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翠花 0 个回复 / 29609 个查看 2020-05-18 08:08

玛丽娜:你不一定要来非洲,却可以为身边人停留


口述丨玛丽娜
采访丨Susan

对我们来说,恐怖分子的袭击似乎更危险。无论在哪都会遇到困难,美国和欧洲的挣扎不在于贫困,而在于心思意念。疫情的蔓延会很可怕,不只非洲需要祷告,神在叫醒教会,因为很多基督徒的灵性沉睡。传福音最大的行动就是从自我中跳出来。我把生命交在主的手中。


编者按:曾是名模、画家的玛丽娜(Mariana),从忧郁、自怜、毒品和女同的迷雾中走出,选择去非洲长期服务。两年前,《境界》曾发出她的故事《她从毁灭迷雾中走出,爱上非洲 ——从曼哈顿名模到非洲宣教士》。日前,记者再次连线莫桑比克,采访在新冠疫情和恐怖分子袭击的危险中仍然坚守在那里的玛丽娜。
 
来非洲之前,我曾经去巴西北部教导孩子们远离毒品、保护自己,也服侍当地的流浪汉、妓女和吸毒者。在一个宣教会议上,我遇到了彩虹事工 (Iris Global)的宣教士们,并参加了为期20天的宣教集训。这让我更了解这个事工。后来,神感动我全职服侍,2017年我加入了他们在莫桑比克的服侍,于是就搬去了。

我之前去过非洲,但是这跟要在非洲住下,慢慢地融入当地的文化,非常不同。我所在的莫桑比克北部地区很不安全,上谷歌你就会知道,很多人被杀,很多村庄被烧毁。每次我们出门做救济工作的时候,就意味着处在最危险的红色区域中。


我们只是出去,爱那里的人

如果你愿意为耶稣做任何事,在非洲总有很多事可做:从儿童事工到门训传道人和青年,从洗盘子到布道。同工们每周一起出去送食物,分发圣经。我们不只想把容易腐烂的食物分给需要的人,更想把生命之粮与人分享。

在危险的北区接触当地居民是一件棘手的事。很感恩我们的团队可以进入他们中间。我的朋友丽兹是领队,一位当地妇女走过来跟她说:“我们梦想有一群人给我们带来食物,我们一直在等待像你们这样的人。”我在现场听到这样的话,非常感动。他们是如此需要和渴望有人来帮他们,以至于当我们卸下大米、油、豆子的时候,极度饥饿的人群蜂拥过来,有人甚至打开袋子直接生着吃。

去年莫桑比克台风来临之前,一些紧急救援组织尝试说服当地人离开家园。但是当他们尝试解释台风是什么的时候,当地人完全不明白,所以没有人愿意离开。他们留在丛林深处,当台风突然来临,他们就趴在地上抱紧彼此直到台风过去。家里的容器被吹走了,建筑物也飞了起来,但是这些人竟然没有被风吹走,这是很大的奇迹。台风带走了他们的一切,很多人连续多天没有食物和水。



传福音不仅仅是谈话而已,而是由事工支撑起来的,需要我们用具体的行动去表达耶稣的爱。当他们快要饿死的时候,我们却不愿为他们做点什么,那么如何告诉他们耶稣爱他们呢?这些事工是一个整体,上帝让不同的人在每一步当中彼此效力,我为那些捐赠者、代祷者和参与者感恩,人无法靠自己完成。

目前团队正在北区的主要部落开展事工,那里的人从前没有接触过福音。我们知道将面对的是什么,也知道做的事会付出什么代价。我们学习将性命放在上帝的手中。我们只是出去,爱那里的人,并希望他们可以认识耶稣。



其实当你离开家乡到一个陌生的地方生活,就是离开了安全的舒适区,离开了所有习惯的日常和保障。无论在哪里服侍,我们都会遇到困难,只是困难不同而已。比如在美国和欧洲,我觉得他们的挣扎不在于贫困,而在于心思意念。人心的战场充满诱惑和试探,每个人的挣扎、压力、沮丧,都是很真实的感受,无从比较。我没有去过中国,无法感受或者明白在中国生活的人所面对的挑战,但我知道在很多发达国家,人们患精神疾病的比例正在上升,他们不会饥饿,不会没有家,但是问题一点也不少。

