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恒平 0 个回复 / 11298 个查看 2015-12-12 11:51

很多人有过受到情欲试探的经历,无论已婚人士还是单身者。遭受情欲冲击,如果不及时处理,时间长了,很有可能演变为“性瘾”,它对我们的身心,以及爱情和婚姻都会造成某种程度的伤害。挣脱性瘾的锁链,需要有强大的信仰作为依托。成为圣洁,是上帝对我们的要求。

斯托克:勉强瞥一眼

难以想象?看看一个小故事。

养成了别过头不看的习惯后,有一次,我和太太在佛罗里达的一个沙滩上享受日光浴,有个穿三点式泳装的女人走近,太太叫我看看,说:“老公,瞧!你不会相信!”

我转过头想看,却不行。好习惯的力量竟如此强大,我必须强迫眼睛去看。

“老太婆穿三点式!”太太评论这位60开外的女士。我不能肯定,更让我吃惊的是,我必须强迫我的眼睛去看一个穿三点式的女人,还是看到老太婆穿三点式。

与不洁之瘾的顽抗

眼目和思想的不洁,其形成过程跟某些习惯一样,而且会成瘾,很难戒除。很多习惯是会让人上瘾的。吸烟者有烟瘾,吸毒者有毒瘾,酗酒者若不喝酒就会颤抖。

某些瘾癖我们可以循序渐进地戒掉。还有些瘾癖是要一下子戒掉的。对情欲方面的不洁,最有效的方法是什么?一下子戒掉。你不可以循序渐进,我们试过,这是不行的。因为我们很容易给自己找借口去放纵情欲,如果用循序渐进的方式,少许的不洁都有很大的力量,陋习将永不能戒除。此外,说是循序渐进,结果却可能造成连续多日的放纵。

放纵会打击你的斗志。克利夫说:“我曾尝试停止犯情欲的罪,当时我不大了解敌人。我咬紧牙关,有一阵子干得不错,但或许是因为我有一段时间没过性生活,或许因为一些淫念使我失去自制力,我手淫了。然后我对自己说:‘好吧,一不做,二不休。’接下来一两个星期里我一天手淫两三次,然后才能重新争战下去。我这样放纵了不知多少次。”

必须一下子戒掉,但怎么实行呢?除了妻子外,你要完全断绝向你的眼睛供应一切刺激情欲的东西。对单身人士来说,这表示完全断绝向眼睛供应一切刺激情欲的东西。这样,你想和约会的异性发生婚前性行为的欲望,就能得以克制。假如你像已婚人士那样使眼睛“缺食”,你就会视你约会的对象是一个人,而不是一个满足你欲望的物品。

我们会在第四部分教你如何使眼睛“缺食”,现在你只需知道,这样做,你里面的欲火就会减退。你惯于随时随地、随心所欲地通过眼睛来满足部分性饥渴,所以你的身体总是在渴求性快感。

当你在圣洁的道路上前进时,你的眼睛曾享受过的那份性满足现在没有了,而那种渴望不会就此消失。这种“饥饿感”会使你跑到唯一留待给你享用的“食物柜”那里:你的娇妻。在下一章我们会让你对此有多一些了解,看看这将带给你们两人何等的满足。

属灵捆绑

我们曾略略提过撒但在情欲争战中的角色,现在来集中研究情欲问题是否源自某种形式的鬼附。

即使情欲问题在你身上猖獗肆虐,你并没有被魔鬼附身,用不着驱邪赶鬼。尽管有时你感觉仿佛有恶鬼在你里头驱使你犯罪,但这些不过是你的恶习和荷尔蒙的催逼。你只不过是失控了,你得抖擞精神,凭圣灵再次掌控生活。

虽然这不涉及鬼附,却很可能有属灵捆绑的问题。

斯托克:转捩点

以下是我的遭遇,由你来判断。

完全戒绝淫念接近6星期时,我做了一个异常暴力兼淫秽的梦。在极端诱惑的情况下,我受到情欲的试探,然而这是我第一次在梦境中肯定地说:“不,我不干。”(如果你连在梦境中都下意识地选择圣洁,就知道自己已经离胜利不远了。)接着而来的是剧烈的徒手肉搏,我呼喊:“奉耶稣的名,我要击倒你!”

当我说“奉耶稣的名”时,在争战中我占上风;但当我说“我要击倒你”时,敌人变得来势汹汹,因为我自己毫无能力。在危急的情况下,我呼叫我能想到的耶稣的每一个名号。

突然间,我惊醒了,随即高声赞美神。那是一个主日的早晨。

数小时后,我到教堂,第一次在整场聚会中从头到尾毫无阻碍地敬拜主。直到翌日,赞美都源源不绝地从我内心涌流出来。对于一个远离神这么久的人来说,这种感觉非常好。

如何解释?虽然我不能断言,但我深信,我生命中的属灵捆绑在那晚被粉碎了。我不是那种看每个困难背后都有撒但作为的人,我只知道那晚以前,我从来不能毫无阻碍地敬拜;那晚以后,敬拜就很投入,一直持续到今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