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所在位置:以马内利社区 > 我的邻舍 > 静也的公寓 > 日志 > 另眼看祈理魁神父


另眼看祈理魁神父

2012-02-03 01:10 ( 13899 次阅读 | 0 个评论 )

另一只眼看【祈理魁神父传】
时间:2011-03-21  来源:网络  作者:佚名 点击:964
(基督教小册子《我为什么离开天主教》作者) - 提供给天主教徒的护教资料
《引言》
一部书﹐叫【祈理魁神父传】﹐是反对天主教的基要派阵营中的热门书。
我是大约看了一些﹐恰巧有英文版对照﹐我发现中文版只是把英文原版部份翻译﹐在书里面翻译者说此书只是撮译。
我决定自己做了一些查考﹐结果更令我对这部书作者的可信性产生更大疑问。作为求真﹑相信基督是「道路、真理、生命」和圣灵是「真理之灵」的信徒﹐认为需要把自己查考的结果分享。
【祈理魁神父传】一书的作者是祈理魁神父﹐Rev. Charles Chiniquy﹐1809-1899﹐全名是Charles Paschal Telesphore Chiniquy。香港基督教很多书室都有售卖的福音小册子《我为什么离开天主教》(宣道出版社)就是他原作的。他在该书里面的事迹被歌颂为一个寻找真理﹑归正向主的模范。
祈理魁神父在1885年写的自传Fifty years in the Church of Rome有了中文版﹐书名叫【祈理魁神父传】。有人把他誉为「现代的马丁路德」。本文是以英文版﹐而非中文版作参考﹐因为中文版是略去原版部份的内容。
众所周知﹐马丁路德是十六世纪宗教改革运动之父﹐大大影响基督教历史﹐可以说是基督教历史的巨摹。当基督徒要把一个近代基督教人物和马丁路德这么一个历史伟人相提并论时候﹐宜细看他(祈理魁神父)的事迹和其他客观的资料。
本文是笔者把一些在我找到在美国已经公开的历史资料翻译过来﹐让华人教会认识更多这一位祈理魁神父未为我们知道的事情﹐和介绍一些【祈理魁神父传】一书以外的资料。
《祈理魁神父与林肯总统的「野史」》
祈理魁神父在他自传的全文版(下称【祈传】)里面﹐最引人入胜的﹐就是在后部描述他和美国第十六任总统林肯(Abraham Lincoln)的关系。
在【祈传】里面祈理魁神父形容﹐他曾经和这位美国名垂青史的伟大总统见面四次﹑林肯总统如何视他为知交﹑和他深入分享信仰﹑吐露他的心声。这些全部是祈理魁神父是以「第一身」所作的声称。
祈理魁神父更在【祈传】里面描述﹐当林肯就任美国总统后﹐祈理魁神父说他在首府华盛顿一次见面里﹐林肯曾经亲口邀请他担任美国驻巴黎的外交人员﹐祈理魁神父称当时他婉拒了。
【祈传】在1885年出版后﹐美国基督教圈子也非常多引用这些资料﹐他们把祈理魁神父描写这位为了解放黑奴﹑公义博爱﹑维护美国共和政体而牺牲的伟大总统的好朋友。
不过﹐【祈传】其中最引起争议的是﹐祈理魁神父论到林肯遇刺的事件﹐他断定这些是罗马天主教会的阴谋﹐而刺杀林肯总统的布斯(John W. Booth)是在罗马天主教指使了「耶稣会」(Jesuits)下行事。祈理魁神父力指因为林肯反对天主教会
﹐和他们结怨﹐林肯视祈理魁神为知交﹐吐露他对天主教的害怕和反对﹑并且声称自己「未被他们所杀」。这些资料也成为后来部份极端基督徒指控罗马天主教的黑材料。
《美国历史研究者如何看待祈理魁神父与林肯总统的关系》
美国历史研究者向来谨慎﹐他们有特别为林肯总统成立的Abraham Lincoln Association﹐把林肯总统生前的手稿﹑书信﹑写作整理收集﹐并且仔细考证林肯生前的言论﹑作过的声明﹑评论。林肯亲密的助手﹑总统慕僚们的信件﹐林肯后人
对他的回忆录也有收集。
1976年﹐美国伊利诺州历史研究协会在他们的学报(Journal of the Illinois State Historical Society, February 1976, Vol 69)里面刊登报告﹐讨论祈理魁神父在自传里面关于林肯的言论(The Lincoln Writngs of Charles P.T.
Chiniquy)。
作者小约瑟乔治博士(Joseph George Jr.)长期研究林肯总统生平。乔治博士在文章里面的结论是﹐祈理魁神父在【祈传】里面有关他和林肯的交往是非常不可靠的。他用的字眼是【祈传】里面的是fabrication﹐misrepresentations。(捏造
﹑谎言)

