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修方法| 《属灵操练礼赞》,基督徒不可学!

守望
守望 5 个回复 / 3235 个查看 2019-07-15 05:16
  《属灵操练礼赞》、《简朴生活真谛》、《属灵操练之旅》、《祷告真谛》等。
壹‧屬靈的操練;釋放之門
第一部 內在的操練
貳‧默想的操練
叁‧禱告的操練
肆‧禁食的操練
伍‧研究的操練
第二部 外表的操練
陸‧簡樸的操練
柒‧獨處的操練
捌‧順服的操練
玖‧服事的操練
第三部 團體的操練
拾‧認罪的操練
拾壹‧崇拜的操練
拾貳‧引導的操練
拾叁‧慶祝的操練
    
    默想的操練--------而我发觉最好坐在靠背笔直的椅子上,背部端正地靠着椅子,两脚平坦在地板上。垂头弯腰表示疏忽不留意,两脚交叉则妨碍血液的循环。将两手放在膝盖上,手心向上,表示接受。有时为了除去分心,不妨闭着眼睛,好集中注意活的基督。在另外的时候,如果对着一幅主的画像沉思,可能会有帮助。你打开新约圣经……藉着你的想象力,在那一刻你便立即成为基督的一位门徒,俯伏在他的脚前。另一种默想的方式乃是中古时代的冥想派称为"集中思想",以及贵格派时常称为"集中下来"(Centring down)的方式。那是一个安静的时刻,进入再造的肃静中,使我们零零碎碎的思想集中起来。 
  下面是一个简单的动作,帮助你"集中思想",简称为"掌心向下,掌心向上"。开始时手掌向下,象征你愿意把你所关怀的一切交付上帝。在心中你祷告说:"主啊,我将我对约翰的怒气交给你。我放下今天早上要去见牙医的恐惧。我也放下这个月不够钱付账的担心。我还把找来找去都找不到人今晚替我看孩子的烦恼交在你手中。"无论你心中有什么负担和关怀,只说:"掌心向下",把它放下。你甚至可能在你手中感受到某种释放的感觉。经过几次交付的动作以后,把你的手心向上,象征你渴望从主那里领受。也许你会默默地祷告:"主啊,我想从你那里领受你属神的爱去爱约翰,你的平安去见牙医,你的忍耐,你的喜乐。"无论你需要什么,你说:"掌心向上"。已经这样集中下来,便把余下的片刻消磨在完全的静默中。不要祈求什么。让主与你的灵相交,让主爱你。如果有一些印象或者指示来到,那很好;即或不然,仍旧很好。
    守望反驳:天啊!这是极为正宗气功的修炼方式!我未信之前,就这样炼过《阿门气功》。一边说阿门,一边修炼。一个灵恩派的教导是这样的:呼气-------呼出罪恶,吸气-----吸进圣灵!


  崇拜的操練------- 二十世纪最有震撼力的赞美是灵恩运动。上帝藉着它把新生命和新活力吹进数以百万计的人心中。在我们的时代,耶稣基督的教会开始有了更大的觉醒,觉悟到赞美在崇拜中所占的中心位置。这是讲方言这属灵恩赐的价值之一。它帮助我们超越纯理性的崇拜,进入比较内在的与父的交通。我们外表的心智可能不晓得所说的是什么,但我们内在的灵懂得。灵与灵相通。 
     守望反驳:林前14:13
所以那说方言的,就当求着能翻出来。

    引導的操練-----而加拉修女和西维斯特弟兄都获得同样的答案。 他这方针带给早期的芳济会运动一种不平凡的配合,就是把神秘主义的默想与传福音的热诚互相配合起来默想、祷告、禁食、研究、简朴、独处、顺服、服侍、认罪、敬拜、引导、庆祝这些古典的属灵操练。

      認罪的操練------他代表基督来聆听我们的认罪,他又奉基督的名赦免我们的罪。他把我们所承担的罪保守秘密,像上帝将它保守秘密一样。当我前往我的弟兄那儿认罪时,我是到上帝面前来。这种帮助途径传统的方式称为"认罪礼"或"补赎礼" 
    
    守望反驳:这是天主教的在神父面前 认罪。
     约翰福音20:23你们赦免谁的罪,谁的罪就赦免了;你们留下谁的罪,谁的罪就留下了。」
   不能解释成:在使徒面前认罪!代表基督来聆听我们的认罪!使徒有赦罪的权柄!
   没有!没有!
   而是说:听见使徒传讲的福音,信的人罪就赦免了;不信的人,罪就留下了!
   林后书2:16在这等人,就作了死的香气叫他死;在那等人,就作了活的香气叫他活。这事谁能当得起呢?
2:17我们不像那许多人,为利混乱神的道;乃是由于诚实,由于神,在神面前凭着基督讲道。

        默想的操練-------- 然后,在你的想象中,细心观察群众离开,而耶稣往山上去。只有你单独留下。你坐在一块岩石上俯瞰湖水,重新经历那天的事迹。你变得宁静,不久以后,耶稣回来,坐在你附近的一块岩石上。有一段时间,你们两人都默不作声,也许远眺湖水,静静欣赏同在一起的乐趣。不久以后,主转身向着你,发出这个问题:"我可以为你做什么?"然后,你告诉他你心中所想--你的需要,你的恐惧,你的希望。假如哭泣或其他情感涌现,不要阻拦它们。 
  当你完结以后,你安静片刻。然后你转身面对主,问他说:"我能为你做什么?"然后你静静地以祷告的心态聆听。

  守望反驳:基督徒是凭着信心;不是凭着想象力(眼见)与耶稣相交!
  他向想象中的耶稣祷告-!
  耶稣不是你的想象!
  这也是一种气功的修炼方式(想象气功)。
  林后书5:7因我们行事为人是凭着信心,不是凭着眼见。


 其他错谬,还很多。我只是挑了几个最明显的!
 如果你还敢学习,我就不拦阻你了!
 
