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来这个曾经陌生的城市近三年,信主也一年多了。     在我因为离开亲朋好友,一切都不熟悉的郁郁中,远在美国的好友给我传了福音,使我对原来模糊的渐渐清晰起来,那些虚浮的忙碌被平静的充实替代,原本不愿主动与人交往的我,开始渐渐平和。信主后的生活,在慢慢的变化着。因为心里是欢喜和安然的。    我以为这就已很好了。好友仍然坚持每周一次的交通查经。前二个月,她说,我应该在附近找教会或团契。      我就在网上找,告诉她找到了“以马内利”社区。她说:还要找可以面对面交通的团契。尽管我改变了一些,可是要让我找陌生人吗?心里不免犹豫、有点不知所措,每天祷告。    神要我:“凡事谦虚、温柔、忍耐,用爱心互相宽容,用和平彼此联络,竭力保守圣灵所赐合而为一的心。”    在神的指引下,通过好友和许多不认识的肢体的帮助,与当地的姊妹见面交通了。很高兴,想我可以在神的家里,与同为神的儿女互相学习。    她们都信主多年了,与她们交通对我有很大的帮助,十分喜悦。没有想到的是,与二个不同的团契见面,交通后,我的主啊,我不是对你,而是自己不知道该怎么办了。我有点软弱起来。因为她们说我太单纯了。    单纯,原本我是把它作为褒义来理解的。只是,她们都对我说,我现在这样每周在家与朋友查经很好,就继续这样吧。那么,我可否理解为:因为我的简单,信主时间太短,我太不成熟或····  她们不愿意我去参加他们的团契呢?(我不该这样论断人的)    神啊,我哭了,因为我很难过!    主啊,唯有你是爱我的!你不会因为我单纯(愚钝)就不爱我的!    主啊,我要“就是在患难中也是欢欢喜喜的。因为知道患难生忍耐。·······因为所赐给我们的圣灵将神的爱浇灌在我们心里。”我想她们这么做是因为爱我。后来好友也说,她们可能是出于保护我。主啊,宽恕我的软弱!    感谢主!这难处是神让它成为我灵命 » 继续阅读
  •    昨天去菜场买菜出市场时,经过一卖毛巾的小摊位。对于比较喜欢的东西我会留意看看。于是停下,问了价钱(很典型的煮妇),随口说:“上次也有一厂家直销毛巾的,也卖你的这种新产品竹纤维毛巾的·······,后面的话还没说,她马上急切、高声地打断我:“那些都是假的,假的!”语气不容置否地坚定。    如果在信神以前,我会忿忿不平地说“哪个卖家不说自己的东西好呢?”然后立马离开,心里是一千个、一万个忿怒,但因为不敢与人争执和嚷嚷,只能回家倒苦水般反复念叨。而这时的我,平静异常地轻轻笑笑,对这个中年妇女说了句:“即使你的东西是真的,你又没看到别人的东西,怎么能肯定别人的东西是假的呢?”在我的身后,我只听见那妇女轻轻在嘀咕:那不知道了···    如果是以前,我肯定会回家开心地描述自己怎样怎样,可是,我一直就很平静,根本没有想象中的兴奋啊,高兴啊,相反还隐隐为这位妇女感到难过:想她如果毛巾销售情况不好(新产品有点贵),她会是怎样的心情呢?又如果即使把所有的毛巾都销完,她会有多少喜悦呢?而这份喜悦又是否能持久呢?这所有的一切,我都没有跟家人说。    我只是从心里感谢我们的主,只把这份感恩跟LG分享,希望他能真切感受神的这份慈爱是怎样细细密密地浸润着我曾经焦躁、不安又极其敏感的心,又是怎样耐心地在等待我的悔改、顺服,让我的心灵得到真正自由,使我们现在每天的生活增添了那么多的欢笑声!    感谢主!感谢神!阿门 !        » 继续阅读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