乔治博士指很多祈理魁神父在【祈传】里面关于林肯的描述是过于异类(foriegn)﹐历史学者都没有理会或者认真对待的。祈理魁神父自传里面一些扣人心弦和引入入胜的描述﹐特别指林肯对当时罗马天主教的评击和害怕自己被他们谋害﹑以及罗马天主教会是行刺林肯的「幕后黑手」等「内幕资料」﹐更加被其他人评击﹐有哗众取宠之嫌。
在【祈传】里面﹐祈理魁神父声称和林肯总统四次会面。第一次是他在1856年﹐他得到林肯作为他涉及一宗官司的辩护律师。祈理魁神父在书里面形容﹐有一个人受到当时芝加哥的主教﹐也是祈理魁神父的上司所唆睑h诬告他「败德」(immorality)﹐林肯为他辩护而且帮助他胜诉﹐祈理魁神父断言林肯是因此得罪了罗马天主教会。

乔治博士在他的论文里面指根据当时官司所在的 Urbana 的官方文件和双方律师的记录﹐指祈理魁神父在书里面形容和官方记录﹐在很多重要的事项上完全和他自传里面的声称的完全矛盾(contradict almost every point in Chiniquyϧs
autobiography)。
祈理魁神父其实是因为毁谤他人(slander)而被控告﹐而并非祈理魁神父说的「败德」(immorality)。当时﹐芝加哥的主教也没有牵涉入内。而且﹐芝加哥的主教也不是祈理魁神父在书里面说是他的上司。根据法庭记录﹐祈理魁神父是因为
在一次崇拜的讲道里面﹐对会众说了一些评击原告Spink的说话﹐令他在生意上蒙受损失。
Spink于是控告祈理魁神父(Spink Vs. Chiniquy)。
法官形容这次官司﹐是两个相识的人闹翻了才对薄公堂。当时林肯是执业律师﹐他是在祈理魁神父官司第二次聆讯之后才被聘用的。按当时的辩方律师﹐也就是林肯自己他亲笔的记录显示﹐祈理魁神父并非如他在【祈传】描述是胜诉的一方。不过
是林肯替他争取了庭外和解﹐而且是要祈理魁神父自己是收回(disclaim)他之前对原讼人所作Spink的言论。和解内容是要双方各自缴付自己的堂费。在法律上面﹐祈理魁神父并非胜诉。如果说林肯因此得罪罗马天主教会似乎很难扯上关系。而
且﹐必须要说明的士﹐林肯和祈理魁神父在往后五年完全没有见面和通信的记录。
在【祈传】里面提到另外有三次会面﹐都是指林肯除了和他讨论信仰之外﹐也告诉祈理魁神父他担心被天主教谋害。官司后的第一次再会面﹐祈理魁神父在【祈传】声称是在五年后﹐即1861年八月底。祈理魁神父声称他收到有人密谋暗杀林肯的
「密报」﹐特别去华盛顿警告林肯。【祈传】形容林肯非常热烈接待他﹐而且邀请祈理魁神父担任外交官﹐到法国巴黎工作。
这次会面﹐【祈传】里面形容林肯如何担心自己被罗马天主教谋害﹑并且分享他对罗马天主教的不满。第二次会面是1862年六月初﹐【祈传】里面形容只是和林肯匆忙的见见﹑握手。【祈传】里面说﹐祈理魁神父最后和林肯会面﹐是林肯被提名连任总统后﹐在1864年6月10日。祈理魁神父说他和林肯探望华盛顿医院里面的伤兵。