 范学德牧师,要远离?他的博客里有西藏的佛像和 认同崇拜玛利亚的天主教。
 他推荐的书要远离!

守望
守望 2019-07-15 05:28
傅士德《属灵操练礼赞》的错误?【转载】
作者:John Caddock
可是,我们看到,像「傅士德」(Richard Foster)所写的「属灵操练礼赞」(The Celebration of Discipline)一书,应运而生,在基督教界大行其道。这书说是要帮助基督徒灵修,但其中的方法却是教人应用「幻视成真术」(Visualization)来通灵。傅士德在书中教导人如下几种祈祷默想法:

   一、「掌心向下,掌心向上法」:他说:「…当你将掌心向下放之时,就象徵你愿意把内心的怒气…恐惧…烦恼等交在神的手中。你心中只要说:『掌心向下』,就可以把这些烦恼放下来了。你的手心甚至可能感到基督释放的感觉……。几次这样的动作之后,你又把『手心向上放』,象徵你渴望从主那里接受…爱…平安…忍耐…等。你只要说:『掌心向上』,然后集中心思……把馀下的时刻消磨在完全寂静中……。这时,如果有一些灵界的印象或指示来到,那很好……。」
     请读者注意:这种方式原是『东方打坐』的默想方式。打坐的人必须使自己思想空白,心空无一物,这样才可以通灵。其实在意志放鬆,和「不设防」的状态下,邪灵就有机会藉著幻象来欺骗打坐默想的人。这就是傅士德所说的,「有一些灵界的印象或示来到」的意思了。根据一些曾经有过高深打坐经验,后来悔改信主的传道人指出,打坐时,「手心向上」真能经历到一种像电流的感觉,这就是傅士德所说的,「手中的释放感」了。这些都是圣经所禁止的秘术,或通灵术。

   二、「仰头与低头呼吸法」:傅士德说:「你坐好姿势之后…你会觉察到自己的呼吸…。然后你将头慢慢地向后仰,尽量深深地吸气。再将头慢慢地向前倾,直到下巴,几乎停止在胸前为止,倾前的时候尽量呼气。这样一连做几次,做的时候,内心祷告说:『主啊,我把我的恐惧呼出来,吸入你的平安。我呼出我的冷漠,吸入你的光和生命…。』然后静默下来,注意内在的基督…。再聆听……。」
    这也是东方打坐的经验。打坐的人经常集中注意力在呼吸,这样才比较容易使自己的思想空白。在慢慢呼气时,他们往往能做到,半小时才呼完那一口气。其实这样做,会使自己的脑缺氧,而脑在缺氧的状态下,人会开始看到「幻觉」。邪灵就是藉这样的「幻觉」来欺骗人。其实我们应该质问傅士德,他根据甚麽来教导人「手心向上向下」,为甚麽要用「呼吸的动作」来「呼出」和「吸入」那些内心的感受,这是圣经教导的真理吗?当然不,人人一想便知,这是来自撒但诱惑人的技俩。

   三、「想像法」:傅士德在书中非强调「想像力」。他劝人「尽量利用我们全部五种官能」去想像。他甚至认为,「耶稣也是用这种方法来教导人的。」郄没有提及根据何经何典。傅士德说:「你在想像中,设法想像自己沿著树林小径漫步……想像自己感到凉风拂面…鸟语花香。当你能用五官去感觉到这样的景色之时,这小径突然来到一个可爱的绿绿小丘。你步进…草场里,安静躺下,仰视蓝天与白云,心中渴望进入云层以外更高的境界…,然后你又想像,有一道光照著你自己的灵魂,你的灵便超脱肉体而上升。你可以在天空中回顾自己的身体还躺卧在草地上,并且你向你的身体保证,你会很快就回来…。这时,你的灵魂…上升,穿过云层,进入太空,你感到…永恒的造物主,温暖的同在。你在他面前静静地聆听著,等待著出人意外之事临到你身上。……这样经过相当时日的练习之后,你便能分辨,何谓浮现在心中出于人的思想,何谓在心中活动著的圣灵。」
     请读者注意,傅士德所谓的「想像力」,就是新纪元运动的「幻视成真术」(Visualization)。这是自古以来,所有术士所用的一种秘术,或通灵术。论到圣灵,圣经却教训我们说:「世人不认识他(真理的圣灵),因为不见他」(约14:17)意思是说,世人认识任何事物,都要凭眼见,或凭五官感觉。但属神的人认识圣灵,却是靠真理辨别,因为圣灵称为「真理的圣灵」。全部圣经没有一处教导我们凭感觉去寻求或判断灵界的事。何况傅士德所教导的想像方法,是叫人幻想自己「灵体超脱上升」,这其实是打坐的人所经历到的「灵魂出窍」。我们知道,这是非常危险的,因为已经有许多人因操练这样的打坐,而导致被污鬼附身。
     综合傅士德所教导的,我们认为他所教的不是「属灵操练」,而是「秘术操练」
    因为他在书中多次引据的,差不多全部都是天主教黑暗时代那些修士的作品,例如十二世纪本笃修道会(Peter of Celles)的话,十四世纪神秘主义者Richard Roller的意见,十六世纪耶稣会神父Benedict Pererius的思想等。傅士德还说,这是基督教七个世纪以来都没有注意过,连圣经也没有记载过的默想方式(参该书旧版的第七页并十八页)。
     笔者感到奇怪,七个世纪前,基督教还没有从天主教改革出来,那时正是天主教最黑暗的时期,我们何竟要返回黑暗时代去应用神早已废除的东西?

