守望 0 个回复 / 1817 个查看 2019-01-10 09:02
转自:祷告吧!

  王莹15岁时,忽然患上了一种病,使得原本青春活泼、美好的少女时光,就此止住了。
那一天我突然发生了血崩,导致卧室、卫生间、走廊、马桶里面到处都是我的血,我的脸上和手上也都是我的血。突然地缺血,让我感觉快要昏死过去。
我就发现我的生理期开始不正常了,比一般的女孩子要时间久,最严重的时候一个月都不走。每一天的血量达到30多张卫生巾,和六七张成人尿不湿都兜不住。血液量最低的时候是5.4升,正常女性血量的一半不到。
王莹的病在医学上被称之谓血崩,也称之谓血漏。这个病不仅阻隔了她与同学间的关系,也因着身体虚弱在高二时被迫辍学。

   我每天就是在家躺卧在床上不能动,大概是2个多小时就要血崩一次,都是象鸡蛋那么大的血块,非常的大。很恐怖的,每一次血崩的时候就床上到处都是血。完完全全的麻木,我不知道也从来就不敢想我怎么能够才能好起来呢?我可能如果悲观的说,我也许在等死。

   她的家人带她出去呼吸一点新鲜空气,她却因突然起身,导致供血不足,差点丧命。
  我眼睛是睁着的,但是我什么都看不见了,一片白,耳朵也听不见了,我想喊人,也喊不出来了,整个人身体里的血液好像瞬间都不见了。那是我离死亡最近的时候。我真的很害怕。为了治病,王莹去过许多医院,用过激素,扎过上千的针灸,甚至药物刮宫,中西药,但仍不见好转。他们甚至寻找了旁门歪道。
   
    从我记事开始,我们家就拜一种狐仙,还有观音各种佛啊。然后有的就说,我身上有鬼啊得赶出去。叫我家人去十字路口,烧什么黄纸呀或烧一些纸人呀,说是给我烧。我记得有一个当时是算卦的人,就跟我妈妈讲说,这孩子可能不行了,说我可能活不到过年。出了门的时候,我妈妈说,没有关系啊,你不用听她胡说八道。我妈妈就安慰我,但是回到家的时候,我妈妈把自己关到一个屋子里面,放声痛哭,那是我这么久,第一次看见我妈妈放声痛哭,就是撕心裂肺。我看不了我最爱的人,然后为了我伤心为我那样的付出,我活着在那个时候唯一支撑我的原因就是我的父母。


  18岁的时候,王莹冒着生命危险到北京上大学。在老师的推荐下,她去参加了一个新生的联谊会。
   我觉得可能是我成长背景的原因,我心里就从来没有打算容下什么其它的信仰,我知道他们是信耶稣的人,但是我觉得他的身份和我没有任何关系。我一开始真的认定他们这些人是搞传销的,我不能被他们洗脑,但是后来我发现,他们没有让我付出什么,也没有说要换取什么。

   王莹就这样开始去教会。有一次又突然发生了血崩,承受着极大压力和痛苦的她将这件事告诉了一位长者。而对方的回答也令她格外惊讶......
然后她说:我只听说有这样的病,我不知道现实原来真的有人得这样的病。我就马上问她,我说你在哪里听过?她说圣经里就有啊。
王莹回去立刻找开圣经,里面讲到一个患有血漏病12年的妇人,只因摸着了耶稣的衣裳繐子,血漏的源头就立刻止住了
那是晚上十一点多,我放声大哭,嚎啕大哭,我从老家各个大的城市一直看病,看到了北京,我花了多少的重金都没有人给我希望,象我有一样病情的人,我所知道的有两个女人,一个呢后来发展成了子宫内膜癌,然后一个呢也是患了子宫内膜癌,但是因为重度贫血,最后去世了。当我看见这些经文的时候,我知道我和圣经里的那个妇人一样,但是她被医治了!她被医治了就说明这个世界上我还有希望。


  有一天她照常参加完教会的聚会,回到寝室入睡后,她感到身体开始发生一种经历......
我突然发现我的肉身和我的灵魂分离了,紧接着我的宿舍好亮,那是凌晨二三点,整个有一道很白很白的光,把我们宿舍点亮了,就象白天一样亮,但是那个光很柔和很白,却又不刺眼,这时候我的下一幅画面看见的就是耶稣坐在我的床头上,第一眼看见他的时候,我毫不犹豫地确信他就是耶稣,我看他在我的床上面,轻轻地抚摸着我的头,很慈祥,说不出来的感觉。
这个场景一直在王莹的脑海里,直到第二天清晨......
很清楚这不是一个梦,我知道我真真实实地经历了,我看见了,我从第二天起我一定要信主,因为我知道他是一个活着的神,他居然可以和我那么近那么近,我真的看见他了。


   两个月后,有一天王莹独自在教会晨祷,她心里有一个感动,要为自己的病祷告......
   我说:主啊,我感谢你,我说你不医治我,我感谢你,因为你让我经历这些苦痛,你医治我   我也感谢你,我愿意为你做见证。
  从那一天起,24小时之内我的血量大量的减少,然后随后的几个小时,48小时吧,我完完全全被医治,等到我过两个月再去检查我的血量的时候,我发现我不光病好了,我的血量也恢复了正常人的状态。
   神啊,他真的是真神,因为我觉得他救了我一条命,如是不算十字架上的那一个救恩的命的话,我觉得他是真真实实地在现实中救了我一条命。
我可以说他是恩人,那我这一生注定命都是他的!


《圣经》路加福音8:43-48
有一个女人,患了十二年的血漏,在医生手里花尽了她一切养生的,并没有一人能医好她。她来到耶稣背后,摸他的衣裳繐子,血漏立刻就止住了。耶稣说,摸我的是谁。众人都不承认,彼得和同行的人都说,夫子,众人拥拥挤挤紧靠着你。有古卷在此有你还问摸我的是谁吗?耶稣说,总有人摸我。因我觉得有能力从我身上出去。那女人知道不能隐藏,就战战兢兢地来俯伏在耶稣脚前,把摸他的缘故,和怎样立刻得好了,当着众人都说出来。耶稣对她说,女儿,你的信救了你,平平安安地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