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源分享| 珍贵贵州老照片:1949年西方人眼中的文化圣地和“海外天国”石门坎

魏淼淼
魏淼淼 5 个回复 / 18173 个查看 2020-05-05 19:58

在川、滇、黔三省交界处,有一片神奇的土地——石门坎。

这里是“西南苗族文化的最高区”,是云贵川交界地区的教育中心、农耕技术推广中心、苗族文化的传播中心、战时灾民自救中心、麻风病等地方病的救助中心,还是足球之乡……

是什么让这个曾经西南边陲最贫穷的地方能焕发如此蓬勃的生机?

今天九妹就带着你跟着一组1949年珍贵的历史老照片,一起穿越回上个世纪的石门坎,探寻一个波澜壮阔的民族故事……

一百多年前(1905年),英国传教士柏格理来到了石门坎,他在当地兴建了教堂、医院和学校,并为当地苗民引进了土豆、玉米等农作物以及农业试验场。

柏格里

他还为当地苗民改进了土灶和纺织机,并在当地人的帮助下,为苗语创建了书写系统:滇东北老苗文

柏格理及其他传教士还试图按照西方的习惯改良当地的风俗,引入了多种体育、文化运动,并坚持举办端午节运动会,成为全苗族的盛会。

1905年,英国传教士柏格理开始在石门坎兴建学校,并于第二年开始招生,开启了让当地人耳目一新的教育,由此创办了中国第一所双语教学学校,开了男女学生同校的先河,修建了贵州有史以来的第一个球场。

在短短时间内,石门坎一跃成为中国西南地区经济、文化最为发达的地区之一,全民受教育程度甚至超过了同时代的许多汉族地区。

这里有过中国最早的麻风病院和中国第一所苗民医院。这里是中国境内首次发现和报告地方性氟病的地点。

石门坎在西方人眼中拥有“文化圣地”、“海外天国”、“云的那一边”等美誉,这种盛况持续到二十世纪50年代。

柏格理传教士及其继任者们为石门坎开创了一个的繁盛时代,为苗族培养了大量优秀的知识人才,并一度影响至今。

1915年秋,伤寒病,即苗族人所恐惧的“黑病”在石门坎肆虐,苗民、学生纷纷病倒,不少人外出躲避瘟疫,但柏格理却一直坚守在石门坎救护病人,不幸受到感染,救治不及,於9月15日逝世於石门坎,时年仅51岁。消息传出,苗族人的心都碎了。

苗人首领们说∶“他是我们的,让我们来安葬他。我们来安排棺材、抬棺人、砌墓与墓碑,因为我们爱他胜过爱我们的父辈,他始终都对我们那麽友爱。”

出殡那天,苗、藜、汉族送殡者达1,500人之多,无一不失声痛哭。

如今,柏格里已经静静地沉睡在那片他奉献一生的土地上,他所培育的代代学子精英正在新中国的不同岗位上书写着新的传奇。

每年,都有无数国内外学者来到石门坎,探寻柏格里的故事,他所留下的百年大业,令人钦佩,更令人感怀。

如今,正在经历着“疫情”的我们,更能感受到当年他面对瘟疫时的艰苦卓绝!这种超乎国家与民族的大爱更让我们感念——苦难背后,唯有这种守望相助的大爱才是一个民族最好的良药!

免责声明:本文来自腾讯新闻客户端自媒体,不代表腾讯网的观点和立场。
魏淼淼
魏淼淼 2020-05-05 20:00
当前位置:首 页 > 电视频道 >纪录片 > >国家旅游地理发现之旅黔西北秘境纪录片《走近石门坎》
国家旅游地理发现之旅黔西北秘境纪录片《走近石门坎》
2019-07-09 16:20    国家旅游地理网

  国家旅游地理-地理探索贵州毕节(威宁)7月9日讯 云贵交界处,山高坡陡树木稀,少见稻田和牛羊,更难见游人来这里。远山苍茫农舍依稀,一座白色的小教堂却坐落在这里,屋顶黑色的十字架好显眼,教堂前却无人迹。这教堂建于1908年间,距今已有好久好久的,教堂右侧小山上有墓地,当年的建造者如今安息在那里。一个英国人,为传教来到这荒凉的大山里,建造了教堂,学校,医院,足球场,游泳池,麻风病院、孤儿院,还为当地苗族人民创造了文字呢。岁月流逝,如今只有那洁白的教堂屹立在那里,当年的学校正在重修呢。走马观花逛一圈,我却牢牢记住了这位英国人的名字—柏格理。