   再者,傅士德还引证一些东方超觉静坐的做法,诸如瑜迦术,和佛教禅宗的打坐为证。傅士德说:「多个世纪以来,印度不少聪明人已经在默想的技巧上走到高峰,因此,他们能产生精神界的和属灵界的能力,也能使他们的灵魂外游。虽然他们已死,但今天我们仍能藉祷告与他们沟通,使他们在我们里面运行工作……。」又说:「所有默想大师……都尽力唤醒我们……去探索这些内在的区域……,叫我们获得新的生命和自由,号召我们去作这样的冒险。」他劝基督徒用打坐来默想,已经够严重了,还号召我们去「冒险」,以为这样可以「得新生命和得自由」,这简直是异端的思想,和鬼魔的道理。

    务要传道,无论得时不得时,总要专心;并用百般的忍耐,各样的教训,责备人、警戒人、劝勉人。因为时候要到,人必厌烦纯正的道理,耳朵发痒,就随从自己的情慾,增添好些师傅,并且掩耳不听真道,偏向荒渺的言语。】---圣经.提摩太后书4:2~4 

       他教导读者操练归心式的祷告。所谓归心式的祷告是一种默观式、没有文字的祷告,牵涉到呼吸的运动,以及複诵一个神圣的字眼或词组
       曼宁是这样开始的:“信心的第一个步骤,是在祷告时,停止对神的思考”(212页)!这个观念找得到圣经的支持吗?
       根据曼宁,第二个步骤是:“在不动嘴唇的情况下,重复一个神圣的字眼[或语词],向内地,缓慢地,经常地”(218页)。再次,这个操练的圣经根据是什么?
第三个步骤是关于当无可避免的分心的事来临时,该怎么办。答案是:“只要回去听你那个神圣的字眼。缓慢地把你的意念转回到你的神圣字眼。”(218页)

守望
守望 2019-07-15 05:34
    附录:搜题目,读全文。灵修神学:源头混淆(陈鸽牧师)
   节选: 论到天主教反改革宗干将沙尔之圣方济各 (1567~1622),称之为伟大的属灵导师,又说天主教与改革宗是殊途同归、同出一源。此外,他还正面地介绍了不少天主教人士,不论正误,都称之为“信心伟人”
     注2:这是【沙尔之圣方济各】“归主的经历”:1587年,在绝望与疾病中,“他举步维艰,来到巴黎古牧区,跪在那著名的黑神像《我们美好的救赎妇人》面前祷告,将自己全然献身于蒙福的童贞女玛利亚然后,发誓一生持守童身,决志委身上主……
    我对傅士德(Richard Foster)是这样认识的:五年前,有位老信徒给我看他写的一本书,叫做“Celebration of Discipline”,里面提到祷告、禁食、默想、灵修、敬虔的操练:好像是本好书,又是【今日基督教】Christianity Today 推荐的21世纪【十本最畅销书之一】。当时,我第一次听说作者的名字,所以不敢妄下结论。回到家里,研究发现,原来傅士德(Richard Foster)是个“贵格会”牧师,(“贵格会”很注重:个人的经历和里面的亮光。)Foster 还是个神学教授,又是个“教会更新会运动”的发起人。看来挺不错。但我继续追究下去,发现这个“教会更新运动”的背后,原来是:罗马天主教和圣公会。Foster 说:“如果你要找「属灵引导者」,可以和这两个教会联系。”(你知道吗?天主教是敬拜玛利亚的;圣公会是接纳同性恋的。)唉呀!这本书的作者 Foster 竟然与豺狼为伍。不稀奇,原来:他自己就是只披着羊皮的狼。然而,他所写的书竟然在基督教:福音派的圈子里,大行其道、四处畅销。
    黄先生写到:“近年来,在华人教会中最热门的课题,就是“灵修神学”,最着名的人物,就是鼓吹“灵修神学”有关的人士(如温伟耀和苏立忠),最畅销的书就是有关介绍天主教灵修的书藉,其中以天主教神甫卢云的着作最受欢迎。许多神学院已竞相开办“灵修神学”课程,不少传道人已到天主教学府去学灵修神学了(如台湾辅仁大学)。这些人所讲的“灵修神学”,其实就是天主教所讲的那一套死的仪文和属肉体的操练。使人惊讶的是,各处的华人教会和神学院,竟然为这些人大开方便之门,大力推动“灵修神学”;向天主教学习已成了一时的风气。他们的心早回到天主教中去了。他们当中有人公然表示,在基督教中没有灵修;还有一些人大胆宣称马丁路德的改教是历史的错误,马丁路德是历史的罪人。这种论调比合作协议更加的危险,我们必须加以揭发,以免毒害更多的信徒。求主怜恤我们,能持守真道并为真道争辩。”

