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KChan 0 个回复 / 1768 个查看 2018-09-04 03:15

藥物治療、聖經輔導、抑鬱症


https://www.facebook.com/lois.chan.568/posts/938716802986822?__xts__[0]=68.ARDU4V0Q6FzpBBy7rbj9ZMFmqAGlxHqySyftm5BDa8HoZ-jh1JZEspfx0ErA5YlhRNe6I-YImIr2NPNjYxdB37U482qUKZRIe4hHEXgYlME3BM_iPOiusNnMpSyH50mW4kHd9c5KNBMhHCcs8-r1Ya23l-ViCf2Z3YfJX459ffp3yXewcwhL&__tn__=-R


==============================


物治療,聖經輔導和抑鬱症:有什麼關於血清素的新消息?


張逸萍譯自﹕“Medication, Biblical Counseling, & Depression: What’s New in Serotonin?” By Charles Hodges , September 7, 2015. (http://biblicalcounselingcoalition.org/…/medication-biblic…/)


新研究


今年有大量的新研究發表,對於任何參與醫學和聖經輔導工作的人來說,都非常有趣。其中一些,把我們一向對抑鬱症的原因和治療的觀點,顛倒過來。[i]其他文章則對聖經輔導在這方面(幫助悲傷和抑鬱中掙扎的人)的作用,給予鼓勵。讓我們從血清素(serotonin,5-羥色胺)開始講。

過去的30年來,我們被告知,抑鬱症是由化學物失衡引起的,其中包括我們大腦中的血清素水平低,故藥物是解決之道。《大腦科學與生理行為評論》(Neuroscience & Biobehavioral Reviews)雜誌有一篇文章,[ii] 叫做「血清素叫人情緒高脹?還是低落?」,作者們挑戰這兩個想法。這篇文章裏,作者們有三個有趣的觀察。

首先,他們認為在抑鬱症中,血清素不見得低,實際上可能在多種形式的抑鬱症中,它會升高。第二,抗抑鬱藥本應藉著提高血清素,以幫助抑鬱症,[iii] 但在治療的最早兩週可能沒有任何幫助,並使許多患者感覺更糟。最後,服用抗抑鬱藥所帶來的改進,可能不是因為血清素提高所致。

作者指出,因為血清素增加,人類大腦會自動調節其水平,使之恢復正常。[iv] 他們推測大腦使血清素恢復正常的過程,是進步的原因。三十年來,醫學界陷在一個未經證實的“化學物不平衡”理論裏,現在看到他們為了要更好地解釋我們臨床看到的事情,而進行研究,令人興奮。

在過去三十年中,任何從事醫學或輔導工作的人,當他們照顧那些被稱為抑鬱症的人,他們會留意一個“延遲兩週”的現象。我們大多數人都看到SSRI抗抑鬱藥為患者帶來的副作用﹕焦慮、作嘔和其他。這項研究為我們在醫學和輔導方面工作的人,做了兩件事。

首先,它使醫學研究人員開始放棄一個固定的想法,就是低血清素可以解釋所有人類情緒毛病的想法。現在,我們可以不被它約束,而轉向其他方面尋找答案用作者的話來說﹕「了解血清素和抑鬱狀態之間的真實關係,對於理解這些狀態的病原,及開發有效治療,非常重要。」[v]

我和其他許多人一樣,都撰寫過文章,表示美國對抑鬱症的診斷,是過度的。也許每年被診斷為抑鬱症的人中,有90%,是因為有所喪失,而正常地感到悲傷。[vi] 其餘10%的人,有許多醫療問題,包括一些沒有明顯原因而失常地悲傷的人。即使對這10%的人,目前的抗抑鬱藥物,也不能起很好的作用。如果這項研究推使醫學研究人員,為那10%有醫學原因而抑鬱的人,尋找原因和治療的更好的答案,那就很好了。

其次,這項研究提醒我們這些聖經輔導員,當我們為人們提供輔導時,我們不必根據一些沒有可靠科學證據支持的標籤或理論,尤其當這些理論與聖經相衝突時,更是如此。我們有好消息,長期的正常悲傷,答案可在聖經中找到。甚至那些有醫學原因而陷入雜亂的悲傷或抑鬱的人,也能在聖經中找到同樣的安慰和鼓勵。任何患如此長期疾病的人,都可以。

我還有更多有趣的研究消息要分享。在下面文章中,我們將為那些悲傷和沮喪的人們,尋找令人鼓舞的想法。

[i]McMaster University. “Science behind commonly used anti-depressants appears to be backwards, researchers say.” ScienceDaily. ScienceDaily, 17 February 2015. <www.sciencedaily.com/releases/2015/02/150217114119.htm>.

[ii]Paul W. Andrews, Aadil Bharwani, Kyuwon R. Lee, Molly Fox, J. Anderson Thomson. Is serotonin an upper or a downer? The evolution of the serotonergic system and its role in depression and the antidepressant response. Neuroscience & Biobehavioral Reviews, 2015; 51: 164 DOI: 10.1016/j.neubiorev.2015.01.018

[iii] SSRI antidepressants, Selective Serotonin Reuptake Inhibitors, are supposed to work by raising serotonin in the human brain.

[iv] Andrews et al. p. 166-167, 175.

[v] Andrews, et al. p. 181.

[vi] Good Mood Bad Mood, Charles Hodges. Shepherd Press. Wapwallopen, PA, p. 66-69.


==============================


藥物治療,聖經輔導和抑鬱症:有什麼新的治療方法?


