守望 0 个回复 / 3099 个查看 2019-01-22 08:44
   坐标:塔上的一株千年老歪脖子树。
   一块七八百斤重的猪头石,矗立在煤山。猪头也是龙头,为古人所崇拜。
   过了宝石洞,溪水里满是璀璨宝石。一个山坡上全是肉石(颜色形状如猪肉)。

   身边经过的农夫在和媒婆吵架:女儿我养这么大,我容易吗!你竟然只给俩头牛作聘礼!起码也要三头牛儿呀!
   ------唉!经过韭菜收割机后,就只剩下甘蔗渣滓了!

   孤岛上,一个直径30公里的海上长城,高8米,环绕着密密麻麻的徽派民居。
   海面上躺着三百人,穿着李绅发明的羽绒服救生衣,一边仰泳一边看手机!
   一个君王,正坐在一个巨大的火山口上,接受万国的朝拜。有一群人正在火山的腹部烧火。
  被告的不践前言,偷偷地将自己从前的借条《12条承诺》吃进了肚子里!  李绅最喜欢《皇帝的新衣》里的那个小孩:众人皆视其衣,独小儿未见,是小儿愚耶,抑其诚耶? 

  刘禹锡家的窗户有1000米长?挂满了四川香肠。
  楼下的空地上,晒了一里长的冻饺子。

  夕阳如红包,谁在往里面存钱?
沉舟侧畔千帆过,病树前头万木春。宣教的千帆驶过;留下一个沉没的王朝。之所以叫它病树,是因为它从不找自己的病根。
  病树为王,好树也成病树了!唐哀宗李祝。宋末帝赵昺。元顺帝孛儿只斤,妥欢帖木尔。明思宗朱由检。爱新觉罗,溥仪。。。。
都过去了!唯独遵行神旨意的是永远长存!

      刘禹锡摆上了上海的崇明糕。东北的粘豆包。湖北的糍粑。无锡的甜酒酿。吐鲁番的干果。。。
     小鸡和蘑菇是一对配偶。

    李绅:祝福老弟兄  侍奉有基督里的志气,正气。贵气。写诗有基督赐的灵气。才气。
  待人有和气。暖气。义气。生活有勇气骨气。
  祷告有朝气。
  声音有中气。
  经济有景气。
  沉思有静气。
  男人有大气。女人有秀雅之气!经营和做领袖有人气。
  遭遇有运气!眼睛有活气。婚姻有囍气!
  作文有真气。
  将来有大福气!我们都有基督里的馨香之气!

  春风悄悄地,在给寒凝的人心大地挠痒痒。 妻子织的毛衣 成了燕子窝了。
  楼下是木匠,补锅匠,磨刀匠,弹棉花的,鸡毛换糖的。炸丸子、炸豆腐、蒸花卷。。。。。

  刘禹锡的妻子介绍自己省钱的经验: 把信用卡放进一个杯子,倒满水,放进冰箱里。
要花钱的时候,先解冻……这个办法非常管用。

   俩位诗人见面,自然要谈诗。
  刘禹锡吟道:
天地英雄气,千秋尚凛然。
势分三足鼎,业复五铢钱。
得相能开国,生儿不象贤。
凄凉蜀故妓,来舞魏宫前。
    唉!泥雕木塑的正气,是虚伪的正气!英雄的正气,是视生命如草芥的正气!
基督的正气是温暖的正气!清新的正气。永远的正气。是敬畏上帝的正气!是尊重生命的正气!是从神而来的正气!
基督徒的正气从神的话而来!他是无穷循环中的永恒统治者。 

     李绅也谈到:杨慎在《升庵诗话》中评论《江南春》说:“千里莺啼,谁人听得?千里绿映红,谁人见得?若作十里,
则莺啼绿红之景,村郭、楼台、僧寺、酒旗,皆在其中矣。

   杨慎自己也是一个诗人,也用千里。若做抬杠式的幽默可以。例如春江水暖鸭先知?大鹅也知道。符合幽默的规律。若是评诗,就是可笑了!
 
  不懂诗歌原是想象力在运用。需要思接千载,视通万里。《文心雕龙》说:文之思也,其神远矣。故寂然凝虑,思接千载;悄然动容,视通万里;吟咏之间,吐纳珠玉之声;眉睫之前,卷舒风云之色;其思理之致乎。故思理为妙,神与物游……此盖驭文之首术,谋篇之大端。”

   刘禹锡道:王之涣的版本,经过众人的集体创造。从作诗的角度,黄沙远上白云间,意象迷乱。黄河远上白云间,气象飞腾。
   诗歌讲究的是美学规律;而不是科学规律。黄河入海流,也不是肉眼能见的,是心里的视觉。
   今日,基督徒,凭着信心;不是凭着眼见!

    刘禹锡身边的秘书天涯四公子,沉默而严肃。沉默而幽默。沉默而喜乐。沉默而轻松。

锄禾日当午,汗滴禾下土。
谁知盘中餐,粒粒皆辛苦!
------唉!亚当被赶出伊甸园后, 就开始了苦役。

春种一粒粟,秋收万颗子。
四海无闲田,农夫犹饿死!
------唉!农夫苦,因为崇拜皇帝!

​​垄上扶犁儿,手种腹长饥。
窗下织梭女,手织身无衣。
我愿燕赵姝,化为嫫女姿。
一笑不值钱,自然家国肥。
    我的三首《悯农诗》传进皇宫,被销毁了!直到近代,才在敦煌石窟中被发现。

   康州到瑞州没旱路,一条水路——康河浅难行舟。康河有老雌龙,急事上端州,备三牲礼,老龙高兴河水就涨。
   李司马,你上媪龙祠祷求一番,礼品多,水涨得就快!
   李绅大怒:世上贪官污吏勒索,龙神如贪官般。手指老龙塑像写道:生为人母,犹怜其子汝今为龙母,不独不怜一方子民,
  反效贪官刮民膏血!耻为龙也!吾当上表天庭,陈尔劣迹,定伐鳞革甲,汝不惧雷霆耶?

   我宁一死,也要毁了老龙祠,教世人不信这等恶神!
  河水涨了!老龙也怕李司马的文章么?

  李绅笑道:韩愈也写过一篇鳄鱼文》。鳄鱼非神,不可祭祀!强弓毒矢,尽杀乃止。
  刘禹锡问:韩愈现在干嘛呢?
 去了韩国学韩语,成了一位宣教士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