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KChan 0 个回复 / 1894 个查看 2018-09-04 03:12

有關抑鬱症的最新大腦科學研究


https://www.facebook.com/lois.chan.568/posts/947375235454312?__xts__[0]=68.ARCsNi_dThW_0JLOqXZYInGiZv44oQtPzoQu5SOo-WcPq4Lcw2BIgsdorA9rplmxoEdBxHuvjZpAlzzT4GvgjmP_E-mCVyugf4GyBz-_H9bpOH_xZz9KTyABUjY7zivsF5MC1h1jMnMJbCCMMkBQv6mX1JCka4GwKtHYYzNrYwJQWUXB0HBb&__tn__=-R


化學物不平衡和抑鬱症


今天,我們大多數人都知道或已經聽說過,化學物失衡以及它如何引起抑鬱症。我們大多數人都聽說過大腦中的血清素(serotonin,5-羥色胺),其水平若低,會導致我們抑鬱。我們已經在電視上看到廣告,據說可以糾正其缺乏的藥物。但是,新的研究顯示,化學血清素可能與抑鬱症幾乎沒有任何關係。

韋恩州立大學(Wayne State University)醫學院的研究人員留意到,有60%-70%服用“血清素再攝取抑製劑”(Serotonin Reuptake Inhibitors)的人,仍會感到抑鬱。因此,他們設計了一個研究項目,以重新審視血清素和化學失衡在抑鬱症中的作用。他們發現的是﹕血清素可能不是抑鬱症的主要因素。[iv]

請記住,他們是使用老鼠來研究的。我們發現,牠們有一個基因,能導致牠們的大腦中產生很少的血清素。不,你不需要提醒我,我們是人,不是老鼠。但是,這些大腦血清素缺少的小鼠,在正常情況下,沒有表現出類似抑鬱症的行為模式。有一些情形,能導致其他動物產生看似抑鬱的行為,當牠們遭受到同樣情況時,這些小鼠的反應,就像那些血清素正常的小鼠一樣。大多數有遺傳性血清素缺乏的小鼠們,對SSRI抗抑鬱藥的反應,不會像那些正常小鼠的一樣,牠們沒有改變“抑鬱似的”行為。

………
………


希望是一件好事:抗抑鬱藥物的有效成分是什麼?


該研究正是許多人長期以來一直在思想的問題﹕今天抗抑鬱藥物中的有效成分,似乎是希望。該研究在加州大學洛杉磯分校醫學院完成,研究患者對治療的態度,是否會影響結果。[i]

該研究將病人分為三組。其中一組接受安慰劑藥丸(看起來與真實藥物完全相同,但不含有活性藥物);另一組接受藥物治療;第三組沒有接受藥物治療,但獲得支持性關顧。然後他們詢問參與者是否相信該藥會起作用。

那些報告說他們相信藥物有效的人,無論他們接受了安慰劑或真正的藥物,他們都有進步。而且,這兩組之間的差異並不大。兩組治療組的成積,都優勝於僅接受支持性關顧的患者。我想這個方程式似乎是:信心+希望=效用。

用研究員的話來說﹕「支持性互動對受測試者有用,叫他們進步,抗抑鬱也幫助他們進步,但我認為我們的主要發現是﹕患者對藥物療效的信心,是促使他們康復的一個獨特因素。因此,對藥物的功效或有效性的信念,可能是治療抑鬱症中的“安慰劑反應”因素。」[ii]
………
………


抑鬱症和運動


據報導,每週鍛煉三次可的成人,其抑鬱的風險降低16%。而且,每增加一天鍛煉,效益會增加6%!
………
………


大腦對威脅的反應


在University of Exeter進行的一項研究中,研究人員發現,當我們被提醒,有人愛我們和關心我們時,大腦對感知威脅的反應就會停止!誰知道?[i]

使用MRI腦部掃描,研究了42名健康患者,以觀察大腦中稱為杏仁核(amygdala)的區域。當讓這人看威脅情況的照片,杏仁核在MRI掃描上發生變化。但當向患者展示威脅性圖片之前,展示其他人得到慈愛和感情上的支持的照片,就沒有這樣的變化。[ii]

研究感覺疼痛之人的腦部掃描變化,也觀察到類似的反應。若向患者提及被愛和被照顧,他的大腦反應減少。在焦慮的人中,尤其可以看到疼痛和受到威脅之人的這種反應。

………

「愛裡沒有懼怕。愛既完全,就把懼怕除去。因為懼怕裡含著刑罰。懼怕的人在愛裡未得完全。我們愛,因為神先愛我們。」(約壹四18-19)這是MRI腦部掃描可以向我們展示照片之前2000年,已有的答案。知道自己被掌管宇宙的神所愛的人,不需要害怕!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