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ushengyan 0 个回复 / 630 个查看 2019-01-16 08:57

一个人得了重生有什么表


文/王明道


意思吹,你听见风的响声,却不得从那里来,往那里去;凡从圣灵生的也是如此。”(约翰福音3:8

 

是人人所明白的一个名是人人所懂得的一件事情。某日天气炎,一点也没有;某日略有一点凉某日刮了半夜大,到了次日早晨才止息。某日所刮的是,某日所刮的是西北但如果我们问说,某日所刮的大究竟有多么大?那日所刮的是几丈高?几丈几丈是方的还是的?的还是绿的?的人都要笑回答,“是看不西,你怎么这个问题呢?

 

那样我要反过来,“既是看不西,你怎么样知道某日刮,某日没有刮,某日刮微,某日刮大,某日刮,某日刮西北呢?

 

我知道听的人都会回答,“是看不西,然而刮的时候必定有看得象。几时我那些因生的象,我便知道那是刮了。

 

是的,风是眼看不见的东西,刮风是眼看不见的事实。但什么时候生这件事实,同时必有多眼看得象来这件眼看不的事实作见证没有的日子地上的尘土都停留在地面上,林枝与叶也都静止不动,旗杆上所的旗子直垂在杆子上,海中的水像面那般平坦,没有少的波浪。但一到刮的时候,一切便全改了;地上的尘土到空中,枝与叶一齐摆摇不止,旗杆上的旗子在空中不住的舞,海中的水起了极大的波浪,停留在密室中的人虽然看不室外这种种象,但也能听见呜呜的巨响,报告们说在外面刮起了大

 

一个人被圣灵所生是一件事实,但它是一件眼看不见的事实,正如刮风一样。我未曾看圣灵怎样来到他的身上,怎样在他里面作工,他怎样被重生,也未曾看圣灵所生的那个里面的人是什么形状;这些都是秘的事,是眼看不的。但他一得了重生,立时就露出一些特别的象;他的心思、意志、愿望、生活、言、行上都与以前大不相同,他的人生有了一种空前的改这种改他自己看得出来,认识他的人更看得出来。这种改变,就是他得了重生以后所必有的一种象。这种特殊的在一个人身上,便知道在他里面必是已经发生了一件事实──他得了重生。

 

一个人平日在思想言语行为上充满了罪恶,非但不以为苦,反觉十分高兴。他以为损人可以自己得利,弄诡诈可以发财,这真是可幸的事。一旦之,他忽然完全改度:他深深地痛恨罪,他以犯罪世上最苦的事。他看弄诡诈损人所得来的利益如同蛇蝎,如同毒,必立时弃掉方能安心。以前罪好像他的好友,他的情人,但在他看罪好像不共戴天的仇,他恨不能立时与罪完全断系,永不再彼此面。这种象必要感希奇,其实这并不是什么可希奇的事。这乃是因这个人得了重生。他得了神的生命,所以他才有这种奇异的改

 

一个人平日总是遮掩自己的罪恶,显扬自己的善行。听到罪责备犯罪的人,立时掩耳疾走,甚至攻逼迫那讲论的人。如果有什么人把他的罪出来,劝告他,规责他,那更了不得了。他要立时羞恼成怒,挺身起,以别人是有意羞辱他,反对他;不肯承自己有什么罪一旦之,他忽然完全改度:他极意听别人将他的罪他,他看这样的人是他的好友。他不再遮掩自己的罪,他承自己是极坏的人。他不再媚自己,夸耀自己;厌恶自己,在尘土和炉灰中懊悔。这种改便知道这人是得了重生。

 

一个人平日是自私自利,他存心、说话、行事、作工,总是要求自己的好处。凡事自己求富、荣、安逸、宴乐,他的眼中没有看到他人的痛苦、缺乏、心、眼泪;他以那是与他毫无系的事。叫他去人去帮助人,那真无异乎与虎皮。一旦之,他忽然完全改度,他的心似乎充他似乎忘了他自己,他事事想要帮助别人,使别人得益处。他甘心别人的故舍弃自己的利益、金、安逸、宴、名、尊荣,有时甚至损伤自己的身家性命也毫无惜。他看别人缺乏就尽力助他,看别人伤心就设法安慰他们,看见别人跌倒就伸手将他们扶起,看见别人没有得所得的好处,就尽心竭力地帮助他,要叫他也能得。这种改也是一个人得重生的一种表

