拒绝。我原就非常忙碌,各方邀约甚多,日程早在几个月前已经排定,都在我的记事本上。我想我有很现成的借口,没想到我的记事本未予我以这种好借口,我惊惶失措的发现,那一周没有任何安排,而那次聚会正好就在那一周举行。搜罗任何可以交待的诚实借口,以便谢绝邀请,我竟找不到一个!

当我枯坐沉思这个难题时,彷佛有声音对我说:「你主日论成见的讲章是怎幺说的呢?你必须在去或不去中选其一;如果说你不去,理由只因为你有成见!」 那是一场争战,后来是主和我还有一点诚实得了胜。我去了,虽然我里面满了保留和疑问,但正如方才所说的,那是我生命中的一次转机,主借着这个转机,带给我新的释放。原谅我用个人的见证,来说明这信息中的重点。

成见可以像个小偷,也可以像盗匪,招来极严重的灾害,以色列人就是一个例子。拿但业说,  「拿撒勒还能出甚幺好的幺?」那是他一生中最重大的转折点,他若不是一个诚实的人、一个真以色列人、心里没有诡诈(雅各布)的话,后来论到他的那些话,他将全部丧失(参读约二十一2;徒一41213)。我们都该分析自己的见地,看看它们是成见,或是真的见解。要记得,耶稣自己也受普遍的成见所连累,最具权威的古卷中,曾载有这些~众人说的成见;但历史已经回答了这一切。

二、以约拿为例,成见使他不愿意脱离以色列人既定的道路。神对约拿的对待,就是约拿在众先知中的呼声,那就是

神向闭关主义所发的雷霆

以色列人与约拿身上的成见,起因于他们不认识拣选,和对拣选的错误并虚假的解释。以色列人是蒙拣选的,这确是事实,实际上,他们是为了所托付他们的使命蒙拣选,不应当把拣选解释为,蒙拣选得着救恩。就他们来说,无论在时间或永远,他们是为托付蒙拣选。但他们将拣选看为专有,在他们之先无人蒙拣选,他们之后也没有,将众人全排斥在外,无人有指望。「你们若不受割礼,就不能得救」(徒十五125)。因此这不只是以色列人的悲剧,而且是他们的罪恶,是双重的:他们曲解了他们的蒙召与蒙拣选;他们这幺作是把神变小了,比祂所是的,小得太多太多了。对于他们而言,以色列人如同一个箱子或笼子,他们强迫神进入其中,并将神禁闭在其中。在约拿书或约拿的历史中,若有一件事,其重要性超过其它的一切,那就是神为了指明成见与闭关主义,与它这位「赐诸般恩典的神」的性情背道而驰,不惜震动洋海与大地。所有以神的名进行极端的闭关运动,所带进的是无止境的分裂、混乱与谴责。耶稣是神的恩典,丰满并终极的彰显,却以约拿来预表祂的死、埋葬与复活,这件事给人的印象至为深刻,难以磨灭!以色列人确是蒙拣选的,目的是为了要他们,借着圣洁而敬虔的生命与性情,成为神的代表,向列国作神恩典的使者,为要叫地上的万邦,都因亚伯拉罕的后裔得福。这就是教会的使命,但必须等到教会真正成为神的代表,才能有果效地完成这使命!约拿最初拒不履行这使命,以色列人至终也失败了。先知约拿的「呼声」是一个警告。

三、现在我们要来看约拿丰满与最后的呼声:「在这里有一个人比约拿更大」(太十二41)。

我们所说的「最后的」,意思是当争战结束,约拿在复活的根基上,真作了神的代表。在马太福音12章中,40节是41节的背景。开头的部分说到,「一个邪恶淫乱的世代」,以色列人因着在他们的使命上失败了(要留意这一点!),失去了他们的地位。接着的部分,是以约拿为比喻的神迹(兆头)。在另一方面,耶稣下到死亡之境~这方面代表在神之外,与一切不能活在神面前的;然后,借着复活,所代表的是那永远向神活着的,无论就着历史或属灵上来说,这就是给以色列人的「神迹」(兆头)。

这就是先知约拿的呼声,若要详尽说明,359页也无法说完。

 

14、米该雅的呼声

「他们不明白每安息日所读众先知的呼声」(徒十三27另译)。

「我当嘱咐你几次,你才奉耶和华的名向我说实话呢?」(王上二十二16)。

这是一个令人兴奋激动的故事,读起来像一出戏剧。从它的记载在圣经中所占的篇幅来说,米该雅可以说比写小先知书的小先知还小。虽然他并不孚人望,但他的故事在以色列中非常重要,这是很明显的。我们必须注意,他之所以值得记载下来,正是因为他的不受人欢迎。他虽然是一个很不起眼的人物,却当受我们认真的探讨。在以色列的众先知中,他所占的比例是

一对四百

这是使我们印象深刻,引「起我们注意的头一件事。神的仆人或神的「呼声」,有可能面对这种以一对四百,不成比例的局势!当时的问题还不只是比例,而且是只有他一个人是对的;但至终他获得神的表白。米该雅的故事说明了这一点。

