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所在位置:以马内利社区 > 我的邻舍 > 新的开始的公寓 > 日志 > 思考近代西方思潮的错谬之处--文摘


思考近代西方思潮的错谬之处--文摘

2017-10-19 15:16 ( 3218 次阅读 | 0 个评论 )

从上次白宫点亮七彩灯对我的思想冲击中开始想努力反思,近来大大高举人权的西方思潮却做了如此败坏之事究竟是为什么。


奥古斯丁的《 上帝之城》其实有很多对他那个时代垄断思想的反思和对抗,《诸神的面具》中也鼓励我们思想我们当代的偶像究竟有些什么。


一直希望有基督徒能从圣经文化思考角度来思考当代这些光怪陆离的事,今天看到这篇文章眼前一亮。下面摘录几段话,以备以后可以查阅。


---------------------------------------------------------------------------------------------------------------


1.人类上一次大灾难,是极权主义通过剥夺每个人的自由平等权而形成的;而下一次大灾难,则是自由民主主义通过争夺每个人的自由平等权而形成。

 

上一次大灾难的精神内核,是人们假想了一个真理在握的领袖,心甘情愿把所有人的权利拱手交给他。

 

下一次大灾难的精神内核,是人们假想了每个人都认为自己真理在握,通过团结就是力量的方式,以政治正确的理由,先绞杀少数人,然后彼此绞杀。

 

总体看,人类是一种愚昧的生物,他们(我们)并不能恰到好处地把握自己的命运,相反,人类一直是自己的杀手。

 

这样的描述并非危言耸听,而是一个事实描述。人类的世界一直以来都是一个悲惨世界,这个世界几千年以来的主要事实,并不是爱与和平,而是战争、瘟疫和饥荒。

 

导致人类总是陷在愚昧状态的原因非常简单:每个人都认为自己是正义的。这是关于“正义论”最普遍的现实秩序。

 

欧美社会那些倡导民主平等的人们,在最近五十年之内不断向着以平等为核心价值的自由主义思想左转。绝大多数学院知识人、媒体人和受过良好教育的职业政治家,几乎都出现了一种以平等为旗帜的乌托邦倾向,仿佛只要实现了个人权利意义上的平等秩序,人类就可以进入大同世界。


2.这是一个悖论,一方面,终极的“善”赋予每个个人正义的想象力,另一方面,终极的“善”抑制了个人权利对善的改进空间。如何处理这个看上去冲突的秩序悖论,罗尔斯提出了他的正义论的基准命题:按照“公平即正义”的原则,个体之人的“权利”必须在终极的“善”之上。只有这样做,公平的秩序意义才成为可能,个体的权利对正义的改进才成为可能。

 

应该说,当罗尔斯把正义论的命题推进到这一步,他的理论建构具有看上去不容商榷的思想优势。至少在重要的三个命题上面,罗尔斯的思想都具有相当明确的说服力。

  

——公平即正义,这构成了正义的普遍秩序,正义因此可能覆盖到整个人类社会。

 

——个人权利高于终极的善,这构成了正义论极为重要的个人主义基础,个体的正义成为罗尔斯正义论的基准条件。

 

——关于反射和叠加的方法论陈述,则意味着罗尔斯的正义试图通过大多数人的交流与改进,获得正义论的更大范围的影响力,并且这种影响力能够超越国家的边界。

 


3.如何批评罗尔斯的正义观,才能形成有效的思想史意义?我认为,紧紧扣住罗尔斯的“原初立场(Original position)”,可能会让批评具有一定意义上的纵深感。

 

由此我们必须强调,人类在基本的价值判断方面,是一种超验的给予与启示,并非人类经验层面的创造与改进。事实上,这也是罗尔斯强调要回到“原初立场”的必要理由。

 

我们可以在比较的维度上,呈现原初立场和罗尔斯的观念秩序的不同之处:

 

原初立场

罗尔斯观念

              备  注

“一个义人都没有,所有人都有罪。”

个人权利在最高的善之上

罗尔斯通过对个人权利的位置给定,肯定了个人的绝对正义性,否定了原初立场的意义上对人性的正义的绝对怀疑。

“民要攻打民,国要攻打国。”

公平即正义

天国不在地上,罗尔斯构建的是人类整体意义上的正义乌托邦秩序。

 

你是寄居的

反射平衡与公共理性

生命是一场改进的过程理性,罗尔斯在这里高估了人类的平衡能力,并且把过程理性曲解为整全的理性。

 

是的,当我们讨论罗尔斯陈述的“原初立场”,我们必须讨论基督信仰与圣经的观念秩序。


4.是的,当我们讨论罗尔斯的原初立场,就是指一种由罗尔斯想象并事前设计的公平程序:只要人们严格遵循程序办事,这个程序就是正确的、公平的。“无知之幕”在这里起到均衡的作用,所有人对自己、他人及周边环境一概不知,当人们对自己的家庭出身、社会地位、成长背景、人际关系、 天资天赋,心理状态均不了解的时候,那些在罗尔斯看来影响正义秩序的偶然因素就会消除,如此就可以确保任何人在做出正义选择的时候,不会因为自身、他人、周边环境等偶然因素走入一种不均衡的状态。

 

这是一种宏大秩序意义和制度设计意义上的前提给定,而不是基于个体人的人性的基准条件。如此,罗尔斯就在与圣经的观念秩序有关的原初立场的意义上,出现了三个重大的错误:

 

——假想了人的权利在最高的善之上,从而高估了人性的善的能力,低估甚至忽略了人性的有限性和幽暗性;

 

——把正义论设计成一种现实的解决方案,从而出现了正义论致命的乌托邦陷阱;

 

——把正义论理解为一种当下的目标设计,而不是一种改进的过程,从而忽略了过程理性的意义。

 

上述三种错误,正是当代左倾自由主义、民主自由主义的主要征象,同时也是今天弥漫在欧美大学、知识阶层、传媒界和建制派政治势力的主要观念系统。

 

如此看来,罗尔斯首先在思想史的维度上,背离了康德的实践理性秩序,然后又在原初立场的意义上,背离了传统的圣经观念秩序。这样的解释,或许可能让我们看到罗尔斯《正义论》可能存在的问题。


摘自:苏小和《罗尔斯是自由主义左派的导师》

 

3218 次阅读 | 0 个评论

喜欢这篇文章,就来推荐吧!

 

新的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