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养儿育女| 和姜文一样,走出“母亲这种病”

陆翠花
陆翠花 1 个回复 / 2125 个查看 2019-03-18 13:57
和姜文一样,走出“母亲这种病” 原创: 境界君 ijingjie 今天 点击上方「ijingjie」可快速关注我们 《境界》独立出品【医治爱的河流】 文丨细拉 播音 | 伊然 和姜文一样,走出“母亲这种病 来自ijingjie 00:0024:56 请点击左下方“阅读原文”订阅“境界电台”,有全部音频节目更新。 

     和电影中荷尔蒙爆棚的形象相反,姜文说自己在生活中很不自信;无论考上中戏,还是给母亲买房子,不管如何成功,他从未得到母亲认可。今年56岁的他,仍然困惑“我不知道怎么能让她看见我做的事情高兴”。如果你也患上“母亲这种病”,如何走出“母爱创伤”? 

   3月7日,洛阳某派出所发布一则消息,仅看标题就够耸人听闻了——“男孩成绩没超过95分被扔高速口,妈妈:就算坐牢也不要他了!” 原来是一位母亲在高速路口对儿子拳打脚踢,之后扔下儿子驾车而去。警察接到市民电话后来到现场,发现男孩脸上有多道手印。警察最终拨通了母亲的电话,谁知电话那头坚决地说,“我就是不要他了,你们警察咋处理都行。”谈起当时的情形,警察说:“我们打通电话后,男孩吓得直打哆嗦。”在警察的安抚下,男孩说出,自己今年12岁,当天妈妈在车上得知他的考试成绩没有达到预期的95分,一气之下将他扔在高速入口。 这则新闻似乎打破了人们心中“慈母手中线”的画面,原来母爱还有如此残酷的一面。

     有网友评论,母亲也是为了你好,现在不好好学习,将来怎么办? 姜文和弟弟、妹妹 “我妈打我,一定确实是我有犯错” 这个12岁的孩子,没有能力和机会参加网上的讨论,说出自己的心中的感受。即便说出来,也未必有多少听众。另有一个人,却频频说出自己相似的心境。 拿过多个影帝头衔和台湾金马奖最佳导演的姜文,近来在多个场合坦率地谈及自己和母亲相处的困境。在接受许志远采访时,他被问道:“你这么多年遇到最大的失败是什么?你的人生有什么失败吗?”“有啊,比如我和母亲这么多年的关系怎么都处不好。做了很多努力也不行,我不知道怎么能让她看见我做的事情高兴,她老有一种不高兴的样子。”姜文回答。 回想自小和母亲的相处模式,姜文说母亲自有一套教子“哲学”,认为只要制服作为长子的姜文,“余下的都好办了”。在姜文的记忆中,他是伴随着棍棒长大的。“有一次已经午夜12点了,我妈还把我叫起来,为的就是要打我。还问我,‘你知道你哪里犯错吗?’老实说,我连自己做错什么事都不知道,但我妈打我,一定确实是我有犯错。” 和母亲的相处模式,并没有随着年龄渐长而有所改善。无论是给母亲看自己的中戏录取通知单,还是给母亲买房子,不管姜文在外如何功成名就,在博得母亲认可和称赞这方面,他始终是一个“失败者”。 一句差评或一顿毒打都已经成为过去,但如今已过知天命之年的姜文似乎还没有完全走出童年的阴影。

