慕拿但业 0 个回复 / 18786 个查看 2019-12-20 07:32
第三篇 看见主与看见自己


读经:「犹大众民立亚玛谢的儿子乌西雅接续他父作王;那时他年十六岁。亚玛谢与他列祖同睡之后,乌西雅收回以禄仍归犹大,又重新修理。乌西雅登基的时候,年十六岁,在耶路撤冷作王五十二年;他母亲名叫耶可利雅,是耶路撤冷人。乌西雅行耶和华眼中看为正的事,效法他父亚玛谢一切所行的。通晓神默示撒迦利亚在世的时候,乌西雅定意寻求神,他寻求,耶和华神就使他亨通」(代下二十六1~5)。

  「他既强盛,就心高气傲,以致行事邪僻,干犯耶和华他的神,进耶和华的殿,要在香坛上烧香。祭司亚撒利雅率领耶和华勇敢的祭司八十人,跟随他进去。他们就阻挡乌西雅王,对他说:「乌西雅啊!给耶和华烧香不是你的事,仍是亚伦子孙承接圣职祭司的事;你出圣殿吧,因为你犯了罪;你行这事,耶和华神必不使你得荣耀。」乌西雅就发怒,手拿香炉要烧香;他向祭司发怒的时候,在耶和华殿中香坛旁众祭司面前,额上忽然发出大麻疯。大祭司亚撒利雅和众祭司观看,见他额上发出大麻疯,就催他出殿,他自己也急速出去,因为耶和华降灾与他。乌西雅王长大麻疯直到死日,因此住在别的宫里,与耶和华的殿隔绝;他儿子约坦管理家事,治理国民」(代下二十六16~21)。

  「乌西雅与他列祖同睡,葬在王陵的田间他列祖的坟地里,因为人说:「他是长大麻疯的;」他儿子约坦接续他作王「(代下二十六23)

  「当乌西雅王崩的那年,我见主坐在高高的宝座上;他的衣裳垂下,遮满圣殿。其上有撒拉弗侍立;各有六个翅膀;用两个翅膀遮脸,两个翅膀飞翔;彼此呼喊说:「圣哉!圣哉!圣哉!万军之耶和华;他的荣光充满全地。」因呼喊者的声音,门槛的根基震动,殿充满了烟云。那时我说:「祸哉!我灭亡了,因为我是嘴唇不洁的人;又住在嘴唇不洁的民中;又因我眼见大君王万军之耶和华。」有一撒拉弗飞到我跟前,手里拿着红炭,是用火剪从坛上取下来的,将炭沾我的口,说:「看哪!这炭沾了你的嘴,你罪孽便除掉,你的罪恶就赦免了。」我又听见主的声音说:「我可以差遣谁呢?谁肯为我们去呢?」我说:「我在这里,请差遣我!」他说:「你去告诉这百姓说:你们听是要听见,却不明白,看是要看见,却不晓得。要使这百姓心蒙脂油,耳朵发沉,眼睛错迷;恐怕眼睛看见,耳朵听见,心里明白,回转过来,便得医治」」(赛六1~10)

  这是一个叫人印象深刻、引人注目的故事,围绕着我们现在所谈的主题——属灵的看见。「我见主……」;「我眼见……」;每一件事都围绕着这个。

  整个事件所呈现的是:在属灵方面和道德方面,乌西雅王都是以色列人的代表,并且在很大的程度上,也是以色列众先知的代表。先知以赛亚连连地说:「因为我是嘴唇不洁的人」,而我是你们的先知,「又住在嘴唇不洁的民中」,就是这个意思。很清楚地,这是与乌西雅有关的;因为你知道长大麻疯的人要蒙住上唇,喊叫说:「不洁净了!」「我是嘴唇不洁的人、又住在嘴唇不洁的民中」的意思就是:我们都是长大麻疯的人。事实上,以赛亚是说:凡在乌西雅身上属实的,在我们——先知、百姓——身上也都是属实的。除非我们看见了主,你我都不会懂得这个。乌西雅所遭遇的,我们印象深刻,觉得甚为可怕;我们活在充满那可怕光景的环境中,我们轻声细语地说到它,我们说:那是多么可怕的事,乌西雅所作的是多么邪恶的事,我们的王变成那样,是多么的可怕,他那样结局是多么可怕,大麻疯是多么的可怕!我们严厉地说到乌雅王,有很多的想法,他的例子多么令人悲哀啊!但现在我看见了,我们都和他一样。我——一直对你们讲道的(别忘了,在这之前有五章圣经,以赛亚不是刚开始他传道的生涯,在这里,他仍是因着新的启示苏醒的),我一直说预言,我看见了,我并没有比乌西雅王好一点点。你们这些百姓,你们进行一连串的宗教仪式和礼仪,你们来到圣殿,你们献祭,你们用嘴唇敬拜,你们可能不明白,但我看见了。我是如何看见的呢?我看见了主!「我眼见大君王万军之耶和华」。「我见主坐在高高的宝座上」。我说;当你思想这个时候,你会觉得印象非常深刻。

