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翠花 0 个回复 / 395 个查看 2019-04-08 13:29
清明的纪念:一粒落在泰国的麦子 —— 27岁的黄嘉和宣教士 原创: 境界君 ijingjie 3天前 点击图片上方「ijingjie」可快速关注我们 《境界》独立出品【经典回顾·逝者】 文| 岳秋菡 播音丨杜亚伦 27岁的黄嘉和宣教士 来自ijingjie 00:0023:12 请点击左下方“阅读原文”订阅“境界电台”,有全部音频节目更新。

    88年出生的黄嘉和,因车祸27岁在泰国离世。他毕业于港大,人生尚无太多故事,也无多少成果展示,一位无名宣教士,无愧于对生命意义的追寻。这就是宣教士需学习的功课,更深了解我们是客旅,是寄居的,惟盼我们走过的路都有神带领,成为别人的祝福”他说。 1988.2.14-2015.10.4,这是嘉和在地上的日子。2015年10月4日嘉和在去教会服侍的路上突遭车祸,骤然离世。

   彼时,他在泰国南部的港口城市素叻他尼(Surat Thani)履行他预备了很多年的宣教使命。 素叻他尼府是泰国南部狭长土地上最大的省,西边是著名的普吉岛,南边是马来西亚。泰国九成人都是佛教徒,也有少量的穆斯林和基督徒,泰南地区则是整个泰国基督徒和宣教士比例最少的。 这位年轻的宣教士,一生平凡。作为80后的他,跟许多年轻人一样喜欢谈论各种八卦,讲话激动时会喷口水;港大毕业,做过几年老师,对学生热诚无比;会弹钢琴,泰语说得相当流利,不能吃辣…… 与自卑作斗争 嘉和成长于香港一个普通家庭,家里姐弟三人,他是幺儿,也是唯一的基督徒。在亲人朋友眼中,他是优秀的孩子:港大一等荣誉生毕业,之后又陆续获得硕士及教育文凭,在工作中有非常出色的表现。而在嘉和自己的得救见证中,你却会看到他一路都在描述自己如何靠着神与“自卑”作斗争。 他觉得自己从小就没自信,又不聪明,常常觉得自己好没用,十分需要别人的认同。没有信主的时候,就已经仰天长叹,对造物主抱怨:为何要创造我?我活着有什么意义? 小学五年级时,嘉和被老师带进教会,知道了耶稣。但真正认识耶稣并跟随祂,中间又经历十年。在这十年间,他还是不断地追求所有人的认可和称赞,也拼命想在朋友中证明自己的价值,甚至有段时间彻底迷失了自我。 他毫不讳言中学时代曾有过与坏学生一起通宵达旦流连街头的日子,还有过为取得好成绩作弊而被学校记过处分的经历。那次作弊让家人很伤心,好像身边的伙伴也疏远了,令他十分孤单。

   刚好一位姊妹关心他,带他回到教会。 他特别提及那段日子,因为感受到耶稣无条件的爱与接纳,更清楚认识到自己表面的骄傲和内心的自卑,只有在耶稣里才能得着全然的医治。“追求别人的赞赏终究会失望,生命的价值应建基在神里面,因为世界怎样变,神总不改变。我生命的目的是要荣耀神,所以我决心侍奉神,永不偏离。” 
 
  顺服神的呼召学泰语 2006年,嘉和读高三。这一年他在教会听道时了解到泰国宣教的情况与需要,立时感到神对他的呼召:摆上自己,去泰国侍奉。虽然年纪小,内心有很多挣扎,但他毅然回应:我在这里,请差遣我。然而,忙碌的生活令他很快忘记了这份许诺,直到07年升入香港大学后神再次提醒他。 “我发现港大是全港唯一可以辅修泰语的大学,神提醒我曾对祂作出的承诺,要我学习泰语预备日后宣教的路。可是当时我太自我中心,不愿顺服神的旨意,认为学泰语没前途,故选修西班牙语。可是,神的安排总是奇妙。每次上西班牙语课,祂总是让我看见泰语班的海报,让我记起神的呼召。经历许多挣扎,在弟兄姊妹的鼓励下,我慢慢学习顺服神的心意报读泰语课,更用了两个月的时间追回别人一年的进度。

    感谢神!祂的恩典总是足够的。” 嘉和在后来的蒙召见证中多次回忆起那段奇妙的选课经历,因为在那之后他便一年又一年地参与教会的泰国短宣活动。从泰中到泰南,四次短宣让他学会用泰语分享福音和生命见证,用教授中英文来与泰国人建立关系,同时也让他越来越对这片土地多了牵挂,越来越心痛为何福音进入泰国已经二百多年,泰国人还是用尽不同的方法拜各种偶像来填补空虚,当地还有那么人从来未曾听闻耶稣的名字? 

