慕拿但业 0 个回复 / 3035 个查看 2019-03-08 15:50

[一位事奉主年轻姐妹来信中的一些话]
……在复活节大聚会以前,我被神家中的担子压得喘不过气来,差一点没压跨,而这以后,又是心中一点负担也没有了,好像一切都没有我的事似的。我有点奇怪,是不是以前我所做的是乌撒的工作,在为神帮倒忙?我好不明白,以至我现在好软弱、好软弱,几乎祷告也不跟趟了。总之,我现在好软弱,一点力量也没有,整天昏昏沉沉的,不明白神的带领,心中也乱七八糟的。明知这样不行,可就是动不了了。弟兄姐妹还要我说话。我好难、好难。……××:我想在这里问您一件事。在我们教会里,从老一辈人留下了一个说法,我也没有从圣经看到什么,也不知道圣经上有没有。就是关于女人:(1)不能祝福圣餐的饼和杯。(2)不能给人按手祷告。(3)不能当女祭司。(4)不能给信徒施洗。……我听了好多老人这样说,我也不敢问是为什么;可又想知道、这是为什么。您能告诉我吗?况且我们这里,因为谁也不敢办理圣餐的礼,所以已经有四五年没领过圣餐了。我从您知道这样不行,可又没有人敢张罗,所以,你说,我们这样下去行吗?若不行,就只有好好求神给预备,给兴起合用的器皿和柱石了。
……     1992.5.6.
[我的回信]
……你已经是主的使女,主已经用着你作了一些圣工,担负着神家中相当一部分责任。你自己也愿意在主所托付你的一些事工上学习服事主,实践服事主,讨主的喜悦。但是,一个主的仆人、或使女,如何做好主人所交托给他(她)的工作和任务?如何做得主人称心(不一定弟兄姐妹也都称心)、讨主人的喜欢?如何避免像乌撒那样,发了热心出了力,反倒主人不喜悦?这是值得任何一个仆人和使女注意的事。圣经上有两话,或者说,有两个原则(都在加拉太5:16里),让你、我和一切事奉主的仆人使女都注意它,并按这两个原则吧。一个是:(1)顺着圣灵而行[加5:16]。我们侍奉主,决不能按自己的意思作,顺着自己的兴趣和爱好来作,因为我们不是主人,而是仆人使女,仆人使女的责任,就是按主人的心意和喜好去作;“顺着圣灵而行”就是按主的旨意来作。圣灵非常懂得主的心意,主,他要我们作什么,怎么作,圣灵就会光照我们、感动我们、引导我们。我们在事奉中眼睛常盯着主,主的话一照亮,明确了主的旨意,我们顺着圣灵的感动和引导大胆地去作,就必讨主的喜欢。我们不单不能按自己的意思作,也不能按别人的意思作(除非别人的意思,真正与主的旨意一致),应该注意和善于把人的吩咐或要求,与主的旨意分辨开;因为我们是主的人、不是别人的仆人。另一个是:(2)靠着圣灵行事[加5:25]。此经文的前半句“若靠圣灵得生”,当我们接受救主耶稣时,就已经称义、成圣、经圣灵重生得了主的新生命,已经“靠圣灵得生”了;既如此,就当进一步“靠圣灵行事”。在事奉主的事上更是如此。事奉主决不能单靠自己的聪明、智慧、才能、本领、努力、……而是完全依靠圣灵行事,也就是完全依靠主的恩典和能力。我想你也有过不少这种经验:凭着自己的智慧、能力、热心、……结果什么也做不了、做不成;一倚靠主、主的恩典能力立即覆庇我们,很顺利就完成了主所交托的任务。即使我们有什么智慧、才能、恩赐,也都是主所赐,被主用才有效、主不用就无效。我们要常常记住:“不是倚靠势力、不是倚靠才能,乃是倚靠我的灵、方能成事。”[亚4:6]。世人做什么事都是倚靠自己(的本领、努力)、倚靠人、倚靠势力、倚靠.、倚靠科学、依靠财富(资本)、倚靠命运(机遇)、……这些东西我们一样也不能倚靠,只靠主的恩,靠圣灵行事。我们若时常注意以上两上原则,就不会出现乌撒的手。不光乌撒做错了,大卫也有责任。因为这件事违背了神所吩咐摩西的话:约柜必须用祭司们扛抬,不是用牛车拉的[参见民4:5,15和7:9]。非利士人没有神吩咐摩西的话,他们不懂,用牛车拉,神不怪他们;但大卫和以色列人有神吩咐摩西的律法书,却还要用牛车拉,神就不喜欢了。后来(3个月后),大卫改正了这个错误,按神的吩咐用祭司抬[参看撒下6:12~13,代上15:2~11~15],神就喜欢了,大大祝福。
