贾小杰 0 个回复 / 34965 个查看 2014-02-14 20:58

 作者:席德

信主四年,一路走来,虽有波折,却仍然满心感恩。正如诗篇65章11节所说的:“你以恩典为年岁的冠冕,你的路径都滴下脂油。”我要感谢赞美耶和华,我们造天地的主,因为他的慈爱、信实一路与我同在,他用他的臂膀环绕着我,使我在他里面有平安,得喜乐。今天写下信主以来的点滴,希望能和大家分享,为主作美好的见证。

 2001年9月,我通过全国高考顺利进入北京一所重点学府学习政治学专业。虽然如此,在填报志愿的时候,我所有的志愿项目却都是和经济、管理相关的专业。因此,事实上我是被调剂到政治学专业的。从我填报志愿的倾向来看,可以看出上大学前的我是希望毕业后能做一个经管职业的白领,赚很多的钱,过自己想要的生活的。可是,一个18岁的小女孩对于生命的价值以及金钱在生命中的意义又能有多少了解呢?我不过是个中规中矩认真读书的孩子罢了,对于经济管理的偏爱也无非是因为我在中学政治课的经济部分学得好而已。

 上了大学,开始去思考将来的路该怎么走。父母长辈们为了弥补过去因为政治环境所迫而没有完成的学业梦,总是希望我能一口气把所有的学位都读完。而我也因为对政治学的学习兴趣渐长而隐约希望能够走一条出国读博,然后回国执教的教职道路。那时是天真地以为将来的路似乎就已经定了,不会改变了。冥冥中,这样一个看似简单、偶然的选择,却改变了我18岁的梦想以及后来要走的路,因为在这过程中,我遇到了神。

 一、我信主的过程

 2003年9月,我大三,为了申请出国,我开始准备GRE考试。而这一年,系里开设了11门专业课,每门都是必修,于是我像打仗一般一方面应付着课程,另一方面又要复习GRE考试。

 我为自己规划好了时间,虽然功课很多,但是我还是对自己的GRE考试很有把握。可是,生命里的事哪里是自己能完全计划得来的呢?就在我打算用17天时间避开专业课的课堂演讲来背单词后,第7天开始了所有大三学生必需参加的劳动周,即每个学生都要用这一周的时间参加校园劳动。劳动周完全打破了我的计划。每天8小时的食堂劳动让我回到宿舍后无力再干些什么。这以后,课堂演讲、课程论文纷至沓来,我已没有专门的时间来背单词;同时又因为中断了一周的单词强化记忆,早将一周前背的单词忘的差不多了,以至于一时间不知所措,竟然绝望起来,因为已经预感到自己的考试不会再达到预期成绩了。

 从小到大,一直都生活得很顺利,面对突如其来地变故,让我感受着挫败。那个时候很痛苦,觉得自己用心于学业,却没有用尽全力,到最后什么也没有学到,快餐式的论文写作让自己根本无暇去思考更多更深刻的东西;GRE考试因为单词进度的耽搁似乎更看不到希望了……我大概是个一根肠子的理想主义者,所以那时候很发愁:因为专业课学不好,学分积就不高,就会影响申请;学分积不够高,眼下的GRE考试复习不顺利,也不可能拿到高分,那么我的申请就更加无望了。这样想着,似乎我的前途顿时灰暗起来了。我不知道将来拿着一个纯理论学科的不高的学分积,我能干些什么。我对未来开始恐惧害怕了,因为一切都不像过去那样在自己的掌握中了。那时,我第一次体味到那些因为学业压力而自杀的学子的心态。