   大学毕业后,神带领嘉和去到一所中学教书。作为通识科老师的这四年,他对学生们投入了百分百的热诚,不仅在知识上更在生命中影响学生。他离世后,学校教师团契为他做了一本纪念文集,当中收录了诸多学生、同事、领导对他的回忆。虽然是完全不同的笔触,叙述各自与嘉和的交情,但铺开来却是一个完整的形象——对待课程极其认真,总是拿出自己最好的;爱每一个学生,花许多时间来倾听他们;爱笑又爱紧张,每次上课总是活力四射;心思细腻敏锐,常常看透人心,懂得如何去鼓励和安慰别人。 他自己在蒙召见证中写到,在教学里有很多机会与学生分享福音,以生命见证神的恩典,而且也令他更明白和顺服神的心意,了解到人是多么有限。每次看见香港学生有机会听福音,总会令他想起泰国的学生同样需要神。 2014年嘉和辞去教职,同时申请了香港中国信徒布道会为期20个月的宣教项目。为了这个决定,他之前就开始说服家里还未信主的父母和姐姐们,用心解释他为何要辞去月薪三万港币的稳定工作,去到异国开始新的旅程。而在更早之前,原本喜欢美食喜欢shopping的他也已开始坚持节省度日,推掉不必要的饭局,重复穿几件特价时买的衣服。不是对神的供应没有信心,而是为要在离家之前存些钱孝顺父母贴补家用。 

   无论在心理,还是在行动上,嘉和都为自己回应神的呼召做好了全然的预备。 在泰国的文化冲击 2014年8月,嘉和以中信宣教士身份开始为期20个月的服侍。 离港前他分享了心中的期待:第一,泰南基督徒人数现在仍不到0.2%,深感惟有建立当地信徒,神的福音才能继续在这地方广传。希望我可以带领当地人信主,尤其是在大学和中学里面栽培信徒。第二,神已呼召我往泰国服侍祂,但到底是在南部还是东北部?我自己能怎样具体的方式祝福泰国人,建立教会?期望我能更清楚神的心意,走得更远。 结束语言课程后,嘉和以泰文参加当地大学入学考,并以优异成绩考入素叻他尼皇家师范大学泰语系,随即赶赴工场开始正式的宣教工作。 虽然不是第一次到访泰国,但预备深入一个地区服侍的滋味嘉和还是初次体验。在刚刚去到的那几个月分享信中,嘉和较多提到自己以往在短宣中很难经历到的文化冲击。
    比如在曼谷生病了,感觉很孤单,满街也找不到诊所看病。后来明白在泰国生大病才去医院,有点不舒服的人都会去药房买药,诊所在那里并不普遍 在深入当地中学做福音营会时发现好些男孩子都有同性恋倾向,而他们也都觉得这件事很自然,这叫嘉和发现自己在面对特殊群体传福音时有些手足无措。 
   在办理签证手续过程中,他惊讶于基督徒竟也鼓励他买小礼物送给签证官,以便节省轮候时间。原来这在泰国是大家习以为常的事情,嘉和内心却认为这等同于贿赂,对其他等候者也不公平,但又不愿意一直与别人争论下去,所以一再求神挪去这个麻烦。 当他真的作为宣教士踏入这片土地时,每件日常生活小事也都有了与以往不同的意义。在语言课程中他看到泰国人对皇室如同‘偶像’般的崇拜,令泰国人更难去认识独一的真神。比如“泰国人谈论皇室时需要使用皇室用语(kam-raa-chaa-sap),而这套用语亦使用在神与人的关系中。在泰国越久,越发现这里尽是偶像的崇拜,也更深体会泰国人所重视的自由都变成放纵肉体的机会
    若不是神亲自工作,泰国的事工根本难以有果效。” 参观各地教会事工时,他也陷入深入的思考,“到底怎样才算是一间合神心意或‘成功’的教会?怎样才能改变泰国信徒追求‘自在舒适’(sa-baay) 及‘ 无所谓’(mai pen ray) 的性格,愿意付上代价,委身服事上帝?如何帮助泰国基督徒更认识神,脱离那种调和了基督信仰与佛教的‘混合主义’?我深知道这些都是我们在扩展神国时必会遇到的问题,求神开我的心,开我的眼,让我能整理这些混乱的思绪,以致能得着更多的泰国人。” 在越来越适应泰国生活之后,嘉和的分享信也开始越来越多提到自己具体的事工,字里行间流露出他对失丧灵魂的关注和爱。 “炽热的阳光挑旺了我们服事大学生的心,除了在宋卡王子大学的小组外,Rajabaht大学再次有属于自己的小组!第一次有七人参与聚会,我们分享异象,求神在这所大学兴起基督徒为祂作见证。现在我也更多地约大学生吃饭,希望更能了解他们的生活与想法,我深信神必会在他们身上作奇妙的工。” 

