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祈祷的美丽女生

    一叶小舟 2011-03-20 22:08   分类: 我的日记:感恩篇|27211 次阅读|19 个评论

    祈祷的美丽女生

      她是一个刚上大一的学生。宿舍那位同学已经很多次违章操作,用那个只能煮开水的电热锅在煮豆浆。所有的孔都早已被无数次溢出的豆浆沫充塞堵没。这天,室友又在煮豆浆,隔壁同学过来叫她出去吃饭。这时,豆浆正好又开始沸腾外溢,她和来叫她的同学一起过去掀开盖子,意外就在瞬间发生了:当盖子被掀开的同时她们俩同时被炸开的沸腾烫伤。这个美丽的女孩,在这灼痛万分的时候,没有与身边哭喊的同学一样乱了方寸,而是立即跪下,为她的同学祈祷,然后为自己呼求神。“耶和华远离恶人;却听义人的祷告。”(箴 15:29 )过后是慈爱的神把她领到了水龙头前,她马上用自来水不停冲那满脸的烫伤,而隔壁来的同学还在哭喊,一边用手摸所烫到的脖子那一侧,顿时,一层表皮被带了下来。······ 她们同时被送到了医院,紧急治疗后分别被各自的家长接回家,到各自所在医院继续治疗。 当女孩的父亲,沈姊妹的丈夫,看到女儿整个变得硕大的脸蒙着纱布只露出二只肿胀成一条缝的眼睛时,也与孩子的妈妈和外婆一样,忍不住抱着女儿痛哭起来。 她是个女孩啊!家里唯一的宝贝女儿,刚上大一的孩子,现在烫成这个样子,在还没信主的父亲心里,不仅是心疼不已,更有无尽的担忧。 女孩的妈妈就是我们教会的沈姊妹,女孩的外婆也是我们教会的姊妹。教会的同工以及她们俩都每天为这个不知道将来会怎样的孩子祷告。女孩自己也每天向神祈祷。“正直人的祈祷,为祂所喜悦。”(箴 15:8 ) 这期间,另一个被烫伤的同学家长,在痛苦中不断地跟他们说:一起起诉学校吧。 沈姊妹仍然不停地祷告,没有同意那位家长的要求。那位家长以为是他们孩子烫伤情况没有自己女儿的严重。当他们看到沈姊妹的丈夫用手机在病床前拍的照片后就说了一句:你们的比我们严重多了!就再也没说什么。 一天、二天,一个月、二个月,沈姊妹的女儿,慢慢地在痊愈。教会同工们仍然和母女三人坚持祷告,交托。“耶和华说:我知道我向你们所怀的意念,是赐平安的意念,不是降灾祸的意念,要叫你 » 继续阅读
  • 所充满的

    一叶小舟 2011-02-20 20:04   分类: 我的日记:感恩篇|24180 次阅读|14 个评论

    所充满的

           这次春节前出游,其实从很多方面来说我都是不情愿的。其中最重要的一个原因:就是教会安排了弟兄姊妹在春节某一天将有一位新西兰的牧师来给他们施洗。    尽管我自己已经受洗,但因是在特殊的情况下只有我一个人受洗,当时身边陪伴的是还未信主的姐姐和我家弟兄。加上自己当时肤浅的认知,紧张,很多感受一时难以述说,所以一直想参与弟兄姊妹的受洗,重拾回味那份感动。    其二,想回弟兄的老家陪陪我高龄的婆婆。尽管婆婆一个劲体贴我们:过年家里人多太闹,你们过完年再回,省得应酬烦累(婆婆知我们都怕应酬)。可是,平时我们能陪婆婆的也只有偶尔的周末赶回去最多住一夜而已。    弟兄是个实诚的人,妈妈说什么他都当真。他早就借书查看线路,看手续以及别人的经历,一心要带我走一趟。想到夏季弟兄去西藏,我已经以高反拒绝了(实在也是怕高原反应)陪同,他一直在说怎么怎么,以后要带我再走一回。所以这个寒假,无论如何我要顺服地陪着同行。    先回老家看婆婆。我就祷告,求神让我能够明白祂的美意让我甘心乐意一同出游,同时也求神能够感动弟兄改变主意,如果我们此次出游不是出于神的旨意。    到家的第二天晚上下雪了,我高兴啊!想这下我们就无法出去了:地上结了冰。就当我联络好同学小聚后准备再多约同学把手里的福音单张发给他们,还未及实施的二天后,雪停了太阳也出来了,弟兄立即上午去汽修厂维护保养车,午饭后说动身就动身了。我那个,那个,说不出的不得不啊!    之前我带上了许多美国长老送的有声查经碟片,一上车就马上严肃地对只听音乐的弟兄说:如果这样,你必须允许我听圣经。因为我眼花看不了书。   以为他会阻止或提些条件什么的,那我就也可以谈条件了。结果,他点头说:听吧,你好好听。   说得我又是意外又有些许的感动。   于是,只能安静下来,随后温柔地待这个好心要带我周游世界的书呆子了。但 » 继续阅读
  • 不同以往的平安夜和圣诞节