 就是在这种恐惧和不知所措中,2004年4月,我来到了团契。带我去的女孩说:“那里能让你感觉着安静。”诚然,我第一次去就感受着那样的平静。讲道的内容我已经忘了,只是隐约记得是约翰福音21章的内容,说的是耶稣从死里复活后第三次向门徒显现。门徒照样整夜打鱼,却没有打着什么,天将亮的时候,耶稣站在岸上对他们说:“小子,你们有吃的没有?”他们回答说:“没有。”于是主让他们把渔网撒在船的右侧,这样就能打到鱼了。结果,他们确实打到了很多鱼。上岸的时候,看到岸上已经升起了火,火上烤着鱼,还有饼。主让他们把刚打的鱼拿过来几条,然后让他们吃早饭。这其实是一个很简单的故事,可是牧师却让我从中看到了主对门徒们的爱。至少我从这次讲道中了解到,原来主耶稣基督被钉十架后,门徒们遭到逼迫,生活极其辛苦。他们的谋生方式是打鱼,可是常常打不到鱼,这就使得他们不得不经常饿肚子。主耶稣体恤他们,再现的时候并没有高声大呼:“我来了,你们要来服事我。”而是像过去一样顾念他们的凄苦和需要,让他们能捕到鱼,并且在岸上生好火烤好鱼和饼,让饥饿劳作了一夜的渔夫们能够先得到饱暖。这是第一次,我知道基督的爱是那么体贴。他呼唤他的门徒“Children”,就像父亲呼唤孩子一般,他替他们准备好取暖的火和填肚子的饭食,这些都是疼爱我们的父母为我们做的。无论如何,就是这样一个小小的故事,却打动了我,我因为这样的体恤的爱感受了平安。

 那个时候的我,确实是过得很凄苦的,一切都看不到希望,就像耶稣基督被钉十架后的门徒们一样。他们并不能完全相信主的复活,所以对生活感觉着暗淡和绝望。我因为害怕父母的担心,所以并不能将自己的忧虑告诉他们,一切都要自己承担。耶稣复活后对门徒的行为,多少让我找到了一点点情感的依靠。可是,那时的我,却是不相信宗教的,因为从来都只相信自己,于是我并没有抓紧这点依靠。

 三个月后,即2004年7月,牛津大学一个短宣队来到团契。我的同学,也是团契的同工,邀请我过去和他们交流,我第一次接触国外的学生,也比较好奇,所以就去了。在过去的三个月间,我间歇性地参加了团契的查经,所以对圣经有了一些了解,但是仍然有很多的困惑,这种困惑是源于从小的无神论生长背景,要解决这个文化背景的枷锁,其实是很困难的。感谢神,短宣队里一位新加坡弟兄拿着圣经和我交流。我每问一个问题,他都让我翻阅圣经,然后阅读,完全用经文来解答我的问题,这着实让我震惊!例如我问他,要让一个中华文化圈的人放弃祖宗崇拜,而去信奉一个西方文化体系里的神,我总觉得是非常困难的,因为我们的文化积习已经习惯了对祖宗和家长的顶礼膜拜,这个怎么办呢?这就是我最主要的问题。他让我翻开罗马书1章19节-23节,这是很著名的经文,让我念道:“神的事情,人所能知道的,原显明在人心里;因为神已经给他们显明。自从造天地以来,神的永能和神性是明明可知的,虽是眼不能见,但借着所造之物,就可以晓得,叫人无可推诿。因为他们虽然知道神,却不当作神荣耀他,也不感谢他。他们的思念变为虚妄,无知的心就昏暗了。自称为聪明,反成了愚拙;将不能朽坏之神的荣耀,变为偶像,仿佛必朽坏的人,如飞禽、走兽、昆虫的样式。”