   和电影中荷尔蒙爆棚的形象相反,他常说自己在生活中其实是一个非常不自信的人,“电影里如鱼得水,不拍电影的时候,回到现实,面对的依然是跟十几岁的时候一样的困境”。我们可能依然是那个被扔在高速路口的孩子。 姜文的访谈节目播出后,引起网友的强烈共鸣。一位从姜文经历中发现自己影子的网友说:“我一直被否定,以至于现在极度自卑,经常觉得自己就是个废人。我不想谈恋爱结婚生子,觉得自己就是个悲剧,不想拖累其他人。父母没有虐待我,为了我付出一切,他们已经把能给的都给我了,所以我一直努力做一个听话的孩子。在他们眼里,听话大概是我唯一的优点了。很怕看到他们失望,就算自己有想法也不敢去做。有尝试过认真地交流,结果只是更加激烈的否定,我现在已经放弃沟通了……真是觉得自己太压抑了。” 由于姜文在电影方面并不多产,母亲担心他没钱过日子,偷偷塞钱给他。姜文说,母亲去世前两年给他的红包,是他收到最大的一个红包。似乎我们的生活里很常见这种一辈子为孩子付出,唯独在鼓励和认可孩子方面极度吝啬的妈妈。
    一位叫“爱哭小姐”的知乎网友说:“记忆中,我妈好像从来都没有表扬过我。初中的时候,我妈要求我期末考试考进班级前十,我使劲儿学,正好第十。兴高采烈给我妈打电话,我妈第一句就说‘你知道吗?你小弟期末考的双百!’哗,一盆凉水,浇灭了心中所有的火焰……一切事情做到是应该的,做不到就是你不用心、不努力。长大了,我也一直否定自己,好像自己什么都做不好。但是我又想证明我的价值,好像我在这个世界上并没有本身存在的意义。

    让孩子在感情方面极度饥渴 美国心理学家苏珊·佛沃(Susan Forward)认为,“我们总相信母亲的定义就是能爱孩子、保护孩子,而且永远慈爱亲善”,似乎孩子一生下来母亲就立刻获得了“伟大的母爱”这种超能力。这是现代人常常有的“母爱迷思”,并不存在能够打开“母亲本能”的神奇开关,让母亲自动与孩子连接,回应孩子的各种需求。 姜文的“困境”和“拧巴”,以及网友们吐槽的各种心理和情绪,在苏珊看来是典型的“母爱创伤”。她甚至为此专门与人合著了一本书。 在《母爱创伤》一书中,有一个叫柯琳的女孩,很努力地为母亲辩护:“她从没让我们饿着,也没让我们流离失所。我上学有课本用,也有好衣服穿。而且老实说,我小时候真的常惹麻烦,难怪她老对我生气。”但心理学家却一针见血地指出:“确实,母亲没让柯琳饿着,却让她在感情方面极度饥渴。” 在和母亲的相处中,孩子的自我逐渐被设定。当母亲见到脚步蹒跚的孩子努力学习走路,于是脸上露出微笑,一边伸手帮忙一边说:“你好棒!你在走路呢!你已经是个小运动员了呀!”就在那一刻以及之后无数类似的时刻,讯息从母亲传递向孩子,而孩子也全面接受“妈妈在关注我,她爱我。我很棒”。 孩子只有依赖父母才能存活,“无论母亲传递的是正面或负面的讯息,孩子都会全盘接受,并据此建立对自己的核心认知。母亲的‘你’,于是成为孩子的‘我’。”如此说来,母亲究竟对孩子说什么话就无比重要了。因此苏珊说,很多母亲灌输给孩子的信念,“充满谬误又具有高度的毁灭性” 。 

