慕拿但业 0 个回复 / 17968 个查看 2019-12-22 20:26
第五章 瞎眼的肇因和缘由
“那用字刻在石头上属死的职事尚且有荣光,甚至以色列人因摩西面上的荣光,不能定睛看他的脸,这荣光原是渐渐退去的,何况那属灵的职事岂不更有荣光吗?若是定罪的职事有荣光,那称义的职事荣光就越发大了。那从前有荣光的,因这极大的荣光就算不得有荣光了。若那废掉的有荣光,这长存的就更有荣光了。我们既有这样的盼望,就大胆讲说,不像摩西将帕子蒙在脸上,叫以色列人不能定睛看到那将废者的结局。但他们的心地刚硬,直到今日诵读旧约的时候,这帕子还没有揭去,这帕子在基督里已经废去了。然而直到今日,每逢诵读摩西书的时候,帕子还在他们心上。但他们的心几时归向主,帕子就几时除去了。主就是那灵,主的灵在哪里,那里就得以自由。我们众人既然敞着脸得以看见主的荣光,好像从镜子里返照,就变成主的形状,荣上加荣,如同从主的灵变成的。”(林后三7-18)
“我们既然蒙怜悯,受了这职分,就不丧胆,乃将那些暗昧可耻的事弃绝了,不行诡诈,不谬讲神的道理,只将真理表明出来,好在神面前把自己荐与各人的良心。如果我们的福音蒙蔽,就是蒙蔽在灭亡的人身上。此等不信之人被这世界的神弄瞎了心眼,不叫基督荣耀福音的光照着他们。基督本是神的像。我们原不是传自己,乃是传基督耶稣为主,并且自己因耶稣作你们的仆人。那吩咐光从黑暗里照出来的神,已经照在我们心里,叫我们得知神荣耀的光显在耶稣基督的面上。”(林后四1-6)
在这次特会,我们蒙引导谈论的问题,是属灵的看见。我们刚刚所读的《圣经》,是谈到了看见与瞎眼的问题的另一部分的经文。
首先,是瞎眼的事实——“这世界的神弄瞎了心眼”;然后说到瞎眼的原因——“这世界的神”;接着说到理由或目的——“不叫基督荣耀福音的光照着他们,基督本是神的像。”我们要照着这个次序来看。
瞎眼的事实

你会注意到,摩西时代的以色列人,与保罗时代不信的人有相似之处。两者都有一个共通之处,就是在他们的心上都有一个帕子,在他们的心思上,一个把他们关在外面的帕子,一个排拒他们的帕子,而这帕子的本质就是导致瞎眼的黑暗。当使徒这样说的时候,是带着审判和定罪的味道。就算是以色列人聚集在会幕门□,摩西诵读律法,也把一个帕子遮在他脸上,因为以色列人不能看见他脸上的荣光,实际上并不是不能看见他的荣光,而是因为他们心思的情形,他们内心的光景,叫他们不能看见那荣光。如果他们里面有不同的光景,那帕子就不必要了。其实,他们大可以看见那荣光,并且住在光中。帕子不过就是里面光景外显的代表而已,把神的荣光遮蔽了。主从来没有意思要遮蔽祂的荣耀,而是要彰显祂的荣耀,人可以住在其中,享受它,人和神之间根本不应当有什么帕子。因为人和神之间有了不该有的情形,才有了帕子。
“不信”叫人瞎眼的能力

所以,这一个黑暗,这一个瞎眼,这一个遮蔽,这一个阻挡神的荣耀的东西,应当被定罪、受审判,摩西时代以色列人里面的情形,保罗时代人们里面的情形,以及所有这样的情形,只要是造成帕子遮蔽的情形,那种无可救药的不信,都应当被定罪、受审判。就是这种无可救药的不信,叫以色列人的眼睛瞎了。但说这些实在没有什么帮助。这不过是陈述事实而已,一个很令人受压的事实。我们都很清楚,在我们的心中都有这种无可救药的不信,我们想了解为什么会这样,好把这个帕子除去;也就是说,如何对付不信,好叫我们可以看见主的荣耀,而住在永远的光中。
复活境界的光