 我回学校后,为圣经的答案而震惊,也开始思索着:难道神真的存在吗?他知道我们一切不信的人心里所想的,所以早在两千年前就把答案写在圣经里了吗?可是,我从来不相信自己会信仰洋人的宗教。半信半疑间,我感觉到自己站在一个门口,跨进去我就是基督徒了;可是我始终是一只脚在外,一只脚在内,因为我没有办法说服自己说这个世界有一个神,这个神真的存在;我也没有办法去承认我有罪,因为我觉得我是善良的孩子。我仍然用惯性的逻辑思维来思考宗教的事情,可是想到新加坡弟兄用圣经来回答我的话,又想到圣经是“神所默示的”,于是我开始发现基督信仰的大前提是承认神的存在,承认和顺服圣经的权威性;一旦否定神的存在,那么所有的一切基督理念都是站不住脚的。这样一来,我自己的逻辑推论就存在一个极大的缺漏,即我在一开始推论的时候就没有把神放进来,既然是这样的话,那么我永远都不能推出神的存在;然而我一旦把神放进来了,也并不存在任何推论了,因为结局就是开始的前提。这个时候,我就想到了一句话:“宗教是超乎理性/经验的存在。”这一次,我知道用理性是无法解释神的存在的,我开始放弃了用理性和思辨的形式去认识神,并且意识到信仰是一个“选择”的问题——不是因为相信就存在,不相信就不存在;而是它一直都存在,只是我们是否愿意选择去“相信”的问题。我站在十字路口上,有些彷徨。可是我终究是喜欢美好的事物的,所以我选择了让自己去相信,相信圣经、相信神的存在、相信神给人的应许,因为我也希望能够过美好安静的生活。

 可是我毕竟没有亲历过神,我只是选择了相信,却不能完全说服自己的理性去承认神的存在,我希望能够亲自感受到神的存在。8月底,一个北大物理系的男生决志,小屋里二十多个人同时为他祷告,我不会祷告,只是低头闭目听。我先是听到一个声音、两个声音,渐渐的,声音多了起来,我已经分不清有多少个声音了,我觉得那不像是二十个人的声音,而是千千万万个声音。这千千万万的声音突然间像千千万万支箭,从四面八方射来,把我的心扎得千疮百孔,我开始恐惧了。我想:“这是神在告诉我要把旧我除去,在基督里建立新我的时刻吗?主在敲我的门了吗?如果我不开门,今天晚上基督来了,那我就是下地狱的人啊。我不要下地狱,那里有不灭的火和不死的虫。如果我信了,那样就会好了吧。”在这样恐惧中的挣扎不知道过了多久,祷告声停止了,我睁开了眼。看到身旁的一个弟兄泪流满面,我感慨着这样一幅画面,心想,一个人的决志真的那么能让人欢欣以致落泪吗?或者是的,如果是,那么这样的恩典该有多大啊!我隐藏着自己的恐惧回到了宿舍,可是万箭穿心的景象却总在脑海里挥之不去,我已经明显地感受到那是神的工作了。因此,两天后,我决定了要决志信主。2004年9月16日,我在团契做了决志祷告,并以自己是一个基督徒而喜乐。

 二、神的带领

 信主的时候,虽然没有读过圣经,但是因为选择了相信,就要相信到底,很有一种义士的意味。诚然,我那时也是信得很简单很纯粹的。我通过查经知道,神爱世人,顾念我们一切所需,愿把一切最好的都给我们。所以那时是没有忧虑的,虽然压力很大,但每天都很开心。我想,初信的我,是很好地贯彻了马太福音6章25-34节“不要忧虑”的教导的。而神确实也很顾念我,在我困惑迷茫的时候,总有弟兄姊妹在查经或者交通过程中为我解惑(尽管我并没有将这些困惑疑虑说出口,他们只是在谈到别的事情时提到某些经文让我十分受益),可我却能从中体会到神与我的互动。起初一次两次,会以为是偶然的巧合;然而往后会发现每次都是如此的回答,我就知道这不是偶然了。为此,我每天感恩。每周四晚上的查经和周日的主日敬拜,我都坚持参加。我喜欢和弟兄姊妹们在一起分享交通,每次走进小屋就感觉着平安。在查经过程中吸取到很多灵奶,感谢神,他通过查经让我更多的认识他,也坚固了我的信心。于是,我渐渐觉得生命的事是最重要的,所以在2004年12月19日,我接受了牧师的洗礼。