  我们要如何理解这个呢?也许,我们最好悄悄地走开,安静片刻,仔细想清楚。

  有一个想法。我们要立刻把它驱除掉。这个普遍的想法不知道从何而来,但却影响了我们大多数的人:是这一个异象,使以赛亚成为一个先知或传道的人。我们听过这样的说法,恐怕我们自己也是这么说。哦!不!如果这本书是神所默示的,以赛亚怎么可以说了那么多的预言以后才看见这个异象呢?看看头五章的预言吧!这头五章说了多么惊人的事。不,以赛亚并不是见到这个异象以后才成为先知,成为传道人。神乃是在对付一个人,不是一个先知;神乃是在对付人,不是在对付一个职分。他乃是很认真地对付我们在他眼中的光景。所以,我们不能只把这个转到特殊的一班人叫作先知、叫作传道人的,好象我们根本不在这一类的人中,因我们想我们不过是普通的老百姓,并不想成为什么先知、传道人的。完全不是那样。主在这里实在是要对付人,想让他们知道,他们在他的眼中到底是怎样,即使他们已经传道多时;要叫他们知道在主的眼中真实的光景到底是什么。那个实际迟早要出现在我们眼前,好叫每一件事都得着保护,主的目的可得着保全。

  神到底要什么

  神到底要什么?如果我们能看,如果我们的眼睛能够睁开来,看见神所要的,你就会明白他的方法,你也会明白他为什么要用这样的方法。第五章很清楚地说到神所要的;他仍是在寻找一班能满足他心意的百姓。这一班百姓叫作余民。之所以如此称呼他们,他已经预见他的百姓的历史,直到他儿子来到地上之前的日子,也预见他们要如何对待他的儿子。神知道他们的心。这就是为什么神要告诉以赛亚那么多可怕的事,就是神要他去作的:叫这百姓油蒙了心,耳朵发沉,眼睛闭着。神知道。

  但虽然如此,还是有百姓回应。他们不过是余民,第六章末了特别提到这些余民——境内剩下的人,若还有十分之一,也必被吞灭;像粟树、橡树,虽被砍伐,树不子却仍存留;这圣洁的种类,在国中也是如此。

  看着倒下的树不子,你会知道是先前的一颗树木倒下的结果;以色列人定要因外邦人的砍伐而倒下,因为神召这些外邦人,作为审判的工具来砍倒以色列人,以色列人这棵树倒下了,但树不子仍然存留——当神对付这树不子的时候,「十分之一」、「余民」、圣洁种类正在其中。神想要得着一个团体,是出自他百姓的整个团体,能够满足他的心,为着保全这个余民,他伸手握住以赛亚,并以此方式待他,给他异象。亲爱的,为着让神能达到他的目的,我们要彻底地醒悟过来,叫眼睛得开,可以看得很清楚,我们自己有神的眼中到底是怎么回事。极可怕的启示!任何一点自满的嫌疑,满意于目前的光景,都不够资格成为余民、或说器皿,以完成神的目的。

  所以,神用以赛亚说了前五章神审判的话,篇幅很广,好像神一下子就把以赛亚逮住似的。在此,以赛亚在自己的生命上及职事上,都有了转机。神开了他的眼睛,叫他有极深的看见;在神的眼中,他的所是是什么,百姓的所是是什么样。他以及那些曾经为着发生在乌西雅身上的事,严辞审判定罪乌西雅的人,结果在神的眼中却和乌西雅没有两样,并没有比他好。在神的眼中,他们一样都是蒙住上唇,呼喊:「不洁净了,不洁净了!」

  己生命是大麻疯!!!