让我们再一次来看,到底什么是主在以色列人身上一直想要得着的。我们可以这样说:主一直想要在以色列人的心中、在灵里、在生命中得着他们,叫他们住在复活的境界。这从最早的逾越节可以看得出来,当那可怕的一夜,全埃及首生的都被杀了。但以色列人不是这样,表面上看来,是豁免了。肤浅的想法是:以色列人首生的没有被杀,只有埃及人首生的被杀。但事实上是以色列人首生的都被杀了。不同的是,埃及人首生的“真的”被杀了,而以色列人首生的是“代表性地”被杀了。当每一个以色列家宰杀一只羊羔时,这羊羔就代表这一个以色列家经过了审判,出死入生了。就在这羊羔里,以色列人被带到复活的境界里。对埃及人来说,没有复活的境界;对以色列人来说,则有复活的境界。这就是不同的地方。一个是“真的”死了,一个是“代表性”地死了。如此神就在这个以色列国生命的基础上,要把他们建造在复活的境界里,也就是说“死”已经发生了,目的已经实现了。一个等次的事物已经结束,另一个全然不同等次的事物已经被引进,要他们站在这一个新的境界中、新的等次里,这就是神在逾越节的伟大成就和意义。神命令以色列人要世世代代每年都守逾越节,就是要告诉他们,他们是属于不同的等次——复活的等次。当全埃及地都被黑暗遮蔽的时候,只有以色列人的住处有亮光;因为亮光永远是在复活的境界中,也只在复活的境界中。
然后,过红海也是同样的原则,经过红海到达复活的境界;埃及人被淹没了,以色列人却得救了。他们都同样进到同一个海中,却只有在以色列人这一边有火柱,这火柱在复活的境界中作他们的光——生命和亮光的灵。他们照神的命令,每年守逾越节,为要守住这一个新境界的见证,乃是这个新境界叫以色列人成为一个国家。
接着,来到约但河;但这不过是重复同样的原则而已,而现在之所以需要,不是因为他们原本的情形,而是因为要他们承认。我们很难确定,对于神在埃及和红海所作的,以色列人是不是真的在主观方面有所明白,但现在他们有主观的知觉,知道它是必要的。他们四十年之久,不断地有所发现,最终他们只得承认;他们同意:如果他们要住在光中,就必须要有另一个全然不同的境界。你们就看见,神竭尽所能地要把以色列人带到复活的境界,住在那里,除灭一切天然境界的东西。他们无可救药的不信,总是紧握着不复活的境界、天然的境界不放,这就是不信的主要成分。
活在天然境界的结果

天然的境界是什么?看看以色列人,你就会很清楚,天然的境界是什么?天然的境界总是把事情拉到自己这边,总是从自己的角度来看事情,总是关心对自己有什么影响。你看到,从一开始天然的境界就是这样。没错,刚开始的时候,我们的得救真的影响了我们,所以我们非常快乐。红海大能的拯救对我们而说,真的是一件好事,所以我们今日充满了喜乐。这对我们而言,应当永远是这样。但是,我们发现到:我们明日却进到一个地步,满了试验,而这些试验很难看出是为着我们的益处,歌声停止了,快乐消失了,怨言发出来了,“他们就发怨言”。哦!多么经常说到他们发怨言啊!为什么呢?因为他们住在肉体的境界、天然的境界,一言以蔽之,“太影响我啦!”这就是天然的境界,在这境界中,己总是不断地窜升。
不信的力量就是这么一回事,个人天然的兴趣和考量,总是以自己的得失来估量事情。只要片刻容让这样的事,你不久就落在质问与疑惑里,你就要落到不信里,因为信心的本质正好和这个相反。当事情都与你及你的兴趣相对立的时候,眼看你就要丧失你的生命和你的所有,而你却仍然相信神,你仍然信靠神,这就是真正的信心,信心的本质就是这样。只有在风和日丽、凡事通达的时候才相信神,那根本不是信心。以色列人是这样持续不断地住在天然的境界中,难怪他们的不信要远远地多过信心。也就是这个不信,叫他们瞎眼了。所以,这个导致瞎眼的不信,如果我们加以分析,不过就是住在不是复活的境界罢了;也就是说,神把这一个境界放在咒诅之下,吩咐人“要远离”,我们却住在其中。唯愿我们真能留意神在我们心中放下的记号,提醒我们己的所有兴趣,属世的考量等等,好叫我们能从我们生命中的那些悲剧里被救出来。