乔治博士在文章指所有这些「会面」的情节﹐完全没有可靠记录支持。除了第一次(1856年林肯还是执业律师的时候)是有正式官方记录外(因为是官司)﹐和第四次是「有些可能」之外﹐其他两次都没有可靠记录佐证﹐所以曾经发生过的可能性
很低;小约瑟乔治并且指【祈传】里面关于他和林肯的关系是充满误导和不确的(It is unlikely that any of these meetings took place. As this paper
will show, Chiniquyϧs autobiography contains numerous misrepresentations
about his life and association with Abraham Lincoln)。
【祈传】里面说及的会面记录可靠性也被林肯生前的同僚质疑。据林肯生前亲信戴维斯(David Davis)指﹐林肯向来内向、讳莫如深,因此﹐很难想像林肯会主动向一个陌生人﹐一个五年没有通信见面的人、仅是林肯作律师时候众多的客户的其中一个人去深入讨论自己的信仰观点或者吐露他感到生命受威胁的事情。另外一位林肯的亲信尼科理(John G. Nicolay)在林肯身故后写信给朋友说他从来没有听过总统说讨论他的宗教观点。
如果林肯的亲信也没有听见过林肯讨论信仰﹐为什云L肯要和一个他五年前他当律师时候的其中一个客户﹑中间完全没有互相通信见面﹑然后第二次会面就深入讨论信仰甚至告诉他自己担心自己的安危﹖又为林肯什么要特别邀请祈理魁神父担任法
国巴黎外交官﹐而祈理魁神父却没有半点从政和外交经验﹖(【祈传】里面的声称)