建议对【灵修神学】好奇者:细细读张逸萍的文章:“灵修神学:不值得冒的险”。

守望
守望 2019-07-15 05:46

    灵修神学:不值得冒的险。版权归于作者:张逸萍姊妹

有谁不响往一块逃避尘俗的绿洲?一个投向主怀的密室?有何基督徒不喜欢灵修?所以,近年在中国教会有人推动灵修神学,深受一般欢迎。可是,灵修神学是正途吗?有危险吗?「灵修神学」这个名字翻译得妙极了。可是,这个名字的英文是「Mystical Theology 或 Christian Mysticism」,直接的翻译是:基督教奥秘宗、密宗、或神秘宗,因为灵修神学不过就是天主教中世纪修道院中的修士的神秘操练。

其中重要人物有圣方济(Francis of Assissi)、大兰德(Teresa of Avila)、十字架的约翰(John the Cross)、罗伦斯弟兄(Brother Lawrence)、梅顿(Thomas Merton)、卢云(Henri J. Nouwen)、恩德晓(Evelyn Underhill)等等,一般被称为基督教神秘主义者(Christian mystics)。

今天华人教会中常听见的有「归心祈祷」(Centering Prayer,或正心祈祷)、「默观式祈祷」(Contemplative Prayer)、「读经颂祷」(Lectio Divina,读祷)等,有时乾脆叫「默想」(Meditation)。

   灵修办法有如冥想技术

东方宗教和新纪元运动中的冥想,虽然有不同名字,手续也有少许不同,但是最终目的不外使头脑空白。怎样使头脑空白呢?留意呼吸,重复咒语(mantra,口诀),集中精神于一点、一件事、一个影像等(观想,visualize),最后头脑空白,进入冥想状态,达至忘我,甚至感到自己和天地合一。请见「冥想」和「新纪元运动(二)次要信念」文。

这些步骤,我们都可以在灵修神学的操练中找到,让我列举一些语录为例:

1。呼吸——「放松,觉察基督的同在。吸气(心中说:『神的安息。』);呼气(心中说:『我的疲乏。』)重复此过程,直至你开始宁静下来……静默,等候……静默……等候……」[1] 但是,圣经什么地方强调亲近神要留意呼吸?没有,瑜伽等东方冥想却有。

2。重复咒语——「不要分析经文……不断地重复那一个字,或那一句子;不要急于去思考和应用经文的教训,而是在不断重复中……渐渐只集中在一两个字上。[例]:『无论是生、是死、总叫基督在我身上照常显大。』慢慢只留下『显大』或『基督』,其他字句全淡出。」[2] 但是,这不过是用「显大」或「基督」作咒语,正如瑜伽使用「OM」为咒语。但耶稣说:「你们祷告,不可像外邦人,用许多重复话。」(太六7)

3。观想——「我们活泼运用想像,在心灵中重建事件的每一细节,然后投入活在其中,运用我们的感官去察看、聆听、嗅闻、触摸……」。[3]「想像自己走过一个可爱的森林小径。……尝试感到微风迎面而来……用你的所有官感去经历这样的风景……走到一个草原……升到云层之上。想像自己的灵体发光,离开肉身……在创造主面前……聆听他的话……」[4]但是,这是最典型的新纪元观想技术。

4。头脑空白——「若有任何 [心思的] 打扰,不要刻意对抗或停留在它们身上,只『以渴慕的心转向耶稣来驱散它们』……」[5] 另一位说:「所有思想、所有观念、所有影像,必须被遗忘,而我们赤裸的爱(赤裸,因为思想被剥除)却要升向上帝……」[6] 这些基督徒神秘主义者都在说:除掉思想。但是,圣经从不吩咐我们倒空心思。

5。忘我,与神合一——「天主教的灵修神学学者经常尽量去描写这种深切关系和高峰经历(peak experience),高峰经历就是完全浑然忘我,自己已经不是自己,甚至经历过后,亦说不出那种经历,那是一种完全令整个人消逝的关系。天主教神学传统就是响往和神的关系到这种高峰关系。他们追求最高峰就是与神联合(Union with God)……」[7]但是,这和印度教或新纪元冥想的最高峰(与天地合一)有什么分别?

   请再读「新纪元运动(三)各种技术」文的例子。请问灵修神学操练和新纪元冥想有什么不一样?大同小异?