    一叶小舟 2010-12-27 21:33   分类: 我的日记:感恩篇|31813 次阅读|26 个评论
        又是一年圣诞,而今年的圣诞对我来说,完全不同于以往任何一年的圣诞!     当与我家的豆芽眼弟兄在平安夜这天一早出门时,我是满心的欢喜,从弟兄那黄豆芽呈绿豆芽的眼睛也可知道到他的开心。这一路我先是边看圣经边读给他听。然后就是听弟兄平时精选刻录的歌曲,一路阳光明媚歌声伴着,景色也显得迤逦。很快(几小时后)就进入了上海。    停好 车,已经 正午 12 点后,弟兄理所当然地请我吃我喜欢的淮海路上季诺的沙拉、牛排和披萨、果汁。 在季诺餐厅翻看杂志时看到了自己所喜欢的温馨画面 。      之后,弟兄带着我这半个上海人不如他认路坐地铁转到了浦东,就为我想去的“荣耀书房”,进去挑选了一本书、几件小东东(为了省票票,不要在这天看到他的眼睛成豆,)作为他送我的圣诞兼结婚纪念礼物。后又回到市里。    因为我还一心想把包里的福音单张在我所熟悉又陌生的这个城市中发出去。心里满是欢喜满是期望!     走在这条熟悉的路上,弟兄看着曾经胆怯最怕跟陌生人说话的我,鼓励着说:去吧,我就在旁边。      手里的一包福音单张不知被我摸过多少次,来之前的那晚在教会祷告,回到家里祷告,临出门又祷告,心里虽然紧张但终究热切地想:有神在我不怕!出门前后理了又理的福音单张被拿出第一张,笑着对路人说:圣诞快乐!递上,看了一眼的路人摆手说:谢谢!仍然接着对下几个路人微笑着,还是拒绝,而且没有任何言语。再接下去干脆是像躲避什么似地回避着我。渐渐我的脸已经僵着笑不出,弟兄看到有委屈挂在脸上,这时,豆芽均衡地过来,挽着欲哭的我就离开这条我曾经喜欢的路,说:好了,老婆,今天完成了。我问:为什么他们都不要都不要呢?!弟兄拍拍我说:他们不是基督徒么。我边走边难过地说:怎么办?我都没有发出去呢!弟兄回答:不然,我都要了,你都发给我吧。我哭笑不得:不行!你已经是信主的人了,这是给那些不信的人看的。他说: » 继续阅读
  • 雪花飘飞的季节