  大麻疯是什么?哦,我们说,当然是罪。是的,是罪;但是它是什么?让我们来看看乌西雅,好了解大麻疯的意思是什么,在乌西雅这个个案中,大麻疯代表什么。「乌西雅行耶和华眼中看为正的事,效法他父亚玛谢一切所行的」,就是当他行在主的路上时,主让他长了大麻疯。

   一个蒙主赐福的人,行在主的光中,懂得主的恩惠,然而,那深深根植在每一个人心中的,却随时都准备好,要把神所赐的福分变成自己的,要宣扬自己,要为自己找到一个地位,要膨胀自己,要带给自己荣耀、能力、影响、满足,要给自己名声和地位。这就是大麻疯。

   大麻疯是什么?这个在神眼中极为可憎的大麻疯到底是什么?大麻疯不过就是我们里面的己生命,这己生命甚至可以进到神的事务中,试图把它们变成自己的利益,据为已有。主赐福了我们。我们忘了主赐福我们,完全是因为神的恩典和怜悯;我们却偷偷地想,一定是我们有什么,叫神赐福了我们。我们想一定是我们的才干,我们的聪明,一定是我们有什么,叫主赐福了我们。于是,我们就开始谈论我们所蒙的福,我们的成功。哦,就是这个在我们里面的大麻疯菌,这个己生命多样呈现,产生了骄傲,甚至是属灵的骄傲,叫我们和乌西雅一样,用自己的能力,自己的力气,自己的主张,自己的自负,把自己挤身在神圣的事务中。是的,大麻疯就是己的根,就是己,无论它的表现如何。

  就在这个点上——这是事情的另一面,我们现在没有时间谈——隐藏了祝福和兴盛的危机。哦,就在我们所蒙受的福分中,我们是何等需要被钉死啊,我们是何等需要神不断地指示我们,他赐福我们,完全是因为恩典,如果他真的赐福了我们,绝对不是因为我们在他眼中有什么,不管人是怎么想。不管我们在人当中是什么,在神的眼中,我们都不过是大麻疯,重要的不是我们在人当中如何,重要的是我们在神眼中如何。也许我们在这世上有很显赫的地位,但重要的是我们在神眼中如何。

  也许这对我们并不太实际,因为我们鲜有蒙受赐福,光景很兴旺,而有什么可以夸口的。刚好相反,我们大部分的人,都很缺乏,都很卑微。但让我们抓住重点。在我们的最深处,总是有己的渴望,总是有己生命的背叛。

  乌西雅在此被暴露在光中,好显明百姓和先知都是一样,这个就是己生命叫神无法达到的目的;这个己生命一定要受到对付,要被暴露;一定不能被忽视,一定要被揪出来,我们一定要看见。

  神目的的达成——「看见主」的果子

  所以,我们很直接地来看这一点:神要得到他心中所定意的结局,就是一班能回应他心中的欲求,在他丰满旨意上满足他的百姓,尽管在人数上只是十分之一,只是余民。为着他能达到这个目的,就需要有看见,看见主,只要见主,其余的事都会自然完成;看见主,就看见了圣洁;而当我们看见了圣洁,也就看见了从来没料到的大麻疯,无论是自己身上,或是别人身上。当我们看见主的时候,我们也就看见了自己及周围主的百姓的真实光景。我们要看见主,好叫我们在主一直往前的路上有分。

  「我看见了主」;「我的眼睛看见了」。这会有什么结果呢?这会把我们自己显明给我们看,也会把周围的属灵光景显给我们看。当我们看见主的时候,我们要说,我们灭亡了!如果你仔细瞧瞧「灭亡了」这个词,你就会知道「灭亡了」这个词真是恰当,我该死。这正是这个希伯来字的意思——该死,我该死!如果我们的眼睛得开,看见了主,我们就知道和基督的死联合的必要;但要这样,只有看见一途,此外并无他法。

  但这不是说说而已,不只是一些理想而已。我要我们看见的,就是圣灵作工在我们里面,我们眼睛得看见主,叫我们觉得我们只配死,对我们最好的就是死,叫我们有个结束。我们是不是这样了呢?当然,撒旦也会在这个立场上耍诈,事实上在许多人身上,他就是这样作,想要驱使他们让每一件事都结束,要把圣灵正在作的,据为已有,变成悲剧。让我们一直保守在属灵的正在作的,不要据为己有,变成悲剧。让我们一直保守在属灵的领域,知道主为着他自己的荣耀,为着叫这个荣耀成为可能,他要作工在我们身上,要把我们带到一个地步,我们深深地觉得「死」对我们是最好的。这样我们就得着了他对我们的眼光。我该死!——主一定要回答说:「是的,你该死:我早就知道了,只是很难让你自己知道;你真的该死。」