    诚然,不是每一个基督教神秘主义者所推荐的办法都如此明显,但他们似乎都认为祈祷就是停止思想。例如当盖恩夫人(Madame Jeanne Guyon)谈祈祷方法,她说:「注意!你最紧要的练习,是在神的面前,所以你的目的,是要停住你的心思,过于运用你的悟性。」[8]

常有人问:我们可否使用类似冥想的办法接触圣经中的神?我总是这样回答:神若愿意在冥想状态中和人来往, 不可能不在圣经中明言,但是,有没有呢?没有。傅士德(Richard Foster)在《属灵操练礼赞》(Celebration of Discipline)中也坦白地说:「圣经吩咐人操练禁食、默想、崇拜、和庆祝,至于怎样做,它几乎没有任何指示。」[9][Meditation,中文圣经作思想或默想,但不是冥想。]如果圣经没有明文指示,基督徒就不应该画蛇添足!请参「安静和入静」文。

神秘经历

(一)愉快的感觉

   为什么人会喜欢这样的经历?有一个非常重要的原因——它给人愉快的良好感觉。十架约翰形容他的经历:「灵魂充满某种光彩和壮丽,洋溢著恩典,涌现的愉快,远超任何自然途径能获得。」 [10]另一个形容说:「一种温暖的愉悦,从我心中扩散至整个人,神的临在,使我深刻受感动……势不可挡的极乐淹没了我。」[11] 事实上,很多非基督徒冥想,很多基督徒追求方言或其他灵恩,也是因为喜欢这样的良好感觉。为美好感觉而亲近神,这样的动机度值得三思。圣经说:「我们遵守神的诫命,这就是爱他了。」(约壹五3)所以,爱神不是一种感觉

请见「一场空欢喜」文。

(二)超自然经历

   灵修祈祷不但带来神秘而美好的经历,有时还会带来超自然现象。例如得到圣痕(stigma,没有自然解释的伤痕)、他心通(telepathy)、超自然地飘浮(levitation)、分身术(bi-location,同时在不同地点出现)、脸上发光、物质超自然地增加(好像耶稣的五饼二鱼神迹),有更多人宣称自己看见耶稣、圣母或其他圣人,从他们得到信息。[12] 正如灵恩运动中出现各种超自然事物,基督教神秘主义亦然。

请见「分辨真假神迹奇事」文。 

(三)聆听的问题

            一位灵修大师说,灵修时,「首先听见好像有人在花园中行走的响声;接著是一种隐隐可闻之声,但仍不清楚,接著就是快乐的一刹那……变为完全可理解的话语,如同一位深交好友所说的话那么热情、亲密,和清楚;接著就是生命和光进入人心灵里面,能够在灵里见到耶稣,在 怀里安息……」[13]此外,很多基督徒也以为读经时需要留意去听一听见神讲的话。但这是对的吗?

请见「聆听主声」文。

带来教义错误

    无可否认,天主教神秘主义者的写作,流露著一股对神的深切渴慕,有很多值得阅读的地方。但是,其中一些人,在追求属灵经历过程中,思想改变,呈现泛神思想,甚至高举「所有宗教殊途同归」。

    首举的是梅顿,他和佛教的关系是很多人都知道的事情。他本是一个天主教修士,后来遇上一位佛教徒,鼓励他研究天主教神秘主义,于是他开始相信所有宗教「本是统一」,可从神秘经历明白。他表示,禅宗藉著冥想和默观,为人提供最纯净的意识,引往基督的救恩的真意。他甚至公然表示:「基督教的更新就是基督徒对亚洲的宗教开放,梵蒂冈第二次会议已经开始『承认、保存、促进各宗教所有的属性和道德的好处。』」[14]

    恩德晓因为追求属灵经历,曾受到邪教影响,所以离开她长大的英国国教。之后,她对罗马天主教极感兴趣,虽然没有正式成为天主教徒,但她在一些天主教学者影响之下,写了很多这方面的书籍。 [15] 她曾表示:「每一个伟大的宗教,都源于一些人的特殊经历,他们为人揭露属灵事实……我们知道,回教是是永恒 [上帝] 向先知穆罕默德的直接启示……」[16]

   上边两位基督教神秘主义者因为和异教早有接触,所以支持「所有宗教殊途同归」,其他人未必曾受异教的影响,但因神秘经历而思想近异教,并不罕见。例如,十架约翰提倡一个神秘的、狂喜的与神联合的经历,他描写这个经有如登山,当到达山顶,可以与神联合。有很多途径可以登山,但是十架约翰以「Nada」形容它。「Nada」就是没有什么、空无一物之意。所以有人甚至把「佛教徒」的标签加在他身上。[17]

    又因神秘经历的最高峰是与天地合一,或作与神合一,所以基督教神秘主义者可能不自觉地有点泛神思想。例如,大兰德将她与神相交的神秘经历形容为「灵性的婚姻」,因其结果乃是与神联合,有如水点滴在江河或水泉中,与之溶合,完全分不开。[18]

  《属灵操练礼赞》虽然是基督教书籍,也赞同天主教神学,如忏悔;[19] 作者亦鼓励人解梦和写梦境日记,一如新纪元心理学家。[20]最后,笔者愿意提醒大家,天主教那些在圣经里找不到的教义,例如敬拜马利亚,炼狱,玫瑰经,都是天主教徒自称自己在异像中所得的启示。

    在中国教会领先推动天主教灵修神学的温伟耀博士,曾指出它的弱点,其中之一是 :「因为纯感性……容易发生在教义上的扭曲或信仰上的危机。……客观性对教义的挑战少了……什么都可以包容,耶稣是什么也可以,那么只要能帮助感性更加深的,便什么也是对的。……其他宗教的经验也被接纳,这就是发展的危机。」[21]

福音派的信徒是否愿意冒这个险?感性享受重要?还是信仰纯正重要?

