守望 0 个回复 / 2518 个查看 2019-04-01 14:57

   彼得是耶稣给他取的绰号,是石头的意思(希腊语"petros",英语"stone")不同于磐石[panshi](希腊语"petra",英语"rock")。

拉丁文的意思又可解作“小石”。

   总括来说,在二百五十年左右,全罗马帝国的基督徒已占总人口的百分之十二至十五。

   依照这个形势,没有君士坦丁大帝在三百一十五年接受基督教,罗马帝国基督化也是指日可待的事。

  以上所谈是基督教的扩展,我们要看看这样神速的扩展,其原因何在?我们有什么功课可以学?

   十八世纪极负盛名的史学家吉朋(Edward Gibbon, 1737-1794 A.D.),写了一本史学巨著,就是有名的《罗马帝国衰亡史》:

   一,基督徒一改以往犹太教的偏狭思想,不再坚持犹太民族的特殊地位,而将十架救恩普泽于万民,并且强调四海之内皆兄弟的道理。然而,他们却绝不妥协、绝不放松地坚持他们的信仰。基督教信仰革了他们的命,叫他们重新再活过来。于是「悔改」(Conversion)的观念第一次在希腊罗马的文化中出现。


 二,初期的基督徒在传福音的热忱上,也是使人惊叹不已的。在新约,我们看到使徒领著一些信徒东奔西跑的去传,传福音成为他们生活的全部。,我们看到当时很多平信徒放下他们的产业,成为巡回布道者,完全以传道的事为念,生活则完全倚靠其他信徒的供应。第三世纪中叶的教父俄利根说:「基督徒尽他们所能,将福音传遍普天下。有些弟兄更以此为他们的事业,从一城到另一城,一村到另一村,领人归主。

又如爱任纽主教,为了更有效的向不同的人传福音,他竟毅然学习多国语言。鲜明的信仰,以极度的热忱传出去,其感染力必然很强,因此初期的教会便增长得很快。


 三,基督徒对主耶稣再来的等待极度的恳切。这种生命态度在当时非常重要正因他们生活在盼望中,一切人间的苦难他们都能坚忍。因此,在其他人的眼中,他们的生命力真是强得惊人,就是面对死亡他们也不惧怕。他们在等待将来的审判和将来的奖赏中生活,叫他们生活得更有活力更有劲,于是在与其他宗教相比之下,基督教便显得有极大的生命力,这对非信徒是一个很大的吸引。 


   四。他们仰赖圣灵的能力,在世人当中行神迹奇事。先知的讲论,方言的恩赐,治病、赶鬼的能力,在他们当中是非常真实的。

   连敌视基督教的吉朋也觉得,失去这种神迹奇事的体验是教会一个很重要的损失,他带著讽刺的口吻对他同时代的基督徒说:“初期教会的神迹异能,在许多世纪以来已经在教会中确定地位,但在最近这些年代,却备受攻击;虽然信徒中仍有不少坚信神迹异能,我们的神学教授却视之为基督教信仰的绊脚石。”这段讽刺的话对于我们真是一个很好的提醒。


  五,  初期的基督徒要求自己过著极度圣洁严谨的生活。这种生活的见证,对于他们的邻舍真是既直接又具体。当时教会对于申请受浸加入教会的人有非常严格的要求。我们看到他们对慕道的人的教导,主要集中在生活的操练上。慕道者的操练课程分为四个阶段,

   第一阶段是去除旧恶

    第二阶段是学习在社交生活及政治参与的活动上,完全顺服基督的教训;

    第三阶段则操练守望、警醒、祷告;

    第四个阶段操练站立稳固,抵挡试探。

    在希波律提主教领导的教会中,一位慕道者要经过三年这样的操练课程,才被接纳加入教会。由此可见初期教会对信徒的生活持守著多么严谨的态度。


   六。基督徒相爱的团契生活,对未信的人真是很大的吸引。

      当时的教会没有什么有形的组织及架构,但信徒们却紧密相连彼此相顾。在他们中间,一切社会所造成人与人之间的隔阂都消除了,奴隶与主人在教会内完全平等,富有的与极贫寒的都能一同坐席分享爱筵。在彼此扶持鼓励中。他们更能抵受外来的种种压力;反过来,外来的压力只会叫他们更加团结。


   七,信徒对邻舍的关怀,是很有力的见证。

    有些信徒信主之后,将一切的产业变卖分给贫穷人;教父巴西流和安波罗修都是极富有的人,他们为了照顾受饥荒灾害的饥民,便将自己所有家业变卖。有些信徒为了照顾一些极度贫穷的人,竟愿自己禁食,把所馀的分给他们。这样对别人舍己的关怀,就是敌视基督教而企图复兴罗马异教的罗马皇帝朱利安(Julian)也感到惊异;因此,他认定:基督教成功的秘诀是在于基督徒对人舍己的爱,而罗马异教的失败乃在于对人缺乏关怀。他写信给他手下的大祭司亚撒基雅时说:「那些不虔不义的加利利人,不单喂养自己的穷人,竟也喂养我们的穷人,而我们自己的穷人竟得不到我们的照顾。」他于是吩咐亚撒基雅带领他的属下信徒效法基督徒爱人的榜样,以求扩展异教。为此目的,他赐下三万斗谷粮给亚撒基雅,作为周济穷人之用。

   史学家优西比乌记录了狄尼修对主后二百六十三年亚历山大瘟疫一段感人的描述:一场瘟疫随战争而来……我们大多数的弟兄表现了极度的仁爱。他们互相鼓励,勇敢无惧地探望病者,照顾服侍他们。他们甘心染上邻舍的疫病,受他们所受的痛苦。不少弟兄在照顾病者时得病死去……反过来外邦人便很不同,他们撇下那些初现病症的人,就是至亲他们也弃而不顾。基督徒如此仁爱的表现,对于未信的人的确有很大的感染力。.


