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何处归宿—郭云方—

    沈泉芳 2014-04-28 09:47   分类: 郭云方学术|13553 次阅读|没有评论
     何处归宿 —郭云方— 1972 年 6 月 15 日,在斯德哥尔摩联合国召开了第一次人类环境会议,发表的《人类环境宣言》指出:“只有一个地球”。宣言强调人类如不重视环境问题,必将对地球产生灾难性后果,人类必须担负起明智管理地球的责任。 四十二年过去了,情况不容乐观。言者谆谆,听者藐藐。 “只有一个地球?”不见得吧,不是说科学家正在寻找吗?有人质疑。 幻想与现实,希望与事实,是二码事。至少时至今日,尚未发现如地球那样具有特独生态条件的星球。尽管有些雄心勃勃的科学家仍在孜孜不倦、乐此不疲地探索寻觅,却是“八字还没有一撇”——不成字(事),希望渺茫。到底有没有第二个地球,还是个未知数。人们总不能寄希望于幻想吧?《汉书》说得好:“务得事实,每求真是”,虚无缥缈、不着边际的东西总不能当真。否则,为何那么多世界级顶层专家在《宣言》中要郑重其事大声疾呼:“只有一个地球”?我们迄今还未听到有谁敢拍胸脯说大话——“我一定能找到第二个地球”。 诚然,有些科学家痴心不改,仍在一往情深地苦苦寻觅。那就让他们继续找呗!但愿他们能在地球彻底被毁之前,末日未临之时找着他们幻想之中的新天地。退一步说,倘若他们真的能找到第二个地球,那又怎么样呢?我们不妨设身置地的想一想:要将地球上拖老带小的几十亿人口连同他们的家业,来个星球大搬家、大迁移,这可不是小事一桩,可不是闹着玩的。这几十亿人口的大迁移、大搬家需要配备多少航天飞船?需要消耗多少燃料?需要备足多少旅途食品?需要提供多少资金?又谁来买单?市场经济盛行的各国大概不会一律免费乘船吧!那天闻的票价又有多少人买得起?也许除了极少数富豪权贵外,对于绝大多数的芸芸众生难道只能眼巴巴地留在地球上等死?如果说富豪权贵只顾自己逃生,不顾芸芸众生活命,那事情更麻烦了,触犯众怒,谁也别想逃之夭夭、溜之大吉……这一连串问题,不知那些天真的提倡“宇宙大搬家”的幻想家们作何考虑? 显然,“牛角钻家”提倡的“星球大迁移”的设想是十足的白日作梦,长期自闭于象牙塔中的白痴哪会顾及 » 继续阅读
  • 爱 好 与 审 美—— 郭 云 方

    沈泉芳 2014-03-06 12:42   分类: 郭云方学术|18050 次阅读|没有评论
     爱 好 与 审 美   —— 郭 云 方      在欧美国家的民众眼中,《红楼梦》中的林黛玉恐怕算不上一个美女。西方的审美情趣偏爱在“三围一高”(即胸围、臀围、腰围及身高)要求女子丰胸、肥臀、细腰及身材高挑,如若这二大一小一高附合了一定的尺寸标准,才可入选美女。不像咱中国人民眼里的传统美女那样:鹅蛋脸儿,樱桃小口,蛾眉蜂腰,细皮白肉,甚至“三寸金莲”,捂胸颦眉状的病态之美。所以,这黛玉小姐倘然生活在当今之世,恐难于被入选“亚洲小姐”之行列,更无缘进入“世界美女”之佳境。为此,国学大师王国维先生生前曾风趣地说:“设以洋人之皮尺,量吾黛玉之三围,谓:‘林妹妹一围及第,二围落榜’,我总要为潇湘妃子鸣不平也。”看来,打抱不平也无用。盖东西方审美情趣大相径庭,爱好不同,审美观自然难同。其实,人世间难有统一的审美标准,张三认为美的,李四却不以为然。标准是人制定的,而各人有各人的心中尺码,这千差万别的爱好产生了各种各样的审美观点,因此,实际上便无所谓统一标准了。   例如:以饮食菜谱而言,川菜重辣,苏菜偏甜,南方菜较清淡,北方菜则味浓。偏爱不同,特色各异,难说孰优孰美。甲喜欢吃辣,认为川菜为上;乙偏爱甜食,以为苏菜最好,然归根结底属个人爱好,无标准可言。若硬欲说有标准,则各人的口味就是各人的标准。   又如服饰打扮:爱穿西装的总不能说穿中山装的是“老土”;喜欢旗袍的切莫言穿短装的俗气;有唐一代,袒胸露肚以为时髦;晚清民初,着长衫马卦为相客。人们尚记忆犹新,在指责“奇装异服”的时代,全国上下,不分男女老少一律穿着中山装或绿军装,才算是“正统”?这叫做“统一标准”?   爱吃什么,爱穿什么,本来是各人的审美情趣所致,是各人的自由选择,旁人大可不必说三道四。至于其他人的各人爱好及审美情趣也莫不如此。只要不越轨,不有违伦理道德,不有违法律,不妨碍别人,则无可厚非。   追求美好理想,向往美好事物,是人皆有之的爱美之心体现。然而,这花花绿绿的世界,往往幻象丛生,有时美丑难辨。罂粟花姣美无比,美则美矣,可供观尝而不可亵玩也;毒菇之美,美在色彩,若取而食 » 继续阅读
  • 从牛顿与太阳系模型说起-----郭云方