   长辈和专家的意见

   批判灵修神学的书籍和文章,远不及批判灵恩运动之多,以至部分中国信徒以为灵修神学是正途。若留意,批评的话仍不少:

已故的香港喜乐福音堂资深传道人胡恩德先生说:「论到有人用『操练』的方法以寻求某种觉识,我们当分外小心。这方法集中思想,极力控制思想,专一集中思想一点事物,务求将脑中其他一般思想清除,以使心中有一种静止状态,期望由此而得著一点洞见。……看来这与一些异教追求的方法相同。这样思想空白的状态,可能成为邪灵进入的门路。……使用《圣经》的话语,反覆思想只一句或一节,不过是要停止一切其他思想,仍是异教徒们所做的,是危险的做法;况且我们不应把《圣经》的话,无意义反覆诵念(心中诵念)如念咒一般。……时下的操练,是从天主教部分人士学来的。可能习此者,认为基督教没有这般的『属灵』道理,以故向天主教学习。我们就是不要这道理,这道非真的属灵(属乎圣灵),倒是与异教的一样,能使我们『通灵』。……基督教有被主非常使用的人……他们都不用所谓属灵操练的方法。」[22]

    平安福音堂 创办人吴主光牧师,评灵修神学为:向天主教中世纪的修士取材,混合印度教的打座冥想,叫今天的神学院变质,亦是末世预兆。[23]

《偏差的诱惑》(Seduction of Christianity)的作者之一表示,读祷、 归心祷告、《圣依纳爵神操》(The Spiritual Exercises of St. Ignatius)等,一般叫做「默观式祷告」,是教会中的「极其危险的『属灵』趋势」。[24]

《真相系列》的作者们说:「不幸,他 [傅士德] 的办法时而和新纪元或东方冥想技术相似。例如,他主张使用观想和解梦。」[25]

   神学教授莫雅伦(Alan Morrison)认为基督教神秘主义和东方神秘主义,同源于人类始祖的堕落,也是罗马天主教和世界上其他宗教的共通之处,是跨宗教对话的基础。[26]

   曾经是新纪元人物,现在是基督徒的蒙坦妮高(Marcia Montenegro)说,实践者放弃思想有如佛教和印度教的操作,常表示与「真我」相遇,亦是佛教禅宗思想,所以冥想式祷告不是真正的祷告。[27]

   这些主内前辈都异口同声地说:灵修神学的操练办法,不过是东方宗教的、或新纪元的冥想。请再看两位非福音派人士的话:

信不信由你,一位天主教神父,德雷尔(John D. Dreher)也批评道:归心祷告是自我催眠的一种,可比于超觉静坐(TM)真正的祷告以神为中心,不是归到人的里头,以自己为中心,所以他认为这不是天主教的,也不是基督教的。[28]

    一位专门研究冥想的超心理学家也同意,他说:「基督教奥秘宗(Christian mysticism)发展了很多引进变异意识状态 [冥想状态之意] 的技术,但这些技术不及东方技术这样精细,而且在西方文化中亦不流行。」[29]

(笔者亦同意,与东方冥想技术,如瑜伽或禅座比较,灵修神学的操练是程度肤浅一点。但是,冥想的危险并非和冥想的深度成正比例。只要冥想,危险随时来到。请见「新纪元运动(二)次要信念」文的解释。)

   结论:

   既然灵修办法有如冥想,又可能带来泛神思想和其他错误,我们不能不说:灵修神学的操练,是不值得冒的险。

於是,常有人表示:「虽然灵修神学有很多危险,我们还是需要灵修的啦!」对,灵修是好的,但不要冥想化、神秘化它。那么,怎样灵修呢?请见「安静和入静」。

   引用的注解,忽略。

  请自己看全文:http://www.chineseapologetics.net/others/S_christian_mystics.htm

陈亚妹
陈亚妹 2019-07-18 03:39

《属灵操练礼赞》和教会中的冥想

张逸萍译自:「Meditation in the Churchby Dr. John Ankerberg, Dr. John Weldonhttp://www.jashow.org/wiki/index.php?title=Meditation_-_Meditation_in_the_Church©2004 permission from John Ankerberg Research Institute

 

不幸,教会里有很多人都实行东方的和其他有问题的冥想法。现代对基督教神秘主义(天主教的、新教的、东正教的)的兴趣,也恢复了基督徒对冥想的兴趣。但是,所推荐的做法,不仅止于经文默想,就是用头脑默想经文的内容和应用。不幸,基督徒还常向东方冥想或类似的冥想办法学习。因为大部分基督徒对这方面都没有充份的认识,所以我们认为,这是一个潜在的危险。