20190704_104237.jpg

  石门乡地处威宁彝族苗族回族自治县的西北部,距县城140公里,与云南省昭通市毗邻。“石门乡”因乡政府驻地附近的荣和村石门组路旁有一扇天然的石门而得名,外界称其为“石门坎”,是一处极具传奇色彩的文化遗址,是中西方文化交融共生的一朵奇葩。

  “中国石门坎”是中国现代史上最富文化传奇色彩的一个地方,是东西方文化交融激荡而产生的奇异花朵。从上个世纪初到40年代,这里产生了许多我国文化史上的奇观。

20190704_115021.jpg

  1905年,英国传教士柏格理等人来到石门坎传教办学,通过几十年的不懈努力,柏格理及其后继者王树德、张道惠等人神话般地在这里创造了许多奇迹:创造苗文、结束了苗族无母语文字的历史,创办乌蒙山区第一所苗民小学,建威宁县第一所中学,在中国首倡和实践双语教学,开创中国近代男女生合校的先河,创办乌蒙山区第一所麻疯病院,建立中国第一所苗民医院,创建乌蒙山区第一所西医医院等等……

  鼎盛时期的“石门坎”教育以石门坎为中心,覆盖了云、贵、川三省的二十余个县,形成了宠大的教育体系,设立了100所分校小学和1所初级中学,培养出了数以千计的小学毕业生和初高中、中专毕业生、50余名大学生、4名硕士生和2名博士生;石门坎的文化与教育事业,成就辉煌。

  “石门坎”成为当时黔西北、滇东北、川南的一个区域性文化中心;因此,石门坎,这个弹丸之地,一时驰名中外,被誉为“西南苗族最高文化区”、“西南苗族的文化复兴地”、“贵州足球的摇篮”、“海外天国”、“东西方文化交融的传奇部落”等,就连外国邮件也只须写上“中国石门坎”便可直接寄达,其名气之大由此可见一斑。

  石门坎文化的兴起、繁荣和衰落,吸引了国内外众多学者前来考察研究,柏格理和他的后继者们所创造的文化奇观,令考察者、拜访者荡气回肠、感慨万千!

  “石门坎”文化底蕴深厚,在国内具有不可替代的稀缺性和唯一性,在国际上享有很高的知名度,具备发展海外高端旅游市场的巨大潜力。


timg3.jpg

石门坎遗址长房子。


20190704_115135.jpg

石门坎地质景观。


20190704_110453.jpg

石门坎老照片。


6.jpg

百年中西文化结晶的石门坎。


20190704_112727.jpg

石门坎学校遗址。


5.jpg

百年前的足球场。


20190704_114052.jpg

大山深处的游泳场。


©国家旅游地理/地理探索/ 詹晓东 王慈生 石益红 /石门坎文化指导 金辉 /鸣谢  南方电网贵州毕节威宁供电局


来源:国家旅游地理网   编辑:马新
魏淼淼
魏淼淼 2020-05-05 20:04

▲新书发布会现场

为此,她邀请了原长江证券创始人、深圳石门坎教育公益基金会理事长陈浩武,中国扶贫基金会执行副理事长王行最、中华社会救助基金会秘书长胡广华、弘益文化创始人宋厚亮、善达网执行总编辑马广志、北京致诚社会组织矛盾调处与研究中心执行主任何国科、北京博能志愿公益基金会秘书长刘静、北京市美疆助学基金会理事史兆苓、宁夏青年社会创新发展中心李丰丰等人一同探讨中国公益事业的发展与未来。

▲原长江证券创始人、深圳石门坎教育公益基金会理事长陈浩武

“原本我今天没打算过来参加发布会的的,因为今天身体状况确实欠佳。但当我看到文梅写的这本书时,我觉得真是太匹配我的观点了。前段时间,有人要我评价中国公益界的现状,我就写了一个字:途!当我看到文梅这本《别喝彩,我们仍在坎途》时,我觉得她写出了我的心声!”