 考研的过程和以往的中考、高考一样对我来说是轻松的。我总是觉得自己有一种盲目的革命乐观主义情怀,或者是因为太相信自己的考试能力,所以总感觉不到毕业离别的气氛,只是知道自己总会在这所校园里再待上两年的。然而2005年3月,考研成绩出来前的几周,我多少为周围紧张的气氛所感染了,有些不安,也有些担心。因为我并没有选择继续留在院里读政治学,而是选择了别的专业。可是毕竟是外院,所以总不会像本院那么容易通过。教会带领人请一位弟兄给我转发了一条短信,我从中得到了极大的力量,并且至今仍然鼓舞着我:“我靠着那加给我力量的,凡事都能做。(腓立比书4:13)”那时候唱赞美诗,特别感动的是那首《我知道谁掌管明天》。感谢神,在那段日子里,他通过各样的话语和弟兄姊妹们的交通给了我信心,让我把自己的一切都能全然交托,全然摆上。成绩出来后,我通过了初试,于是开始准备复试,仍然是一如既往的自信着。可是录取名单公布的那天,当网页刷开后,怎么都找不到自己的名字时,我竟然愣住了。按理说,如果被刷,院里应该提前打电话通知的,我没有收到任何的通知却被刷了,我当时脑中只有一个想法——一定是研院的网站出了问题。可是5分钟过后,我就回过神来了。我很奇怪自己没有哭出来,这是好大好大的失败,我竟然没有哭出来。那时候,我只知道一切都是出于神,我虽然不愿意相信自己的眼睛,然而还是选择了顺服。因为半年的信主生活中,我蒙了太多的福,我不相信神会撇弃我。录取结果出来的第二天,我开始参加学校的宣讲会,认真地去找工作。我知道,只有神才知道什么是最合适我的,如果他定意不让我继续读书,那么一定有一个地方他已经为我预备好了,正等着我去,而这个地方对我来说一定是最好的。

 我在这种信心的保守中平安地度过了半个多月。突然有一天,学院办公室给我打电话问我是否愿意回到本院继续读研究生,原因是研究生院觉得我被刷掉很可惜,所以愿意以保送的名额让我回到本院继续学习,并且给了不同于本科学习的国际政治专业。这是我在6年大学的学习生涯中唯一听到的五月底保研的案例。我没有任何的解释,我知道这一切都是出于神。听到消息的时候,我的泪就上来了,我知道耶和华是爱,他所给的一定是最好的。只是当时并不明白他为什么要让我回到国际关系学院。我欣然答应了,选择了我一窍不通的国际政治专业,并把荣耀归给神。

 事实证明,在后来两年的研究生生活中,我们这一批通过继续求学而留下来的同工在主里互相配搭,为主所用,见证了团契的复兴。我们从2004年年底只有5个人参加查经小组,逐渐发展为15人、20甚至更多人的查经班,从七八人的同工发展为近20人的同工队伍。我们感谢神,作为同一批同工,我们都留在了学校继续学业,并保证了足够自由的时间互相配搭服事教会。在这期间,先是姊妹小组建立起来,从而慢慢带动了婚恋小组、弟兄会的成立,逐渐扩大和巩固查经成员;同时,我们的功能小组如关怀小组、福音性查经组(专门负责对新来的慕道友普及圣经知识)也建立起来,对组员的属灵跟进也比过去有了进步。我们看着一年多来团契的属灵复兴,很是感恩。研究生阶段第二年,为避免第一批同工毕业后可能出现的团契服事的断层,我们着力培养第二批同工,主要是查经小组长。我于去年毕业,看到新成长起来的同工在继续着校园福音工作,真的感谢神。

 圣经里说香柏树是用来建造神殿的重要木材,小敏姊妹作的《香柏之歌》里有唱到:“香柏树啊,你要去哪?过河的柱子啊,你要去哪?神要用你,就是这样啊,默默无声,尽忠在神的家。”我想,不管在哪里,不管自己的位置和身份是什么,重要的是神需要我们做什么,而自己又为神做了什么。

