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端基要 0 个回复 / 1810 个查看 2019-08-01 13:25
前言:在东部某市,一位主的老使女的来信中,交通到今天教会中还有没有先知的问题,以及由于所得恩赐比较大或比较多而引起的问题。下面是我给老姐妹回来的主要内容:
……
1、有关“先知”
关于“先知”方面,愿意在此与您交通一点我对此问题的领受、和所能理解到的,不一定都对,只作为交通和参考而已。有不少主内的人(包括神的仆婢们)认为:旧约时代、古时、有先知,新约教会初期也还有先知,以后就没有了。我不以为然,感到这么看,主要是从“先知”原文的意义是“替神说话的人”。神的话不都是预言,却主要是神对人说的话,其中也包括神要他说的一小部分预言在内;但主要是神对人说的话,而不是预言。神首先称亚伯拉罕为“先知”[创20:7],亚伯拉罕并没有说预言(除了神所告诉他的话、他都深信不疑以外);但对非利士人当时的王亚比米勒说来,亚伯拉罕认识神,明白神的旨意,是能代表神的。圣经第二处说到“先知”,是在出7:1,神对摩西说:“我使你在法老面前代替神,你哥哥亚伦是替你说话。”后面半句,中文只把意义译得很正确,却尚未把名称译出来。原文这后半句是:“亚伦是你(摩西)的先知。”摩西的先知是替摩西说话的(不一定说预言、很少说预言),照样,神的先知是替神说话的。从这里就非常清楚,“先知”一词在原文中的准确意义。所以,无论旧约时代还是新约时代,“先知”,主要不是说了预言才叫作先知,“先知”主要是“替神说话”,把神的话、从神来的话、告诉人、传达给他们。主要传的是:神的真理、神的性格、神的命令(吩咐)、神的应许、神的旨意、神的教导、神的警戒责备等等,当然也包括神要告诉人的预言在内。这一切,都是先知站在先知的地位上,把神要对人说的一切话,尤其是神对他的儿女,他的子民,他的仆婢所要说的话,告诉他们,传达给他们。这里所说的,也就是新约圣经中所说的“先知讲道”的一切内容。无论什么人,如果他(她)向众弟兄姐妹所讲说的话,并不是出于他自己,也不掺杂进世人宣扬的那一套,而是出于神、出于圣灵的感动、符合圣经真理和神的旨意,正是主想要对我们说的话,那么,不管他讲的是教导、是劝勉、是警戒、是责备、是提醒、是安慰,都就是“先知讲道”,都是他站在先知的地位上,起着先知(替神说话)的作用;即使没有人称他是“先知”,没有先知的头衔和招牌。
在旧约时代,“先知”也称作“神人”。“神人”,不是“半神半人”的意思,也不是“神变成的人”之意。在原文“神人”的意思是“神的人”、或“从神(所差)来的人”,或“代表神的人”。“神人”和“先知”,同样都是奉神所差遣,替神说话或为主办事的。虽名称不同,实际上是一种人。
2.“先知”,不但在旧约时代没有间断过,是神的家(“神的家”就是神从世上选召出来,分别为圣归自己的一群人、一个集体)中不可缺少的重要成员,起着传道神言的重要作用;在新约教会时代,神也从未说,要取消主教会中先知的工作和作用,反而在圣灵所赐下给教会的各种属灵恩赐中,突出了“先知讲道”在教会生活中无可替代的重要作用。不是单单少数几个称为“先知”的人可以作先知讲道,圣经还鼓励凡羡慕属灵恩赐的所有肢体们、都要羡慕追求得到“先知讲道”的恩赐[林前14:1,4,6,9,12,19,24~25,],因为这种恩赐对造就教会全体起的作用太重要了,太关键了。不是某一个几个人独占讲台,或是必须有神学毕业的“资格”才能讲道,而是肢体们都有适当的机会“一个一个”地学习并操练作“先知讲道”,所有的肢体们都当慎思明辨,看是否是出于神的话,是否是是圣经纯正真理的道(而不是专挑小毛病)。不让那些不出于神、却出于世界、出于人意的教训来钻奉主名聚会的空子。要防备假先知和假师傅。