祈理魁神父在1862年9月29日﹐即五年前官司后第一次会面后﹐才写了一封短信给林肯﹐只是感谢林肯当年为他辩护﹐但是却完全不提【祈传】里面说林肯邀请他担任外交官的事情。信里面显示林肯和祈理魁神父并非深交。
最后一次林肯和祈理魁神父见面﹐祈理魁神父说他是和林肯在他提名总统典礼次日1864年6月10日见面﹐并且和总统探望华盛顿的医院。按林肯总统活动日志Lincoln Day by Day﹐也没有提及1864年6月10日总统有探望医院。连后来祈理魁神父请求
林肯捐款给他的学院的信也没有提这些事情。
小约瑟乔治的结论是﹐除了1856年林肯作过祈理魁神父官司的辩护律师和1864年6月提名总统典礼后之外﹐其余祈理魁神父自传里面和总统的见面都没有发生过。而林肯更加从来没有像【祈传】里面说有邀请祈理魁神父作外交官(祈理魁神父曾经
惹官非﹑也没有从政和外交经验﹐也很难想像林肯会想到委任他这重任)。
林肯死后﹐【祈传】关于祈理魁神父与林肯总统的关系的描述和资料多翻被人引用﹐特别指刺杀林肯的人布斯是被天主教的耶稣会指使。1922年﹐林肯的儿子Robert Todd Lincoln出来说﹕「从来不发现和知道父亲的着作里面有反对天主教的言论……不过随时日父亲的名字常常被牵涉去很多事情里面……」(I do not know of any literature in which my father is quoted as attacking Catholics and the
Catholic Church. Of course, in the years his name has been a peg on which to hang many things.)Robert Todd Lincoln的声明基本是否定了【祈传】里面的描述。
1924年﹐美国一位历史学家Carl Russell Fish 有见太多未经证实而又声称出自林肯定的评论不断流传﹐特别在American Historical Review刊登文章反驳一篇题目为“An American Protestant Protest against the Defilement of True Art by Roman Catholicism”的文章里面的资料。Carl Russell Fish指该文章所引用【祈传】里面关于林肯所作的言论﹑或者一些「声称是出自林肯口里面的说话」
(remarks attributed to Lincoln)﹐内容和林肯的个性﹑信仰都格格不入。
Carl Russell Fish因为祈理魁神父在【祈传】里面的伪造资料(fabrication)﹐乃发起建立一套具有公信力和权威的资料库去整理收集一切林肯生前的着述和言论记录。
这个艰巨的工作用了三十年严谨的研究﹑收集﹑查证才完成。完成的资料有九大册﹐由 Abraham Lincoln Association 在1953年出版。里面收集林肯的言论﹑着述﹑手稿﹑书信﹑演词﹐丁点也没有提及【祈传】里面声称林肯说过﹑批评过罗马天主教会﹑教宗或者耶稣会任何的一句话。
比较客气的历史家巴腾(Barton)对祈理魁神父形容和林肯的会面虽然作有限度的认受﹐但他也认为祈理魁神父在【祈传】里面的「自己的忆述(recollection)」
被他个人主观的想法和想像所影响(were "colored by the imagination" of the former priest﹐指祈理魁神父 )﹐巴腾认为部份祈理魁神父指林肯说过的说话也「像是祈理魁神父自己所说的多于是出自林肯自己」﹐所以巴腾认为审慎起见﹐是不应该把这些说话当是林肯说过的。
另外﹐在【祈传】里面﹐祈理魁神父力指谋杀林肯的伶人布斯(John W. Booth)是罗马天主教徒﹑受罗马天主教的耶稣会主使。然而事实是﹐布斯是在美国的圣公会领洗的﹐他隶属一个激进反移民组织亚美利坚党(The American Party)。该党
以反对接纳欧洲移民和天主教徒到美国而闻名。布斯所属于的组织不但不属天主教﹐而且是带头用鼓吹种族歧视和族群仇恨的言论攻击威吓欧洲来到的新移民中﹑包括里面的天主教徒。他们特别指控欧洲移民中的天主教徒是对美国不忠﹑而是忠心
罗马教廷﹐像布斯如此憎恨天主教徒﹐很难想像他是会受罗马天主教的耶稣会主使行刺林肯。
【祈传】里面关于林肯是被天主教谋害的「阴谋论」似乎和布斯现实的政治倾向完全相反﹑匪夷所思。更令人怀疑的是﹐祈理魁神父为什五n等林肯死去三十年后才发表他的「阴谋论」﹖而他只是一位天主教普通(前)教士﹐那里来的能耐可以有情报知道罗马天主会刺杀林肯的「阴谋」﹖
《其他的评语》
美国历史研究这对【祈传】最苛刻的批评要算是在1996年的一本书。美国史丹福大学的Don Fehrenbacher 和他太太用了十二年时间收集分析林肯的语录和一些坊间关于林肯的传闻﹐出版了Recollected Words of Abraham Lincoln (Stanford
University Press, 1996)。
书里面把对坊间流行的有关林肯言论着作里面的引述可信性分为五等﹕
A等﹐最可靠真实﹐是第一手的转述﹐并且听者很快把说话记录下来。
B等﹐可靠﹐是一个间接的转述(听者不是第一手亲耳听见)﹑但是很快记录下来。
C等﹐有一定可信﹐是对林肯言论的引述﹐但是过了比较长时间才记录(数星期﹑月甚至数年后)。
D等的﹐是传疑的﹐指一些指是林肯说的言论的可信性是很低。
E等﹐是最不可信。相等于捏造。
Fehrenbacher夫妇把【祈传】里面﹐祈理魁神父的引述评为“E”等﹐他们甚至形容祈理魁神父是“perhaps the biggest liar in Lincoln literature.”(在有关林肯总统言行的文献上﹐祈理魁神父是最大的说谎者)
总的说来﹐在美国历史研究者眼里面﹐祈理魁神父在【祈传】里面关于林肯的记载是完全不可信的、完全没有地位。祈理魁神父在美国历史学者看是完全不值得相信。