   八,还有一个很重要的原因,便是基督徒愿意为信仰忍受迫害,甚至舍弃生命这种坚贞的信心,使不信的人不能不严肃的考虑他们所信的是否真实。一个愿意以生命来坚立信仰的人,是任何人也不能轻易地置之不理的,他们所信的一定有使人折服的地方。如此,很多人便被这种以生命作保证的信仰所感动,归信基督。

  九,在护教学上所下的工夫。

     犹太和希腊的思想家联成一阵线,对基督徒的信仰问难质疑。但各方面的攻击反而刺激起基督徒不懈地思索,以最清晰并富创意的思想及意象表达信仰。

    初期教会的「护教运动」(Apologetic Movement)便这样兴起,其中不少的护教者可算是当时一流的思想家。

    最初期的护教者有雅典的亚里斯德(Aristides),比尔拿的亚里士图(Aristo of Pella);

     他们情词恳切地上表于罗马皇帝,陈明基督教信仰的合理性,并为时下对基督教的误解力辩。

     第二代的护教者有撒德市的米利都(Melito of Sardis)及犹斯丁(Justin, 约100-165 A.D.)等,

     其中以犹斯丁的雄辩最为著名。犹斯丁可算是第一位接受基督教的哲学家。在接受基督教前,他遍寻智理,对希腊哲学认识很深,特别是当时的柏拉图主义。因此他日后所写的两卷《辩道》(Apology)不单对当时对基督教的攻击有效地处理,更将基督教的信仰清楚并具哲理思辨地表达出来。他第一卷的《辩道》是写给罗马皇皮雅斯大帝的。他向皮雅斯解释,一般人认为基督徒是无神论者,并以为他们不道德,完全是一种误解。他向这位皇帝陈述基督徒所信的神是独一的真神,他们的信仰比当时民间的迷信如何更合乎理性。同时他更以基督徒严谨清洁的生活,以表示基督徒在道德上实高于非信徒。他针对犹太人而写的《与犹太人德理夫的对话》(Dialogue with Trypho the Jew)使人惊异他对旧约圣经深邃的掌握。犹太人德理夫表示不能接受基督教的两大原因,乃在于基督徒不守摩西的律法,更有甚者就是他们竟以一个人--耶稣--作为神来尊奉。

    犹斯丁于是以旧约圣经为基础,向德理夫解释摩西的律法及先知的讲论如何在基督身上成全,并且以基督的教训(特别是登山宝训为总结),对当时的犹太人来说,《与犹太人德理夫的对话》的确极具说服力。犹斯丁以后,他的学生达提安(Tatian)继承他的护教工作。与他同时期的有雅典纳哥拉(Athenagoras)及荷玛斯(Hermas)。他们都是初期教会重要的思想家。

    在第三世纪初,教会出现了两大思想家,一在西方,一在东方。在西方的是特土良(Tertullian, 160-220 A.D.),以拉丁文写作;在东方的为俄利根(Origen, 182-254 A.D.),以希腊文写作。特土良的《护教学》(Apologeticum)首先提出宗教自由的要求,继而请求罗马尊重基督教,公平地对待基督教。他仿佛以律师的身份,为基督教要求法律的保护。他更以基督徒的人格,对国家的贡献以示基督教的优越。他另一卷书《灵魂的见证》(On the Testament of the Soul)显然比较哲理化。在其中他极力揭示人心灵对罪孽的体会及其超越提升的渴求。以此为基础,他力证基督教的信仰如何有效地回应人类心灵的渴求。

   俄利根的护教工作比以前的教父更为出色,也奠下了基督教哲学开展的基础。俄利根受业于当时哲学名师撒加斯(Ammorius Saccas),根据新柏图主义哲学家波弗里(Porphyry)对俄利根评论,俄利根广泛采取柏拉图及卢孟尼雅(Numenia),高尼雅(Cronius),亚波乐芬尼(Apollophanes),聂哥马赫(Nicomachus)等当代著名哲学家的思想去支援基督教的信仰。俄利根最著名的辩道著作当然首推《反施尔撒克论》(Against Celsus)。他以施尔撒克的哲学论据为起点,并赞同他对拜偶像及将神人化的宗教的攻击,但对于施尔撒克对基督教的误解却有力地驳斥,并进一步以哲学睿智确立基督教的可信性。


  罗马教会的缺点?一,天主教化了!传得快,但是传错了!彼得成了第一届教皇。

       二,被回教徒 慢慢入侵。浸润。失去了信仰的纯正和坚守信仰的勇气!

      

  所以:为罗马教会代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