    一叶小舟 2010-12-18 18:47   分类: 我的日记:感恩篇|22767 次阅读|4 个评论

    雪花飘飞的季节

        进入冬季,就进入了我最爱的季节。       很久以前是因爱那纷纷扬扬的飘雪。在洁白晶莹的雪中行走可以把自己也包裹在里面,可以堆一个自己喜爱的雪孩子,给他一个可爱的装扮和称呼。但是每当看着在阳光中渐渐消瘦的雪孩子,泪光中眼睁睁看着自己的那份期待和爱,随之远去成为一汪水而顿感空虚又痛切,不如自己就此也是那上腾的分子幻化为云朵,飘到高处不胜寒的星空,躲藏在云深处的层叠中,遮掩始终无处可逃的内心挣扎,寂寥而孤独。       不知神对我的计划何时来临。祂的爱使我最亲爱的好友,每周远隔千山万水,越过太平洋,只为了拯救我而呼唤我!一年一年,我那远在美国的好友,不仅在回国探亲时带给我书籍和圣经,还一遍遍地传讲着神的救恩和美意。       圣诞节,原来我只把他作为是外国人过的节日,愚昧地对每一个身边的人表明自己的立场:不过洋节,因为我是中国人。难道我这样真的就是爱国吗?其实,我根本都不知道圣诞节真正涵义。如此地自以为是,如此地任意妄为和浅薄······今天当我又一次聆听圣诞歌曲时,泪水不仅从眼睛更是从心里流淌:我的救主啊!你为了我这只迷路的小小羊,如此不配渺小还不如尘埃的罪人,如此艰辛地寻找着失散了的穷途末路的我,只是为了拯救我啊!你的使女-----我的好友,她以基督的爱来爱我、温暖我,不厌其烦地耐心宽慰我,与我一起流泪并真切地为我心痛。当她知道我不爱上网,就一封一封地以她最不擅长的书写形式,一个字一个字地用柔和的坚韧和执着的信心写着神对我的爱!       然而,我那寒冷如冰块的心是如此地顽梗,我坚持自己没有罪,那些伤害我的人以及那些杀人、抢劫、盗窃的才是罪大恶极的坏人。我拒绝着她的福音又感动着她的真诚善良和体贴。在听了她特为我去挑选的我喜爱的古典音乐、歌剧和钢琴曲时,出于谢意勉强听了她参加的冯秉诚牧师布道会录音CD,完全是想对好友有个交代。神奇妙的籍着圣灵运行在我空虚的心里,莫名就感觉 » 继续阅读
  • 寒冬里的暖阳

    一叶小舟 2010-12-16 20:33   分类: 我的日记:感恩篇|22555 次阅读|20 个评论

    寒冬里的暖阳

         昨天电话得知姐姐在下班途中遭遇车祸,竟然没有惊吓,也不焦虑担心,平静地不像是那个曾经胆小害怕会在雷雨天躲进被子里的我,甚至觉得自己当时的反应有一点冷血。其实,当时的我就如同一个在严寒冰窖中突遇暖阳的人,只有欣喜和感恩全无恐惧和担忧。      要说我的姐姐是一个极认真负责有点严肃的人。她做事为人都是有板有眼。我的同学都戏称我姐姐是我的小妈妈,她不仅在工作上负责认真,对我的各个方面也如同对她的孩子一样关怀备至。她会仔细问我哪里去,跟谁去,去多久,然后叮嘱我要注意什么,当心什么。即使在我结婚后也是常常如此呵护着我,唯恐我不小心就病倒了或者怎样了,呵呵~        就在前天她下班回家途中,天色黑暗,下了公交车进小巷往家走时,迎面一辆大车开着大灯,姐姐的后面一辆电动车突遇强光就没有了方向,朝姐姐撞了过来。当时姐姐一下子就痛晕了,动弹不得,奇怪的是,她随后做出的反应竟是紧紧抓着撞她的那个人不放。她说:自己已经被撞过一次,(那次是我住在医院,给我送饭回家途中,被喝醉的撞倒后跑了,她半天才爬起来,恢复了一个月才好),所以害怕像上次那样。随后,姐姐遇到了奇妙的经历:她马上想起祷告,(她只跟我做过决志祷告,还没有参加过聚会呢。我这次回家跟她提到,不管遇到什么事,你都要跟神祷告,就是把你心里的话说给神听,因为只有祂真正知道我们的需要。)祷告后,姐姐顿时觉得不再像刚才那么痛了,人也站稳了,而且头突然就不痛了,(可能突然撞击造成的眩晕)。这时,姐姐定下心看看撞她的人,借助昏暗的路灯和车灯,看清是一个和她儿子差不多大20多岁的男孩子,同样紧张地在观察姐姐。姐姐立即柔和地安慰那个孩子:没有关系,我好像能动的。         我姐姐和蔼起来像妈妈,板起脸严肃起来能把我吓哭,实在是她一瞪眼睛,真的很严厉的。我从小就怕她那顶真的劲头。我想那个孩子有一小半是被姐姐的严肃紧张吧。当姐姐祷告后,觉得自己没那么严重,就对那个男 » 继续阅读
  • 老父信主啦!