另外一本书﹐"They never said it: A book of Fake Quotations, Misquotes,
and Misleading Attributions"(Paul F. Boller Jr. & John George,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1989)也特别指出【祈传】里他引述林肯对天主教的攻击﹐是捏造出来的。
"These words, entitled ϧLincolnϧs Warning,ϧ have circulated among Catholic-haters in this country since the late 19th century, but there is nothing of Lincoln in them. They were written by Charles Chiniquy, a
Canadian-born priest who settled in Kankakee County, Illinois, in 1851, as head of a Catholic colony, and then abandoned his faith, began spewing out hatred for his former religion, and invented anti-Catholic
utterances for Lincoln as part of his anti-Catholic
campaign. "
【祈传】在1895年初版﹐而它两次再版的时间也很有意思。1928年﹐当史密斯赢得民主党总统提名(Al Smith)﹐【祈传】再度出版﹐「恰巧地」史密斯是罗马天主教徒。对上美国本土再版【祈传】﹐是1960年﹐当时民主党人约翰甘乃迪(John
F. Kennedy)赢得民主党总统提名。后来他成为美国历史上第一位当选总统的罗马天主教徒。甘乃迪后来遇刺身亡。这些巧合﹐加上美国历史学家对【祈传】里面记载的怀疑﹑和官方记录的矛盾﹐使【祈传】添上神秘的色彩。
《【祈传】以外一些有关祈理魁神父的事迹》
祈理魁神父一生和罗马天主教的关系是反复无常的﹐他曾经有四次离开和回归罗马天主教会的记录。在研究加拿大法裔人历史和伊利诺州的肯卡奇郡(Kankakee County)的历史文献者表示﹐祈理魁神父还是天主教神父的时候﹐他还在魁北克教区当神父时候﹐在1846年和1851年两次涉及桃色丑闻而被免职﹐两次他都认罪和请求主教给他机会。他结果要到伊利诺州的肯卡奇郡建立教区。他在肯卡奇郡神父工作也因为他的前科被主教严密督导。
祈理魁神父在1858年「正式」离开罗马天主教后的事业也不是一帆风顺的。他初期和芝加哥的更正教会Protestant Synod of Chicago有联系﹐但是在1862年﹐芝加哥的更正教会Protestant Synod of Chicago开除了他﹐理由是他盗用公款﹐香港人叫「穿柜桶底」(misappropriation of funds)。
后来他被美国长老会收容﹐随后又被革职﹐因为他亏空(embezzlement)。祈理魁神父被指是讹称替一间不存在的神学院在欧洲筹集捐款被揭发。后来他也和多个更正教团体有联系﹐但一一被那些更正教团体所辞退。(Wade Mason )
《近年的研究》
加拿大蒙特利尔大学神学研究院的 Dr. Richard Lougheed 曾经以祈理魁神父生平作为他博士论文的题目﹐笔者有幸得 Dr. Richard Lougheed提供该文参考。祈理魁神父在加拿大的事迹和讨论﹐主要是文的资料﹐Dr. Richard Lougheed论文原本