    沈泉芳 2014-02-27 08:26   分类: 郭云方学术|16767 次阅读|2 个评论
    从牛顿与太阳系模型说起 郭云方 17~18 世纪英国物理学家、数学家、天文学家牛顿,被誉为“物理学之父”,是经典力学基础牛顿运动定律的建立者。 他 18 岁时进剑桥大学三一学院学习神学, 24 岁时发现万有引力定律, 27 岁时即出任剑桥大学有史以来最年轻的教授,不到 30 岁就发现运动三定律和微分法与积分法二项定律。他在天文、物理、数学、光学和神学等方面都取得了举世瞩目的辉煌成就。 他发现的运动三定律和万有引力定律,为近代物理学和力学奠定了基础;他的万有引力定律和哥白尼的日心说奠定了现代天文学的理论基础。直到今天,人造地球卫星、火箭、宇宙飞船的发射升空和运行轨道的计算,都仍以这作为理论根据。 牛顿不但是一位伟大的科学家,而且也是一位卓越的神学家。他研究圣经的浓厚兴趣决不在科学之下。有资料表明,他所发表的有关数学和物理学的著作只占他所有著作的 16% ,而 84% 的著作则为未曾出版的神学著作。他对科学的贡献,主要凝聚在《自然哲学的数学原理》一书中,这是一本举世公认的近代科学奠基性巨著。凡持论公允者不会一笔抹煞他在研究探讨自然科学中所持的有神论世界观,在书中他宣称神是掌管万有的,他对自然法则的发现,为的是荣耀神和认识神创造宇宙的奥秘。他在这书结尾处所加的“一般注释”中,用基督教语言回答了事物运动变化的根本原因:“这美丽的太阳、行星和彗星系统,只能从一位智慧和无所不能的神的计划和控制中产生出来。”他还说:“宇宙的设计如此美丽,设计所依据的法则如此和谐,这个事实本身就必须以神圣、智慧——造物者之手的存在为先决条件。”他在《光学》一书中指出:“从自然现象中就显示出一位主宰,是无形体的,是活着的,是无所不在的,充满无穷的空间,又是无所不知的,渗透万事万物,对万有了如指掌。”所以,正如美国纽约大学历史学教授曼纽所说:“近代科学是源自牛顿对神的默想。”是神引领他进入了科学的本质。 在以上铺陈式介绍后,再来引述关于牛顿的太阳系模 » 继续阅读
  • 从“X光”看基督徒科学家

    沈泉芳 2014-02-20 08:18   分类: 郭云方学术|15601 次阅读|2 个评论
    从“ X 光”看基督徒科学家                  ——郭云方 “ X 光”之被发现迄今业已 118 年,因其在医学上、工业上的巨大用途而名气颇大,可谓家喻户晓。 为什么称它“ X 光”呢?在上中学时,物理老师告诉我们,说是德国物理学家伦琴在物理实验时,发现了一种奇特之光,不知其名亦不知何物。犹如数学中的“ X ”,是个未知数,于是便取名曰“ X 光”。这也是世人中广为流传的说法。然而,这是一个想当然的杜撰之说,不足为凭。 事实是: 1888 年,伦琴被任命为维尔茨堡大学物理所物理教授兼所长。 1895 年在这里发现了一种以前人们从未见过的神奇之光,这种光有非常强的穿透力,能穿透木材、人的身体、衣服等不透明的物体,甚至能穿透金属薄片。 伦琴是位虔诚的基督徒,他首先想到,这神奇之光必定是上帝的伟大杰作,是神创造天地万物的又一佐证,人创造不出这样的神奇之光。他根据圣经中的《希伯来书》 4 章 12 节“神的道是活泼的,是有功效的,比一切两刃的剑更快,甚至魂与灵、骨节与骨髓,都能刺入、剖开,连心中的思念和主意都能辩明。”因《新约圣经》最初是用希腊文写的,希腊文“基督”的第一个字母是“ X ”,伦琴将他发现的神奇之光,称之为“ X 光”,即“ 基督之光 ”。可见他非常谦卑,不以自己的名字命名,而是以基督的名字命名,为的是荣耀主耶稣基督之名。至于科学界将他所发现的射线,命名为“伦琴射线”,乃是为了纪念他在物理学上作出的丰功伟绩,当属顺理顺章的事。 1901 年,伦琴因此成为第一个诺贝尔物理学奖得主。 世俗之人讥笑他是个十足的“书呆子”,明明是他自己在科学领域里首先发现的,却归功于上帝,不显得很可笑吗? 真的可笑吗?先哲荀子云:“短绠不足以汲深井之泉”,中国《当代宗教研究》于 1989 年第 2 期所发表的评论,也许对我们是一个很好的启迪:“基督教是西方文化的源头之一。基督教渗 » 继续阅读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