此外,我们事奉主,也不要过分注重自己的感觉和环境,软弱不软弱,贫乏不贫乏,有把握没把握。往往越看自己就越软弱,越注重自己就越害怕,越着急。要抬起头来看看主,要凭信心而不凭着感觉,要抓住主的应许而不去看环境。当我们把眼睛从自己身上转向主的时候,我们就进入主里面融化了,主丰满的恩典和能力就立即覆庇了我们。关键是把眼睛转过来多看看主,想想主,不知不觉就把自己放进主里面融化了。我不一定比你强,也常有多看自己的时候,我们一同靠主学好这个功课吧。保罗也多次学了这个功课。[林2 12:8~10]。“为这事,我3次求过主,叫这刺(软弱、病患等等)离开我。他却对我说:“我的恩典够你用的;因为我的能力,是在人的软弱上显得完全。”所以我更喜欢夸自己的软弱,好叫基督的能力覆庇我。我为基督的缘故,就以软弱、凌辱、急难、逼迫、困苦、为可喜乐的;因我什么时候软弱、什么时候就刚强了。”
关于你所说“从老一辈人留下的说法”,即“古人的遗传”或“历代的传统”,我们也应该摆正它的位置,决不能用它代替圣经真理,当作神的命令或主的教导来看。只有主(圣经)的话才是我们用以判断是非的绝对标准。决不能借口传统而废弃神的话。只要圣灵对我们有感动、是神自己要作的事,那么,符合不符合传统是小事,不符合传统就不符合,没有什么了不起,但遵行主的话和按圣灵的光照作,总得放在首位。关于女人(指的姐妹)是否可以,或不可以做比较出头的事,也是如此。
一般说,在神的家中,神用着姐妹做一些比较出头的工作,的确很少、很难得,尤其在很长时期的古代社会中,神常用着姐妹作一些不太出头,却是扎实的、重要的、基础的、准备性的、默默无闻的工作。这些工作一点也不能小看;许多神所使用的仆人,神都为他们先预备了一个十分敬畏神,爱主的母亲,起了个无法替代的关键作用;许多神重大的工作中,有姐妹所参与关键性的配合;无论是先知、使徒、或主耶稣自己,都是如此。
至于做头的事,神一般都是托付给弟兄们,这不是“古人的遗传”观念,乃是照着圣经说的:神先造的是亚当,后造的是夏娃;又因为女人比男人软弱,女人是从男人身上取出来的;况且首先犯罪被魔鬼引诱的不是亚当,而是夏娃(提前2:13-15)。在圣经中 ,因为女人出头而坏事的例子也真不少,所以神一般不肯让女人出头(辖管男人)。在以色列的历史上,神也不肯立女人作君王或祭司,最多不过是让她们作个助手。在新约中,跟随主的妇女真是有美好的见证:接待、服侍、乐捐等等,深得主的称赞;但是主没有设立一个姊妹为使徒。难道主耶稣也重男轻女吗?不是的!这不是地位的高低,价值的贵贱,乃是次序的先后。
 在初期教会中,保罗也曾禁止女人讲道(提前2:9-12),并且要求女人蒙头,说,基督是各人的头,男人是女人的头,神是基督的头……;男人是神的荣耀,女人是男人的荣耀;男人不是由女人而出,而女人乃是由男人而出;男人不是为女人造的,女人乃是为男人造的……。就着女人的本性,本该蒙头,保罗还说,没有辩驳的规矩。(但保罗也说,女也不是无男,男也不是无女;女人原是由男人而出,男人也是由女人而出。)这不是头上蒙不蒙帕子的问题,乃是说,女人必须要学习隐藏、顺服、敬虔、殷勤、沉静、温柔、贤慧、有善行(参林前11:3-16,箴31:10-31)。保罗说这两番话原来都是有背景的:因为在哥林多和以弗所教会中,常出现姊妹爱出风头,辖管弟兄,教训弟兄,又爱张狂,不安分,爱打扮,挨家闲游传闲话,惹是非的现象。失去了美好的见证,混乱了主的道,给当时的教会确实带来不少的麻烦。
今日的社会,又是一个强调“妇女解放”的时代,妇女辖管男人,是很普遍的现象;就是在基督徒家庭中,也多是妻子说了算。哀哉,这是一大悲剧啊!
