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的开始 0 个回复 / 730 个查看 2018-10-25 11:20

今日灵修:真正的危险不在我们外面,乃在里面

来自:生命季刊

/王明道



今日经文:但有些犹太人从安提阿和以哥念来,挑唆众人,就用石头打保罗,以为他是死了,便拖到城外。门徒正围着他,他就起来,走进城去。(徒十四1920

 

我们详细想一想,便知道当时情形的严重。众人既以为保罗是死了,而且把他拖到城外,一定他是受了重伤,昏迷过去。如果他们再多拿石头打他几下,岂不就把他打死了么?不用提别的,只就他们把他打昏以后拖到城外这一件事说罢。仅仅这一拖,就足可以把这个受了重伤的人拖死。但神不许可保罗死,他竟没有死去。我们再看一件事──

 

到了天亮,犹太人同谋起誓,说,若不先杀保罗,就不吃不喝。这样同心起誓的有四十多人。他们来见祭司长和长老说,我们已经起了一个大誓,若不先杀保罗,就不吃什么。现在你们和公会要知会千夫长,叫他带下保罗到你们这里来,假作要详细察考他的事。我们已经预备好了,不等他来到跟前就杀他。’保罗的外甥听见他们设下埋伏,就来到营楼里告诉保罗。保罗请一个百夫长来,说,你领这少年人夫见千夫长,他有事告诉他。’于是把他领去见千夫长,说,被囚的保罗请我到他那里,求我领这少年人来见你;他有事告诉你。’千夫长就拉着他的手,走到一旁,私下问他说,你有什么事告诉我呢?他说,犹太人已经约定,要求你明天带下保罗到公会里去,假作详细查问他的事。你切不要随从他们,因为他们有四十多人埋伏,已经起誓,说,若不先杀保罗,就不吃不喝;现在预备好了,只等你应允。’于是千夫长打发少年人走,嘱咐他说,不要告诉人你将这事报给我了。’千夫长便叫了两个百夫长来,说,预备步兵二百,马兵七十,长枪手二百,今夜亥初往该撒利亚去;也要预备牲口叫保罗骑上,护送到巡抚腓力斯那里去。’……于是兵丁照所吩咐他们的,将保罗夜里带到安提帕底。第二天,让马兵护送,他们就回营楼去。(徒二十三1232

 

这是多么危险的一种情形阿!四十多人起了大誓说,若不先杀保罗,就不吃不喝。保罗的性命那时真是千钧系于一发。但神不许可保罗死,这么多的人下了这么大的决心,竟伤害不了保罗的一根头发。神只借着一个少年人──保罗的外甥──便拯救保罗脱离了犹太人的毒手。四十多个犹太人要杀保罗,神却为保罗预备了四百七十名卫队,将他护送离开耶路撒冷,使他到了安全的地带,这是多么希奇的事阿!

 

我们再看保罗经历的另一次危险!

 

我们被风浪逼得甚急,第二天,众人就把货物抛在海里。到第三天,他们又亲手把船上的器具抛弃了。太阳和星辰多日不显露,又有狂风大浪催逼,我们得救的指望就都绝了。众人多日没有吃什么,保罗就出来,站在他们中间说,众位,你们本该听我的话,不离开革哩底,免得遭这样的伤损破坏。现在我还劝你们放心;你们的性命一个也不失丧,唯独失丧这船。因我所属、所事奉的神,祂的使者昨夜站在我旁边说,保罗,不要害怕,你必定站在该撒面前;并且与你同船的人,神都赐给你了。所以众位可以放心,我信神,祂怎样对我说,事情也要怎样成就。只是我们必要撞在一个岛上。’到了第十四天夜间,船在亚底亚海飘来飘去,约到半夜,水手以为渐近旱地,就探深浅,探得有十二丈;稍往前行,又探深浅,探得有九丈。恐怕撞在石头上,就从船尾抛下四个锚,盼望天亮。(徒27:18-29

 

