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见证故事| 《现代海洋学之父马太·莫里的基督信仰见证》

守望
守望 1 个回复 / 1599 个查看 2019-03-25 13:13
作者:@老虎哥LOVE2018
版权:归于原创。

   现代海洋学之父马太·莫里的基督信仰见证——
1. 苦难乃化了装的祝福: 孩童时期的莫里曾在45尺的高度从树上掉下来, 人们都以为他死了. 可是, 在神的保守下, 他竟大命不死. 由于背部受伤, 无法做工, 所以他便上学. 实际上, 这“人所谓的不幸”是神“化了装的祝福” ,受伤使莫里无法劳动, 只好上学, 因而接触了学术界, 开始对数学和语文产生兴趣, 并努力勤学, 为他日后成为杰出海洋学家奠下基础; 若没有这次的受伤, 他可能一生只是个普通航海员. 此外, 莫里在1839年被马车撞伤, 导致终生瘸腿, 不能再航海远征. 可是, 正因此故, 他能专心地留在海军部的航图与仪器站里, 绘制世界主要风区图, 及三大洋的航图, 开垦和发展了现代海洋学.
2. 圣经启发现代海洋学: 一日, 莫里病倒在床上, 他的孩子把圣经读给他听. 当读到诗8:8时, 莫里叫他停下来, 说: “再读一遍.” “…空中的鸟、海里的鱼, 凡经行海道的,都服在他的脚下.” 他再次听清楚以后, 欢喜叫道: “够了! 如果神说在海中有道路的话, 那么必定会有, 我要去寻找它.” 过了几年, 他终于绘制出海洋航线(sea lanes)和潮流趋势(currents)地图, 把海洋学带入一个新的领域.
3. 科学研究的基要规则: 对莫里而言, 以科学来研究受造物时, 决不能忽略圣经所说的那位造物主(Creator). 他曾在演讲时公开宣告: “… 抱歉! 我要提到一点: 在我花费许多时间, 发展这些自然科学的研究时, 我所采用的处事规则是 ¾ 千万不要忘记, 谁是那位自然界向我们所大量展示的创造者(Author), 也要经常记得, 那位创造者亦是这本给予我们启示的圣经之作者!”
4. 自然界充满设计目的: 莫里看出自然界并非出自偶然. 其中所充满的精心设计和独特目的, 证实其背后必有一位伟大智慧的创造者. 他在其著作《海洋自然地理》第403页中表示: “自然界的机械运作(physical mac
hinery), 使世界充满秩序、有条不紊. 在观察和研究这机械的不同部分时, 我们要永远记得, 这一切都是按各自的目的而被造, 依循完美的设计来规划和编排, 使世界成为如今我们所见的, 一个适合人类居住的地方. 没有学生在研究海洋、陆地和天空的物理时, 可以期望靠着其他假设(hypothesis, 例如进化论‘假设’自然界是出自偶然, 没有目的和创造者, 编者按), 来获取正确有益的知识.”
5. 正确科学把人引向神: 莫里深信科学若解得正确, 会把人领向神本身. 圣经给他许多启发, 他所钟爱的经文有诗107:23-30(其中论到神掌管大海, 并拯救在大海遇难时求告他的人), 以及传1:7(“江河都往海里流, 海却不满”, 因海水不断蒸发, 变成水蒸气往上升, 遇冷后成为雨点落下, 聚成江河流回大海, 圣经在此暗示有关“水的形态学”或“液体三态的循环”).
6. 助人认出神奇妙的手: 莫里常向人见证神的真实存在和大能之手. 菲尼上校(Captain Phinney)在写给莫里的信中表示: “我必须承认, 多年以来, 在指挥轮船航行大海时, 虽我没有不被大海和大地的美丽所动, 但我总是盲目地横越海洋, 直到我读了你的著作. 那些年间, 我没有思索, 没有领悟到万物乃是那位你绝妙地称之为“伟大的第一念”(the Great First Thought)那奇妙完美的杰作. 你的教导使我获益良多, 叫我去留意观赏我的上下左右, 并在周围每一样自然环境事物中, 认出神的手. 我为本身在这方面受益不浅而感激不尽.”
7. 圣经与科学毫无冲突: 莫里深信圣经真理与科学事实(scientific fact)是相符一致的. 在1860年11月30日, 莫里为东田纳西大学(University of East Tennessee)奠基时, 在演讲中坦然表示: “一些在这国家(美国)和英国的科学研究者斥责我, 说我不该引证圣经来证实自然地理(physical geography)的学说. 他们说圣经不是为科学目的而写的, 所以在科学的事上没有权威. 很抱歉! 圣经是它所触及的每一件事之权威. 倘若历史学家说圣经不是为历史目的而写的, 所以便拒绝参考圣经的历史记载, 你认为这看法理智吗? 圣经是真实的, 科学也是真实的, 这两者若被正确地解读, 必会互相证实对方的真实性.… 两者都是真实准确的; 所以当你们的科学家, 靠着徒然虚浮、仓促草率、牵强自负的想法, 来宣告这两者互相冲突时, 这错决非在于神(圣经)所记载的见证, 而在于那位可怜虫, 因他试图强解他本身也不明白的证据.”
8. 倚靠那更伟大的医生: 接近死亡时, 莫里的信心仍然坚强. 当他知道自己在世之日不多时, 便打发他的医生们离开, 说道: “不要再来了, 让我把自己交给那伟大的医生(Great Physician, 即主耶稣)吧!”. 可见主耶稣不只是莫里活着的力量, 更是面临死亡的安慰.
圣经启动科学的发展: 在弗吉尼亚州首府 — 里士满(Richmond, Virginia)竖立了莫里的塑像. 他一手拿着航海地图, 另一只手却拿着圣经. 此乃向人宣告这位“海洋道路发现者”兼“海洋学之父”的成功秘诀 — 靠着圣经的启发来开垦海洋学的领域. 这证实圣经并非拦阻而是启动科学的发展!
       参: Dan Graves, Scientists of Faith (Grand Rapids: Kregel Resources, 1996), 第117-120页; 威明顿著,《威明顿圣经辅读: 卷下》(香港: 种籽出版社, 1986年), 第964页等

