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所在位置:以马内利社区 > 我的邻舍 > 新的开始的公寓 > 日志 > 论“共产主义”和“自由主义”的盟友关系(苏小和)


论“共产主义”和“自由主义”的盟友关系(苏小和)

2017-11-13 15:36 ( 3764 次阅读 | 0 个评论 )

论“共产主义”和“自由主义”的盟友关系


苏小和


如果你对某一种显在的意识形态非常反感,潜意识的层面,是你认为这种显在的意识形态是错误的。

人性论的自由选择秩序告诉我们,当一个人认为一种显在的意识形态是错误的,那么这个人的内心深处一定有一种他自身认为正确的意识形态。所以,在一个人的范围之内,一种错误的意识形态和一种正确的意识形态,处在平行的秩序状态。按照人性论的自由选择的方法论,一个人通常都会否定错误的意识形态,肯定正确的意识形态。这构成了人与人之间的永恒的纷争。

 


令人遗憾的是,由于方法论总是中性的,人们渐渐发现一个事实,那些在自己看来完全错误的思想,通常都处在胜利的一方,而那些处在正确位置的思想,竟然总是处于失败的位置。这构成了人类的悲剧状态。

 


如何有限解释和有限解决这样的悲剧处境,人们必须学会一种超越的精神。即我们必须跳出我们所判断的“错误”与“正确”的思想冲突的陷阱,用一种超越的精神同时对我们所认为的“错误”和“正确”展开辨析。这种超越的精神构成了一种真正意义上的思想均衡性和方法论的普适性。

 


这构成一个稳健的三一模型:

——正确(a)

——错误(b)

——超越(c)

a+b+c=1

 


在这个简单的数学模型中,对于人类的认识论而言,真正稀缺的是超越(c),而不是关于正确与错误的判断。所以,从开放式纠错的角度看,人类最需要训练的命题,就是如何练习一种超越的方法,如何训练自己的“超越的精神“。

 


而且,真正“超越的精神”,一定是已经将自己卷入其中,即一个人在理解了“超越的精神”之后,必然认为自己无论是正确的判断还是错误的判断,事实上可能都是错误的。然后学会把关于正确和错误的判断力交给“超越的精神”。

 


那么,我们如何获得这种“超越的精神”呢?在经验主义和方法论的层面,需要我们理清“意识形态”和“信仰”的区别。

 


“意识形态”致力于当下的正确与错误的判断,而“信仰”则同时对“正确”与“错误”构成价值判断。

 


意识形态”把人们的观念撕裂,造成冲突,而“信仰”则试图把人们从观念的撕裂状态中升高,并且让人们在一个更高的地方能够同时看到人们所理解的所谓“正确”和作为“错误”共同存在的问题。

 


“意识形态”是一种致力于当下的解决方案,是人的一种生存的本能的反应。“信仰”则是把人的死亡问题作为第一问题的思想体系。信仰的方法论认为,只有把死亡问题解决之后,人类的当下问题才有意义。

 


所以任何意识形态都不是信仰,但信仰却可以构成对意识形态的改进与更新。

 


换句话说,如果一个人没有明确的信仰,则他关于意识形态的“正确”与“错误”的讨论是无效的,只能把自己带入到一种没完没了的纷争之中,并且永远失去一种与自己有关的纠错能力。

 


正是在这个意义上,我们可以有力地说出我们的观点:

 


无论是共产主义,还是今天挂在人类口头的自由主义,在观念秩序涌现的维度上,事实上都来自圣经传统。区别在于人类对“基督精神”作为一种“超越的精神”的信心与认知。

 


也就是说,当我们讨论共产主义,有明确基督信仰的人应该能够意识到,共产主义是没有基督精神在场的传统观念,无论是犹太人的基布茨社区,还是马克思的共产党宣言,包括希腊哲学的“理想国”思维,中国儒家传统的“大同”理想社会,事实上都属于共产主义的意识形态。这些分门别类的共产主义,这些古典或者现代的共产主义,事实上都在圣经关于人性的分析框架里,他们都不约而同地放弃了基督精神,也就是说,他们都不约而同地拉高了人类自身关于美丽新世界的建设能力,都不约而同地努力要在这个看得见的世界上建立起完美无缺的天国秩序。人们都不约而同地忘记了基督的启示,天国不在地上。

 


同理,没有基督信仰的自由主义,乃是从另一个看上去比共产主义更正确的基于个人自由主义的维度,再一次谋求在地上建设天国秩序。在这个意义上,自由主义和共产主义具有某种价值判断的公约数,在理性主义层面具有惊人的同构性。而且,相比共产主义宏大叙事对个人自由的遮蔽,自由主义对个人权利的高估与放纵。自由主义完全忽略和遗忘了基督精神的伟大教训:这个世界上一个义人都没有,所有人都有罪。正是立足于基督精神对人性的绝对怀疑,我们认为自由主义比共产主义在事实上具有更大的隐蔽性,并由此成为一种崭新的意识形态灾难。

 


是的,从思想史的涌现意义上,长久来看,我们发现共产主义和自由主义这两种看似绝对冲突的意识形态,最终却共同拥有一个稳定的意识形态体系,这就是人类基于理性的自负所产生的对上帝话语的挑战与僭越,也就是我们通常所说的“敌基督”。从人类已有的思想秩序来看,共产主义和自由主义事实上是同门弟兄,是“敌基督”的坚定盟友。

 


https://weibo.com/ttarticle/p/show?id=2309404173574280717604#_0

3764 次阅读 | 0 个评论

喜欢这篇文章,就来推荐吧!

 

新的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