好可怕的一段经历!十四天之久,这一叶孤舟在惊风骇浪中飘流,被风吹,遭浪打。太阳和星辰多日不显露,又有狂风大浪催逼,我们得救的指望就都绝了。”(27:20)但是不用怕;神为他的仆人保罗的缘故保全了一船人的性命。从天使对保罗所说的话中,我们清清楚楚的看见这件事。听天使说,保罗,不要害怕,你必定站在该撒面前;并且与你同船的人,神都赐给你了。”(27:24)神不但拯救保罗脱离危险,祂还把全船的人都赐给保罗,使他们因他的缘故不至丧命。反过来说,如果那次的行船没有保罗在船上,那只船一定早已被风浪打翻,全船的人早已葬身鱼腹了。不得神的许可,天天死的人不但死不了,而且还能使许多人因着他得了拯救。

 

到了第十四天的夜间,又发生了一种的危险。水手想逃出船去,把小船放在海里,假作要从船头抛锚的样子。”(20:30)如果水手果真逃了出去,这一般的乘客如何能应付这种危险呢?神使保罗看出这种情形来,他便把水手想要借着小船逃走的意思告诉了百夫长和兵丁,兵丁便砍断小船的绳索,由它飘去。水手失了小船,无法逃走,只好尽力维护大船的安全。神就这样破坏了水手们的计谋,保全了保罗和全船人的性命。

 

另一个危局又出现了!到了天亮,他们不认识那地方,但见一个海湾,有岸可登,就商议能把船拢进去不能。于是砍断缆索,弃锚在海里,同时也松开舵绳,拉起头篷,顺着风向岸行去。但遇着两水夹流的地方,就把船搁了浅;船头胶住不动,船尾被浪的猛力冲坏。兵丁的意思要把囚犯杀了,恐怕有洑水脱逃的。但百夫长要救保罗,不准他们任意而行,就吩咐会洑水的跳下水去,先上岸;其余的人可以用板子,或船上的零碎东西上岸;这样,众人都得了救,上了岸。”(27:39-44)


风浪未曾害了保罗,水手想要抛下全船的乘客而逃走,也未成功;现在是兵丁要害保罗和众囚犯了。但神不许可,他们就害不成。神借着百夫长救了保罗和其余的囚犯,使他们都平安上了岸。统计这半个月中,保罗经历了几次面临死亡的危险。只因不得神的许可,保罗一点没有受到伤害。神的保守是多么奇妙阿!

 

他们都在米利大岛上了岸,一场大的危险完全过去了。不料当天又有一件祸事发生,保罗的性命又遭遇了一次危险。路加叙述这件事说:

 

我们既已得救,才知道那岛名叫米利大。土人看待我们有非常的情分,因为当时下雨,天气又冷,就生火,接待我们众人。那时保罗拾起一捆柴,放在火上,有一条毒蛇因为热了出来,咬住他的手。土人看见那毒蛇悬在他手上,就彼此说,这人必是个凶手,虽然从海里救上来,天理还不容他活着。’保罗竟把那毒蛇甩在火里,并没有受伤。土人想他必要肿起来,或是忽然仆倒死了;看了多时,见他无害,就转念说,他是个神。(徒二十八16

 

稍有常识的人都知道毒蛇的危害。它们咬着人,便将腮旁毒囊里的毒汁通过牙尖上的小孔,射入人的皮肉、血管里,重者很快的便能丧命,轻者也要中毒肿痛。米利大岛上的土人清楚认识他们本地所产的毒蛇。他们既然想他要肿起来,或者忽然仆倒死了,可见咬保罗的那一条蛇毫无可疑的是一条毒蛇。保罗被毒蛇咬了,不但未曾丧命,并且也未曾肿痛。保罗竟把那毒蛇甩在火里,并没有受伤。以致岛上的土人以为他是一位神。这一点不足为奇。因为毒蛇咬了人,那被咬的人不但未曾丧命,而且未曾受伤,除了神的权能以外,这在人间是绝对不可能的。他们所说的话虽然不完全对,但也并不是完全不对。他不是一个神,但他确是至高神的仆人,因为神保护他,所以他才遭了蛇砍却毫无伤损。

 