 三、神的管教,我的悔改

 我是个骄傲的女生,已经26岁,有18年的时间都在学校中度过。我向来认为每一种身份都有一种评价指标。作为学生,评价的指标就是成绩和学识。从小在重点学校中长大,初中、高中、大学,无一例外的,我成长在一群世人认为是优秀的孩子当中,于是我也成了优秀的。因着群体的优秀,我一直都是自信的。我知道自己想要拿到怎样的成绩,并且也总是轻松的能够达成自己的目标,从来没有失败过。可是,神喜欢谦卑的孩子,于是我接受了他的管教。

 2004年4月,GRE复习考试的挫败让我第一次知道原来我不是什么都可以做到的,不是说我自己制定了计划,然后按着计划去做就一切都可以实现,很多东西不在我的控制之内;甚至我的体力都不是我能完全支配的。2005年4月,考研最终结果我被从复试中刷掉,起初我不明白,那么志在必得的考试为什么会是这样的结果。可是后来我知道了,神要通过这样的过程让我看到自己的有限。2007年5月,我的硕士论文答辩,答辩委员会的老师因为不赞同我的观点而表示非常失望时,我的骄傲被彻底击溃,我不明白自己那么用心去写的东西怎么可能一无是处。然而当我的导师满怀希望地期待听到我的好成绩的时候,我怯怯地说成绩并不好,他的脸一下沉了,说:“怎么可能?我说好就是好!他们的学问好还是我的学问好!”纵然我的导师在自己的学问上有再多的自信,然而我的论文成绩终究是确定了。

 三次因为成绩的否定,我的骄傲被不断破碎。我这才知道,自己过去是那么注重以成绩作为衡量人价值的指标,而神却要通过这样的成绩提醒我,我们都是有限的,所持有的那点聪明和智慧都不足以在人面前夸耀。

 我起初信主的时候,是为了追求一种宁静平和的生活而主动选择相信的;信了之后,又一路蒙神眷顾,只知道顺服和在教会中服事,却从未仔细地思考过“罪”的问题。我们说原罪,是因为人开始以自我为中心,而违背了神的良善的意愿,这样的原罪由亚当进入世界,遗传了下来,唯有靠基督的宝血才能洗净。理论上我是能接受的,然而放到自己身上,我却觉得自己一直是顺服的,顺服父母、顺服主,罪的意识和认罪悔改的意念在我心里并不强。我又看到加拉太书5章19节谈到“情欲的事都是显而易见的, 就如奸淫、污秽、邪荡、拜偶像、邪术、仇恨、争竞、忌恨、恼怒、结党、纷争、异端、嫉妒、醉酒、荒宴等类”,仔细想想除了恼怒以外,自己似乎是没有犯过其它类似的错误的。这样,我就再度忽视认罪悔改的问题了。

 直到我一次次受挫,我终于看到了自己的骄傲,那种隐藏在内心深处很深很深的骄傲,它让我带着潜在的优越感而生活,常常会生气某些人做事情很“笨”,或者不够灵活,诸如此类。以前,我不喜欢歧视人,也不喜欢怜悯人,我总觉得怜悯是对他人的变相歧视。因为每个人不管他的处境和身份如何,总有某些地方是值得人去肯定和尊敬的。我喜欢努力认真的人,不管是所谓的成功人士还是漂泊异地的农民工,只要他们是努力生活的人,我都会发自心底地喜欢他们。我以为,我对人是没有歧视的。可是当我意识到自己的骄傲时,我开始发现自己对人的评价也不尽是平等的。例如我会先在地认定从三流学校考来的学生只会考试,对学术和学科的了解一塌糊涂;我也会埋怨住在隔壁的农村女孩不讲卫生;我还会对朋友说我不喜欢某人,因为他说话举止很粗鲁……我习惯了自己过去生活的环境,并按照自己的一切来衡量周围的人,我习惯说“我怎么样”“我怎么了”,而不是“他怎么样”“他怎么了”。第一次我因为这样的骄傲看到了自我中心意识的凸显,对比主耶稣基督的柔和谦卑,我在主前忏悔祷告,求主赦免我的罪,帮助我除去这样的骄傲。

