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所在位置:以马内利社区 > 我的邻舍 > 天国蜜女的公寓 > 日志 > 要安静,等候神


要安静,等候神

2017-08-13 01:25 ( 956 次阅读 | 0 个评论 )

这是很久以前的一篇博文,今天读来,眼睛湿润了。

夏日,从来没有如此强烈的心思,要出去服侍,或者去教会牧会,或者去基督教电台等服侍,有弟兄姐妹迫切的为我祷告,最好神带领我去牧会,他们都是经历过我帮助的人。

先生一直认为我可以去牧会,但不是终身牧会,教会有需要,去做临时牧师还差不多。先生一直认为我的恩赐是写作与教导。而我自己认为,读了四个神学院,十年的神学,去应聘教会牧会是很正常的,不然,读那么多书干什么?

有弟兄提醒我,去教会牧会,你就无法写作了,可是,我觉得牧会可以帮助写作,牧会带来许多的冲突和刺痛的雕刻,对我生命成长有好处,不痛,哪有成长。

几个月来,一直为自己的服侍目标祷告,甚至对先生说,如果不去教会牧会,或者不去基督教机构服侍,那我就去找工作赚钱去了,不然,就是浪费生命。先生强烈反对。那么,神的呼召呢?那么强烈而清楚的呼召,就是回到世界去工作?我无法想象,甚至对自己的呼召都怀疑起来。这太可怕了。

祷告,还是祷告。安静,还是安静,等候,还是等候。有一天,我读到了以下这个故事,我的心铁一样安静下来。


密 尔顿(John Milton)在剑桥大学唸了七年,修完了他的硕士学位之后,他有机会申请成为该校的院士 (Candidate for fellowship)。这对他是一项极高的荣誉与诱惑。无论从常情、常理来看,他都应该争取这项神圣的荣誉。然而在经过 很深的挣扎后,他自动放弃了他的权利。原因是因为在当时英国的社会,剑桥或牛津的院士学位便是引到教会工作的途径,而密尔顿不愿意做一个教会的牧师。这似 乎是很亵渎的想法──尤其出自信仰虔诚的密尔顿,简直是难以解释的事。 

   密尔顿对神的信心与爱心是十分坚强的,然而正因如此,他不愿意违背神对他的「呼召」。经过多年的深思与挣扎,他清楚了他的呼召──「一生致力于写作与读书」。他 只有一个愿望,就是「写出一部世界不愿轻易埋葬的作品(不朽的作品),同时使他自己的生命成为这样的一首诗。」献身于写作──这是一个神圣、严肃的选择, 而他深深瞭解在当时的教会制度与教条主义下,做一个教士只会扼杀他的创作力、埋没他的才华,并且在致力于教会工作之馀,他再也不可能有足够时间去创作。

 

 这 是一个严肃的选择,一个不为人接受的选择。然而密尔顿凭着在神面前无亏的良心,毕竟作了这个选择。密尔顿若选择了教会的路,他可能会成为一个成功的牧师, 他的讲道可能会打动不少教友的心灵;然而他的影响是有限的,可能只限于十七世纪英国的一个教区。他若选择了教会的路,可能没有机会写成他的《失乐园》── 那名垂永世、震撼古今中外的杰作。 


   这和我有多么相似的经历,教育的背景,心情,恩赐,只是我这么多年来,从来都没有想到过,「一生致力於寫作與讀書」居然也是神的呼召啊。我的心都发抖了。

   进入神学院前面试,唐崇怀牧师问我,毕业后的服侍计划,我冲口而出,文字事工。唐牧师立刻回答,今天早上我们大家正在为中国大陆的文字事工复兴祷告呢。这也是我进第三个神学院的应征。

当20年前,中国大陆还没有一本纯正的基督教杂志,我就一心一意要办福音杂志,这样的远见绝不是出于我自己的,要以文字来服侍神,我从来没有怀疑过。

   有 几次,读了几位华人界现在比较有名的姐妹见证都说,神给她们话语,奉献她们的笔,我就怀疑起来,那神有没有让我的笔来服侍他呢。哦,我这愚蠢的人啊,我竟 然忘记了神给我的恩赐,第一篇文章投稿到现在,几乎没有退稿,有几篇文章,落笔几乎没有修改,就投稿了,包括中国大陆的杂志,美文竟然上了封面。从来没有 写过故事,甚至莫非都告诉我说,童话故事真的不知道哪里可以投稿,居然发表在台湾资深的基督徒论坛报,忘记了多少人读了我的博文受帮助,忘记了这么多年 来,孤独无助的走这一条艰辛的文字侍奉之路,和先生交通都必须用英文,我却默默的努力,坚持以中文写作,呼喊文字工作的重要性,一步步走到今天,不是神的 呼召,哪里来的成绩和毅力 ?哦,我真的从来没有想到,「一生致力於寫作與讀書」居然也是神的呼召啊。

神啊,感谢赞美你。何必要世界的钱财进入口袋呢?何必要名气和荣誉呢,何必要世间的人来接纳肯定我呢?你已经呼召了我。

昨夜,对先生说,现在有一份一万美元一个小时的工作,我也不做了,我要读书与写作。先生开玩笑:WIFE(太太),我命令去卖鞋子。


失乐园,哦,我的失乐园,我不知道你在哪里?读了密爾頓的故事,我的心发抖了。我不敢说,真的不敢说,甚至不敢祷告,让我也能写出名垂永世、震撼古今中外的傑作,但神我愿意在读书与写作上忠心与良善的持守。

  

 我甚至不再致力于英文的学习,每天给自己布置写作的作业,必须完成才可以去休息。


唐崇平牧师说过,会讲道的牧师很多,即能讲又能写的不多,是教会的宝贝。主,我的恩主,我恳求你,让我的文字成为你自己的荣耀,让我成为可爱的宝贝。
956 次阅读 | 0 个评论
全部(2)

喜欢这篇文章,就来推荐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