这并不是说,单独必然是一种美德,也不代表与众不同,一定是对的。但是,如果是米该雅的那种孤单,就非常可能是真理的「呼声」。

前面所引的经文,包含了一个十分发人深省的题醒与暗示。亚哈对米该雅说,「我当嘱咐你几次呢?」我们可以断言,这绝不是米该雅头一次捉弄亚哈或嘲弄他。米该雅清楚知道,亚哈若定意要得着什幺或要作什幺,他从来不顾原则、不计代价,牺牲性命是在所不惜的。他致拿伯于死,只为夺取他的葡萄园,就是一例。在米该雅的呼声中,他刻意使用不真实的语调,甚至连自私邪恶的亚哈,也无法装作没有看穿。他一次又一次的刺激亚哈,使他不由自主地要求知道实情,虽然他并无意思要接受。

这位先知的呼声,首先向我们指出,一个人可能落到这种凭自己定方向、决定自己要走的道路、追求那违背真理知识,和一切忠心的劝诫或警告的结局。这种态度的核心,就是灭亡的种子。这种强烈的任性,在亚哈之后的岁月中,正是以色列人的特色,到被掳的七十年后方告终。这一点令人印象至为深刻。比这个更糟的是,正是这种特色,使以色列国因为弃绝了那是真理的主,以致全以色列国遭神撇弃。米该雅先捉弄亚哈,活像猫捉弄老鼠,捉弄之后再杀它。亚哈后来可怖的败亡,原因正是:他知道了真理,却拒不顺从!

米该雅的情形如何呢?那四百个先知异口同声,曲意附和群众的意见;当统治的势力需要某种舆论时,他们就摇旗吶喊;当政策有所要求时,他们就狂热响应;对潮流和时尚,他们不只默认,而且亦步亦趋的率先响应。要免患难享安逸,就得和群众「步调一致」;这是他们的哲学。这四百个先知属骑墙派,信奉机会主义;他们所关切的是自己的前途和利益,这些才是他们的动机。当日却还有一个约沙法,他虽然抑压了较佳的判断,但对四百个人的叫嚣喧嚷,感到既空洞无内容、又谄媚虚假、完全不真诚;就问亚哈是否应该听听另一个「呼声」。这必然令亚哈不悦,因为约沙法使当时的乐章,有了变音的不谐,在陶醉的欢愉中罩上了乌云。「是的,还有一个我未邀他赴会,因他只说煞风景的实话!」约沙法坚持要找米该雅来。使者们力图说服米该雅,要他吹奏人所欢迎的乐章,唱唱人所爱听的曲调,要与群众步调一致。我们都知道米该雅是怎幺回答的。

米该雅完全了解,他若不附和,后果将如何。他对亚哈可谓了如指掌,亚哈岂能容忍使他的野心受到阻挡,胆敢向他质问的人!何况在亚哈的背后,还有他的妻子耶洗别。刚强勇敢如伊莱贾,尚且受耶洗别的迫害,仓惶逃命,米该雅的命运岂能更好!米该雅的名字必早已登在亚哈的黑册。在这幺严重的关头去反对亚哈,岂非太不识时务!米该雅清楚知道,嘲弄亚哈会有什幺后果,却不计任何代价,说了他所知道的耶和华的话。我不赘述许多细节了。亚哈判定将他监禁。有一段时间他被囚禁在耻辱、放逐、困苦、隔离的牢狱中。但是他所说的是真理,至终获得证实。当亚哈受了致命之伤,日落气断之前,在悲惨之境徘徊之际,他心里想些什幺,除了猜测之外无人得知。圣经记载了耶户对那四百个人与耶洗别的处置。从这一点我们可以看见,倘若米该雅妥协了,他的命运必定比在亚哈手下所受的更悲惨。

现在我们回过头来,看我们这一系列信息的主题。我们所根据的主要经文,是徒1327节,这节圣经把所有先知的呼声,都集中在基督身上,祂就是那包罗万有的、丰满的、最终的「呼声」。众先知的道路,显出祂是何等真实,如同祂之显于今日!祂是神的真理,虽然祂曾「被藐视,遭厌弃〕,但是祂屹立不变。祂在旷野,末了在十字架上受煎熬时,魔鬼不断地对祂提供贿赂与诱惑,但祂拒绝「下来」,走一条容易走的道路。「祂轻看羞辱,忍受了十字架的苦难」。

这就是所有受膏先知的道路。他们是抵挡人所公认、众所欢迎之潮流中的砥柱;他们真拥有从神而来的信息。他们不是那些目光斜视、人群中的怪异分子,举止反常的人。这种人到处可见。但米该雅是为了实际,屹立不移!所有的先知都为此奋斗不懈!最使耶稣震怒的,莫过于不真实、假冒为善、虚假,以及与「这世界的王」妥协(无论是原则上或系统上)的一切。

我们若未误解,在我们这时代,神的灵正以绝对并终极的方式,强有力地作工,要使实际出现。那「四百个人」似乎可以暂时得胜,米该雅可成为被监禁的少数;但实际至终必要出现,并且得胜。

这就是这位先知的「呼声」。

 

5948 次阅读 | 0 个评论
全部(2)

喜欢这篇文章,就来推荐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