陈浩武说,他在贵州石门坎做公益做了8年,他发现现在越来越多的年轻人,都主动加入到了志愿公益的行列中来,主动关注和帮助弱势群体,身体力行地践行着公益,这让他倍感欣喜,也从中看到了中国公益事业的未来和希望。

中国扶贫基金会执行副理事长王行最,也十分赞同文梅“跨界公益“的观点。

他说,“中国公益未来的发展必将是‘跳出公益看公益,从硬慈善向软慈善演变’的渐进趋势。唯有如此,才能找准社会问题的痛点,找到正确的解决方法和路径,有效实现公益项目的愿景和目标。”

摘自https://baijiahao.baidu.com/s?id=1648191670151806398&wfr=spider&for=pc


魏淼淼
魏淼淼 2020-05-05 20:07

陈浩武

陈浩武,1952年6月出生,湖北黄陂人。毕业于湖北省金融专科学校(现湖北经济学院)。武汉大学经济学博士。曾任 中国人民银行湖北省分行调查统计处处长、中国人民银行湖北省分行研究所所长、湖北证券(现名长江证券)董事长。现任北京大学光华管理学院研究员、北京大学网络经济研究中心副主任。
中文名
陈浩武
民 族
国 籍
中国
出生日期
1952年6月

坎坷往昔

陈浩武陈浩武陈浩武,1952年6月出生在湖北武汉黄陂县(现改为黄陂区)一个知识分子家庭。祖上是商贾富户,1957年其父被划为“右派”。“右派”的标签也像一片挥之不去的乌云笼罩了陈浩武从童年到青年的整个期间,甚至对其人生观和价值观的塑造也产生了深远的影响。然而比“标签”更可怕的是饥饿。每天放学后陈浩武都要与哥哥一起四处找野菜,毛蒿,桑树叶榆树皮、地衣、蚊子楂、泥鳅嘴、野韭菜……翻过饥饿的童年,右派的阴影,让陈浩武在心灵上受的打击更大。因为出生在右派家庭,所有的入党、入团、参军、提干、招工等等一切能改变命运的机会,都对他关上了大门。[1]

江湖成名

1971年,陈浩武被招到县供销社,成为了一名普通的售货员。1975年进到湖北人民银行工作,从秘书开始,到80年代末,他已经成为湖北人民银行金融研究所所长,正处级干部。这期间,原本只有中专文凭的陈浩武,相继获得硕士和博士学位。在金融研究所工作期间,陈浩武可以轻易了解到当时中国最前沿的经济动向,这也直接影响了他的人生轨迹。1983年左右,关于股份制和股票的全国研讨会在武汉召开,彼时,资本市场的研究人士集聚武汉;1984年,被称作“经济改革思想史的开创性事件”的“莫干山会议”召开,中国青年经济工作者“第一次集体发声”;2年之后,武汉被定为中国第一批金融体制改革试点城市。[2]

湖北证券

陈浩武陈浩武1990年底,原本仕途一帆风顺的陈浩武做了一个让所有人都不理解的决定,离开研究所,着手创办湖北证券。放着好好的正处级干部不做,而去做一个前途未卜的事,这在当时并不被周围的人看好。那个时候的证券公司并没有现在的经营局面和氛围,特别是在内陆城市,尽管当时证券公司的业务还比较单调,只能做点国债之类的简单交易。“但是我认为去证券公司是理性的选择,80年代思想解放的时候,我们那一帮年轻人思想都非常活跃,而且还有很浓的‘天下情怀’,就好像是说我们这代人要对国家,对天下有抱负”。

1991年3月18日,39岁的陈浩武正式出任湖北证券公司董事长,在随后10年,中国资本市场的蓬勃发展也恰好证明了陈浩武的选择,湖北证券被业界认可。在那个年代,在券商老掌门人中,陈浩武与广发证券陈云贤湘财证券陈学荣并称证券业“三陈”。从湖北人民银行的几间旧仓库起步,到陈浩武2000年离开,10年里,湖北证券无论是员工数量、营业面积还是盈利能力、资产总量都以几十倍、几百倍的数量在增长,其中资产总额在10年里增长了600倍,并成为当时湖北省最大的纳税企业之一。值得一提的是,陈浩武时期的湖北证券还经历了几次股本扩张的“大跳跃”:从成立之初的1700万到1.6亿、3亿,又从3亿增至10亿。同时数据显示,湖北证券的净资产收益率并没有随之下降,反而一直保持在前列。[3]