弗4:11特特提到:主在教会中所赐下(特别重要的)5种恩赐(5种恩赐也可理解为5个工种):有使徒、先知、传福音的、牧师(即“牧养的”)、教师(即“教导的”);这5种,都是传道工作的恩赐。也可以说,这5种恩赐的作用,有个共同的特点,都是在“替神说话”。也等于说,这5种恩赐或工种,都就是先知(替神说话)或使徒(为主所差)的工作。其目的和作用都就是:“为要成全圣徒、各尽其职,建立基督的身体(建立主的教会),……”[弗4:11~16]。使徒,偏重于神所差遣、并给予特定的重要任务(往往是全局性的、影响比较普遍的);先知,偏重于传讲神的奥秘和重大信息、包括预言;传福音的,偏重于对不信者,直到建立教会或使教会人数增多;牧养的和教导的,则都偏重于对已信才的得造就和生命长进,牧养与教导又各有所偏重。这5种恩赐(工种)之间,并没有太严格的分界线或区别点,同一个人有时兼有2种甚至3种。这5种也可以用头2种,即用使徒和先知来泛指各种传道工作。所以,如弗2:19~20所说,“神把教会建立在‘使徒’和‘先知’的根基上”,实际上也就是建造在这所有5种传道工作的根基上。以上所引以弗所书的两段经文,明明可知,指的都不是只有教会初期才如此,而是整个近2000年到主再临的教会时期都是如此。例如:众所周知的马丁路德(德国)和与他现时代的几位欧洲神仆人,就是神所兴起并差遣,赋予特殊重任的神的使者;他们虽无“使徒”的称呼和头衔,却实际上就是几位大使徒。宋尚节也是一位使徒,偏重于传福音、斥责罪恶、叫人悔改归主。王明道既是使徒、又是先知(着重圣徒的生活行为,驳斥假先知的谬论和虚假),最后他在重要时代的转折关头,在“三自”迷惑问题上,作出了极重要,既难得又美好的见证来。倪柝声也是一位神所重用的使徒和先知(传出了许多神重要的信息、改革了不少不合神旨意的教会老传统,他后期的失败是另一回事)。后来的教会,盛行着“牧师”制度,也有称为“教师”、“老师”、“宣教师”的。圣经没有制定过这些制度。然而,古今中外,传福音的、牧养的、教导的,这后3种恩赐和工作,在这近2000年教会的历史中,从来没有断过,比比皆是,数也数不清。使徒和先知的实际作用和果效,同样没有中断、影响巨大、效果明显。         至于××姐妹所遇见和有交往的是否是真先知?我只能说:或许是的,大概是的,我不敢贸然肯定,更不敢绝对肯定。但我绝不敢否定他们,说他们是假先知,不能,因为不够了解。他们如果是神所差、主所用的,则必定有神使徒和神先知最可靠的介绍信、印证、凭据。不是写在纸版上,而是写在心版上。[林后3:1~3]。
神把他的家,他的教会(从工作角度来看)建立在使徒和先知,(包括前述的5个工种和恩赐)的根基上[弗2:19~20~22]。福音工作和教会工作都离不开这个根基,连新耶路撒冷城(不是地上中东的耶路撒冷城,而指的是“羔羊的妻”[启21:9~22:5],新的、活的、从天而降的,是新天新地之中心的不朽坏的新耶路撒冷城,这城与作为大淫妇的“巴比伦大城”是互相对立的)的根基,也就是以12使徒(包括这5个工种所承担的重要作用和地位)之名字为代表的这种光辉灿烂、闪耀着各样宝石不同光彩的重要根基。这种根基在宏伟的新耶路撒冷城(荣耀的教会、羔羊的妻)中所处的结构地位真是太重要了;同样,这5个工种和恩赐,神的仆婢、在今天各国各地的福音工作和教会工作中,所起的关键作用和地位,也实在太重要了。愿今天有更多的人是(尤其是年轻和比较年轻的肢体们)能蒙主呼召,撇下一切跟从主,被主所拣选和分别为圣,在教会中站立起来,担当起这个重要的责任。主作为头,作为元首,必要赐全他(她)相应的恩赐与相应的任务。希望在这些父神所选 召并差遣使用的神仆婢中,也有××姐妹和更多的弟兄姐妹在其内。
因此,使徒也好,先知也好,这5种重要恩赐或工种也好,在整个新约教会时代,将来永世里的新耶路撒冷城的结构中,都是存在的、没有中断过、直存到永永远远,且始终是非常重要的一部分。