張逸萍譯自﹕“Medication, Biblical Counseling, & Depression: What’s New in Treatment?” By Charles Hodges , September 8, 2015. (http://biblicalcounselingcoalition.org/…/medication-biblic…/)


治療抑鬱症


當今美國可用的抑鬱症藥物效果不佳,這已不是什麼秘密。研究告訴我們,服用這些藥物的人中,有80%到90%的患者所得的效用,不見得比服用安慰劑(placebo)更好。(安慰劑看似該藥物,但不含活性藥物。)[i] 在上邊文章中,我們看到它的原因,很簡單,醫學科學在研究抑鬱症的原因和治療方法時,他們一直所根據的理論,很可能無效。那麼我們怎麼幫助人呢?

現在我們要來看今年的研究,這對那些在抑鬱和悲傷中掙扎,但不想吃藥的人來說,真是令他們鼓舞。第一篇文章來自《家庭醫學雜誌》(Journal of Family Practice),標題為「治療抑鬱症:藥物之外,還有什麼有效的?」[ii] 這是一個新穎的想法,但有些患者實在不想服用藥物。並且,對於那些患者,作者建議輔導,運動和膳食補充劑。這三類辦法,都被醫生認為是基於證據的有效治療方案。讓我們馬上來看看。

三個非藥物治療法

如果您對膳食補充劑感興趣,請查閱該文章,帶給您的家庭醫生看,因為我不想在文章裏行醫。[iii] 但我會說,所列舉的補充劑很重要,並且有用。患者在使用任何補充劑之前,應該與他們的醫生討論,使之適合他們的整體醫療保健。

另一方面,運動是我的最愛。在過去的46年裡,我每週跑30英里或更多。而且有時候,當有問題使我困擾,跑步一直是幫助我的辦法之一。因此,只要他們的一般健康狀況允許,我經常勸那些悲傷和沮喪的求輔導者出去散步。文章所陳述的研究告訴我們,它確實有幫助。一些研究指出,它的效用和藥物一樣,或更佳。[iv] 許多在抑鬱和悲傷中掙扎的人,身體變得怠惰,步行兩英里對他們有好處。

文章繼續解釋,研究證據顯示,輔導能幫助那些在抑鬱和悲傷中掙扎的人。作者認為,認知行為療法(cognitive behavior therapy,CBT)是醫學界最常用的輔導形式。當將接受CBT的人與對照組(在等候名單上,未接受輔導的人)進行比較時,這種形式的輔導似乎有所幫助。[v] 這輔導法幫助患者改變他們對問題的看法,以及考慮怎樣採取行動。

對我們這些從事聖經輔導的人來說,不會感到驚訝。聖經對人生的得失,有真正的答案。通常這些得失正是人們感到悲傷的原因。正如希伯來書作者說﹕

「因我們的大祭司,並非不能體恤我們的軟弱。他也曾凡事受過試探,與我們一樣。只是他沒有犯罪。所以我們只管坦然無懼的,來到施恩的寶座前,為要得憐恤,蒙恩惠作隨時的幫助。」(來四15-16)


基督教輔導


本週,我在《神經和精神疾病期刊》(Journal of Nervous and Mental Disease )上發表的一篇,標題為「宗教與傳統認知行為療法治療慢性疾病患者的嚴重抑鬱症」的文章中,發現一項有趣的研究。[vi] 該研究比較了兩組認為宗教對他們重要的人,一組接受輔導(認知行為療法),但不提及信仰,另一組則將宗教信仰融入輔導中,通常宗教是基督教。

研究人員觀察到兩個有趣的結果。首先,根據「當事人的宗教信仰來識別和改變無益的思想和行為」,並不減低輔導的有效性。其次,對於那些“非常虔誠”的當事人來說,有宗教信息的輔導,比沒有的,更有效。[vii]

在這方面,彼得曾說﹕「……神的神能已經將一切關乎生命和虔敬的事賜給我們,皆因我們認識那用自己榮耀和美德召我們的主。」(彼後一2-3)雖然這些結論和彼得的話還有一段很遠的距離,但現在,令人鼓舞的是,有些研究人員願意問﹕宗教信仰在輔導中可扮演什麼角色?然後回答它。

[i]Good Mood Bad Mood, Charles Hodges. Shepherd Press, Wapwallopen, PA. p.69.

[ii] Michele M. Larzelere, PhD, et al. “Treating depression: What works besides meds? Managing Depression without Medication,” The Journal of Family Practice, 2015 August;64(8):454-459A. < www.mdedge.com/…/fil…/issues/articles/JFP_06408_Article2.pdf >

[iii]Larzelere, p.456.

[iv]Larzelere. p.455.

[v]Larzelere, p.455

[vi]Harold G. Koenig, Michelle J. Pearce, Bruce Nelson, Sally F. Shaw, Clive J. Robins, Noha S. Daher, Harvey Jay Cohen, Lee S. Berk, Denise L. Bellinger, Kenneth I. Pargament, David H. Rosmarin, Sasan Vasegh, Jean Kristeller, Nalini Juthani, Douglas Nies, Michael B. King. “Religious vs. Conventional Cognitive Behavioral Therapy for Major Depression in Persons With Chronic Medical Illness.” The Journal of Nervous and Mental Disease, 2015; 203 (4): 243 DOI:10.1097/NMD.0000000000000273

[vii] Wolters Kluwer Health: Lippincott Williams and Wilkins. “’Religiously integrated’ psychotherapy is effective for depression.’ ScienceDaily. ScienceDaily, 31 March 2015. < www.sciencedaily.com/releases/2015/03/150331145017.ht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