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翠花 0 个回复 / 2283 个查看 2019-03-25 13:53
《都挺好》:病爸爸,才是苏氏中国家庭的死结? 原创: 境界君 ijingjie 今天 点击上方「ijingjie」可快速关注我们 《境界》独立出品【剧评】 文 |细拉 播音 | 星星 病爸,才是苏氏中国家庭的死结 来自ijingjie 00:0021:08 请点击左下方“阅读原文”订阅“境界电台”,有全部音频节目更新。

      当父亲这个“刹车器”失灵,妈妈用溺爱吞吃儿子、用过度支配吞吃女儿。原来苏爸苏妈真是般配的一对,通过孩子建立自己的安全感和价值。父亲需要医治孤儿的心态,儿子需要走出父亲的阴影。改变先从哪一环开始?“都挺好”的家庭陷入了伤害与病态的自我复制。 日本心理医生冈田尊司在写完《母亲这种病》之后,意犹未尽。 他说道:“为‘母亲这种病’所苦的人之所以会增加……是因父亲实际上或者是机能上的缺席,因为我们生活在一个没有父亲的社会所造成的。父亲的缺席促使‘母亲这种病’容易产生。反过来说,即使‘母亲这种病’的执行犯是母亲,但将母亲逼入困境的真凶或许其实是父亲也不一定。母亲这种病与父亲的缺席可以说互为表里,所以‘母亲这种病’也就是‘父亲这种病’。” 在热播剧《都挺好》中,我们听到女儿苏明玉将自己对妈妈的不满一泄而出:“大哥出国家里没钱,你宁肯卖房子也要支持;苏明成(二哥)结婚,你卖房子也要满足。你为了这两个儿子宁肯砸锅卖铁、倾家荡产也心甘情愿。那我呢?你们为我呢?凭什么我想上大学家里就不肯出钱?你们还有没有把我当苏家人。……打我记事起你就从没待见过我,就说过去上学的事,早上吃早餐,我俩哥总是火腿加鸡蛋,我就是一碗泡饭。他俩不是果汁就是牛奶,我就是一杯白开水。更可恶的是我还要洗碗擦桌子扫地,等赶到学校就是迟到,还要当着全班同学的面罚站……” 
    妈妈君临全家,女儿奋力挣扎。作为弱势一方,女儿所能做的全部反抗也只是揭开自己的伤疤,希望能换来一点关心和尊严。但当血淋淋的自己仍让母亲视若无睹时,女儿的心离死就不远了。 显然,苏明玉患了“妈妈这种病”:既被母亲过度支配,又感觉不被重视,甚至被遗弃。但在每一次伤害的现场,爸爸在哪里呢? 老爸不在,就像“刹车器”失灵? 在战局临近尾声时,苏明玉的爸爸出现了。他训斥女儿说:“别跟你妈这样说话。”女儿调转枪口:“我不跟她说我跟你说呀?跟你说有用吗?”眼看战火烧向自己,爸爸想要逃跑:“你别冲我来啊。”女儿抓住爸爸继续说:“你连自己都保护不好,怎么保护我?你在我妈面前就是一个任由她捏来捏去的软柿子。……更可笑的是,从小我妈只要打我,你就往厕所跑;只要骂我,你就看报纸。你还像个父亲吗?不是我瞧不起你,你要是能象个男人,堂堂正正地当个一家之主,好好管管你老婆,这个家也不会闹成今天这个样子。”  