    在姜文和其他网友的例子中,他们已经将妈妈的差评内化为自我的认知。尽管我们可能会不断吐槽,但从小种在我们心中的毒根却难以拔出。终其一生,我们都会被一种强大的逻辑影响,一生可能都无法克制地认为有缺陷的是自己、母亲没有问题。这种受损的自我形象彷佛一只沉重的大衣箱,里头是孩子从小就收集的各种恐惧与自我误解,并由此发展出各种自我挫败行为。 日本精神科医生冈田尊司认为,现代人寂寞、焦虑、忧郁、饮食障碍、酗酒、药物上瘾、自残、茧居、虐待、离婚、完美主义……真正的原因都很有可能来自于你与母亲的关系。“不被父母所爱,不被认同的受伤心情,在不觉当中转变成自我否定,这样的烙印持续威吓着当事人。” 这样的人成年后会不断想方设法从自我否定中挣脱。有些人会拚命努力做一些受人肯定的工作,也有些人伪装得很坚强,不让人看见弱点,藉以取得平衡。不过,有些烙印太深刻、伤痛太残酷,会像诅咒般紧紧跟随着,持续对人生造成伤害。 很多时候即使表面上伪装得很好,内心深处还是残留着空虚和不安。当失去重要的东西或者碰到困难的时候,好不容易维持的平衡就开始一片片瓦解。冈田尊司称这种情形为患上了“母亲这种病”。而这,就是姜文所说“困境”的根源。 只有一条路:我成为自己的母亲? 为要医治“母亲这种病”,
    苏珊和冈田尊司的建议,首先要辨识无爱母亲的类型。包括严重自恋的母亲、过度纠缠的母亲、控制狂母亲、自己需要母爱的母亲、忽视、背叛或打击孩子的母亲、情绪不稳定的母亲……这些种类的母亲都以自己特有的方式成为孩子身上的“病原”。 以自恋型母亲为例,她们往往喜欢挑剔和批评,但实际上她们的挑剔和批评可能源自“脆弱的自我意识”以及“自身的挫败和不安全感”。孩子们成了她们的替罪羊,他们接受了来自母亲的批评——我一定不好,不然母亲不会这样对我。 了解受伤的真相之后,接下来就是踏上医治与改变之路。尽管专家们建议了许多具体方法,但更重要的是我们不再继续与“母亲这种病”缠斗下去,痊愈在本质上是我们需要走出母亲种在我们心中的错误信念,活出一个崭新的身份认同。 “母亲或许没有给你足够的爱,但只要学习为自己补充母爱,你就有能力付出并接受渴望已久的温柔与关怀。”——看到心理学家摆在每个病人面前的这份任务,坦率说相当沉重。因为专家的建议,其实是让我们自己做自己的好母亲。也就是说,如果我们对于母爱的执着让我们陷入伤害、失去自我,那拯救自己的唯一办法就是自给自足。这并不是某个“砖家”的蹩脚建议,相反是很多心理咨询师给出的终极武器。

     约翰·布雷萧(John Bradshaw)在《家庭会伤人》一书中认为,走出家庭的伤害最终要展开内在的探索,直到体验到人可以完全依赖自己,而不依赖外在的事物生存。“体验到这个生命后,我们可以信赖它而不必担心它会像以前一样轻易消失,也不须再借助外在事物来使自己快乐;我们自己就可以制造那些美好的感觉” 。我们不得不作自己的神——我只属于自己、我为自己的生命和行为完全负责,我只为自己而活,也是为了自己来到这个世界的!这个结论看来既不现实,还更加沉重。 布雷萧很诚实地承认,这其实很像宗教。“当我开始踏出寻找真正自己的第一步时,我早就在寻找上帝了。”布雷萧说。 寻找自己其实和寻找上帝是一体两面。在加尔文看来,人的智慧由两部分组成:认识神和认识自己,“人如果不先注视神的面,并继而谦卑地省察自己,就无法真正地认清自我”。 