你看,整个的天然生命就是一个瞎眼的东西,我们被天然生命掌控的程度有多少,我们瞎眼的程度就有多少。神的灵这样说:“然而,属血气的人不领会神圣灵的事,……并且不能知道,因为这些事唯有属灵的人才能看透(或如吕振中译本:‘是用属灵的方法来审察的’)。”(林前二14)整个天然的生命是一个瞎眼的东西。我们在其中有多少,眼瞎就有多少。神一直努力的,就是要把以色列人带离那个境界,进入复活的境界,在那里不是由天然掌管,而是由圣灵掌管:而被圣灵掌管的意思,也就是行在光中,有光,有看见。
圣灵里的生命

“主就是那灵。主的灵在哪里,那里就得以自由。”(林后三17)从哪里得自由?是从帕子得自由,为什么?“几时归向主,帕子就几时除去了”;捆绑、受限都除去了。“主就是那灵。”把天然生命放一边,在圣灵的境界中,也就是在复活的境界中,也就被拯救脱离瞎眼而进入光中。在圣灵里有生命!以色列人的例子,永远明确地宣告:宗教不等于光照,有《圣经》不等于得光照。“每逢诵读摩西书的时候,帕子还在他们心上”。“每逢诵读摩西书的时候……”。保罗很重地说到以色列人每天诵读的《圣经》和先知书,他们不知道《圣经》的意义,不懂得它们到底指着什么,不过就是瞎眼,不过就是在黑暗中。不,就算是有《圣经》,也不等于蒙光照。
这卷哥林多后书的信息,是为着基督徒而写的,多过为着不信的人而写的,至少在“帕子”、“瞎眼”、“看见”方面是如此;因为有哪个基督徒是完全并终极地被拯救脱离天然的生命?“蒙光照”是一件相对的事,是一件“或多或少”的事。所以才会这么着重地激励、劝勉信徒要行在光中,因为唯有这样,属灵的看见和悟性才能不断地发展和进步。圣灵中的生命——不过就是复活境界中的生命的另一种说法。
我们说了这么多,就是要说这一个遍布在整个天然生命的瞎眼,在那个天然生命的选择和接受上,会加以操作并有其力量。这是不需要的,这不是神的旨意。神渴望我们住在光中,叫我们可以看见祂的荣耀,在那里没有一点帕子。照着祂的心意,帕子应该被除去。但有一件伟大的事是必要的,就是我们要来到那个逾越节,来到那个叫天然生命死去的死,而带进一个全新的生命,一个圣灵的生命,在这生命中创造出一种新的功能,一种新的能力,一种新的才能,可以看见。这是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我可以用剩下的所有时间来谈这件事,因为这对我们这些属主的百姓太重要了。
到什么时候,这些有《圣经》、这么懂得《圣经》的主的百姓,才真正懂得:如果他们真的已经与基督同钉,如果他们真的在祂的死里已经死了,已经与祂一同复活,已经领受了圣灵,就有光住在他们里面?“你们从主所受的恩膏常存在你们心里,并不用人教训你们,自有主的恩膏在凡事上教训你们。”(约壹二27)要到什么时候,基督徒、信徒才领会这事呢?为什么这些在《圣经》的字句上有知识的基督徒,为着他们重要的属灵知识,到处询问别人呢?我不是说询问别人是一件错的事,我不是说去询问那些有经验的神的儿女,看看他们怎么想、怎么感觉,是一件错的事。但是,如果我们把我们的立场建立在他们的结论上,那是一件非常危险的事。所有事务最高的权威和仲裁者是神的灵,恩膏的圣灵。我们都可以互相得帮助,但我不希望你们把你的立场就建立在我所说的上面,只因为我说了。千万不要这么做!我不希望你这么做,我没有要求你这么做。我要说的是,注意听,记笔记,然后来到那位在你里面的最高权威面前(如果你真的是神的儿女),求祂来做印证的工作,看看所听见的是不是真理。这是你的权利,这是你重生时就具有的权利,这是每一个神的儿女重生时就具有的权利,你一定要在那内住在你里面的亮光之灵的光中,那亮光之灵就是神的灵。