  如果你真的来到这样的地步,那我们就可以起行了。当我们还像乌西雅那样,忙着到圣殿,到圣所;又主动,又忙碌;我们在我们的里面,在我们的所是里;当我们充满在圣殿中,主不能作什么。主说,你看,你得出去。你会赶紧出去,因为你看见了你是一个大麻疯。这就是乌西雅所遭遇的。「他自己也急速出去」。他终于明白,这不是他能站立的地方。当主把我们带到这样的地步——我该死,这不是我该站的地方!——那么,主就可以开始他积极正面的工作,他已经叫路敞开了。这个看见真是可怕的事,但绝对是必要的事,而最后的结果是一件荣耀的事。到那时会有回报。

  必须有这个经历的理由

  我还要问一件事:你有没有看见,以赛亚所遭遇的事,到底有多必要?他要作什么?他要去传一个大复兴吗?他要到外面告诉百姓说:「一切都好,主要作大事;别灰心,伟大的日子就到了?」不!乃是去叫这百姓的心蒙脂油,耳朵发沉,眼睛闭着!这不是一件好玩的事。这整个的归结是什么?你会看到,主知道百姓心中的光景。他知道他们并不想看见。事实上,他们并不想看见。如果他们想要看见,他们就会有全然不同的态度。他们一定会摒除一切的成见,一切的猜疑,一切的批评;他们一定会伸出他们的手求问;他们一定会显出他们饥饿渴慕的迹象;他们一定会审查,他们一定不会那么快地把别人的判断和批评放在一边。但主知道,他们并不想看见,他们并不想真的看见,无论他们口里怎么说;以后先知要说到这点:「我们所传的有谁信呢?」(赛五十三1)主知道,审判要随着百姓的心来到。你如果不想要,你会失去想要的能力。你如果不想看见,你会失去看见的能力。你如果不想听,你会失去听的能力。审判是有机的,不是机械的。它是随着我们的生命而来。你如果种下好(hao)恶的种,你一定会收「失能」的果。有一种启示的职事,就是揪出人们的好恶,归在他们的审判中,你会发现这种启示与生命的职事,就是揪出人们的好恶,归在他们的审判中,你会发现这种启示与生命的职事,会叫某些人的心更硬,主知道有这样的事。

  这样的职事不是一件舒服的事。要尽这样的职事,你必须是一个钉死的人,你不能有自己的兴趣。如果你想要名声,想要人的称许,想要成功,想要人的跟随,你最好不要走这一条路,不要看见太多,不要看得太深入;最好戴上眼罩,作一个无可救药的乐天派。

     但如果要走主的路,要满足他的目的和心意,这是一条大家都不走的路,你会走得很孤单。很多人想他们是这样的情形,但事实上他们根本不饥饿,也没有绝望到一个地步,想要探究、亲自询问。你只要稍微批评他们,他们就转离扬弃你的职事,你只能和少数的人往前,这就是异象的代价,这就是看见的代价。以赛亚必须是一个钉死的人,才能完成这样的职事。为着你我能在神面前有一席之地,向着那在乌西雅里面的、对地位的渴望,我们必须是钉死的人。他不以君王职分为满足,还想得着祭司的职分。更甚地,不以神所赐的福分为满足,还要得着神自己的地位。多么强烈对比啊——一面是:乌西雅王;另一面是「我眼见大君王」

  你能跟得上吗?真的很彻底,很恐怖;但是亲爱的,这就是满足主丰满心意和渴望的道路。这是一条孤单且满了代价的道路,好把神所看见的发表在他百姓的心中,为着达成这个——我们得为着我们的启示、我们的异象、我们的看见受苦;我们要付上极重的代价,为着达成这个,我们要好好地被钉在十字架上,到一个地步,我们能说:「我该死,我真的该死;我只配得死!」主说:「对了!这就是我所要的——你要死;我要乌西雅死;然后我要充满殿」!乌西雅就是己,己就是一个人的所是,神并不与人一起充满殿,必须是神自己充满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