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的开始 0 个回复 / 1601 个查看 2018-10-07 11:12

卡瓦诺继任大法官:美国基督教自然法保守主义传统的胜利


学者沈阳
来自:慕义书院

10月6日,美国参议院以50票赞成48票反对通过卡瓦诺(Brett Kavanaugh)的提名案后,在空军一号上观看投票结果的美国总统特朗普立刻双手举起大拇指让媒体拍照。此前,这位坚持保守主义立场的候选人,轮番遭美国民主党人和自由主义者指控性侵。卡瓦诺在提名案通过后马上宣誓上任。特朗普并指责性侵指控,是民主党对卡瓦诺“非常非常恐怖的攻击行动”,他更称赞卡瓦诺的“性情、过往在法院上的了不起表现”,认为他未来将为最高法院作出更棒的判决。

克服了对其上学期间性侵和不端行为的指控,卡瓦诺有幸成为继戈萨奇之后特朗普总统任命的第二位大法官。正如保守主义微信公号“保守主义评论”所指出,“重组后的最高法院将压制堕胎保护、叫停平权运动、支持宗教权利并遏制联邦政府的监管权力。卡瓦诺在联邦上诉法院的工作表明,遇到意识形态分歧明显的案件,他会和四位共和党同侪通力合作。卡瓦诺将递补现已退休的大法官安东尼·肯尼迪的空缺,在近十年里,后者一直是最高法院的摇摆票”。 

美国自由主义阵营气急败坏,美国国家与社会“迎来的很可能不仅是一个保守派法院,而是一个咄咄逼人的保守派法院。该法院不仅会避免保护公民权利,而且很可能积极打压各州和联邦政府的带有进步主义色彩的法律、法规”,曾担任克林顿总统首席政府律师的沃尔特·德林杰(Walter Dellinger)如是说。



而对中国来说,西方泊来的“自然法”概念,是绝大多数法学者很不熟悉的。自然法概念萌发于古希腊哲学。当时几乎所有哲学家都判定,人类能够发现永恒的标准,以此作为评价成文法优劣的参照。亚里士多德就认为,有一种无论何处均具有同样权威、通过理性可以发现的自然法或者正义。斯多葛学派设想了均等的自然法,认为理性乃人所共有,自然状态为理性控制的和谐状态,但已为自私所破坏;按照理性去生活,就是按照自然生活。罗马法中的自然法思想即源于此,由此发展出古罗马的某种正义一元论。

中世纪教会法强调自然法与神法的一致性,只是有的学者在自然法中强调神的理性,有的学者强调神的意志。启蒙运动后,自然法理论逐渐成为一种独立于教会和神学的世俗体系。如荷兰的格劳修斯相信宇宙受理性自然法统治,自然人由人的基本性质必然产生的准则所构成。霍布斯提出了社会契约学说,认为社会契约是为走出自私和残酷的自然状态而赋予统治者以管理权的契约,但统治者必须遵守自然法。直到20世纪,自然法学说承受了新的批判,也进行了创新性发展。

这些核心原则也许各异的自然法学说,存在某些引人深思的一致性,如认为:自然法是永恒的、绝对的;人的理性能够认识、发现自然法;自然法超越于实在法之上,后者应当服从前者。自然法是独立于政治上的实在法而存在的正义体系。根据自然法的伦理学说,支配人类行为的道德规范,起源于人类的自然本性或和谐的绝对真理;依照自然法的法学理论,法律的权威,至少部分来自那些道德准备的神圣性,至少是正当性。法律与道德的概念时有交会,这种理念称作“交叠命题(overlap thesis)”。

而在美国式基督教社会里,一个一般知识是,自然法学说是现代基督教的社会与国家学说的基础,其基础乃是基督教所认定的堕落和原罪的核心教义,以及奥古斯丁所总结出来的,被后世新教徒(尤其是清教徒)所特别强调的“神的绝对主权”、“人的全然败坏”和“不可抗拒的恩典”等信条。当然,福音书,即使是最强烈体现基督徒政治观的《罗马书》,也没有一种完整的明显理论化的社会学说或国家学说。

