守望 0 个回复 / 2057 个查看 2019-02-18 08:15
      梅超风体质 (新闻小说)

 新闻:2019-02-16 11:35 来源: 和讯网
. 2月15日,网友“北漂陀飞轮加3”贴图爆料3份表格称,甘肃省兰州市、武威市、白银市、酒泉市、金昌市等地的多个区域检测出40个批次的猪肉产品(制品)呈现非洲猪瘟核酸病毒阳性,包括三全、科迪、郑荣、康利、金锣、龙凤、齐汇、惠万家、康泽、膳隆等十余家知名食品企业的多个知名品牌,产地涉及山东、安徽、河南、上海等多个省市,囊括肘花、培根、香肠、水饺、牛肉丸、猪肉丸等众多品类。
  2月15日,据新京报消息,甘肃省农业农村厅证实网友爆料一事属实,并称检测结果有待进一步排查。

 @朱毅
    病死猪无害化处理,往往是说说而已,填张表就是监管了,盖个章就是检疫了,猫和老鼠一唱一和,才让收购贩卖病死猪这生意经久不衰。
病死猪无害化处理不能一本糊涂账,详细数据记录必须定期对外公开,公开后才能兑付病死猪保险。
   唐宋年间《唐律疏议》规定,养猪的如果不把病死猪立刻焚毁,杖打九十下,不毁腐肉,杖九十;倘敢馈赠出售则要流放一年,因为处理死猪不及时导致死猪被人偷吃了,也要杖打九十下。以古为鉴,两厢比照,或许现如今的惩罚力度还不算大,还需要重典治乱。

  就在前几天,灌云县一河沟里发现了68头水葬死猪。 ¡查看图片

   莫言在《生死疲劳》里有过这样一段先知先觉的描述:“死猪的尸体堆积如山,无法焚烧,只好挖坑埋掉。坑也无法挖深,半米就出水。无计可施的人们,在兽医们走后,便趁着夜色,用平板车,将那些死猪,拉到河堤,倾倒到滚滚的河水中。死猪们顺流而下,不知所终。”
这个“终”在癸巳和甲午的开春,生活大于艺术地在黄浦江上大摇大摆地为世人所共知。
莫言的文字告诉我们,缺德违法的水葬由来已久,无知无畏、法不责众的心理一样由来已久。不过,死猪投江较之死猪上桌,还是业界良心了
江上的波浪是在走动,江底的水却千年如故。把这底下的情形调查一番,倒不是一件徒然的事。

  守望回复到:水体水质会被污染的!  最恐怖的是那些病猪都不知去向?
  (都上了市民的餐桌)。
   

   我喜欢吃香肠。脖子上掖着白餐巾,左叉右刀,早餐吃几片。我不喜欢乱炖;喜欢纯净的食物。
  守望的一个亲戚   就是开香肠店的!
  他对我说:用好猪肉做香肠!那还不赔死!
  我们这些做香肠的,到处开着车,去山区 收购死猫烂狗。病猪。。。
 搅碎了,做成香肠,反正你也看不出来!

  那大城市的检疫呢?
  -------你这个脑壳壳啊,简直是瓜子二手车和一个大倭瓜!
 
   网友:死猪都被屠夫买走,每头猪几十块到上百块之前。农村现在都不敢吃猪肉,都卖到市里了。
Sphere775:今晚吃饭的一生猪经纪人说 ,现在生猪价格上涨,批量购买后掺杂病猪卖。别太过份,屠宰场都要。什么检验检疫算是过场。
 
  什么绿色大米!水稻种子一开始就是在农药里泡大的!我就是北方人!
  守望叹息了一声:
  经商的人,没有耶稣,就没有人性的底线!
  自己就是自己的底线!自私就是自己的底线!
  自己的经济利益就是自己的底线!

  守望的亲戚道:  你若想吃香肠,自己去买几斤放心的猪肉,叫香肠店当着你的面作。饺子自己包呗!
  我们这些开香肠店的,自己卖的香肠自己是不吃的!
  守望:彼此相害的模式,人人都这么干。谁能置身事外啊!
   农民的蔬菜自己是不吃的!但是他要吃猪肉啊!
   屠夫的猪肉他是不吃的;但是他要吃蔬菜啊!

   守望的亲戚道: 只要吃不死人就没事儿!放心吧!中国人都是梅超风体质!
   啥叫梅超风体质?

   《射雕》第四回 :黑风双煞梅超风双目已盲,同时头脑昏晕,显是暗器上毒发,她与丈夫二人修习“九阴白骨爪”,十余年来均是连续不断的服食少量砒霜,然后运功逼出,以此不得已的笨法子来强行增强内力外功,身上由此自然而然的已具抗毒之能,否则以飞天蝙蝠铁菱之毒,她中了之后如何能到这时尚自不死?
 
  中国人地沟油,苏丹红,病猪肉。。。假鸡蛋、抛光米、毒米粉、假豆腐、柠檬酸泡小菜、双氧水泡海鲜,、.草酸螃蟹.甲醛鱿鱼、硫磺烤鸡、硫磺枸杞、硫磺辣椒、硫磺红枣干鱼、焦亚硫酸钠生姜、胭脂红腊肉、甲胺磷金华宣威火腿,    敌敌畏槟、PP粉浇韭菜、荧光粉磨菇、山药木薯、硫酸熬糖冒充蜂蜜、黑心蛋,石膏面、苏丹红鸡蛋、三聚氰胺牛奶、皮革奶、注水肉、参水假酒、化学火锅、染色粉、回笼月饼、回锅霉饼干。三聚氰胺,双汇瘦肉精。上海毒馒头,牛肉膏、肌肉膏 。。。。
吃惯了!没事儿的!抵抗力强!免疫力就是强!
 
 守望道:连吃的都管不好!还有什么能管好!
             只要将国内的同胞,人人都当做香港人的饮食标准来检疫。人人都吃特供粮。。。。
 
  几株雪蘑菇俩米多高,高过了树林和农舍。一株梅花在朦胧的春雪之中,隐隐痛着,隐隐红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