不过,姊妹的这个“不出头”,也不是绝对的,而是相对的。在个别时期、特殊环境、特殊需要的情况下,神也用了女人(姐妹),在即使古代的社会中,也作了一些相当出头的工作,甚至越过当时所有的男人(弟兄)之上。米利暗(她还在童年时期就在摩西被抚养事上起了关键作用)与摩西亚伦并列、在众以色列人中是比较出头的,有威望的人物。更明显的是士师(全以色列的最高领袖)的重任,却拣选了底波拉(拉比多的妻子)这位姐妹,以色列众人(包括所有弟兄和姐妹)也都听从她、尊敬她,她的威望很高。当时也有一位比较突出的弟兄叫巴拉,作了以色列全军的统帅,但当真正要去攻打十分强大的敌军时,巴拉却不敢了,非得要求底波拉这位姐妹陪他同去,否则,他就不去。底波拉的兴起,和她的所作所为,完全违背了你所听到“老一辈的说法”,即“从古以来的传统作法”,不许可!底波拉错了吗?没错!因为底波拉不是凭自己作的,而是神这么作的:神偏要拣选一个姐妹来当头,当以色列神家中的领头羊,却就是不拣选,看不中任何一个弟兄。底波拉自己也完全不应该因自己是个姐妹,违反了传统,而畏首畏尾,缩手缩脚、轻忽神所已经给她的恩赐、不敢壮胆负起神交托的重大责任;假如她这么作,既辜负了神,也对不起众子民。除了米利暗和底波拉的事以外,神在约西亚作犹大国王年间,又作了件比较突出的事。那时,大祭司希勒家在洁净圣殿中,发现一卷从未注意到的古律法书(注:即圣经中极为重要的《申命记》),约西亚王听到其上要降灾的预言甚是恐惧、哀恸,但弄不清神是否马上要降灾,和这灾能否免除。当时全国有不少先知,又有大祭司希勒家。约西亚王没有去求问那些先知,连大祭司王都不去求问他,却差派希勒家和王朝3位最尊贵的大臣去求问一个女人,一个姐妹,女先知户勒大(沙龙的妻子)[王下22:全章]。那是为什么?因为神的话没有临到那些先知和大祭司希勒家,这些弟兄跟别人一样处在糊涂中,不懂得神的旨意。但神的话却常临到户勒大这位姐妹,她在耶路撒冷和犹大人中已经出了名,大家都知道这位姐妹是位女先知(既是先知,可知她常要作先知讲道、说预言,预言也常应验)。所以,约西亚王在这重大关头不去找别人,一找就非得找那个女人不成。约西亚王没有做错,找对了,神的话立刻临到那位姐妹(而不是弟兄),明确答复了约西亚王的问题。女先知不单有旧约的户勒大,在新约时代神的教会中,(亚拿女先知还算旧约时代,主未复活、圣灵未降临)传福音的老弟兄腓利的4个女儿也都是女先知,有神的话临到她们[徒21:9]。所以,神没有作出这种死规定:姐妹绝对不可以出头,连古代神的家也非如此。时代不同,环境不同,社会风尚不但与古代很不同,且世界各国各族彼此间也有不同,神工作的方式相应地也有所不同。我们既不宜学世人的样子,在教会神的家中大力提倡什么(绝对)平等,争夺什么“女权”、“半边天”等等,也同样没有必要把古代和外国社会的风俗条条框框当作必须遵守的“真理”,照抄照搬到今天的教会神家中来,甚至变本加厉,给众姐妹套上这个不行那个不可的禁律和枷锁。重要的是:看看神的工作是如何的,圣灵所给的恩赐和托付是如何的。假如,神赐给某一位姐妹有作先知讲道的恩赐、查经或劝勉教导的恩赐和托付,而一时间没有一位弟兄有这样的恩赐和托付,那么,为什么单为她是姐妹而百般拦阻或禁止她在聚会中站起来呢?更为什么宁可没有人讲也不许姐妹开口呢?为什么不惜与神的作为顶牛呢?我在监狱的20几年中,外边教会中的景况一点不知道。87年出监后,有两位姐妹从南方(浙江那边)来看望我,在交通中得知,文化大革命末期,四人帮还未倒台,各地教会还没有恢复建立,在温州一带等几个地方,神特别兴起了一些敬畏主的姐妹、冒着危险、以圣徒的家庭为据点,首先兴起了聚会、祷告、交通、敬拜。那时候,一个能负起责任的弟兄也没有,那些姐妹们就靠主恩刚强站起来,担负了教会——永生神的家——的责任。神也大大用着她们,与她们同工,聚会的地点越来越多,越普遍,人数也越来越加增。那些姐妹并没有被传统和条条框框所束缚住,是主的爱和主的灵充满了她们的心,是神亲自选召并大大使用了她们;她们紧紧倚靠主、打出了美好的仗,并且冲锋陷阵走在前面。