    一叶小舟 2010-11-11 19:22   分类: 我的日记:感恩篇|24236 次阅读|16 个评论

    老父信主啦!

          我家老父老老舟是个地地道道的自称为“粗人革命者”。放过猪,种过小田,因为饿昏了,十四岁时参了军,扛过枪,上过战场,没上过学,参加过部队学校的扫盲学习,会哆嗦着写文章,也给广大的下一代做了许多革命的报告,长篇大论竟然出自那扫盲毕业的小学生之手,真是也蛮佩服他的。      老老舟在身体尚好精力极充沛时,逮谁跟谁说他那侦察兵经历,他没开口我们就接着他那开场白说道:我们那时埋伏在敌人的眼皮下,哼哼~~~他只能看着我们憋着笑的脸无奈地摇头:唉,你们啊!你们真是泡在甜水里不知道那时紧张的你死我活的滋味。     老老舟总是会在每一个可以发挥的场合,捧着正在阅读的报纸,开始作报告似地:你们要~~啊,不要~~啊,最后看大家还是顾自己的事直对他点头而不得不停止“报告”,走到大门外,敞开嗓子就是一句:党啊,党啊······,大有震动人心之势,弄得周围邻居只好夸他唱得好。这下老老舟不得了了,干脆扬声唱起洋泾浜的锡剧、黄梅戏、越剧来了,反正在广播里听到的他都唱,不细听还真是有点象腔象调的。      岁月催人,老老舟在舟妈妈去世后转眼间急速衰老,以往跟舟妈妈拌嘴争论的精神仿佛也被带去了似地,焉焉地开始不解:人怎么会突然就不在了呢?!那时,我自己沉浸在失去妈妈的痛苦中难以顾及和感受许多。     他们毕竟是相伴一起走过大半辈子的夫妻啊,即使时有磕磕绊绊,也都成了生活的调味剂,现在突然安静下来,子女都成家离开而没有人可以相伴,在人真的很难承受。老老舟病了:动脉硬化加上刺激引起的老年痴呆症。言语寡少,清醒也是时多时少,小病不断。       我在信主近二年的某一晚,做梦老老舟跟我说:我要信主!真的吗?然后我就和也是基督徒的保姆阿姨搀扶着老父跪下,在一个长老面前做了决志祷告。梦醒后第一件事就是告诉老公。然后祷告,然后决定周末回家。回家第二天,我就急赶去老老舟居住的大院,进门就跟阿姨说了这梦,阿姨直说:感谢主!我也一 » 继续阅读
  • 顾念

