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的开始 0 个回复 / 11499 个查看 2017-12-05 10:07
论惟一有效的办法是传福音

苏小和

解决儒家文化传统知识论的缺陷,惟一有效的办法就是传基督的福音。再说一遍,这是最简单的办法,也是惟一有效的办法。

这个办法听起来很夸张,但却是一个经验的事实。如果利玛窦没有给中国人带来几何学,我不认为我们的传统会内生出几何学。如果利玛窦没有给中国人画出第一张世界地图,估计我们也无法内生出世界的图景,如果是这样,日本人也不会展开脱亚入欧的民族行为。

所以,我的观点是,如果福音没有成为多数人(30%)的观念秩序,那么我们永远就只能在工具理性的层面,在中性知识的层面学习。我们永远不可能发现新知识。不仅如此,我们甚至有可能用学到的中性知识去挑战文明,破坏文明。事实上这并不是危言耸听,日本脱亚入欧,明治维新,就是一次典范意义上的关于中性知识的学习过程,其结果是发动第二次世界大战,多少生命死于日本人歇斯底里的屠刀之下。

这样的批评性话语,让太多的中国人不舒服。但这并不影响我拥有强大的批评理由。

从知识论的意义上,有一个常识需要提及,所有的知识都是中性的,而中性的知识体系不能改变人性,只能服务人性。只有福音体系才能让人产生出观念秩序的更新效应。

事实上,这个现象不难理解,比如我们这些年说了多少经济学的常识,写了多少小政府大市场的文章,讨论了多少次国有企业的弊端问题。现在回头看,这些经济学的知识体系,对于权力拥有者几乎没有任何影响。到今天为止,做大国有企业仍然是他们的口号,而市场经济的地位问题依然是一个外交层面的巨大难题。

为什么,难道是权力阶层愚蠢吗,不,他们是一群智商极高的人,事实上我们不得不承认,中国所有智商高,接受教育程度最高的人群,可能都在体制之内。

难道是他们受到了利益导向的挟制吗?不,过去有限的市场经济建设,有限的开放,政府有限的缩小,获益最多的正是他们。

所以真正的问题藏在他们的观念秩序里。

中国的权力拥有者无法理解一种多中心的社会治理秩序,无法理解知识是分散的秩序,无法理解政府存在的意义来自于民众授权的观念,无法理解当每个人的自由得到保障之后事实上无论是对政党还是对国家都有百利而无一害。

他们的观念来自于儒家的君子情结,他们在观念秩序的意义上理所当然地认为,只有他们永远占据权力的核心地位,只有他们绝对掌握着这个国家的话语权,这个国家才会可持续发展。

所以,人类社会真正的对峙,是观念的对峙。哈耶克说得好,只有观念才能打败观念。也就是说,当一种崭新的以福音为内容的观念秩序成为可能,我们才能展开对我们的传统观念的辨析,并最终改变传统观念。需要说明的是,改变传统观念,并不是否定传统观念,而是更新与改进。

在这个意义上,我固执地认为,今天中国绝大多数知识人的观念秩序和权力拥有者的观念秩序是同构的。中国的现实制度选择是所有人的共同选择。中国不存在真正意义上的批评者,在奴役之路的意义上,我们都是这个巨大的共谋游戏中的参与者和建设者。

来自:苏小和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