人都倾向于追求舒适和安全,但是福音要求我们做不同的事。耶稣会舍己,在爱中放下祂的生命,完全的爱里没有惧怕。我们会遇到各样的试炼和苦难,如同所有耶稣的跟随者一样,我们要学习在主的面前放下自己的生命。我们的敌人不是属血气的,我们要与空中的那位掌权者争战。耶稣应许祂会与我们同在,祂自己服侍我们。今生我们将面对很多的不舒适、困难甚至危险,只有耶稣已经去为我们在天上预备的地方,才是唯一能够保证安全的栖身之所。


告诉他们,他们仍有希望


在非洲,其实很难做成一件事,事情的进展一般很缓慢,有很多挑战。然而我们看到很多超自然的突破,从组织活动到让事情发生,再到去不同的地方做不同的事,我们都看到神的工作,而且我相信是祂帮助我们完成这些工作。

我们进到不同的山头、岛屿展开救济外展。当我们走进那些村庄,我们会和他们交朋友,成为耶稣有形之爱的代表。一些大型活动,需要搬运成吨成吨的食物,需要协调整个团队,大家各司其职,有人开车,有人采购,有人要确保所有人都能住进帐篷,有人要负责与政府联系,申请许可……因为爱耶稣,所以你来到这里,能与他人分享耶稣将是你最大的喜乐。因为祂是真理,而有人却行走在黑暗里,充满破碎,他们的心在等待帮助,但他们不知道谁才是真正的神。他们等着有人给他们一个微笑和拥抱,并告诉他们,他们仍有希望。

因为当地的语言没有文字,所以我们把圣经翻译成当地人能听懂的语言,存储在太阳能播放器里,我们叫它“太阳能小圣经”,即使村子里电力不稳定,也能使用。当我进入一间房子,探访一个我刚刚遇见的朋友芳汀,她从没听说过耶稣。于是我和她谈耶稣,给她播放有声圣经。她听到读出来的经文就哭起来,跪在地上,并抓住“太阳能小圣经”,亲吻它并且把它抱在怀里。她无法相信她收到了这样一个宝贝。



看到她如此激动,我感到很震惊。许多基督徒太容易接触到圣经,有时会轻视神的话,有的人可能家里有10本不同版本的圣经,却未必渴慕神的话。但芳汀的爱如此真诚,那是她第一次从那个小小的设备里听到神的话。这是我去年事奉中感到最喜乐的事,芳汀信主完全是圣灵的工作,圣灵让她知道她所听到的就是真理。我可以说最美丽的言语,但如果圣灵不动工来使人相信耶稣就是神,是神的儿子,她就无法认识神。祂真真实实地与我们同工,作为奇妙。

我从很多伟大的属灵父亲和母亲那里学习到,传福音不只是出现在某个活动中,传福音是一种生活方式,我们都被呼召来向人分享耶稣。我不会等待一次特别的活动或日子,无论去到哪里都可以传福音。在机场、超市、街上,以及其他时候,我愿意告诉人们关于耶稣的事。当我看着这些人的时候,我知道一个关于天堂和地狱的真相。早晨每次我醒来时,都祈求圣灵让我对祂的声音敏感,让我知道要向这些人说什么。

我想要像耶稣一样生活,祂的生活是不停地传扬天父和天父的爱。现在很多人开展传福音的活动,鼓励人们走出去,但人们并不是很自然地做。我相信当耶稣在你的心中,且是你最大宝贝的时候,你会很自然地想向身边的人传扬耶稣的爱。门徒们在初代教会做的事,今天同样需要我们去做。




我最想鼓励看到这篇文章的人,爱你面前的那个人,为那个人停下来,看看他/她。有时候我们太忙碌,以至于不能看到身边之人的需要,特别是现在这个科技蓬勃发展的世代,人们关注手里的电话多过周围人的需要,这是很悲哀的事情。太多人空虚破碎,生活在捆绑之中。