    真相就此更深被揭开。之后的故事,追剧的朋友想必都了如执掌,苏家三兄妹一个成了“扶弟魔”,一个成了“妈宝男”,一个急欲和苏家老死不相往来。每个人都破碎地活着,成为自己和别人的噩梦。 冈田尊司观察到近代工业化对家庭教育结构的颠覆,孩子的成长重心被母子关系与学校关系所占据,父亲的存在感低落,沦为只要交出薪水就可以的角色。他将这种趋势戏称为母系社会的回归。 心理学家发现,当母亲统管全家,孩子往往成为母亲投射欲望的镜子,母亲的欲望会过度覆盖甚至侵害自己的儿女,这时,就需要父亲来为母亲的欲望设立边际,帮助孩子脱离母亲的控制,带领孩子走向外面世界,完成社会化的过程。继《母亲这种病》之后,冈田尊司在随后出版的《父亲这种病》一书中,生动地将父亲的这种重要功能称为“刹车器”。在刹车器失灵的家庭,“孩子无节制地接近母亲、无边无际地贪恋着母亲,而母亲也相同”。 最终,像苏明成一样的“妈宝男”就这样出现了。当苏妈用溺爱吞吃儿子、用过度支配吞吃女儿的时候,苏爸的失能让他在儿女眼中变得不受尊敬。而即使父亲有许多令人讨厌之处,母亲如果知道自己在孩子面前发泄情绪、过度渲染,让孩子觉得父亲弱爆了,严重影响孩子心理健康,想必也应该懂得克制,多和孩子传递父亲的积极形象。在苏家“都挺好”的下面,整个家庭的建造沦为“豆腐渣”工程。 面对人格黑洞,说不绝望是假的 “无论是怎样的父亲,孩子都无法完全憎恨,还是希望被认同、希望被爱。”孩子盼望理想的父亲凯旋而归。

   当苏妈去世之后,压抑多年的苏大强终于可以扬眉吐气。没有了压迫他的妻子,那位父亲真的凯旋了吗?事实上,当苏大强走出妻子的阴影,成为在场的父亲时,儿女才幡然醒悟——原来他们的爸爸病都是因为有个病爸爸。 终于挺直腰板做人的苏大强,从曾经的唯唯诺诺变成了事儿精。苏大强变了吗?很难说。可能真相是,以前的软弱是出于自私,如今的事儿精同样出于自私。他自以为可以去美国投奔大儿子,于是宴请老伙伴们炫耀一番。藉着酒劲,他乐滋滋地对二儿子和儿媳说:一个人年轻的时候比谁有钱,年老了比什么?还不是比子女? 当母亲死了,孩子才发现躲在后面的父亲带着人格的黑洞:他需要自我证明、自我接纳,需要用孩子的成功来掩盖自己没有价值的感觉。从某种意义上来讲,他才是一个孤儿,不仅不能建立孩子,相反,只是用孩子建立自己。原来苏家父母还真是很般配的一对夫妻,他们一同在孩子面前扮演贪婪的掠食者形象,通过孩子建立自己的安全感和价值。 冈田尊司提醒,拥有一个孤儿式的父亲会使我们“不知不觉中变成与自己曾经憎恨的现实中的父亲越来越像”。换句话说,我们每一个人都很容易沾染孤儿式的心态:没有安全感;想要掌控;将抓到手的一切都用来证明自己的价值;为成绩、工作等事情焦虑不已;被批评时会天然的防卫和抗拒;经常批评、抱怨他人;忍不住要把自己和他人比较等等。一旦孤儿心态占据上风,我们用牺牲孩子来证明自己的价值,只是迟早的事。