“然而那把我从母腹里分别出来……的神,既然乐意将祂儿子启示在我心里,……我就没有与属血气的人商量,也没有上耶路撒冷去见那些比我先做使徒的,惟独往阿拉伯去,后又回到大马士革。”(加一15-17)我真怀疑,如果保罗所走的路径不是这样,会有怎样的结果?我真怀疑,如果他上耶路撒冷去,把事情一五一十地摆在那些比他先做使徒的面前,会有怎样的结果?从后来所发生的事件,我们可以知道他们一定会对保罗说:“看哪!保罗,你一定要小心!你说在往大马士革的路上,耶稣对你说:‘往外邦人那里去’;这事你一定要小心!”他们一定会在外邦人的事工上扯后腿。你们都知道,后来发生了什么事。你们都知道多年后彼得装假的事。你们都知道那些比保罗先做使徒的,是多么在意这外邦人的事,假设保罗也投降了,我们就不会有这么伟大的外邦人的使徒了,基督身体的伟大使徒,以及他那奥秘的启示,讲说所有的都要在基督里面同归于一,包括犹太人和希腊人。在这事上,他并没有听从那些比他先做使徒的意见,去问问他们他到底对不对,到底好不好?哦,不!他在大马士革得了恩膏的教训,亚拿尼亚按手在他身上,他就领受了圣灵,从那日起,尽管保罗非常欢喜和弟兄们有交通,尽管他一直没有采取独立的立场,尽管他向着会议是敞开的,然而他实在是一个被圣灵掌管的人。
我知道你们应当小心听我所说的。你只有这样才安全:你必须是一个不向圣灵独立的人,而是有很好的团契生活,谦卑、顺服,心中敞开,准备好当圣灵作见证,借着别人传给我们真理时,立刻听从而顺服。但这都取决于你里面的情形,是站在天然的境界,还是站在属灵的境界,是站在旧造的境界,还是站在复活的境界。但只有站在复活的境界中,在这境界里没有天然的生命,只有圣灵在掌权,亲爱的,你才有这种圣灵在你心中作见证,在凡事上恩膏教训你什么是对、什么是错的特权。到什么时候,主的百姓才知道、才认得这个呢?
你就看见,一直都是这件事叫主无法把光赐给祂的百姓。主实在是要领他们进入对祂儿子更丰满的认识,要带他们进入更宽阔的属灵认识,但他们拒绝了这在他们里面的恩赐。他们忽略这位圣灵作为他们的照明者、老师、教师、引导者及仲裁者,却跑去找这人、找那人,跑去找这个权威、那个权威,问他们说:“关于这件事,你们怎么想?如果你认为这件事是错的,那么我就不碰!”这样做,对属灵的认识实在是致命的伤害。这要引到天然的境界。
主希望我们脱开那个境界。关于这一点,我们要说的还有何等多!对祂儿子丰满的认识,最重要的是住在复活的境界,住在圣灵生命的境界。在对待我们的权柄上,让我们都很小心。有很多亲爱的神的儿女,无论是个别的,或是团体的,都落到可怕、痛苦的捆绑中,就是因为总是跑回属人的权柄那里,跑回伟大的领袖那里,跑回这个、那个被神重用的人那里,因为他们有伟大属灵的亮光。比起这个或那个被主握住的仆人,“主还要从祂的话语中涌出更多的亮光与真理”。你们懂得我的意思了吗?我们都要从属神的人那里得着真实亮光的好处,但我们永远不落到捆绑里,说:这是这件事的总结。永远不可这样。我们一定要维持在复活的境界。
有谁可以尽享复活的境界?换句话说,有谁可以尽享复活的基督?祂是无限的宝库、无尽的疆界。人穷其力量,也不过算是才开始认识复活的基督而已。如果真有谁比别人更认识复活的基督,那就非保罗莫属了。但就算是保罗,在他晚年被囚在狱中时,仍然呼喊说:“使我认识基督!”“我也将万事当作有损的,因我以认识我主基督耶稣为至宝。我为祂已经丢弃万事,看作粪土,为要得着基督。”(腓三8)一个生命已经快走到终点的人,一个可以说:“我认得一个在基督里的人,他前十四年被提到第三层天上去。或在身内,我不知道;或在身外,我也不知道,只有神知道。我认得这人,或在身内,或在身外,我都不知道,只有神知道”(林后十二2-3)的人,他仍然说:“使我认识基督!”我说,没有人可以完全认识复活的基督,就算保罗也不例外。“神为爱祂的人所预备的,是眼睛未曾看见,耳朵未曾听见,人心也未曾想到的。只有神借着圣灵向我们显明了,因为圣灵参透万事,就是神深奥的事也参透了。”(林前二9-10)你看,圣灵有测不透的丰富要启示给我们。这么多的丰富,为着瞎眼的人——瞎眼是因为住在天然的境界,人可以用各样的形式住在天然的境界中。