失足江湖

陈浩武陈浩武2000年1月27日,湖北省纪委、监察厅正式向外界通报:1992年至1997年间,陈浩武先后收受了5家企业负责人贿赂计人民币39.6万元、港币6万元以及一条价值5800元的金项链。1997年6月至1999年5月,非法占用公款计人民币63.17万元,美元6万元。1999年春节,收取公司总经理助理洪某以给其子压岁钱的名义送的礼金1万美元。1998年1月至1999年11月陈浩武违反规定,委托湖北证券公司资产管理部帮其炒股,非法所得人民币139.53万元。2001年7月,陈浩武案在武汉中院开庭。2002年初,法院判决,认定陈浩武犯有受贿罪,但鉴于其“有立功表现”,决定“免于刑事处罚”。2003年9月,陈浩武由于“过去的问题没有解决”而再被羁押。据说,这次陈浩武的“二进宫”与一份举报材料有关。湖北省委主要领导在材料上批示,要求对陈浩武案的一些问题重新审查,做到“严格、严肃依法办案”。[4]

经济学者

“我离开湖北证券的时候,无论是财务状况,还是盈利能力和模式,风险控制以及团队都很好,所以我个人的离开对公司影响不大,再加上我既没有贪公司的钱,也没有把公司的资产转移,更没有投资失误,决策失误而造成财务危机”。陈浩武说。陈浩武仿佛消失在媒体的视野里。几年后当他再次出现在公众面前时,他的身份变为北京大学网络经济研究中心副主任,常参加各种与经济有关的论坛活动,其诸多也观点常被媒体引用。如果主办方不是刻意绍他是长江证券前董事长,也许很多人都会单纯地把他看成是一名经济学者。[5]

志愿石门坎

陈浩武陈浩武现在陈浩武新名片上印着的是“信仰与文化研究中心(香港)”主任。研究中心的成员分为学者和志愿者,前者负责从理论的角度来研究,后者负责实践,而石门坎就是他们研究的样本和实践的根据地。石门坎位于贵州接近川滇最边缘的西北角,100多年前,这里曾是茅塞未开的地方,当地人受官府的盘剥,过着农奴式的贫困生活。而在20纪初,随着英国传教士柏格理的到来,短短的几十年里,这里名声鹊起,迅速成为“西南苗族文化的最高区”。但文革时期,这里被扣上两顶帽子,“帝国主义文化侵略者基地”和“西方文明渗透的摇篮”,历史的悲剧让这个地方又重新回到“荒蛮”状态。在石门坎的调查中,陈浩武“深深感到中国教育资源分配的不公平,乌蒙大山里教育资源极为匮乏,因此动念为他们培训小学教师”。这是他们实践的第一步。3年多来,研究中心在公益实践方面,已在石门坎形成了包括“小学生免费午餐”,“支教志愿者生活补贴”,“夏季石门坎地区小学教师及志愿者培训”等相对固定的公益项目。之所以选择石门坎,正因为这个地方是信仰改变社会的典型。[6]

救赎石门坎

陈浩武在石门坎陈浩武在石门坎上世纪30年代就培养出医学博士、被称为西南地区文化高地的石门坎,1988年的调查显示:贫困率98%,文盲率88%,小儿辍学率78%,又回到了几近蛮荒的状态。2011年,陈浩武成立“石门坎后援团”,发动老同事和老朋友每人出资一万元,为在石门坎普及教育、提升文化募集资金和资源,并在大学中招募有信仰的志愿者前往石门坎支教。经过三年的发展,后援团已在北京、上海、广州、贵阳等城市设立分站,规模远超预期。2012年,陈浩武、王小山等人在微博上发起募捐,三天之内便为卞淑美任校长的新中小学筹集了一个价值十多万元的图书馆。

在后援团的基础上,2014年5月,石门坎教育公益基金会得以成立,目标就是针对苗族儿童的教育。为了使基金会可持续发展,陈浩武改变了依靠募捐的运营模式,代之以具有公益价值的商业项目来获得经费。2013年,他与航空公司、旅游公司合作发起“世界文明的阅读与行走”项目,由刘军宁等知名学者带领对历史、宗教和哲学感兴趣的游客游览罗马、埃及、以色列等世界文明重地,获利分成部分尽数捐入石门坎基金会,陈浩武称之为“用公益养公益”。石门坎基金会成立之初,便与友成基金会达成战略合作,利用互联网技术推广MOOC项目,将北大[微博]附中和人大附中的课程通过在线教育传送到石门坎及其附近的威宁地区,之后将在云南开展。陈浩武介绍,目前石门坎基金会已经形成图书馆、电化教学室、苗语合唱团、儿童免费午餐、教师培训等项目,在MOOC项目投入最多,仅在深山中架设宽带和电线杆这一项任务便殊为不易。