    大卫·席蒙德在《恩典处方笺》里提到一种“变质的父母之恩”,意思是父母藉着剥夺孩子的权利,忽视、拒绝孩子,只有当孩子完全听从他们、表现完美才能被接纳;父母的责骂与愤怒都在传递着孩子不配被接纳的讯息。这种从最亲密的人而来的评价,会深深印在孩子心里,成为他们人格的基石。 我们自己本身就是一位不完美的父亲/母亲,也曾活在不完美的父母阴影下。苏大强尽管已经年过半百,却依然要靠孩子的成功和在老同事面前的炫耀,才能接纳自己。很可能是因为,他也是被孤儿般的父母养大的。我们同样身处被污染的家族河流中,下面这段话或许是我们和苏家父子共同的经验:我没有体会过被爱和接纳的感觉;只有在我没有惹麻烦、造成不便,或是我为父母赢得他人称赞的时候,父母才会表现出他们接纳我爱我的样子。 在管教孩子方面,苏大强是隐藏的;在树立道德榜样方面,苏大强是失败的;在保护家庭免受错误三观影响方面,苏大强是不负责任的。孤儿无法拥有成熟男性的核心:出于爱而意识到的责任感,这种自觉的责任感使他在爱和牺牲方面始终处于主动角色,勇敢站在自己的位置上为家庭守望,供应、保护、带领自己的家庭。 当苏大强为自己即将赴美国而炫耀不已,又因着美国梦泡汤而失落的时候;当他藉着儿子的成就来证明自己,又在儿子的失业和啃老面前屡次被打脸的时候;当大儿子明明已经失业,却仍用成功人士的外貌装点门面的时候……父亲需要医治内心的孤儿,儿子需要走出父亲的阴影。 改变和医治究竟先从哪一环开始?“都挺好”的中国式家庭,已经被病毒攻陷,陷入了伤害与病态的自我复制阶段。追剧追到这里,说不绝望是假的。 走出互相锁死的家庭阴影 如何打开“都挺好”的死结?或许当我们看到地上家庭令人绝望之处,才更容易明白圣经里称上帝为天父的深意。“天上地上的各家都是从祂得名”,从地上家庭之外、从天父而来的恩典才是医治的开端。恩典使地上受伤病重的每个父亲、母亲和孩子,都可以回到孩子的状态,在天父的爱里活一遍,重新长大成人,而不再是用错误行为和扭曲的性格互相锁死。 
     美国《纽约时报》畅销书作者、提摩太·凯勒牧师在解释圣经里“浪子回家”的故事时说:无论你做过多么可怕、糟糕的事情,如果你回家,上帝会接纳你,祂会爱你,给你全然白白的恩典。我们都像浪子一样,当我们第一次来到上帝面前的时候,我们说:我不配,我想以我的方式重新归回。我想通过努力,恢复原样。但上帝不需要这些,祂给我们作儿子的全部权力,通过耶稣基督赋予我们儿子的名分。就这样,我们被接纳了。 一个在接纳中长大的孩子,绝不会担心自己是否够聪明、够英俊、足够好,他相信那个拥抱他、给他温暖、喂养他、呵护他、爱他的人会一直接纳他。 当然,并不是说你成为基督徒之后,一切就万事大吉了。我自己成为基督徒以后仍然带着往日的余毒生活,自然地,我的儿子也成为我的受害者。 早上儿子刷牙的时候,忽然对我说:“爸爸,我心情非常不好。”听他这么说,我连忙问他为什么。他一本正经地说:“从早上起床开始,你就一直催我,口气不好,还一直凶我。”我才忽然醒悟,当我觉得他磨磨蹭蹭时,心里是多么不耐烦。“快点,快点”,“你怎么这么慢?”我经常板着脸对儿子这么说,好像晚一秒钟就是世界末日一般。 没想到我的一句“你怎么这么慢”,在他的心中造成了世界末日一般的效果。当然他只能表达自己心情不好,还不懂得自我价值、自我形象之类术语,但当我意识我每天将这句话种在他的心里,让他从我的表情和口气中感觉到我的不接纳,我后怕不已。 看着儿子一脸郁闷地刷着牙,我连忙笑着跟他道歉。“爸爸不好,爸爸不应该这么跟你说话。爸爸很爱你。”接着,我说,“你是天上的爸爸眼中的宝贝,爸爸这么对你说话,天上的爸爸也不喜欢。但你放心,虽然爸爸老是犯错,但天上爸爸比爸爸更好、更爱你。” 我带着自己残留的孤儿心态养育自己的孩子。有时我因为他打扰到我的工作而厉声训斥,有时我因为他没达到我的要求而面露不悦,有时有意无意地将他与别的孩子比较,以此或喜或怒。当我看着儿子因为我专横武断的管教而委屈地大哭,我不得不承认我不是一个完美的父亲,更准确地说,我是一个差劲的爸爸。 对我而言,盼望就在于,我可以从上帝那里得到完全的安全感和满足,因此我不需要通过拼儿子来证明自己。我也深深盼望儿子藉着地上老爸的缺点,知道完美的爱只在天父那里,知道不但他会犯错,爸爸也会错。我们父子都需要藉着耶稣基督的名,在一生的时间里不断来到天父面前认错,支取每一天崭新的恩典,在罪得赦免的喜乐里重新学习做一个好父亲、做一个好儿子。 

  【相关阅读】和姜文一样,走出“母亲这种病” 版权声明:《境界》所有文章内容欢迎转载,但请注明出处,“来自《境界》,微信号newjingjie”,并且不得对原始内容做任何修改,请尊重我们的劳动成果。如有进一步合作需求,请给我们留言,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