    一叶小舟 2010-10-21 18:15   分类: 我的日记:感恩篇|25035 次阅读|10 个评论
       每次去教会,总是得着满满的喜乐!    周日敬拜后89岁高龄的马妈妈,一脸的喜乐,轻松地与我们一起,不用扶栏杆就从六楼健步下来。不时还跟上楼的邻居笑着、招呼着。跟我们说:我靠主,身体是老好的!    说到教会另一位老妈妈,因股骨头坏死住在医院,将要从脊椎那里动一个很大的手术,风险极大,稍有闪失就可能瘫痪。姊妹们去看她,她正在跟病房其他病员说笑,一点没有即将动大手术的不安和害怕。她说:我没文化不识字,我只知道神是我的主,我有什么事就跟主说,我心里就平安了。大家问她:你每天都怎样祷告?她说:除了说闲话,我就一直在跟主祷告,我说:主啊,你不要离开我啊!你要跟着我啊,不管我跑到哪里你都要跟我在一起啊。姊妹哈哈笑着告诉她:你把关系弄错了,主是至高无上的,是最大的,是你要跟着祂跑,你要不离开祂。老妈妈听后,马上做了个十分可爱的动作:用双手捂着脸,一边摇头一边嘟囔:啊呀,啊呀,我不懂啊,我不懂啊,我真是错了啊!主啊,我是不懂啊,你不要怪我啊!我是要一直跟着你跑的啊`······病房里顿时充满了欢笑声,其他病人看着都笑了。神就是看这如婴孩的心为宝贵!      教会的袁姊妹,家境贫寒,没有所谓的背景。丈夫前几年出车祸后就病退了。每逢酷暑那条受重伤的腿就要发炎并在局部溃烂。以前就是去医院输液,好转就不再治疗了。今年不仅越发加重而且影响到不能下地走路。教会之前也是经常去他们家帮助,不仅对老人、孩子从各方面关心、帮助,更是为他们家的现状迫切祷告,神一次次地恩待他们一家。袁姊妹的公公在重病中,非常平静,而且没有一点疼痛,在临去世前,反复说的话就是:天上的神啊,天上的神啊!有时还举起胳膊:天上的神啊!去世时十分安详。当时教会每天为他---- 一个靠捡废品维系家庭的老人祷告、祈求!今年更是为袁姊妹的丈夫,每天祷告,求神按着祂的旨意来医治。袁姊妹他们去了当地最好的医院,诊断说:必须截肢,因为血管组织已经坏死。他们吓坏了,转了另一家医院,仍然这个结论。最后他们说看完这家人民医院还是截肢的话,就只能 » 继续阅读
  • 又呆帅又装酷的“豆芽眼”弟兄

    一叶小舟 2010-10-12 19:25   分类: 我的日记:感恩篇|26592 次阅读|13 个评论

    又呆帅又装酷的“豆芽眼”弟兄

      周日早晨醒来迷糊中感觉天色昏暗但时间不早了,起来,果然:下雨了。   想到8:00要出门去礼拜,同前一次那样坐张弟兄的摩托是不行的。就一边弄早餐,一边心里祷告,把这件事交托给神。慢慢的,雨越下越大,我家“豆芽眼”弟兄起来了,他看看沉沉的天色竟然又躺下了。我急,但我就是不出声。过了一会,我就短信息通知张弟兄不要路经再特意转进来接我了,我准备打车过去。   谢饭后正准备吃,豆芽弟兄(身材还是很虎背熊腰的)正式起床,先看了一眼楼下的车,说:有车挡着我们的车,没办法,你只能打车了。我继续吃早餐。然后就祷告,求神能让挡在我们车外面的二辆车,在我要出门前开走,并让我家还不想与我一起去聚会的弟兄能愿意送我去。(新的聚会地方我自己也是才去了三次,比较远,又没有公交车,所以不想勉强才决志信主的老公)洗碗后,顺往楼下看了看,我的神啊,我家的车孤零零地在那里等着我们呢!老公见状马上洗漱,说:我送你吧。······   我的豆芽眼弟兄送我到聚会的地方后说:如果需要等会打电话再来接,顺便可以带一些需要的弟兄姊妹。这真的让我很是感动。结束时因为教会的张姊妹有车,顺便就送我回家。进门,咦,我家的弟兄没在家,手机里他温和地说:已经在刚才的地方等着接我了。······神给我们的远超出我们所需要的!    正好说到我家的这个“豆芽眼”,就顺便再多言几句。 他是个极具有自己思维方式的书呆子。虽然记忆力好且书读得棒,但在某些方面总是跟不上我这个随性又急性子的跳跃思维,我们常常会在说什么话题时,他还在沉思冥想,我已经开始了下一个话题,然后,是一番什么、为什么的辩论。哎,总是让我颇费一番口舌。怎么办呢,我只能去适应他,现在还要顺服他啊,于是,说完一件事后我干脆来个不出声地跳跃,有时控制不住就冒出一句没来由的话,我是在自己正常线路上,他就急转弯不过来了,豆芽眼很无辜地望着我,如同小孩子那样地眨也不眨,(说实在的,我还真是很喜欢看这样蛮清澈又有点稚气的眼神,写在已经年轮痕迹显明的脸上)。往往这时我也就只能先止 » 继续阅读
  • 爱的礼物 (四)

