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的开始 0 个回复 / 828 个查看 2018-11-16 14:13

沙特肢解记者案最新进展:五人成替罪羊,但真凶仍未现身

 范学德

在沙特这种没有真相的地方,一个有损于起光辉形象的社会事件出现后,它本能的反应就是,一睹,封锁消息;二骗,歪曲事实;三压,弄个替罪羊了事。

 

沙特肢解记者贾马尔·卡舒吉(Jamal AhmadKhashoggi一案,现在到了第三步,据法新社11月15日消息:沙特公共检察官周四在一份声明中证实,卡舒吉在沙特驻伊斯坦布尔领馆内被人麻醉并肢解。5名沙特官员将因此面临死刑。

 

五只替罪羊。不过,甘当走狗者,“走狗烹”,亦是情理之中。

 

沙特检察官还强调,沙特王储萨勒曼并未牵涉本案。

 

中文有句成语:欲盖弥彰。




 

几个小时后,据谷歌15日11时最新新闻,土耳其外长表示,沙特大检察官的声明“未能尽如人意。”他说: “卡舒吉的尸体在哪儿?下令的人,真正的杀手应该被揭发。这一进程不能以这一方式结束,我们将跟踪事件。”

 

由于卡舒吉一案已经成为国际事件,并且,美国也被卷入其中——因卡舒吉是《华盛顿邮报》的记者。看来,这几头替罪羊并不能使人闭嘴。

 




不过,在沙特国内,此案的议论估计不会纷纷了。据彭博新闻社报道,10月13日,沙特阿拉伯各大报章向该国公民发出了一项尖锐的提示:《反网络犯罪法》第六条规定,对传播违反公共秩序、宗教价值观、公共道德和个人隐私的谣言或虚假新闻者,最高将处以入狱五年,或最高达300万里亚尔(80万美元)罚款的惩罚。

 

封口。


这次全世界都看到了,沙特官方总是在撒谎。为了圆谎,他们不得不再编一个新的更新的谎言。当卡舒吉一案被土耳其首先揭露后,它们先是说这是给沙特抹黑,接着宣称,卡舒吉已于失踪当日“活着”离开沙特领馆;后来在一件件事实面前,不得不承认卡舒吉已经死于领馆内内。但接着又编,说卡舒吉死于与17名涉事人员的一场“致命的拳斗”,称那不过是“流氓行动”。总之,就是要否认土耳其匿名官员早已向媒体提供的消息:“卡舒吉的身体在领事馆内被肢解。”

 

这一次,终于不得不承认了。但依旧否认另一条消息。肢解卡舒吉的主谋是沙特王储萨勒曼。

 


王储曾明确表示,无论如何,沙特人都必须站在政府一边。沙特的一位学者说,在沙特,“如今说话的代价非常高,”据彭博社报道,伦敦政治经济学院客座教授MadawiAl-Rasheed则说: “在沙特社会,没有能够对任何政策提出不同观点的声音了,”她说,“游戏规则现在已经改变,没有人感到安全了。”

 

正是在这样一个大背景下,卡舒吉出来说话了,他为《华盛顿邮报》“世界言论版”撰写专栏,让世界关注沙特那铁幕后的现状。



他写到:“我离开了我的家、我的家人和我的工作,我必须提高我的音量。否则就会背叛那些在监狱里无法发声的人。当很多人不能发言时,我可以。”

 

卡舒吉是支持王储推行的改革和反腐的,但指出王储施加的是有选择的正义。他曾批评了新上任的王储在2015年为自己购买了一艘价值5亿美元的游艇,“这个价格远远超过他制定的反腐标准”,但没人敢谈论。



他本来也是可以装哑巴的。当《华盛顿邮报》编辑约他撰写专栏时,他说,家人和朋友对他施加了巨大压力,让他保持沉默。他曾亲眼看到朋友和同事被捕入狱。今年9月初,他在一次电话采访中透露,某些沙特官员对他许以重任,试图诱使他回家。“我不会落入圈套。”他说,“我不想入狱。”

 

尽管如此,卡舒吉还是选择了站出来,说实话,说真话。




 

因为他自信自己是一个“爱国主义者”。因为他想要“一个更好的沙特阿拉伯”。他写到:“……我们阿拉伯世界有足够多的失败国家。我不希望我的祖国也成为其中之一。”他太过于自信了,他没想到他们会那样的无耻和残暴,竟然在海外的领事馆内也可以行凶。

 

于是,10月2日,他被肢解了。


10月17日,《华盛顿邮报》国际言论版刊登了卡舒吉最后一篇专栏文章。这是他最后的声音——“阿拉伯政府获得了自由,继续以越来越有效的方式让媒体闭嘴。曾经有一段时间,记者们以为互联网将终结印刷媒体时代的信息审查和控制。但是依赖信息控制才得以存在的政府对于互联网的封堵更加粗暴。他们逮捕了记者,并向广告商施压,影响特定传媒机构的收入。”

 

这最后的声音会是最后吗?

 

2018.11.15 下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