今天我们虽然很少听见神的仆人遭毒蛇咬的事。但有些人的舌头和手段比毒蛇的牙齿更有毒,也更能害人。他们会无中生有,血口喷人;他们会对神的仆人的言论和行为断章取义,歪曲事实。他们说各样的谎言,作各样的假见证,陷害忠心事奉神的人。因为他们说得有声有色,绘影绘形,极容易使那些不明白真相的人认为他们所说的是真实的;这样一来,神的仆人便难免受害了。但是不怕,当日米利大岛上的毒蛇怎样不能伤害那忠心事奉神的保罗,今日那些像毒蛇一样的恶人也照样伤害不了那些向神尽忠的人。我们不怕恶人的攻击和陷害,我们只怕对神失去忠心。若没有神的许可,与我们为敌的人手中的石头和刀剑害不了我们,海洋中的狂风巨浪害不了我们,咬人的毒蛇也害不了我们;如果我们失去向神的忠心,我们自己便害了自己。真正的危险不是在我们外面,乃是在我们里面。我们应当怎样谨慎自守,敬虔度日阿!

 

读过了这几段保罗遇险的记载,真使我们的信心得了极大的坚固。保罗天天死,神却不许可他死,所以他虽然多次离死不过一步,神都行奇事,显大能,搭救他脱离死亡。每一次他遭遇危险,从人眼中看来,都是危急万分,但神略一伸手,情形便完全翻转过来,绝路变为平坦的大道,危险变为无上的安全;陷害他的人蒙羞受辱,咬住他的蛇投火焚身;他自己却没有受到丝毫的损伤。这些真确的事实都摆在我们眼前,还不足激励我们,使我们大胆前进,向神尽忠么?

 

保罗这种天天死的心志,是神的每一个仆人都必须有的,也是每一个基督徒都应当有。有这种心志,便在世上一无所贪,也一无所惧。撒但把许多名誉、尊荣、利益、享受,摆在我们眼前的时候,我们对他说我今天就去死,还要这些作什么呢?撒但用苦难、危险、逼迫、笑骂,来恐吓我们的时候,我们对他说,我今天就去死,还怕这些东西么?撒但用死来威胁我们的时候,我们对他说,死么?好极了!我今天就预备去死呢。有时撒但借着世上的好处诱惑我们,也有撒但借着种种的危害来恐吓我们。如果我们吃他的饵,我们便会上他的;如果我们怕他的恐吓,我们便会向他屈服。但当我们存了天天死的心志的时候,他这一切的方法便都失效了。

 

存着这种天天死的心志,不但容易胜过撒但的试探,也要因此减少许多思虑烦扰,并且能在神面前殷勤忠心。我们常为我们自己的前途、事业、家庭、子女、生活、衣食,担忧挂虑,以致在天路上无力进步,在神交托我们的本分上也不够殷勤忠心。如果我们存着天天死的心,我们便容易放下这一切。如果我们每日都准备着去死,还有什么可挂虑忧愁的,还有什么放不下的事呢?如果我们每日都准备着去死,我们又如何敢不在这最后一日的工作上殷勤尽忠呢?


我们的主是借着死战胜了掌死权的魔鬼。儿女既同有血肉之体,祂也照样亲自成了血肉之体,特要借着死,败坏那掌死权的,就是魔鬼。(来二14)圣徒胜过魔鬼也是因着不怕死,不爱惜性命。弟兄胜过他,是因羔羊的血,和自己所见证的道;他们虽至于死,也不爱惜性命。(启十二11)谁不伯死,谁便能得胜;谁不爱惜性命,谁就能保全性命。这位天天死的使徒反倒光荣的活了不少年,为那复活的主作了有能力的见证。今日许多贪生怕死的传道人,虽然苟且活着,但在神面前被废弃,在人面前失去见证,不但不能帮助人,反倒成了许多人的绊脚石,使圣徒为他们叹息,使仇敌向他们夸胜。这种人若看看那位天天死的保罗,能不惭愧到无地自容么?


王明道(1900-1991)中国家庭教会领袖。本文选自《王明道文库第2册·小径》第4章“时代信息",浸宣出版社出版。本刊已获微信原创播发王明道先生文章的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