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的开始 0 个回复 / 898 个查看 2018-10-10 13:41

清末天津教案始末

楚襄ing

清末,西方教会在中国开设了许多育婴堂,主要用来救助中国孤儿弃婴。当时中国弃婴成风,尤其针对女婴和病残的婴儿。没有人主动把婴儿送给教会,主要靠教会自己搜集收养。对于有发现弃婴送到教会的,会给予一定的奖励。

很多弃婴本身有病,又被遗弃时间过长,当时医疗技术落后,因此弃婴死亡率很高。但是弃婴死在外面无人理会,死在洋人的育婴堂,人们便谣言四起。

同治九年,即1870年,六月初天气炎热,疫病流行,法国天主教传教士在天津开设的育婴堂有数十名婴儿死去。民间开始传言,“外国修女以育婴堂为幌子,实则绑架杀死孩童作为药材之用”,他们认为婴孩的眼睛和心肝都被教会挖走做药或炼金。

1870年6月20日,一名被百姓扭送官府、涉嫌拐卖儿童的地痞武兰珍的口供中,牵连到教民王三及法国传教士的望海楼天主教堂。一时士绅集会,民众愤怒,反洋教情绪高涨。天津知府张光藻不敢做主,带着数百人去见天津道台周家勋,周家勋不敢处理,又带着他们去见天津三口通商大臣崇厚。

崇厚大骂刁民胡闹,认为传教士不可能拐卖儿童,西药用人体器官做药引子纯属无稽之谈。民众不服,声称失踪孩子还在教堂关着。崇厚约见了法国驻天津领事丰大业,要求双方当面对证。

6月21日清晨,崇厚、周家勋、张光藻、知县刘杰带着数百人前去教堂找洋人对质。发现该堂并无王三其人,其口供其余描述也与教堂严重不符,“遍传堂中之人,该犯并不认识,无从指证”。三位官员羞愧难当,连连向神父陪不是,出了教堂走了。

民众对调查结果不满,认为是官府勾结教会,故意隐瞒真相。数千人包围教堂,与教堂人员产生口角,抛砖互殴。丰大业要求崇厚派兵镇压,双方沟通未果。丰大业在前往教堂的路上,与疏散民众的知县刘杰理论,怒而开枪,将刘杰的随从打伤。

丰大业开枪伤人,致使民情激愤,局面迅速失控。民众先杀死了丰大业及其秘书,之后又杀死了10名修女、2名神父、2名法国领事馆人员、2名法国侨民、3名俄国侨民和30多名中国信徒。杀人后焚毁了望海楼天主堂、仁慈堂、教堂旁边的法国领事馆,以及当地英美传教士开办的其他4座基督教堂。

唐瑞裕所著《清季天津教案研究》记载,凶徒以极其凶残手法杀死了10名修女,她们被强奸、挖眼割乳,后被烧死。

6月24日,英美法各国军舰来到天津,以法国为首的七国公使向总理衙门抗议,法国方面要求处死中国负责的官员,否则就要攻入北京。清朝派出直隶总督曾国藩来调查此案,并与法国方面交涉。

当时朝中很多官员都认为应该利用民心打击洋人,“激其忠义奋发之心,民心不可失,否则无以制夷人”,不应对法国退让,为此不惜一战。曾国藩考量局势,不愿轻易开战,首先对英国、美国、俄国作出赔偿,最后单独与法国交涉。

曾国藩在处理天津教案时,着力调查外国传教士对婴孩的“迷拐”、“挖眼剜心”之事。他查询数百人,没有一个人能提出洋人行此恶事的确凿证据。经过“连日细查衅端”,曾国藩认为“挖眼剜心”实为民间谣言。

他上呈《查明天津教案大概情形折》,称“教士迷拐”、“挖眼剖心”等传言,均皆毫无实据。“此次应查挖眼剖心,竟无确据,外间纷纷言有眼盈坛,亦无其事。盖杀孩坏尸,采生配药,野番凶恶之族尚不肯为,英、法各国岂肯为此残忍之行?以理决之,必无其事。”

曾国藩称此案是“愚民无知,遽启边衅,曲在津民”,应该捉拿凶手,赔偿法方损失。说天主教是“劝人为善”的宗教,说育婴堂是“仁慈”之行,说“英法各国,乃著名大邦”,是文明国度。此折一出,朝野哗然,全都攻讦曾国藩。

法国提了四点要求:重修教堂、埋葬丰大业、处死地方官、惩罚凶手。曾国藩软硬兼施,告诉法国,官员们已经就地免职送去刑部治罪了,官员们没有动手杀人,甚至自己差点被丰大业杀了。他向朝廷写了详细报告,认为天津官员不能杀,免职即可。

最终在法国的要求下,处死为首行凶杀人的18人,充军流放25人,并将天津知府张光藻、知县刘杰革职,充军发配到黑龙江,赔偿各国损失46万两银,并由崇厚出使法国道歉。法国随后发生普法战争,无暇顾及东方事务,因此接受。曾国藩认为对官员处罚过重,筹措了两万两白银给他们作赎刑的费用。

朝野纷纷上书指责曾国藩对外妥协,对内镇压。此后舆论沸腾,被处死的凶徒被民众称为“义士”,曾国藩则被称为“卖国贼”。“诟詈之声大作,卖国贼之徽号竟加于国藩。京师湖南同乡尤引为乡人之大耻”。北京的“湖南同乡会馆”中所悬曾国藩“官爵匾额”全被击毁。

曾国藩非常痛苦,他写给友人的信中称,“外惭清议,内疚神明”。重压之下,他旧病复发,“昏晕呕吐,左右扶入卧内,不能强起陪客” ,“历三时之久,卧床不起。据医家云,脉象沉重。”一年后,曾国藩病重去世。

https://weibo.com/1562392787/GCXr10a7g?type=comment#_rnd15391495982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