 

一个人平日是醉心于物方面的事物,他所追求的不外乎金、享用、安逸、娱、名、尊荣,你若对他天上的事,灵界的事,他非但掩耳不听,眼不看,他直要你迷信,你愚腐,笑你是世上第一等笨你若他去看影、去剧、去酒、去赛马,他不但毫不推却,并且而忘返。你若他去听道、去查,去与一位心虔敬的圣徒道,他一听这个消息无异乎送他到刑那样可怕。一旦之,他忽然改度。他将世上一切的名利、宴乐、财产、享用,看作粪土,专心追求灵界的事。他看天上的事比地上的事重千百倍。他忽然迹于影院、跑马场、戏园、酒却踊参加道会、查班。他素日所喜的,成了所憎的,从前所憎的,成了最喜的。他似乎了一个新的心境,新的性情,这种改也是明这个人得了重生。

 

一个人平日不信圣厌恶看笑那些信圣经读的人。他的一位朋友是主的信徒,有一次特意了一本圣他,他抽暇看看。他因情面的系,不得不收下。但他把这本圣拿回家中以后,也不曾展一次,便把它扔在堆煤的屋子里。若不是因这本圣是他朋友送他的,他早已把它丢到火炉去了。一旦之,他忽然完全改度。信圣,他更喜,他看圣比世上任何籍更宝他展的时候,得有无的意味,以致他每逢的时候不肯卷。得圣里的言真是“比金子可羡慕,且比极多的精金可羡慕;比蜜甘甜,且比蜂房下滴的蜜甘甜。”他回想自己以前对圣度,再想到今是怎样慕圣他自己也得莫明其妙。这也是一个人因得重生所生的改

 

一个人平日喜欢亲近酒肉世俗的朋友,稍有暇时,便大家聚在一处,戏嬉宴些污秽的言语,唱些市井的歌曲,行不循轨,言不及义。一有德行的信徒,好似遇毒蛇猛一般尽力避,唯恐因亲近他受了害。有时偶然遇的信徒,不及走避,勉强敷衍几句,赶快告辞走去。似乎虔的信徒身上出一种特殊的气味,是他鼻子所不能忍受的。一旦之,他忽然完全改度。他毅然决然离弃了旧日的昵友。他不愿意同他在一处放荡饮宴,他不再去找他找他的时候,他闭门羹。同时他始去亲近那些从前他所鄙离的圣徒。他不惜低首下心地去访谒他喜欢与他们谈话,喜欢听他口中所出的智慧的言,他甘心接受他们的责备和劝戒。他巴不得日与虔的圣徒同处。他看这是荣幸无比的事。这种改也是告们说这个人是得了重生。

 

一个人平日眼中不怕神、离神、弃神、辱神、亵渎神,他看心事奉神的人迷信,愚腐,时代的落伍者。他看信徒祈便批们为痴呆,他断定祈乃是对空气说话,他以这真是一种最无意动。他以世上只有愚昧无知的人才信神。一旦之,他忽然完全改度。信神,求神,他敬拜神。他心事奉神,他常常祈他祈的时候非常恳切诚挚他看那些不信神的人不但十分愚昧,而且可怜至极。他巴不得能帮助每一个他所接触的人都来与他一同信靠神、事奉神。他以亲近神最快的事,他看离神最大的失。这种非常的改就是由于这个人得了重生才生的

 

我不能一一细说一个人因得重生所生的改了。一个自己得了重生的人,必能述这种的象。在那些得了重生的人身上也能看这种种的改起来,一个人得了重生以后的生活与心境,与他得重生以前的生活和心境必是完全不同的。他似乎了一个人。别人看出他与从前的人是不同的。他自己对于自身的改也感到惊奇。认识他的人或者称他,他从什么人学了好;或者笑他,他是患了神。他自己或者明白这是他蒙了神的恩,得重生,或者一点不得这是怎样一回事。别人了解不了解,他自己明白不明白,这种种的象和改,确知他是重生了。

 