瞎眼的原因

一两句话就可以说出瞎眼的原因。“这世界的神弄瞎了心眼。”这句话包含两个意思。首先,这一个瞎眼不只是天然的,它更是超然的。这并不只是说天然是一个瞎眼的领域。不,关于瞎眼,还有更不幸的层面。这是一个超然的瞎眼,并且是一个恶意的超然瞎眼。这是魔鬼的工作。一方面,属灵看见的得着,总是伴随着这么可怕的争战,原因正是在此。从来没有一个人可以不经过争战、代价、可怕的苦难,而能真正得着圣灵的看见和认识。每一点属灵的照明、光照,都是要付代价的。所以保罗要为所关心的圣徒屈膝祷告。“求我们主耶稣基督的神,荣耀的父,将那赐人智慧和启示的灵赏给你们,使你们真知道祂。”(弗一17)这是一件要祷告透的事,这个祷告与以弗所书第六章的祷告,这么紧密地相连,不是没有意义的:“因我们……乃是与那些执政的、掌权的、管辖这幽暗世界的,以及天空属灵气的恶魔争战。所以,要拿起神所赐的全副军装……靠着圣灵,随时多方祷告祈求”(弗六12-18)。“这幽暗”——“随时多方祷告祈求”:“求……将那赐人智慧和启示的灵赏给你们,使你们真知道祂”。你看,这是很一致的。但为什么会这样呢?原因就是因为“这世界的神”。在这属灵瞎眼的事上,我们碰上了超然的东西。我们碰上了那个邪恶的世界势力,那个竭尽全力叫人们瞎眼的才智。
属灵的看见,实在不是一件小事。这代表得胜。不是你被动地坐着,张开你的嘴巴,属灵的看见就自动地掉下来。在这件事上,你需要有操练。当你真的想要有属灵的认识时,你正遭逢这世界的神全力的反击。这是一个超然的争战。所以,每一个真实带着启示的职事,总是围绕着争战的。争战总是走在先,走在当时,也走在之后。事实就是这样。
在这里,你需要在亮光方面有所操练。当你听到一件事,你不要理所当然地以为听到了就是得着了;你需要和主很明确地办交涉,好叫祂传给你的,能确实地进到你里面,叫你不至于欺骗自己,以为听到了那些名词,就已经得到了。你很可能还不懂。你很可能还没得着亮光,在这事上,很可能必须面对争战。
我们要知道,在我们生命中的许多争战,是因为神要带我们更往前一步,要叫我们的眼睛更向祂的自己开启,要带我们更进到祂儿子的光中。神要开广我们属灵的范围,而仇敌就尽其所能的起来反对。于是就有了争战。我们可能不明白这一点,但很多时候就是这样,也就是说,主若要得着什么,撒但就说:“我要尽可能地叫他们不能看见。”所以会有很激烈的争战。瞎眼是超然的,就如同光照也是超然的一样。
“这世界的神!”这不是指某一段时期。这可以说是所有的时期,因为撒但从起初就得到在人身上的王权。这就是牠想要得着的,牠想要取代神而得着人的敬拜;要成为神,要受敬拜;简单地说,就是要得着人该献给神的敬拜。神造人,就是要人成为带给祂快乐和荣耀的器皿,这是神该得的,神该得到人的敬拜;而撒但却说:“我要得着那敬拜,神赋予这个受造之物的某个东西,是祂要为自己得着的,我要拥有它!”所以在伊甸园所发生的,就是撒但要取代神在人心中、在人心思中的地位,得着原本只有神该得的权利——敬拜。所以,借着人的同意和堕落,撒但就成为这世界的神,从那时起,牠就掌握这个世界。“这世界”就是指着这世界的的过程。“这世界的神!”