傅士德Richard Foster)是《属灵操练礼赞》(Celebration of Discipline)的福音派作者,此书乃长期基督教畅销书。他在谈及冥想的一章里强调:「愿意追寻的人,都可以找到灵界的内在实况。」[1]傅士德很小心地区分东方的和基督教的冥想,表示两者有「天壤之别」。[2] 他对基督教的坚信,也使他的著手法有一点不同。可惜他的办法,时而和新纪元的或东方的冥想技术相似,例如他建议使用想像和梦境。他说:

若要进入冥想的内部世界,想像是最好的入门法。我们今天未能领略它的惊人力量。想像比观念性思想更强、比意志更强……[译按:此处的所谓想像,即「观想/观照」。 

偶然有人,能在无影像的空白中沉思冥想,但大部分人更需要深度的感觉。耶稣的教导也是经常使用感觉和想像。[3]  

学习冥想,一个好起点,就是我们的梦境,因为只需要留意我们已经在做的一些事情。十五个世纪以来,基督徒绝大多数都认为,梦是灵体世界闯入我们生活的自然方法。《梦:灵体的黑暗语言》(Dreams: The Dark Speech of the Spirit)的作者寇诗(Kelsey)说:「早期教会的每一个主要教父,从游斯丁(Justin Martyr)到爱任纽(Irenaeus),从革利免(Clement)和特土良(Tertullian)到俄利根(Origen)和居普良(Cyprian)都相信,梦是启示的方法。」 

……如果我们相信,梦是开启内心世界的钥匙,我们可以做三件实际的事情。首先,我们可以具体地祷告,邀请上帝藉著梦告诉我们,我们应该告诉他,我们愿意他这样对我们讲话。同时,祈祷求神保护是聪明的,因为向灵界开放,可以是危险的,也可以是有益的。我们只需求神,当他照顾我们的灵魂时,以他保护之光围绕我们。 

……现在讲第三件事——怎样解梦。最好的办法,就是求问。「你们得不著,是因为你们不求。」(雅四2)我们可以相信,若有需要和当需要时,上帝会赐下分辨能力。有时,请教于那些在这方面特别熟练的人,会有帮助的。[4]

(在我们的《新纪元信念百科全书》(Encyclopedia of New Age Beliefs)中有一章,关于新元内在工作、直觉、和梦工场,已说明这办法的风险。)傅士德也鼓励『归心』(或作『正心』Centering)和专心于自己的呼吸,都是东方冥想技术:

另一个冥想法的目标是从集中精神于自己的呼吸,达到归心或正心。舒适地坐著之后,慢慢留意自己的呼吸,可以帮助你了解自己的身体,指出里面的紧张程度。深深吸气,头部慢慢向后倾斜,尽量向后;然后呼气,头部慢慢转向前,直到下巴几乎停在胸前。这样做片刻,心中如此祈祷说:「主阿,我呼出我对几何学考试的惧怕,我吸入你的平安;我呼出我对属灵事情的冷漠,我吸入你的光和生命。」然后,正如前边,里外都静默。注意那活在里面的基督。[5]

傅士德博士确信,基督徒可以使用上边的办法,作为灵命增长的策略。他引述教会历来有使用的例子(包括基督教神秘传统),作为证据,证明从前的信徒已经使用。「我们也不应该忘记,不同宗教人士有大量的文献。这些思想家中,很多对人类处境,有不寻常的察觉。[例如,]东方作家如老子和波斯的查拉图斯特拉(Zarathustra,[译按:祆教的始祖])……」[6]

还好,傅士德博士也警告练习的人,他们是进行一项「严肃和甚至危险的事情」。[7] 但是我们不认为他这样做,就回答了练习时可能发生的所有问题。有两个原因叫我们担心:(1)因为基督徒通常对这方面的认识不充分,他们可能不经意地陷入更东方和秘术形式的冥想;(2)我们认为这些技术本来就有问题。[8] 我们并不怀疑傅士德博士是一位好基督徒,也不怀疑他的诚意。他希望基督徒和基督更亲近,我们感激他这愿望,但我们完全不同意于他对冥想和成圣的著手法。

***

教会里的世俗心理治疗也鼓励了『新奇』的属灵操作。[9] 例如,在美国奥勒岗州,克拉马斯瀑布的「路德会家庭服务」(Lutheran Family Service)工作的临床心理学家嘉勒高(E. S. Gallegos),也是《内在之旅:增长和治疗的观想》(Inner Journeys: Visualization in Growth and Therapy.)作者之一。[10] 他在「动物意像、脉轮(chakra)系统和心理治疗」,提出一个心理治疗法,是使用秘术理论和技术的,还加上观想或想像,以『评估』脉轮(根据印度教理论,脉轮是身体上的灵力中心。)

使用一般秘术冥想技术,可以『接触』每个脉轮,让它们在受辅导者的想像中,用动物形式『代表脉轮自己』。这些动物的作用是要指导和辅导这人。这和巫师的『力量』动物(“power” animal)很相似,这力量动物其实是一个导灵(spirit guide),以动物形状出现,在巫师的秘术探索上,帮助、指导、保护、指示他。[译按:新纪元人物称通灵中接触到的灵体为『导灵』。]