福音最重要的理想是“末世论”,即等待耶稣再临、天国降临,人类与神再次完全和好。核心信条便是爱神,由于人作为神形象的规定,导延出来的“爱人如己”。爱神、爱人便被认为是一切律法的总纲。这种基础信条与核心教义被基督教世界认为是衡量一切社会制度的绝对尺度。由此,在基督徒看来,基督教成为一种绝对个人主义与绝对普世主义的完美结合。

初期的基督徒在罗马帝国的统治下建立教会时,连基本的宗教自由和信仰自由都没有,他们必须处理一些必须面对的自身生存问题。然而,随着社会组织的开始扩大,被迫用一种社会组织的管理方式来管理教会,从而发展出一种制度性的做法。换言之,是生死一线的宗教屠杀困境化解之后,而今随着教会的进一步发展壮大,教会本身越来越社会化,社会也越来越基督化。教会自身拥有了越来越多的财产和权力之后,本身更是面临着一个财产分配与等级制度的现实问题。

此时,神的主权与恩典、人的罪性和有限性这一基督教基础性知识,很容易被反复援引。由此,原本的严格根据基督教教义而产生的自然法原则,不得不在一个纷繁复杂的现实生活中,从绝对自然法发展为相对自然法;经历文艺复兴、宗教改革和启蒙运动之后,伴随着基督教社会的日益世俗化、基督教内外两种人文主义思潮的兴起,世俗自然法加剧诞生。如此一体两面现象,可以说是欧美社会基督教化了,也可以说是欧美基督教开始世俗化了。同一现实不同叙述之背后,可谓是不同人士的不同期待。



看似喜事,又是悲剧。《政府论》作者、英国光荣革命时期著名政治家约翰·洛克的政治思想正是转型哲学的一种体现。作为一个在基督教世界生活的政治学家,他必然依据基督教神学思想发展出一套世俗的政治学说:这套哲学的基础是基督教神学,其思维方法却是基于“白板说”的经验主义思维方法。如此叙述的好处是可想而知的,既贯通了底层与精英,又连接了传统与现实,能够尽量避免观念冲突和文化崩裂。坏处却是现代意义上的,导致一些学者更重视其经验主义主张,忽视其思想的基督教渊源。

事实上,延着洛克政治哲学的两极,欧洲政治思想日益分化为自由主义和保守主义两大阵营,直到如今。固然,它们可以在一个平台下,各自组合成具有自身价值取向和利益机制的小共同体,在一个共同的游戏规则下和平竞争,但其价值观与方法论的分野与分化也是颇为明显的。如光荣革命后英国的辉格党和托利党,20 世纪英国的保守党和工党。建国初期美国联邦党人和以杰斐逊为代表的民主党人就有了此分野。罗斯福新政之后,美国更是分化为两大阵营:以罗尔斯为精神领袖的名为自由主义、实为社会主义的民主党,当前以班农为代表的、实际由川普执政的保守主义的共和党。

这几年来,从刚刚进入大选开始,川普及后续的川普政权一直备受美国民主党人和自由主义者各种邪恶离谱的攻击。所幸一路蒙保守。因此,卡瓦诺大法官的胜利,是美国保守主义的胜利,更是美国基督自然法法律传统的胜利。正是这个传统,决定了美国之于欧洲的特色,也是美国梦想的基础。

对中国人来说,不了解英美式保守主义,不了解这一保守主义价值观背后的基督教自然法,不了解基督教自然法经由洛克塑造的世俗化路径演变模型,就不可能了解美国的历史传统,也不可能了解当代的美国政治,更不可能成功预测美国未来的政治演变。我们亟需恶补关于美国的保守主义价值观和方法论这一功课。

(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