到这里也有些人要会我的意思。们说,是的,我作基督徒多年,但我从来不确知我是否得了重生。今日你一个人得了重生必定有什么改,必定与从前不同。好了,在我们晓得我是得了重生,因与从前不同。从前一点不知道圣是怎样的一本内容都是什么,那更不用提了。今我知道旧共三十九卷,新有二十七卷。能将各卷的名称从创世记背诵到启示录,并且熟习每卷书中的大意。这是何等大的改呢!从前不会祈,不会唱,更不到礼拜堂中敬拜神,也不肯在教会中捐在我会作私,也会作公知道怎样恩,怎样罪,怎样自己教会世界祈求。会唱几百首,也常到礼拜堂中敬拜神,并且常在教会中捐真是与从前不同了。从前吸烟、酒、博、人;在这些不良的嗜好都戒除了。这不也是奇异的改么?

 

我要回答这些人,是的,你有这些改变诚然是好的。但你所有的改只是这些么?还有多更重要的改们有没有呢?

 

罪一恨罪,

喜欢人的称喜欢人劝

自私自利一为爱人如己,

恋世界宴的人一追求天上应许的人,

厌恶的人一为爱慕圣的人。

爱结交世俗朋友的人一亲近圣徒的人。

不信神,离神,慢神的人,一信靠神,敬神,心事奉神的人。

 

这些改乃是更重要的改,乃是里面的改,乃是生命上的改,唯独这些改方能明一个人是真得了重生。明白圣,和祈、捐、到礼拜堂去敬拜神,这些事是可以学的。信的人或是不信的人,得了重生的人或是未得重生的人,稍用一些工夫都可以学会这些事,这些都是属于外面的。所以只会这些事并不足明一个人是得了重生。唯独有了那些生命上的改,方能明一个人是得了新的生命,是被圣灵所生。

 

如果一个人作了基督徒多时候,他学会了祈祷读经诗讲道,他也戒除了几样不良的嗜好,他也常聚会捐帮助一些教会的工作,但是他的心思、意志、性情、生活、所喜的、所憎的,都与从前没有分别:

 

从前喜犯罪,在仍是这样;


从前不愿意人他的过失,在仍是这样;


从前一味的自私自利,人利己,在仍是这样;


从前对人没有毫的心,在仍是这样;


从前一追求恋属物的好处,厌恶天上的事,现在仍是这样;


从前不不愿意在仍是这样;


从前离虔的人,亲近世俗的朋友,在仍是这样;


从前离神,慢神,在仍是这样。

 

这样的一个人,就是他能把全部圣从第一章到末章都背熟,能将他的家捐上一半,能在台上口若河滔滔不断地篇大论讲道,就是他作过几十年的基督徒,作过执事,老、牧师、会督、主教,他自己告他已得了重生,别人也他作见证说,他是重生的人。我仍不能信他的事实,因他没有新生命的表

 

自然我不是一个人一得了重生,立时就成一个完全人,也不再有丝毫的过失、缺欠、软弱、失败。一个人得了重生以后,需要日日长进渐渐达到完全的地步。一个重生的人或者有多缺欠过失。一个重生的人也能陷在大罪里。但无如何,他一定有过生命上的改,这种改就是他得了重生的确据。

 

一个春天的早晨,我同一位朋友坐在一座小山上向四面眺望:看湖里的水平静得像面一般,叶和青草都一点不动,方一座楼旗杆上所挂的旗子直垂在杆上,完全看不出是什么旗子,大道上没有毫的尘土起。除去几只小吱吱乱叫以外,全地都是十分的寂静,听不一点什么声音。忽然我的朋友口对我道,“哎呀!刮得怎么这样大啊!”我听不禁十二分的惊奇。我想我的朋友若不是在那里,便是他的神有什么病。故然是人的眼睛所看不西,刮也是人的眼睛所看不的事,然而刮的时候一定有因刮生的象,方能使我确知那时正在刮一个人从圣灵得重生也是这样。看不一点刮象,我决不能信刮过了照样看不一点重生的表能信一个人是得了重生呢?


王明道(1900-1991)中国家庭教会领袖。本文选自《王明道文库第2册·小径》第一章“重生是什么”,浸宣出版社出版。本刊已获微信原创播发王明道先生文章的授权。本文欢迎弟兄姊妹转发。


转自生命季刊微信公众号:cclifef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