 渐渐的,在教会的服事中,我看到了自己的卑微和渺小,看到了周围弟兄姊妹们身上的美德。骄傲的心也在神的管教下破碎,重新被建造。我感谢神给了我今天更为柔和的心灵,使我能够效仿耶稣基督,谦卑地去服事,去爱周围的弟兄姊妹们。当然,我做得还不够好。因为我的骄傲并没有完全破碎,因着骄傲,我还会发怨言,会发怒,神也借着这样的抱怨和怒气让我知道我的罪。过去,我觉得自己是个善良的孩子,我没有办法接受自己有罪的事实。然而从对骄傲的磨炼上,神让我看到了自己的罪性,也因着这样对罪的认识明白我们都是神用重价赎回的孩子,满心感恩。

 工作一年多,从象牙塔里走出,我切切地体味到责任担在肩上的重量。工作的忙碌使我身心俱疲,我经历了信主后属灵的最低潮。我回顾信主后的经历,感觉着自己长那么大以来的不幸和挫折似乎都在信主后发生,于是我埋怨神。我曾经的自信和对生命的把握不知什么时候开始消逝得无影无踪,以至于我想去把他们寻回来也不知道该往哪里去寻。成长的过程终归是痛苦的,这大概就是成长吧。我对工作越熟悉越了解,就越觉得自己不合适这份工作,希望去改变。我过去是一味地顺服,自己并没有努力争取太多,可是现在,我却会开始行在主的路中,努力勇敢地去追求自己想要的东西了。我想,若不是处在这样痛苦的过程中,我始终不会有勇气去这样反抗生活的。生命总是不断试错的过程,有些东西我们是必须经历的,经历之后才知道什么是对的、合适自己的。感谢神,他把我放在这样的处境里,驱散生命里的惰性,让我勇敢起来、积极起来。

 《约伯记》是在神的管教和试炼上给我帮助最大的一门课程,1章:21-22 说:“我赤身出于母胎,也必赤身归回;赏赐的是耶和华,收取的也是耶和华。耶和华的名是应当称颂的。”在这一切的事上,约伯并不犯罪,也不以神为愚妄。我从中知道我们所有的经历 — 或好的,或坏的——都出于神,既然相信神所给的一定是最好的,那么就能坦然地接受发生在身上的一切,靠着倚赖等待,在试炼和苦难中活出神的荣耀来。因为保罗也说:“患难生忍耐,忍耐生老练,老练生盼望。”(罗马书5:3-4)亲爱的弟兄姊妹们,或者你们也会有过类似的经历,或者你们正在神的磨练当中。请单单仰望神,相信他必能引导我们走出死荫的幽谷,因为耶和华是我们的盾牌,是我们的高台,也是我们随时的帮助。靠着信,耶稣基督在我们心里已经作了王,我们能胜过世界上一切的试探。以马内利!

 最近很喜欢一首赞美诗,叫做《眼光》,歌词写得很好,希望和大家共勉,也希望每个人都能因着神同在而有希望的眼光,靠着主得平安和喜乐。

 不管天有多黑,星星还在夜里闪亮

不管夜有多长,黎明早已在那头盼望

不管山有多高,信心的歌把它踏在脚下

不管路有多远,心中有爱仍然可以走到云端

谁能跨过艰难,谁能飞跃沮丧

谁能看见前面,有梦可想

上帝的心看见希望,你的心里要有眼光

噢,你的心里要有眼光

摘自基督教中文网http://www.jidujiao.com/jianzheng/72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