您信中所说这一方面的问题,我也感到十分重要。只是我不记得××姐妹或别人在何时说过“我的恩赐很多”这句话。但即使有谁说了这样的话,我想他说的这句话里边,可能有两种很不相同的语气和含意。一种含意是:“主既给了我这么多,这么大的恩赐,我一定要好好使用这些恩赐来专心服侍主,服侍弟兄姐妹,使主的心满足,使弟兄姐妹得益处;决不能偷懒懈怠、稀里糊涂、白白浪费,辜负了主给我的大恩典。因为主说过:‘多给谁,就向谁多取;多托谁,就向谁多要。’[路12:48]。”假如说这句话是这样的语气和含意,那是十分正确的,应该如此,决不能辜负主所给的恩典。另一种含意是:“我的恩赐比别人都多、都大,证明我比别人都强,比别人更属灵。我应该坐在教会中更高的位置,有更多的弟兄姐妹来尊敬我,听从我的话。……”这是最要不得的“忘本”想法,把恩赐当作是自己固有的,私有的,永有的,似乎连神也取不走的东西,完全忘掉它是圣灵给的、主给的,从父来的,并非因自己有什么比别人强,而是圣灵单随己意分给各人各种不同的恩赐,纯属主白白的恩典。往往恩赐越大越多,神越是重用她仆婢,仆婢就越容易萌生这种苗头恶念,开始走上了魔鬼变质发展的道路。“你们是出于你们的父魔鬼,你们父的私欲、你们偏要行。”[约8:44]。任何人,尤其是那些“天才”(一切“天才”也是神所给各人不同的恩赐),或是有别的什么天然好条件的人,都很容易产生这样的恶念。无人不如此,我也如此,从小到大、到老,不知有过多少次这种自高的恶念,信主后曾对付了不少,但也未能完全杜绝(需不断对付它,治死它)。我们若不注意当刚萌生出这种恶念时,就用主的光,主的话来认真对付它、治死它,则久而久之发展下去,是十分可怕、十分危险的。李常受开始也是神的一位仆人(与倪柝声曾多年同工),神给他很大的讲道恩赐和口才,也曾用他作了许多特殊的工作。我不知道他何时开始产生这种恶念的萌芽,没有受到对付与纠正,最后发展到以高举自己的名来代替主的尊名,取消并否定了十字架,自称是新王,是现代的“活基督”,要求全世界的人都要归向他,顺从他,称他“常爱主”。可怕,可恶,可诅。神给保罗特殊的亮光和启示,明白神在历代以来所隐藏的奥秘,他并不亚于当代教会所称为“教会柱石”和“最大使徒”的彼得,神给保罗各方面的恩赐都不小,保罗是神特殊重用的仆人和使徒。但保罗一点也不敢在神面前夸口,起骄傲,他时刻不忘记自己原是个罪人中的罪魁,一切都出于主奇妙的恩典,不是自己配得的,毫无可夸之处,连传福音都欠着大债,是迫不得已的。他心中老是记着:“使你与人不同的是谁呢?你有什么不是(从神)领受的呢?若是领受的,为何自夸、仿佛不是领受的呢?”[林前4:7]。即使保罗如此自觉、如此清醒、如此警惕、如此谦卑,主仍然不放过保罗,下狠心把一根刺加在他肉体上,保罗扎的实在受不了啦,3次求主去掉刺,主却忍着心不听、不去掉,但主安慰他,给他最宝贵的应许:“我的恩典是够你用的,因为我的能力是在人的软弱上显得完全。”[林后12:9]。保罗从这里才明白,这根主不肯拔掉之刺的美好作用:一方面,是为防止别人把保罗看高了,过于保罗的实际所是;另一方面,也是免得保罗自己因所得的启示甚大,而过于自高。原来保罗之所以那么自觉、那么清醒、那么警惕、那么谦卑,是与主加在他肉体,且始终不拔去的苦刺有关,且紧密地联系在一起的。因神所赐的恩赐大,启示深等等所产生出来的自高和骄傲,是每一个神的仆婢都可能有,都容易产生的,所以谁都需要清醒,并常引以为戒,决不能忘乎所以,忘了本。故此,我在[有关灵恩(三)]1文中,主特别提醒我写了“要切忌的……”一段话,作为彼此之间的共同勉励和警戒。……与此同时,也愿我们各人,当主一旦加什么刺在我们身上时,能早一点顺服、默默忍受、安息,察验主在加刺的同时,所给予我们恩典和能力,不要坚决求主非把刺拔掉不可。
……
       主内弟兄    
以巴弗  1997年4月4日写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