    @老虎哥LOVE2018
   清教徒对今天那种缺乏敬虔目的的世俗教育一定会感到很震惊。在他们看来,如此教育缺乏最根本的要素。柯顿•马瑟表达了如下观点:“优先于、超越于一切事务之上的,就是父母必须教导儿女基督教敬虔知识。……至于其他知识,尽管人们越来越渴望得到它们,我们的孩子们没有它们也可以获得永生欢乐。但是,主耶稣基督话语中敬虔教义的知识对他们则是百万倍必需的。”
清教徒作者在讨论基督教教育目标这个话题上,更多地是在谈论父母的职责,而不是教师的职责。在清教徒看来,基督教教育始于家里,最终责任在父母身上。学校仅仅是父母的教育及价值观的延伸,而不能替代父母.

守望
守望 2019-03-25 13:16
   《泛神论延误了科学的到来》推荐@老虎哥LOVE2018 的微博文章,注重科学/哲学理论与信仰/社会生活的联系,论证信仰(真理性认知与追求)对人类社会生活的关键作用与意义。
   泛神论延误了科学的到来——在多神教的思想里,神在无理性的世界中,常常做出嫉妒、非理性的行为,对这样的世界进行任何系统研究都是无效的。毫无疑问,那些一面鼓吹多神论、泛神论的正确伟大与所谓和谐,一面期待科学的产生与发展,是自相矛盾的。
    亚里士多德的哲学视古希腊诸神和自然的宇宙互为混淆,就产生了一种泛神论、万有在神论的世界观,《论天》里,他认为世界既没有开始也不是上帝创造的,尽管基督教在早期就谴责泛神论,但是基督教的自然哲学家和学者们在很长一段时间都没能看到泛神的因素体现在他们用于解释自然界的亚里士多德的哲学里。亚里士多德对物质的泛神观,不仅延误了科学的到来,也影响了科学的进步,因为泛神论,就像反归纳法一样,是与科学相违背的。泛神论的思想,意味着用科学的方法去操纵物质世界内部的各种因素就是对自然神性的冒犯和侮辱只有在基督教的观念中,视创造主与自然为决然分开的实体,科学才成为可能!
   科学,从来不会出现在持有万物有灵论的中南非或者世界许多别的地方,因为他们从来不会用自然的世界当做实验对象,因为每一种东西,其中都包含了各式各样的神明或者祖先的生灵。
   古埃及人建造了宏伟的金字塔,还拥有了高度发达的表音书写形式,但是当涉及数量测量和计算这些比抽象口头语言符号更容易掌握的领域时反而不能取得突破,埃及的数学和几何学一直是一门实用艺术。印度,因为普遍相信万物有灵的印度教抛弃竞争和技术发明,也使科学大门向他们关闭,印度并非缺乏天才,但是印度与埃及一样,就科学而言产生了一个停顿,一个死胎。中国古代大致也如此,准泛神论的将人和社会与自然界视为同一,中国古代文明不可谓不灿烂不辉煌不伟大,比之西方的罗马也毫不逊色,但依然不再自信用他们有限的头脑能够掌握和控制自然法则。罗马帝国政治军事经济文化交通建筑……非常强大,但若以此就判定它可以产生现代科学,无异于异想天开,不知道万神殿里那几十万尊神同意不。
    阿尔弗雷德·诺斯·怀特海,一位著名的科学哲学家曾经说过:“对科学可能性的相信,发生在现代科学原理发展之前,它是从中世纪神学无意识地派生出来的”。
