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所在位置:以马内利社区 > 我的邻舍 > 沈泉芳的公寓 > 日志 > 最珍贵的角落-----沈奇惠


最珍贵的角落-----沈奇惠

2017-05-11 10:09 ( 1164 次阅读 | 1 个评论 )

  那样的灰暗,头顶的愁云影射出整个世界。空气凝冻,万物暗哑,一切都在压抑,压抑,等待着一瞬间的,爆发。

       弥漫苍空,摧压枝松,阻绝溪流,惊起顽童。孩童奔走,在雨中穿梭,小小背篓中的五色卵石遗尘散落,那是他离家在山林清泉边拾掇的珍藏。满目疮痍,原本的青山涓流被压制地晦涩暗沉哑语无音,只感到衣物拖沓着冰雨而艰难前行,只看到远山天际的霹雳雷霆与随后懵然回响的低闷声怒。雨的世界,家的归途,却是如此地绵绵无尽。

       霎间,一片银白,雪的世界透过眼睑让人无法逃避。竹篓翻飞,剩余的卵石嵌入泥浆归入黄土。隆隆轰响,真的安静了,安静地只剩下呼吸心跳和着嗡嗡的主唱曲目。雷霆乍惊,孩子重重摔在泥潭中,抱着头,翻滚遍地,失去了分贝控制力的嘶喊忽高忽低,可只是沧海一粟,万物苍凉,多情而无情的世间不动声色地将其掩埋……

       黑暗,还是黑暗。男孩满身污秽,在山谷间摸索徘徊,脸上划过的已分不清是雨还是泪,他不知道,这是暗夜的密临,还是双目的失明。风骤雨冷,雨夜的交响又压迫着人心。伸手不见,方向莫辨,男孩彷徨惊惧,茫然无助。

       他在呼喊,记忆中那葱茏秀丽的佳木崇山,那隽雅细致的潺潺泉涌,现在却是连绵的黑暗。他在呼唤,那熟悉的家的归途,那爱恋的母亲的气息,你们却在哪,在哪儿?他在呼求,那和煦的光的抚慰,那温暖的爱的包围,我,好孤单,好孤单!旷野,这是旷野啊!多么期待能有一个坚强的怀抱可作长夜的漫游;多么渴望有那拂面和风般的柔肠与倾诉;他多么期待在混沌之中能有一丝明光照亮回家的路!可多情而无情的世间依旧不动声色地将其掩埋……

       茫茫黑夜,旷野无边,只有木然的身影在雨中蹒跚向前。任凭雨水的侵蚀,泥污的滋溅,这一种对于苦难污秽的麻木,究是一种最大的悲哀。神色清冷,身影单薄,俱与这漫漫雨夜融合一体。没有知感,没有方向,没有思想,没有灵魂。

 

       时至深夜,风静雨疏,一切的威压震怒凌落凄苦只留下一地泥泞漫处狼藉便遁去无踪,仅有那屈身树下身倦影乏神志痴傻的男孩做其摧残的见证。他半靠在树旁,环抱自己,身体蜷缩成最小的一团,眼神涣散焦点全无,一动不动,似是冥思,似是神游。树枝残留滴落下的水珠,一颗颗砸在身上他却不为所动,也仿佛未曾发现暴风雨已然逝去。

       月出云梢,清丽的月光抚摸男孩的棱角,像是友人的青眼关注他的命运。万态复苏,虫鸟发出悦耳欢乐的鸣响,和风带着淡淡的泥土青草气息,小花枝桠褪去萧索轻歌曼舞,这都仿佛一出优雅的戏剧唤回男孩四散的神思。

       男孩环抱自己,关闭自己的心门,妄自沉溺于以往的悲哀,而对周遭所有的一切都视而不见。世界啊,徒留摧残与欺骗,他缩回了好奇的触手,收拾了信任的心,灵魂越过他的头顶俯瞰大千的世间。悲哀啊,世态如此荒凉寂寥,种种欢愉褪去云烟只是老病死的真相,如此无常人间又有什么值得相信和注目。爱呢?光呢?短瞬消逝,何去何从?还不是只留下我一人于漫无边际的夜中?世界只有我,也从未有我,无欲则刚,看破一切,不再悸动。这样一想,似乎周遭的黑暗也没有那么寂冷了。可是……

       却从黑夜中依旧传来声声沉重却催人的教堂钟声,伴着灰涩的步调,徐徐向前,一群送葬的人哀叹着纯真的逝去。

       顿然静曳,如羽毛轻点湖面,沉重的音调转瞬空灵,化作翩飞的精灵,也似勾起以往绮丽的画面。轻柔,舒缓,曲调恬美,在空气中荡漾开一阵阵涟漪,冲击平静的水面。身肢轻触,一只白色的蝶俨然停落在男孩的右肩,在空中撒下些许荧光的细尘,夜中却对比出唯美的意境。

       “孩子。”一个声音打破沉静,像泉流直涌到男孩的心中。

       “走开,我不需要,我很好!”