「作者从观察到脉轮系统和美国西北岸红印地安人的图腾柱(totem pole)有相似之处,而发展的治疗程序。这治疗过程也显示,那些印地安[巫师]部落的转化仪式和现代心理学上的转化有关系。」[11] 这位有执照的心理学家,在路德会家庭服务中心工作,在他的工作中结合秘术瑜伽/冥想理论和巫术。

但是,万一这治疗员也是一个秘术家,能向当事人传递秘术力量(一如真正的巫师)?或者,万一他把自己的导灵带到治疗中(无论自觉与否)?或者,万一这求助者因此转向巫术?既有这么多的可能后果,这样的『治疗』就变为向人介绍秘术的工具。[12]

这样的『治疗』,在教会中,不能说是很普遍,也不是罕见。我们不知道这样的做法在主流教会中有多广传,但我们确信可以引述几百个例子。而且福音派教会,因为几个原因,受到影响:(1)现代福音主义倾向于实用;(2)目前文化中的秘术复兴和对秘术的轻信;(3)教会多少容纳四围的异教文化;(4)修改过或『温和』的秘术进入心理治疗,而心理治疗已经渗透于基督教;[13]5)福音派的某些角落否定圣经权威。

举例说来,倾向秘术的《瑜伽杂志》(Yoga Journal )刊登了一篇文章,标题为「基督徒也冥想!」,作者是两个福音派人士。这些福音派人士,在他们的福音派教会里,开班教授『基督徒』冥想,他们也在其他福音派教会开办『基督徒』冥想的讲习班:

去年,我们两人,开办一个为期八周的冥想讲习班——在我们的保守福音派教会中,是一个相当大胆的做法。这课程反应热烈,非常成功,所以我们愿意和《瑜伽杂志》的读者分享它的重点……我们的背景包括练习瑜伽、太极、合气道,研读《薄伽梵歌》(Bhagavad Gita)、《奥义书》(Upanishads)、老子、佛陀和孔子的教导。[14]

他们正确地观察到,「无论是东方、是西方,冥想是一种内省:我们向内探索属灵的现实。」[15] 那么,不奇怪,「我们西方人尊敬地学习从东方来的操练和灵性醒觉,可以得益……这国家的新纪元运动,已经朝向个人性的东方式操练。」[16]

然而,他们没有批判新纪元的哲理或做法;也没有提及大部分冥想的秘术性和危险性;没有警告说,练习瑜伽有危险,或其含义;没有意识到东方宗教的哲理是敌基督教的;也不提异教中的属灵战争和欺骗的实在。该文章只讲到东方属灵事物的『好处』,并且赞同『基督教』冥想。此外,还有可疑的释经,又毫不批判地接受基督教神秘主义,例如没头没脑地重复基督教神秘传统中的某些词句。他们告诉《瑜伽杂志》的读者们,「基督徒也冥想,他们步以撒和大卫、圣依纳爵和圣方济、和基督自己的后尘。」[17]

可是,我们在新约里,看不见基督打瑜伽座,没有鼓励人们「练习瑜伽、太极、合气道」,也没有研读《薄伽梵歌》、《奥义书》、老子、佛陀和孔子的教导。这些福音派人士可能尝试和《瑜伽杂志》的读者搞关系,好影响他们,动机可能是好的,但我们质疑其效用。

上边文章的作者们介绍三本书。第一本是梅顿(Thomas Merton1915-68)的《默观的新苗》(New Seeds of Contemplation)。梅顿是一位有影响力的苦行天主教修士,他把东方宗教的信仰和做法合并于自己的天主教信仰中,把很多天主教人士带到东方默观传统去。他相信自己在东方宗教经典和做法中,包括印度教、佛教、禅宗传统,找到真正的属灵真理。他们介绍的第二本书是恩德晓(Evelyn Underhill)的《神秘主义》(Mysticism)。此书支持各种不同的神秘操练,又鼓励人接受泛神论。[18] 作者们也介绍傅士德的《属灵操练礼赞》,并描写它为「在使基督徒对冥想重新感兴趣一事上,有显著地位。」。[19]

 

 http://www.chinesechristiandiscernment.net/others/S_discipline_meditate.htm

守望
守望 2019-07-18 05:26
 也欢迎姊妹发帖。可以定期一日发帖;或不定期发帖。

看贴回贴,也是一种爱,还等什么?:)
图片链接 (选添,只支持 .jpg、.gif、.png为结尾的URL地址)
 

 

 

 

欢迎浏览更多造就性话题...


信仰启蒙 初信入门: 初信答疑 见证故事 初信学园 初信感言 福音美文    
我爱灵修 我爱灵修: 每日灵粮 灵修小文 讲道讲章 灵修方法 灵修笔记 在线聚会  
圣经学习 圣经学习: 读经疑问 教义研究 读经方法 圣经综览      
婚恋家庭 我爱我家: 单身时光 婚前婚后 养儿育女 孝敬父母      
工作职场 凡人生活: 社会新闻 深度透视 影视分享 求职招聘 互动调查 轻松趣味
求助热线 求助热线: 信仰疑惑 代祷请求 生活求助 事工需要 辅导专刊    
教会服事 教会服事: 教会资讯 深度思考 读书会友      
社区事务 社区点滴: 新人指南 意见反映 社区公告 社区活动 参与服事    

 

你还不是该讨论区成员,现在就加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