德国物理学家厄恩斯特·马赫曾经说过:“每一个不具偏见的头脑都必须承认,科学和技术重大的发展是发生在神学占统治地位的年代。
   把科学到来归功于基督教,这在今天科学家在内的许多人听起来都觉得奇怪,因为,19世纪,随着世俗主义兴起,无数在学院和大学的教授不加批判的接受安德鲁·迪克森·怀特在1896年出版的《基督教界科学和神学冲突的历史》里关于科学是基督教之大敌的论点。因此,神学有可能促进科学的到来对今天许多人来说简直是不可思议。对于这一偏见,就如古老格言所说的,拥有一丁半点儿的知识是危险的。甚至人们常说,偏见比无知离真理更远。
    怀特海认为,科学的起源需要基督教“坚持上帝是理性的主张”。假如上帝是一位理性的存在,那么按照上帝形象所造的人类也可以通过理性的过程学习和研究所生存的世界。罗伯特·格罗斯泰特,这位圣法兰西斯的主教同时也是牛津第一任校长,首先提出了归纳式的实验性方法,这种认知途径被他的学生罗杰·培根进一步倡导,他是该会一位修士,一位相信圣经真实性的虔诚信徒,强调“所有的事物应被实验所证实”。300年后,弗朗西斯·培根通过实际记录他的实验结果,总结出归纳法更具体的要素,被称为“科学归纳法的实践创造者”,而他对科学的兴趣并未阻止他在神学上的追求。
   罗杰·培根、威廉·奥卡姆、弗朗西斯·培根在相当大的程度上背离了古希腊亚里士多德的观念。束缚了整个世界1500年之久的亚里士多德主义,坚持知识只有通过头脑演绎的程序才能获得,需要手工劳动的归纳法是犯了禁忌。
  相信上帝的理性,推导出归纳法,也得出宇宙是由可发现的规律理性控制的结论。很多人没有意识到,从中世纪一直到18世纪中叶,几乎所有的科学家其中很多领域思想的鼻祖,他们不仅是虔诚的基督徒,而且在他们寻求解释和预测自然现象中,常常受到圣经中基本出发点和前提的启发和激励,这些先驱理解并相信圣经的话“诸天述说上帝的荣耀,穹苍传扬祂的手段”。
对于他们,真理只有一个,而上帝,就是它的作者。

看贴回贴,也是一种爱,还等什么?:)
图片链接 (选添,只支持 .jpg、.gif、.png为结尾的URL地址)
 

 

 

 

欢迎浏览更多造就性话题...


信仰启蒙 初信入门: 初信答疑 见证故事 初信学园 初信感言 福音美文    
我爱灵修 我爱灵修: 每日灵粮 灵修小文 讲道讲章 灵修方法 灵修笔记 在线聚会  
圣经学习 圣经学习: 读经疑问 教义研究 读经方法 圣经综览      
婚恋家庭 我爱我家: 单身时光 婚前婚后 养儿育女 孝敬父母      
工作职场 凡人生活: 社会新闻 深度透视 影视分享 求职招聘 互动调查 轻松趣味
求助热线 求助热线: 信仰疑惑 代祷请求 生活求助 事工需要 辅导专刊    
教会服事 教会服事: 教会资讯 深度思考 读书会友      
社区事务 社区点滴: 新人指南 意见反映 社区公告 社区活动 参与服事    

 

你还不是该讨论区成员,现在就加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