    独立于母亲之外,当我成为自己 我有一个“控制+自恋”型的妈妈,我感觉自己总是达不到她的要求。还记得我四五岁的时候,有一次不知道因为犯了什么错,被父母扔在别人的货车上。看着他们转身就走,我嚎啕大哭——我感觉自己如此不重要,轻易就被遗弃,就像那个被妈妈扔在高速路口的男孩。幸亏货车司机抱着我,把我塞回父母怀里。 因为害怕自己犯错,达不到妈妈的要求,我谨小慎微地按照父母的要求生活。我认真学习,因为我觉得唯有这样才能得到妈妈的爱;我按照妈妈的期待考大学、选专业。但我并不快乐,我似乎一直在为父母活着,我心里渴望也为自己活一次,但始终没有逃离的勇气。 我知道妈妈带着自己的虚荣将我养大,她口中的“以我为自豪”只是因为我时不时能满足一下她的骄傲。只有做得好,才配得到爱——这种模式从我和妈妈的关系开始,继而污染到其他的关系,特别是当我开始恋爱的时候。如果连自己的妈妈都需要努力取悦才能换来爱,我如何才能相信女朋友的爱不带着条件呢?就这样,在我的惴惴不安中,我们的关系屡次破裂,而我拿自己毫无办法。 常听到有朋友怀孕以后,说“这完全是一个意外”。“意外”在英语中也是“事故”(accident)。对于在童年梦魇中长大的孩子来说,我们可能经常感觉自己的存在是一场意外,也是父母的事故。他们早出晚归不愿为我们片刻驻足,暴躁易怒轻易将我们丢在路边,比来比去总觉得我们不如别人家的孩子,辛苦付出但最终似乎只是为了自己有点炫耀的资本。这就是我们所经历的“母爱创伤”和“父爱创伤”。 的确,正如心理学家建议的,“我们要放过母亲”。更好的说法可能是:我们要离开父母——不仅是指身体的离开,也包括心理的离开。走出父母的阴影,意味着我们需要一位更完美的母亲,而不是自己做自己的妈,成为彻底的孤儿。 好消息是,圣经中的上帝常常以“父亲”形象示人,但好像为了医治我们的母爱创伤,上帝也自比为母亲——“母亲怎样安慰儿子,我就照样安慰你们”。不,上帝比地上的母亲更好,“妇人焉能忘记她吃奶的婴孩,不怜恤她所生的儿子?即或有忘记的,我却不忘记你。看哪,我将你铭刻在我掌上……”地上的母亲会因为我们成绩不到95分就将我们弃之路旁,但上帝绝不如此,祂从不按照我们的分数和表现决定是否接纳我们。 
    布雷萧在书中最后劝告读者:“亲爱的朋友,请你也用心去寻找,找一个永不被遗弃、永不再孤单,且不必被完美主义驱策的地方。”这个地方,唯有在上帝的怀中。医治“母亲这种病”,最终需要我们离开父母,走向神。 当我真正认识上帝的时候,我第一次知道这世界上有一种不靠表现好就能得到的爱,而且一旦得到就永不被遗弃。我也第一次知道,原来我的价值不依赖父母的评价,甚至也不在乎我自己的评价,而端在乎上帝对我的评价我们完全不需自己动手造一个伟大母亲出来,真的有一位上帝,如父如母般爱着我们。 上帝让我走出“母亲这种病”最戏剧性的表现是,我第一次对母亲说不,正是她让我放弃信仰的时候。这件事对我的意义在于,我真知道认识上帝是我成为自己的开始。更加感恩的是,当我开始靠着上帝独立于母亲的时候,她也开始走向了自己在上帝面前的独立。当她不再能以自己的孩子为骄傲的时候,就必须寻找自己生命的价值——而那,是另外一个妈妈走向上帝的故事。 在会伤人的家庭里,每个伤害者同时也是受伤者。神同样为每位母亲、父亲预备了一条充满恩典与真理的医治之路。 
     版权声明:《境界》所有文章内容欢迎转载,但请注明出处,“来自《境界》,微信号newjingjie”,并且不得对原始内容做任何修改,请尊重我们的劳动成果。如有进一步合作需求,请给我们留言,谢谢。
守望
守望 2019-03-19 06:25
推荐阅读

看贴回贴,也是一种爱,还等什么?:)
图片链接 (选添,只支持 .jpg、.gif、.png为结尾的URL地址)
 

 

 

 

欢迎浏览更多造就性话题...


信仰启蒙 初信入门: 初信答疑 见证故事 初信学园 初信感言 福音美文    
我爱灵修 我爱灵修: 每日灵粮 灵修小文 讲道讲章 灵修方法 灵修笔记 在线聚会  
圣经学习 圣经学习: 读经疑问 教义研究 读经方法 圣经综览      
婚恋家庭 我爱我家: 单身时光 婚前婚后 养儿育女 孝敬父母      
工作职场 凡人生活: 社会新闻 深度透视 影视分享 求职招聘 互动调查 轻松趣味
求助热线 求助热线: 信仰疑惑 代祷请求 生活求助 事工需要 辅导专刊    
教会服事 教会服事: 教会资讯 深度思考 读书会友      
社区事务 社区点滴: 新人指南 意见反映 社区公告 社区活动 参与服事    

 

你还不是该讨论区成员,现在就加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