有时候我们太关注自己,而事工最宝贵的一点是不再以自我为中心。事工需要十分开放,并愿意看到那个在你旁边的人。如果沉溺在自己的需要中,我们就无法爱旁边的人。我认为传福音最大的行动,就是从自我和自己的需要中跳出来,看见你身边的人,为他们停下来。当神要我们全心全意爱祂,且爱人如己时,这意味着什么?对我来说,这意味着去影响身边的人,听到那些摆在你面前的请求。你会在与他们的沟通中发现他们的需要。

每天醒来,我渴望在祂的同在里开始一天的服侍,这是我生活的养分。之后,我会跟团队见面,知道这一天该做什么。比如,我们在周一有怜悯事工,这是一个单亲妈妈的门训,一些当地妇女会自愿参加;有时会帮一些人卖食物;有时不同教会的领袖会聚在一起祷告。村里有些男孩对艺术很在行,所以有时我会用艺术给一些男孩子做门训。爱就是花时间与大家在一起,不一定是要做很大的事,或是学一套很棒的教材,而是与一个群体亲密相处,你知道他们正经历什么,然后你就可以门训他们。当他们开始敞开分享生命里的故事,你就可以对他们的生命说话,用真理鼓励他们。

激进的叛乱比新冠病毒更具威胁
我的妈妈会担心我的安全,但她总是鼓励我:“亲爱的,你的手在上帝的手中!”她说没有比行在上帝的旨意中更安全的地方了。她知道我的事奉充满危险,但她心里很平安。即使我真的死了,我会见到耶稣,妈妈知道这些经文和事实。与我过去没有遇见耶稣时的生活相比,妈妈很感恩我可以做现在的事,她知道我正在做正确的事。她是一个伟大的妈妈,每天为我切切祷告,是我生命中最重要的代祷者。她爱我,但是她更信任耶稣,她在我出生不久就把我奉献给耶稣,她知道耶稣是我生命的掌管者。

目前,由于新冠疫情的影响,莫桑比克边境关闭,四处是飞机和警报。情况很糟糕,尤其是预计到很多人会面临饥饿,而且没有足够的病毒测试设备,很多人失去生命,我们也无从得知他们是得了什么病而死去的。人们按照其他国家的方法出台了很多隔离的措施和管制,但这对非洲根本不可行。当地6-15个人住在一个大房间里,没有可以隔离的房间,根本无法自我隔离。不像发达地区和城市,大部分的村庄和城镇比较落后,由于贫穷,人们没有能力在家里储存日常所需的食物和水,他们需要每天出去井边打水和寻找食物。除非政府能保证人们的日常所需,不然很难隔离。

最近莫桑比克政府终于确认并宣布了发生在北部的恐怖袭击,他们终于承认我们正面临着越来越恶化的安全形势,所以现在随处可见直升机在我们周围盘旋。说实话,可能我目前更多关注的是恐怖袭击,而不是疫情的影响。对我们来说,激进的叛乱比新冠病毒更具威胁。除此之外,当地疟疾的情况依然很严重。我们需要很多的祷告,求神带来突破。不只是莫桑比克,这个世界需要更多祷告。



也许神要对我们说话,因为神会用不同的环境震动并叫醒沉睡的人,让人们知道我们无法掌控什么,但有一位神始终掌权。我觉得神在叫醒教会,因为很多基督徒生活过得惬意舒服,灵性却在沉睡。疫情的蔓延会很可怕,但我祷告人们在这种情况里可以真实地与耶稣相遇,我为耶稣可以向人们显现祂自己,人们能够完全降服在神的面前而祷告。无论发生什么,祂所做的都是为了我们的益处。

我相信我被神呼召去到莫桑比克那些失丧破碎的人群中,我对他们有负担。我知道许多国际机构和外国使馆已经撤离了,但我的感动是留在这里服侍。我不知道明天会怎么样,我愿意学习放下我的生命,不去掌控自己的生命。耶稣是我生命的主,祂会带领我,无论我去到何处,祂都与我同在。

来自《境界》,微信号newjingji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