对撒但作为这世界的神最大的危机就是属灵的光照。只要你的眼睛被开启了,牠就无法握牢那地位太久。哦,只要眼睛一蒙开启,撒但的能力顿时间就瓦解了。所以主照这一贯的事实,在往大马士革路上的对保罗说:“我差你到他们那里去,要叫他们的眼睛得开,从黑暗中归向光明,从撒但权下归向神。”(徒二十六17-18)这两件事总是摆在一起:从黑暗中归向光明;从撒但的权下归向神。我要重复地说,叫撒但和牠的地位最受威协的乃是属灵的光照。所以牠必须找到立场来延续并巩固牠的地位——牠在这个世界上的王权。那么是什么立场叫牠的计谋可以得逞呢?答案就是天然的境界。你如果在天然的境界,也就给了撒但拥有王权的机会。每一次我们这么做,撒但的营垒就更加巩固了。
撒但叫人瞎眼的目的

现在我要简单地提及第三点。撒但叫人瞎眼的理由或目的是什么?就是“不叫基督荣耀福音的光照着他们,基督本是神的像。”(林后四4)基督的荣耀;基督荣耀的福音;基督荣耀福音的光;基督本是神的像;不照着他们,这世界的神弄瞎了他们的心眼。
这样,什么是牠弄瞎人心眼的目的呢?我们要回到时间开始以前,神格会议中,神的儿子被立为承受万有的。这位与神同等的,准备要承受万有。当此事发布在天上时,在一个天使长心中发现了罪恶。那是一个骄傲,想要与那承受万有的同等。牠的心高傲起来,说:“我要高举我的宝座在神众星以上,……我要与至上者同等”(赛十四12-14;结二十八11-19),说这话的时候,就露出了对神儿子的嫉妒,就是因为牠心中的罪恶、牠心中的骄傲和嫉妒,牠丧失了牠在天上的地位,牠坠落到地上,历世历代继续牠的敌意,竭尽所能地不叫人看见神的儿子。这就是为什么基督荣耀福音的光不能照在他们身上的原因,因为牠叫他们黑暗并瞎眼了。为的是要排挤神的儿子。
撒但以其大智慧和聪明,知道如果人看到神的儿子,那就没有比这个再大的事了。所以只要是与基督有关的,就是重大的事。神的每一个心意都是以此为目标。神之所以创造这个世界、这个宇宙,就是为着这个。都归于神的儿子,如果人看见了神的儿子,神就达到了祂的终极,神就实现了祂的目的。撒但说:“一定不可以这样,他们一定不能看见神的儿子!”被这世界的神弄瞎了心眼,不叫基督荣耀福音的光照着他们,基督本是神的像。
所以,看见神的儿子是一件多么重大的事!关于这重大的事,我现在不能说得太多。但我们用底下的话来做结束:当最终我们面对面看见祂的时候,不再有一点点黑暗的帕子,宇宙要有何等大的欢呼啊!那时,神就得到了祂的终极,神的儿子显现出来,神的儿子要被看见。当我们看见祂的时候,“我们必要像祂,因为必得见祂的真体。”(约壹三2)这就是神造我们的目的:“预先定下效法祂儿子的模样。”(罗八29)哦,现在就看见,而且一直看见吧!直到那完全的日子,这是必须的,因为就在我们看见祂的时候,我们要改变成为祂的形象。
当我们离开这里的时候,我们的心中、我们的口中,祷告的是什么呢?不要只是情绪而已,而是一个持久的呼喊和恳求——我们要看见耶稣!神在这宇宙中所有的目的,就是要我们看见耶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