    一叶小舟 2010-08-31 12:00   分类: 我的日记:感恩篇|17658 次阅读|14 个评论

    爱的礼物    (四)

        以往没等气温上冲我就已准备出行,借口旅游避暑,其实是在一次次的下赌注,因为死里逃生,因为身心俱疲,所以就从自己呆麻木的地方到别人熟悉的地方看“风景”。熟悉的地方眼睛真的看不到“风景”了?    今年我告诉早就在计划线路的老公哪都不去,就呆在家里。实在是我有太多的书要看,更主要的是,我发现,在那最完美的书籍里,有我想看的各种风土人情,还有我想不到的行事为人处事真理,这是我向来欠缺的。于是,老公约了远在深圳的旧同事同游。临出发的前一天,看着帮他整理行装的我他再一次试探道:你真的不去吗?那不是你一直向往的吗?我们只是去看风景啊。我笑他的多此一举:你多拍些照片回来不一样吗?哥们,第一,你每天早晨一定要向上帝感恩祷告;第二,不要疲劳驾驶,安全耐心。(尽管老公还不是基督徒,但他说他是相信有上帝的,所以,我每天祷告祈求神开启他心中的眼睛,能早日成为我的弟兄。)    老公一人驾车到成都与飞抵成都的朋友碰头后,三个大男人就轮流驾车,走在最难行的川藏线上。 去年,我们就是因为雨季路上塌方积水等,只行到西藏的芒康,就原路返回再往云南去的。     有了去年的经历,大部分泥泞陡坡、狭窄急弯都是老公开。今年的雨比去年更多更大,路上险情不断,我们家经济型的爱丽舍轿车,哪是走川藏线的野马啊?可那二个好不容易请假出游的朋友,说什么也要继续往前。老公表面斯文骨子里也是个爱冒险的人,于是,他每在难处时就先下车看情况,边对着上帝祷告,求上帝的帮助,一次又一次,他们都神奇地冲出了危险地带, 这是我们的"小爱"在积水极深,路况不明的情况下,竟然在老公一边喊叫一边祷告时,越过了激流险滩。     这是他们在越过激流后经过的塌方路段,因为他们没作停留,继续往前,直到凌晨2点住下,第二天他们得知,这个地方当天夜里的大雨,致使路面全部坍塌,爆破了几次都告失败,整个川藏线就因此中断十天后才通车。而那二个朋友的假期只有15天。     他们三人都一直在说“死 » 继续阅读
  • 火热的,火热的·······

    一叶小舟 2010-08-04 00:02   分类: 我的日记:感恩篇|12964 次阅读|15 个评论
         知了偶尔扯着嗓门:“热啊、热啊”,好像与直腾而上的气温比试高低。我就在这样的炎炎之中的一天嗓子有了火烧般的疼。这是一个警告信号。    这样的天在有空调的室内和室外频繁进出,极易感冒。别人感冒最多一星期,如果吃个药什么的,可能好得快些。而我:嗓子痛,接下来就是头疼、浑身痛、鼻涕眼泪喷嚏、甚至发烧,然后拉锯战式的咳嗽,如果不抓紧吃药或不按时服药,那很有可能就是去挂水或住院。所以,我的一点风吹草动常常弄得家人和了解我的好友都神经高度紧张:怎样?还是去医院看看吧。豪不夸张的是:身边的长辈、小辈加上同辈人一同外出,我就如同“国宝熊猫”一样,实在是大家都怕我稍不小心就躺下一月半年的。弄不好来个什么高烧不退,出人命都难说。      以前驻地的医院医生、护士见我就像见昨天才遇到的朋友:怎么?又来看我们了?到医院都不需要自己开口,旁边护士、医生会把我的情况简明陈述一番后开药。无论做什么,哪怕出门提个包,只要里面东西稍多一点,家人就会抢先一步拎过去,让我空手只要管好自己。甚至家里的80后都是时时、事事地照顾我,不让我受累,这让我在倍感温馨的同时又倍感负担,埋怨命运更怨恨自己不争气的身体,总是给别人添麻烦。     这次感冒,是信主后一年半多第一次。一是之前背着二个很重的包赶车,之后又着急想做好明知做不完的事;二是进屋出门太多的忽冷忽热,前一分钟还在淌汗,后一分钟已了无痕迹。三天如此这般,身体就抗议了,刚开始嗓子疼时,我有点紧张:出门在外,千万不能生病了呀!然后就是祷告。第二天,出去走了一圈,竟然一滴汗都不出,开始头疼、头胀,关掉空调喝热水,还是不出汗,身体还有畏寒,脑袋好像要爆炸似地,这时我到一点都不紧张了,仍然祷告。躺倒在沙发上,二手按住太阳穴,一边按一边看圣经金句,看一遍,默记一遍,从中午持续到天色暗沉,昏暗中想到80后的晚饭还没准备,我能起来做吗?但心疼80后那么辛苦一天了,就起来,起来后觉得好像也没有那么严重,(我靠着那加给我力量的,凡事都能做 » 继续阅读
  • 妈妈,我受洗了~~