以后,才逐步逐步有弟兄兴起来、再负起责任。我听到后满心感谢赞美神奇妙的作为。固然,神是多用了弟兄出头,一般说,弟兄出头也略为方便一些;然而,不出头的工作和事奉,不等于不重要的工作。神不单在无弟兄用时也使用姐妹们出头,而且大量使用着姐妹作那些虽不太出头,却极其重要和关键性的工作和事奉。神一点也没有轻看姐妹,许多时候姐妹在教会中起了骨干和顶梁柱的作用,许多实际工作是姐妹们在那里忠忠心心、踏踏实实,不声不响地作着的。没有一个弟兄能向姐妹们夸什么口。神若把什么恩赐给了姐妹,或把什么工作和责任托付了姐妹,那么,姐妹自己就决不可轻看神所已经赐给自己的,和已经托付给自己的。
在旧约时代律法之下。属于肉体的条例中,有祭司这个“圣职”(是主基督为真祭司的预表、征兆、影儿),且的确不许有“女祭司”。但在新约恩典时代的教会中,神不许任何一个人(不管是弟兄还是姐妹)站在众弟兄姐妹头上为“祭司”的什么“圣职”和等级,包括传道人和其它圣徒都在内,“你们都是弟兄”[太23:8]。谁也没有资格作别的主内肢体的“祭司”。所有圣徒(传道人在其中)只有一位大祭司(中保),就是坐父神右边的耶稣基督。另一方面,教会作为整体,却整体(包括姐妹)是神的祭司[彼前2:5,9,启1:6,5:10,20:6];这个祭司的作用是:今天在地上为万人献上祷告等灵祭,主再来后在国度里与基督同掌王权(故称为“君尊的祭司“)。
关于施浸和擘饼记念主两件主亲自吩咐的大事(圣经不称作“圣餐”,这是人起的名称,圣经只称作“擘饼”纪念主[徒2:42,46,20:7,11,林1 10:16]、或“主的晚餐”[林1 11:20]),我曾在[……施浸资格]一文中提到一些,在此不多重复。主在被卖那夜的最后晚餐上,着重嘱咐我们(一切蒙恩得救者)的是:要求我们(常)如此行(聚在一起、擘饼、喝杯,同领主的身主的血),为的是记念主(一切蒙恩得救者)。圣经从来没有对我们说:你们若没有“主教”、“牧师”、“神甫”这些“圣品”官老爷们来主持“圣餐”,就不许你们“擅自”擘饼喝杯记念主耶稣。我们中了“人的遗传”,即“教会传统”的毒,真是何等地深哪,竟然可以因拘守“遗传”而废弃主的命令。四年五年,甚至无限期地拖延下去,不肯按主的话常在一起擘饼喝杯记念主为我们死,我们有这个好大的胆量;而打破人的传统束缚,踏踏实实按主的吩咐作,我们反倒没有这个胆量!当然,如果你们有主的仆人、或年长弟兄,如×××弟兄、×××弟兄、×××弟兄等,(盼望你们和他们首先在主里有交通,共同注意这件重要事,共同重视主亲自所吩咐我们的话,并立即着手做好充分的准备工作和认真执行),在明确了神的旨意和托付后,由这几位或一位年长弟兄,率先起来主持和进行这擘饼纪念主聚会的话,那当然是最合适的。有适当的弟兄主持、总比姐妹出头主持为好、为宜。你们姐妹们积极配合,大力支持,准备工作(人的、物的,更重要提祷告交通,同心合意听主话)做周到做细致,与年长弟兄共同按主的心意和吩咐来遵行。但是,假如万一,主仆人和年长弟兄坚决不肯负责,不肯按主的吩咐作;或是没有弟兄肯听主话来擘饼喝杯记念主,只有姐妹愿意这样作;或是虽有弟兄,却没有比较年长(指属灵生命上)的合适弟兄肯听主话来擘饼喝杯记念主,只有姐妹愿意这样作;或是虽有弟兄,却没有比较年长(指属灵生命上)的合适弟兄业主持这个擘饼聚会;……在这种特殊情况下,父神也不是不能使用姐妹,为主刚强站起来,率先主持这样的聚会(不管人数多或少,只要两三个人以上,但必须都是真信主,蒙恩得救并受浸(洗)归主的人,自己愿意按主话来记念主莫大救恩的的人),率先遵行的吩咐。这样的姐妹或姐妹们,是主心深喜悦的。不要怕别人或别教会人的毁谤、责难、恐吓、逼迫。你们肯站在主的一边,父神和主基督也必站在你们一边,用手托着你们。至于那些自称是“犹太人”(按灵意)、实则是撒旦一会的人[启2:9,3:9],主教导我们,不要怕他们,他们的毁谤,改变不了主的称赞。
……
以巴弗  1992年6月9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