守望 0 个回复 / 27186 个查看 2020-09-16 07:00
《使我族人得自由的书》
或许你以为,圣经只是在美国或德州一带所谓的“南方圣经地带”发挥功用。让我告诉你一个发生在半个地球以外地区的故事,是由一个名叫罗恰卡·普德(Rochunga Pudaite)的印度人道出的,他属于印度的少数民族“麻族”(Hmars)。他在那本以《使我族人得自由的书》为名的作品里,道出了以下的故事。
麻族曾经是印度最凶狠的一个族群。他们祖先是蒙古人的后裔,发源于中国华中一带,后来他们跨越喜马拉雅山,在印度东北部定居下来。他们有猎人头的习俗,每一次打完仗,就把猎得的头颅挂在小竹屋的门上。当时治理印度的英国人称他们为“野蛮族”,认为他们和禽兽一样残忍。英国人曾企图进入他们的领域,但麻族人奋勇地击退了英军。仅仅在一次突击茶园的行动中,麻族人就掳获了五百个人头。英国发动士兵追缉他们,有几个麻族人被杀,但大多数都得以逃回到丛林中,那里就是后来宣教士沃金特·罗伯茨(Watkin Roberts)带进圣经的地方。
  罗伯时是一个化学家,他在威尔斯大复兴中悔改信主。当他听到英国士兵正在追杀麻族人的报导之后,觉得神感动他去将圣经带到麻族人当中。
罗伯时抵达印度的麻族人边界,英国当局阻止他继续前进,认为那个地区太危险了。罗伯时只好退而求其次。他在紧挨着麻族人的地区找到一些鲁夏人(Lusais)。他就在他们当中待下来,开始将圣经翻译成麻族人的语言。后来他收到一位英国女士奉献的一小笔钱,就印了几百本约翰福音,并且托人送达麻族的每一个村落。
其中一本被送到普德父亲所住的那个村落。当时刚好有一个鲁夏族人到那里,将圣经读给他父亲听。普德的父亲不能明白“重生”的意义,那位读圣经的鲁夏人也无法解释得清楚。他们就建议酋长,邀请翻译圣经的人到村里来。
    罗伯时要求英国的代办批准他去,但对方劝他打消此意说:“如果我进去,我会带一百个士兵保护我,但我无法保证任何一个士兵能活着回来。”罗伯时把酋长的邀请函给他看,但英国代办认为那是一个圈套,他说:“他们心里只想砍你的头。”但罗伯时还是去了。他终于得到机会向麻族的人解释福音。经过一个星期的教导,酋长和四个麻族的男子宣告说,他们愿意相信耶稣基督,并与神和好。其中一人就是普德的父亲,他的名字叫差旺加(Chawanga)。
差旺加后来成了第一个麻族的传道人。他走遍全境,教导圣经,领人归向基督,并建立教会。那些早期的麻族传道人几乎在每一个村落都成立了教会。许许多多人相信了基督。他们厌倦从前争斗、酗酒、恐惧的生活。一旦成了基督徒,他们的生活立刻改观。他们更加辛勤工作,并努力为小孩子兴建学校。
奇怪的是,英国人竟然因这族人的改变而怪罪罗伯时,认为他在兴风作浪,下令他立刻离开。结果他只好留下翻译了一半的鲁夏文圣经而去。
   麻族人推选普德负责将圣经翻译成麻族文。虽然他们中间从未有人离开过位于印度东北的家乡,但他们却打发普德出去上宣教士办的学校,后来又去上一个印度的大学。罗伯时并且设法让普德前往苏格兰和美国继续受教育。普德真的完成了翻译圣经的工作,后来成了印度柬埔寨拓荒差会(Indo-Burma Pioneer Mission)的新主席,这个机构最初是由罗伯时创立的,后来改名叫伙伴差会(Partnership Mission)。
普德这样报导现今麻族的情形:
    麻族人……已经成了印度所有族裔里最先进的一族。至少有百分之九十的麻族人是基督徒,分别在两百多个教会中敬拜神。除了罗伯时,他们唯一拥有的宣教士就是圣经。
麻族人现在的人口已达十二万五千。其中百分之八十五的人可以读和写,这在印度是相当罕见的,这个比例甚至超过菲律宾。他们一共有八十八个由教会办的小学,七个初中,四个高中——其中一个高中大约有一千学生。他们甚至有设备先进的医院,驻有麻族的医生和护士。
   麻族人当中还出了一位印度驻南斯拉夫的大使,一位印度驻沙乌地阿拉伯的领事,还有一位担任印度国内最高的公职。另外有一人被选上一个大省的行政官。印度每年举行考试,选拔优秀的年轻人担任公职。全国一共只选二十名。连续几年来,都有一两个麻族人被选中。而麻族人在全印度人口中只占七千分之一。
麻族人也开始向其他部落传福音,在别的部落中建立了数百个教会。他们也把食物运到遭饥荒的部落。至于普德,现今他是“带圣经到普世”(Bible forthe World)组织的负责人,已寄出数百万的圣经到几个国家。他们的异象是在十年之内至少寄出十亿本圣经到世界各地。
  普德说:“圣经启示了神的旨意,人的心,救恩之道和信徒的福分。圣经告诉我们,我们来自何处,前往何处。圣经使我的族人得到自由。”
 作者:博爱思牧师。
 来源:https://mp.weixin.qq.com/s/zii8Jtf9hGk1ywB8CibUeg
当时克里斯韦尔已经在达拉斯第一浸信会,牧养了三十五年。他已有五十五年的侍奉经验,所以被邀请来向三百五十位牧师、学者、基督教机构的负责人讲道。他的题目是:“如果我传的是无误的圣经,会有什么后果?”他的回答可以说是经典之言。他解释在他个人身上和他的教会中所发生的事,以及他相信当神的话语被使用出来、受到尊重时将带来的后果。
当初克里斯韦尔在达拉斯教会牧养一年之后,他向人数已经稳定的会众宣布,他打算把整本圣经从头讲起,由创世记开始一直讲到启示录末了。他说:“那可真是石破天荒的举动。”有些人告诉他,这样做会伤害教会。他们说:“没有人会来听你讲哈巴谷书、哈该书、那鸿书。大多数人甚至不知道这些书卷是什么。”但克里斯韦尔仍然依照计划行事。结果大出众人意料之外,所产生的问题不是教会无疾而终,反而是缺乏足够的空间来容纳源源不断涌进的人潮,人们周复一周地前来聆听这种完全符合圣经的讲道。有数以千计的人得救。今天达拉斯第一浸信会已成了美国规模最大最有果效信息最合乎圣经教训的教会之一。
或许世人的嘲笑、严苛的批评不绝于耳,但历史的教训证实:圣经有超越一切的大能,可以改变人的生命,可以坚立教会。
神借着他的灵,透过圣经对人说话”;因此神的话语能改变生命,创造新生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