    一叶小舟 2010-06-18 16:39   分类: 我的日记:感恩篇|16486 次阅读|7 个评论
      妈妈,我受洗了,在您的故乡上海。     当出水的刹那,仿佛才出母胎的婴儿,被远道而来为我施洗的美国教会长老和同工姊妹扶起,我的生命一点一点地铺开,一口一口吮吸成长所需的温润的奶水、吞咽着生长必须的粮食。     妈妈,您虽然不幸在还没能认识神时就离开了世界,但愿妈妈您爱女儿的心,会因着女儿深爱神的心而到达天国,女儿的生命不仅出自妈妈,更是神所赐予的。      妈妈,您一眼就能看到,一直贴在社区公寓门上的那一身红装的照片,这是您不用言语表达爱的方式,您说:女孩子穿红色就是好看。为此特买了大红裙装,却被任性、自我又不懂事的女儿拒绝:怎么受得了如此张扬、嫣红的衣裙?!您还是幻化着红裙飘飘的景象:多好看啊······ 可女儿怎么就不能体贴您的心情,在拍了几张照片后就随即搁置、处理再也找不到的何处了。      妈妈,您是希望女儿因穿着鲜艳的衣衫而随之就快乐吗?您是希望把所有的幸福、美好都给予女儿,而您也知道那是做不到的。于是以这种方式等等表达着。您知道即使女儿衣着靓丽掩盖内心的抑郁,也无法让暗淡的眼神透出不痛苦的轻松,那些徒然的遮挡在那时我还是虚荣地接受了。      妈妈,女儿曾经给您写信和与您默默地通话,这端的我总是纠结着恩怨无所适从地想您、流泪······这是您最不愿看到的呀,于是女儿躲避着东跑西癫,去遥远的天涯海角,去荒无人烟的戈壁沙漠,去头痛欲裂的牧场高原,去森林密布、穷乡僻壤的山区村庄,无论走到何处,从没因吃了百家饭而壮实滋润,愈加形容枯槁,焉焉萎萎地憔悴,凋零了愿望和向往,麻木中寻找着稻草,希冀不至坠入深渊惨败无人知更无人疼。      妈妈,当年在学校您常出差就曾经因为与您通信被很多同学羡慕,您说最爱看女儿幸福无忧的笑容。我可以在您的身边摸着您的耳朵,贴着您光滑美丽的面颊,与您一同笑着闹着直喊:肚子痛·······也为这世上除了妈妈 » 继续阅读
  • 主,我相信!