以法文发表﹐他特别把英文翻译提供给我﹐使我可以有更多资料研究。Dr.Richard Lougheed 的论点对祈理魁神父采取同情的态度﹐主要因为祈理魁神父身处一个不宽容、专制的文化。天主教和他后来加入的「长老宗」或者新教是水火不容的﹐他的「变节」﹐可以和近代东西方冷战时代﹐华沙公约国家(尤其前苏联)的人变节投奔西方后对自己原属国家的极端「妖魔化」(demonization)有很大雷同。如果祈理魁神父改投新教而不跟随他们的对天主教的言论和立场﹐他根本无法立足。
祈理魁神父本身是个魅力四射﹑充满魄力﹑才气横溢的天主教教士﹐当时各方看他是加拿大魁北克天主教教会里面的「明日之星」。他带头发起禁酒﹐一举成名﹐得到当时罗马天主教教宗嘉部C他也经常公开和新教人士力辩教义﹐反驳所有新教徒
指控天主教的内容。讽刺的就是﹐过去他反驳了的论点﹐日后他就用来去攻击天主教。
正因为祈理魁为人属于好辩﹑不拘小节﹑热情的人﹐这种性格使往往和他的上司有磨擦。如果他不是离开罗马天主教会﹐他在罗马天主教里面前途肯定无限。天主教方面没有特别公布为什么把他逐出教会﹐但 Dr. Richard Lougheed认为天主教选
择不公布他的罪名﹐也可能因为内容很严重﹐为了保护教会名誉而选择用Canonical sin 和 moral lapses来形容。
祈理魁神父的一生其实仍然有不少问题尚待解答。Dr. Lougheed这篇研究﹐主要是有见梵二大会后﹐新教和天主教关系开始有变化﹐而祈理魁神父在加拿大新教和天主教曾经是具争议和有神秘色彩的人﹐才重新研究这位人物。
《结语》
祈理魁神父的小书《我为什么离开天主教》是一篇动人的见证﹐然而从的自传【祈理魁神父传】和所呈现的﹐却包含了不少明显受历史研究质疑的记载和资料﹐特别他描述和林肯这位美国伟大总统的交情﹐很容易令人觉得他是利用这位总统在世人心里面永垂不朽的名望去自抬身价﹐甚至把他个人的一些言论﹑主观想法托一个死了的(伟大)人物的口说出来。两本同一个人写的书﹐却出现了两个不同的「祈理魁神父」。
在他自传以外其他历史文献﹐也描绘出的是另外一个人。或者在他当时的历史处境﹐他部份言论会变得激烈﹐甚至为了自己在离开天主教在新教徒的社会里面有认同﹐也雪|对罗马天主教有过了火位的评击。
这不禁令人想起一个人的言行﹕就是现在身在加拿大被拘禁﹐等候引渡回中国受审的「厦门远华走私案」主犯赖昌星。他在加拿大拘禁期间对报章说﹐当他逃亡至香港过境时候﹐「遇见」香港入境处的官员梁锦光﹐梁对赖昌星说他会被捕﹑向他通风报信。梁锦光是在2000年6月香港湾仔入境处大楼纵火案中被烧伤﹑伤重不治。
当赖昌星作出该声称时候梁锦光已经死了﹐是「死无对证」。赖昌星的说话被香港官员和公众一致指责是侮辱死人﹑托死人说他想说的话﹑搏人家已经「死无对证」。

在《我为什么离开天主教》里面﹐祈理魁神父或者可以说是马丁路德的仿效者﹐但是和马丁路德在无论信仰﹑神学﹑改革教会的贡献﹐祈理魁神父都是难以相比的﹐所以称祈理魁神父为「现代的马丁路德」是过誉了。
但是﹐如果再看祈理魁神父在自己的自传《祈理魁神父传》里面的表现和历史资料的比较﹐祈理魁神父好像变了像赖昌星多过像马丁路德。
马丁路德如果死后有知﹐愿意和祈理魁神父相提并论吗﹖
另外﹐祈理魁神父在原版的自传里面那些和林肯的交往的描述﹐全部是他以第一身去复述的﹐但是却被美国历史学者全部否定﹑甚至定为「伪造」﹑「不可靠」﹐那么除非那些美国历史学者全部都错﹐否则祈理魁神父就是自己在这么重要的事情不诚实﹐那么书里面其他内容还可靠吗﹖大家不妨思想下。
 
13899 次阅读 | 0 个评论

喜欢这篇文章,就来推荐吧!

 

静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