    在世的最后三天 2015年10月2号,星期五。这天嘉和请同工李弟兄帮忙一起搬家,住到离大学较近的宿舍方便开展事工。搬过去后李弟兄发现房间竟然没有空调,火热的泰国如何能活?嘉和却气定神闲,有电风扇已经很高兴了。 
   10月3号,星期六。这天嘉和与李弟兄一起参与服事中国人的小组,在小组分享中他格外洒脱地谈及自己的爱情观:我挥一挥衣袖,不带走一片云彩。晚上十点多结束小组,他与李弟兄聊起最近接触的人和事,他希望闹矛盾的两位同工和好,希望为一位失明的大学生筹款开展公益项目,谈到如何约大学生们看电影,看哪部比较好……他心里装的,都是别人。 
   10月4号,星期天。早上嘉和与李弟兄以及不少大学生们一起参与本地教会崇拜。新朋友中有两位女生是为了完成观察宗教活动的作业而来,嘉和便当机立断利用间隙时间跟她们俩用五色珠分享了完整福音。随后,两人便离开了。这是嘉和生命中最后一次讲他最喜欢的五色珠。
   中午,嘉和与大学生们一起用餐,随后驾摩托车离开,打算去另一教会透过教中文来接触未信者,不料遭遇车祸。 这是嘉和的泰南同工李弟兄在《我与嘉和的最后三天》一文中记述的内容。他说:“嘉和终于未能去到那间教会事奉,就直接把车开往天上,停憩在上帝为他预备的居所。只是当时,我们所有人都难以接受这个事实——刚刚还活生生与我们谈笑、服侍的弟兄,就被神突然接去了。” 
    10月6号-8号,泰国本地教会为嘉和办了三天的追思礼拜以及最后的火葬礼。有超过八百人次前来向嘉和道别,当中有一半都是他在本地大学的同学与老师。大学校长、教授与老师也亲致悼词,来宾们都得以听闻福音。大家都说,嘉和向师生们传福音的愿望,现在都实现了。在对嘉和的诸多纪念文字中,不少人因这短暂而美丽的生命受到激励,立志跟随主,还有许多基督徒因这见证而被提醒——今天,我要如何为神而活? 在结束语言课程离开曼谷时,嘉和曾有过这样的感慨:“愈来愈适应在曼谷的生活,亦在这里认识不少的朋友,却突然发现,离开的日子不远了,约一个多月就会前往泰南与石仔(李弟兄)一家配搭,展开新的生活。也许这就是宣教士需要学习的功课,更深了解我们是客旅,是寄居的,惟盼我们所走过的路都有神带领,成为别人的祝福。”

   好像冥冥之中,神已为他预备好了离去的心,纵使我们不舍。 昨天是嘉和离开之后的第一个清明节,不知道他的家人还好吗?直接牧养他的传道人Matthew告诉笔者,他的家人虽未信主,但经过嘉和这件事情反而对他所信的神有了更多的了解。他们一家人都参加了泰国当地教会为嘉和举办的一连三天的追思会以及最后的火葬礼,在那结束后二姐婉婷曾表示:“嘉和在2014年的家书中提到希望家人不要担心他在泰国的生活,希望家人有机会认识主,接纳神成为我们一生中的主宰。虽然我们一家并不是基督徒,但这次到泰国顺利处理嘉和的身后事,让我们看见神的恩典。我相信这也是嘉和所盼望看见的。我们一家都以他为荣。” 
    嘉和是年轻的基督徒,是众多无名宣教士中的一位,没有太多跌宕起伏的故事,也没有多少服侍的“成果”要给世人展示,但他无愧于自己对生命意义的追寻。正如一位朋友所说:“他的离去让我觉得上帝对这个世界慷慨大方到近乎奢侈,让祂那么优秀的一个儿子,在地上匆匆来去!” 天父对人类爱得奢侈也是由来已久的,两千多年前,祂就已付上自己爱子的代价。 

   (本文首发于2016年4月,资料来源为黄嘉和宣教士纪念文集、纪念视频及见证、代祷信,感谢香港中华基督教会沙田堂及中国信徒布道会提供资源并授权使用) 推荐视频:《漫天云彩——黄嘉和宣教士纪念视频》 制作:中信李弟兄 推荐在wifi状态下观看,时长10:09 版权声明:《境界》所有文章内容欢迎转载,但请注明出处,“来自《境界》,微信号newjingjie”,并且不得对原始内容做任何修改,请尊重我们的劳动成果。如有进一步合作需求,请给我们留言,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