    一叶小舟 2010-05-28 19:03   分类: 我的日记:感恩篇|9946 次阅读|4 个评论
        总是在不经意中说:记忆中······     那次你问起我别后的那些细碎过往,我竟然定定地、倏忽就开始飘摇:哦,我的记忆,我的曾经失忆的记忆,不知残存的是否是经历的,我真的不知道······我只能这么说。     记得高烧莫名袭来,浑身痉挛;记得妈妈微弱的呼吸,而还没信主的我,那天在办公室突兀地头痛欲裂,家人担心我,都瞒着不告诉我医生的通知。同事关心地要我回家休息,无奈之下,躺倒在沙发上,可就是怎么也不能安心地烦躁,干脆打车直奔医院,医生护工都说:情况好像不容乐观。     轻轻抚摸着枯萎又失色的容颜,记得在妈妈耳边低语良久,曾明亮美丽的双眼虽然睁开却是如此暗淡,眼角慢慢滴下的两行泪水,是不舍?是担忧?是遗憾?是眷恋?是······一切都随着妈妈而永远成为了谜团。    家人除了父亲是个老党员外,再没有人有什么信仰。从小因为生活在一个军人职工家属宿舍大院里,大家都很少谈什么信仰,唯有入党是先进的表现。    常常会想,信主前自己的生活是那样的杂乱,那样的没有目的,那样的期待着,期待什么,自己都不知道。只觉得:累!    而对于自己的突兀的头痛,我又是那么地惊叹:冥冥中一定有一双巨手在操控着我们,否则,如何解释我那天的反常呢?    就在那天下午,我在毫不知情的懵懂中,为妈妈洗了脸,告诉她我会坚强地好好地(当时就是想安慰妈妈)······说:我和姐姐都会在将来的那一天去陪她的。·······我的聪慧的妈妈,我的爽朗的妈妈,我的曾与我拍肩呼猫猫的妈妈,······坚忍地等我慢慢离开病房五分钟后,永远地永远地离开了深爱她的我们。    如果没有主,我不知道如何来释放自己的思念和痛苦!    我虽然没信主,可我习惯在痛苦中会呼喊:“上帝啊,你救救我吧。”    现在的我,回想起往事,不禁感叹:上帝的厚爱和体察,祂知道我的软弱,知道我的渴望,知道我的不配但祂仍然救我,让我没有更深的遗憾和痛 » 继续阅读
  • 我的需要心灵的需要, 神把爱给了我!

    一叶小舟 2010-04-22 15:40   分类: 我的日记:感恩篇|10700 次阅读|11 个评论
        记忆中,我身边的大部分人都说:“你是个快乐的人”。只有几个极亲密的同学、好友会说我是个有点blue   的人。 我也常常问自己“我快乐吗??我忧伤吗??”有时会因一则很小的笑话就笑个不停,同事他们就以   为我是个简单又容易快乐的人。其实常常在独自一个人的时候,我是很忧郁很迷茫的。    我始终觉得,我的心灵并没有因为看了越来越多的书而真正地充实,我依然无所适从,同样会因为一件很小   的事郁闷半天。我知道我在向往在追求,但又不知道是什么······有时,我可以半天没有一句话,而有时我就象   突然打开的话匣子,说得自己都厌烦了。       偶然的一天,与一久居海外的好友相见。她带给我二本《圣经》。       说来真是有意思,这《圣经》是我请她带给我的。因为我不知道国内在哪有卖。只是新奇而已。说想看看圣   经到底是说些什么。这时候的我们都还没有信主。二年后的又一次见面,她在美国信了主,而我还在偶尔翻   看《圣经》,任然云里雾里,忙忙碌碌。她开始给我传福音。带给我布道录音等。      听着听着我只感觉这就是我一直不明白的、又一直在寻找的。尽管我对好友说:我的水平、境界都还不能决   定是否能信主,但心是不会骗人的!它一次次在催促着我,终于有一天通电话时,我怯怯地问:信主要有什   么条件吗?她坚定回答我:你只要信,只管信神!你信神后就会慢慢明白的。     我的好友,给我带来福音的好友,坚持每周一次不间断地给我电话,穿越大洋,就为让我相信:耶稣爱我!      我马上回答:“我信!我相信主!”     我的好友和我都很长时间才又开始了交通。      感谢在天上的父!感谢神!感谢主耶稣基督!阿门!      我是世上最幸运的人,我有爱我的耶稣!我 » 继续阅读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