       “孩子,快回家吧。”

       “我不需要,我很好。”

       “孩子,大家都在等你。”

       “我,很好。”却是一阵哽咽。

       “即便是我想回去,可是我也做不到,我做不到啊。眼目失明,浑身污秽,我不愿,不愿。”

       一阵温暖,从外而内,亦从心舒张。睁开眼睛,一切从黑暗变模糊再渐渐明晰。月悬高空,明星莹莹,雨后的夜里细润清新的风带来远山草木香气,一切如此静美,原来只是瞎眼未见,关闭五感,而漠视了身边的一切!那个声音的源泉,此刻则独立于月下,一袭白衣,圣洁而高雅,神色温情,满目慈悲,伸出手正款步走来。

       “不,你是完美的。”他慈和地环抱男孩,抚摸他的头,男孩安详而喜乐……

       醒来,那个身影不知去向,却多出了一群同龄的孩子。个个身着白衣,关切问候,纯真而温情。男孩突然发现右肩的蝴蝶俨然化作了一束悬挂胸前的白色百合,蹒跚摔倒带来的周身伤痕已全部愈合,不知何时自己也褪去污秽,穿上了舒适干净的白色衣裳。月光下,孩子们都手拉手唱歌跳舞,欢畅嬉戏,情与梦的遇合,如同仲夏夜之梦,淡去了所有的忧患。

       一颗星,在浩繁中微不足道。可男孩,或言谈,或思虑,或欢笑,都心系于此。那样普通的星光却在男孩眼中显出不一般的情愫,那像是一种灵魂的连结,爱的呼召,是一种在时间长河中早已既定的事实。当下男孩交托告别,自信满满,独身踏上星的旅程。

       一个人,在夜中的行程。男孩知道他做的是一个怎样的决定,星的旅途,要献上一辈子的时光,要穿越过整个世界。他也明白在路上等待他的会是什么,那是一个世界的苍凉,却要在其中寻找爱的身影。我可以,我足够坚定了。他这样想着。

       一条路,隐匿在暗的迷雾。是冰冷,是黑暗,是孤独,是狂骤的风雨,也是吃人的野兽。让人不得不时常质疑越过长夜的阻隔,是否还能看到那引路的依稀星光。

 

       谢绝了他人的同行,高傲而又倔强的少年。因他是主角,拨开雾霭,到达终点,是众望所归,是理想的结局。但是此路不通,矛盾所在之处,他一边高傲地自闭,一边却试着谦卑去生活;他一边拒绝爱,一边却妄图接受爱。所以在这里,我们的故事截然不同。

 

       不知道走了多久,男孩咬牙皱眉,一路上的饥寒交迫,他忍耐着,曲折徘徊他依旧坚持着。实在不得不称赞他所下之决心与所做之毅力。但此刻,最深的黑夜已然到来,那样凝重与压抑的味道让他想起了不久之前风雨的征兆。那样粘稠,深渊中不见一丝光亮,那样空洞,没有生命徒留虚无。他回忆起在冷雨旷野中的无助徘徊,苦痛与挣扎,所有的坚持与倔强瞬间便分崩离析,一路上所有经历都涌上心头,现实逼着他全盘否定。四肢瘫软,遍体酥麻,他没有力气了。那样忍受了几多苦痛的躯体,依旧是稚嫩的血肉,终会哀鸣,会悲戚。

       针梭穿刺的雨,呼啸猖獗的风,最深重的是内心浓重恐惧,到此为止了吗?

       他终于明白了,凝望着虚空,伸出手,一贯坚定的脸上流露出阅尽千帆后的沧桑颓然与追悔期待。

       闭上眼,他幻想在山那边的蔓菁之上,有手拉手一起朝着日光奔赴山野的美丽身影。

       “我好累,我们一起走吧。

       像华美的戏剧落幕前要呈现最大的转折。在山脊边沿射出丝丝圣洁救赎的光辉,像利刃般切开阴霾。这黎明希望刺破黑夜的阻隔,纯洁曙光驱散浓重的幽暗!压抑不再,释放全然,那样熠熠生辉的光影已然扭转了一切,挪去了所有的桎梏重担与伤悲。历经世界,回到原点,曦光之下,男孩一身纯洁。

       而不远处,金子般阳光的照射下,一群白衣的圣童就站在那儿,翘首以待,嫣然欢畅,像之前那样款款信步向他走来……

       “不,我们一直都在。”其中的小女孩握住男孩的手,嘴角微微上扬。

       环绕我,抓住我,抱紧我,真爱我。树桠曼舞,溪水奔流,和风拂面,鸟儿欢鸣。太阳光辉的侧旁,一颗星星在那儿细细地闪耀。

       而胸前那一朵细弱的百合却在满夜摧折中完好无缺,一滴清澈的雨露浇灌,静静流淌出全然的生命。那阳光下微微的一颤,正似弦音回响,绪感悠扬。

1164 次阅读 | 1 个评论
全部(2)

喜欢这篇文章,就来推荐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