2015年对于石门坎是个很特殊的年份:伯格里创立的光华小学建校110周年,伯格里去世100周年,以及朱焕章去世60周年。因此,石门坎基金会正在筹开隆重的伯格里追思会,资助重新翻译伯格里的传记,并邀请知名纪录片导演李政才担任导演,拍摄一部纪录片,讲述石门坎这一百多年来的历史与变迁。[7]

魏淼淼
魏淼淼 2020-05-15 16:23

北大陈浩武的博客

胡锦涛肯定柏格理和石门坎文化

 (2016-08-08 10:06:05)





         胡锦涛肯定柏格理和石门坎文化

 

1985年,胡锦涛担任贵州省委书记时期,发现贵州岩溶山区存在三个突出问题,一是人民贫困;二是生态恶化;三是人口膨胀。为了解决好岩溶山区普遍存在这三个问题,胡锦涛经过一年多的调查研究,经过探讨和比较,选择了在西部岩溶山区最典型的和最具有代表性的毕节地区建立开发建设扶贫生态建设人口控制实验区。198869号报经国务院批准。就在这次全省性的调研过程中,胡锦涛三次深入威宁,发现了一件百年来就有国际影响力的事件,并且在威宁干部大会上留下了的一段情深意重的重要讲话,当年的一期威宁消息刊载了如下内容:

         “
公元1905年,一个叫柏格理的英国传教士来到贵州毕节地区威宁县的一个叫石门坎的乡村。那是一个非常贫穷、荒凉、艰苦的地方。他带了募集的资金在这块土地上盖起了学校,修起了足球场,还建起了男女分用的游泳池。他用罗马字母拼写当地的苗语,还创造了苗族文字,自编了《我是中国人,我爱中国》的教材,免费招收贫困学生。

       
 后来那个乡村发生了瘟疫,当地的老百姓都逃走了,他却留下来呵护、救治他可爱的中国学生,最后被瘟疫夺走了生命。柏格理去世了,在中国一个荒凉的小乡村里面留下了他的坟墓,留下了他培养出来的一代精英。有人统计,这里出过两个苗族博士,两个彝族博士。培养出中共厅级以上干部约二十名,县处级以上干部两百多名。 他传播了科学知识与西方文化,留下了奉献和敬业精神,近百年过去了,至今这个乡村有的老人居然还能说上几句英语。柏格理用实践告诉我们,进步的科学文化和艰苦创业,可以在贫困落后地区实现教育的超常规发展。

2016117日的《新华网》全文发表了胡锦涛以上讲话内容。

 

(以上信息由贵州省政府参事室原参事葛诗暢先生提供)

艾泽信
艾泽信 2020-05-19 17:59
我们不如国外來华宣教的弟兄  我们应当悔改

看贴回贴,也是一种爱,还等什么?:)
图片链接 (选添,只支持 .jpg、.gif、.png为结尾的URL地址)
 

 

 

 

欢迎浏览更多造就性话题...


信仰启蒙 初信入门: 初信答疑 见证故事 初信学园 初信感言 福音美文    
我爱灵修 我爱灵修: 每日灵粮 灵修小文 讲道讲章 灵修方法 灵修笔记 在线聚会  
圣经学习 圣经学习: 读经疑问 教义研究 读经方法 圣经综览      
婚恋家庭 我爱我家: 单身时光 婚前婚后 养儿育女 孝敬父母      
工作职场 凡人生活: 社会新闻 深度透视 影视分享 求职招聘 互动调查 轻松趣味
求助热线 求助热线: 信仰疑惑 代祷请求 生活求助 事工需要 辅导专刊    
教会服事 教会服事: 教会资讯 深度思考 读书会友      
社区事务 社区点滴: 新人指南 意见反映 社区公告 社区活动 参与服事    

 

你还不是该讨论区成员,现在就加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