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的开始 0 个回复 / 502 个查看 2018-12-02 11:55

面对十字架,我们的终极障碍和诡计


文 | 陶恕 A.W.Tozer

我们想要的是一个技术性的钉十架,在最后一刻总会找到救自己下来的方法。我们追求自我利益时出奇地足智多谋,世人毫不羞耻做的事,信徒照做,却更善于文过饰非。用神的名义提升个人,这是今天教会最具毁灭性的元素,它正夺去这一代基督徒用于建立神国的灵性。

 


每当我到一个城市,总会抽时间到访一些大教堂及宗教中心地带,包括天主教和新教的。在某地,带我参观的仁兄对我说:“你见到的这些教堂窗户,都是艺术家去到欧洲极为精确地仿造一间著名大教堂的彩色玻璃窗。它们都是某某大教堂的完美复制品。”跟着他说了一件叫我震惊的事情:“我想指给你看些东西。你有留意到那里有些看似斑点及污渍的东西吗?注意沿着边缘往下,靠近窗框那里,是不是有点褪色呢?”


我告诉他我注意到了。“这些窗户已经有好几百年历史,多个世纪以来经历国家和帝国的兴衰以及雨水自然的洗刷却屹立不倒。现在窗户布满了岁月留下的尘垢和褪色,有些人却认为这些痕迹令窗户的外观得以改善、色彩更加柔和,比以前更好看。因此,当艺术家去复制时,他们并没有清洗窗户或者尝试复制没有污垢的样子。相反,他们复制污垢和窗户,让我们不单看到彩色玻璃窗的精湛工艺,更能看到经年尘垢的完美重现。”


那些玻璃窗,正好说明教会的遭遇,说明了有史以来每个修会以及新宗派日后的遭遇。即使当初它们的产生都是由于想要将人带到神面前的热切期望,但后来却已变得像那些褪色的彩色玻璃窗一样。多年的尘埃落在它们身上,并且成为它们的信仰及习惯的一部分,以至难以分辨哪些是属神的、哪些只不过是经年累月所积聚的尘垢。



在火炉外面刷漆,装作里面有火的样子


今天教会的境况也一样。当教会开始去庆祝过往的人和事,外在的礼仪便代替了圣灵内在的火焰。神希望我们有信仰的内涵,而我们却满足于表面的言辞,用说话为自己的良知带来某程度上的满足。


我们喜欢没有敬拜内涵的形式,而神所要的是敬拜本身,不管有形式与否。今天的教会满足于言辞、礼仪和形式。什么时候内在的火焰熄灭,外在的形式主义就开始形成。神就在这个时候派遣先知及神圣的智者,去谴责那种徒具仪式的空洞敬拜方式,并且要求更深的生命,即“被钉十架的生命”。


那些不满足于表面敬拜的子民,并非全部来自某一宗派,但他们对虚有其表的宗教感到不满。他们渴望重新抓住内在的信仰并且坚持真实。他们不要任何人为的东西,他们认为细小而真诚的教会比强大却虚假的教会为好,简单而实在的信仰比华丽但空洞、虚有其表的礼仪为好。


历代以来,困难通常不在于人们教导错误的教义,而是人们不去活出所教的教义。当一位先知或改革家出现,他们谴责教会高举教义的同时却没有内在的真实。他们不是去整理教会或纠正教义,他们只是坚持从心底作见证,指出所有教导在我们当中都是真实的。我们追随这些改革家和先知,因为他们在自己心中找到神话语的真实,而且他们在圣经之外别无所求。他们只是单纯追求圣经所提供给自己的东西。


今天有许多人利用宗教作为财富、名气、知名度及其他东西的来源。他们在利用宗教去为自己获得某些东西。我到了这个年龄,已经见过无数这种人。这种渴望得到拥戴和名声的欲望,都不是活出“被钉十架的生命”的人所希冀的。那些渴慕神的人,不在意会否被推举到某个位置。只有不思进取的基督徒,才会追逐教会中的高位,因为他们希望在世时能出人头地。


我偶尔闻得某个世人眼中的宗教名人撒手尘寰,立时会对自己说:现在怎样呀,兄弟?当你活着的时候,攀上成功的天梯,以基督及宗教之名将其他人践踏在脚下,现在你完了。虫子会来吃你的肉,而你那布满斑点污垢的可怜灵魂和你自己,都要面对全地的审判者。


今天的一般信徒根本没有多少属灵进步。受洗加入教会,五年后又回到起点。十年过去还在原地踏步,甚至倒退。对于那些寻求神的人来说,这不能令人满足。真寻求神的人不耐烦于今天教会提供的代替品。当你自己里面没有什么真实的东西,就会去找一些外面的东西充门面。正如当火炉里的火熄灭了,人们会在火炉外刷漆,刷成好像有火在里面的样子。


不幸的是,教会也如此。当某些东西已经从教会里面消失,它就拿些闪耀的手镯挂在外面,试图假装内里还有些真实的东西。但你不能用这些东西来愚弄真正寻求神的人,他们是不会上当的。


在今天的福音派当中,有些服侍者只是并不渴慕神的普通人。每个星期他们机械式地编写讲章、四处探访、钓鱼、无所事事,然后回来继续教导。他们就是这样过自己的生活。你不可能跟他们长谈,因为闲聊过后,再无其他值得倾谈的话题。


但不是所有属灵领袖都是这样的。你还是可以跟一些传道人谈上数小时关于神和基督的事。这些人是务实、清洁、头脑冷静的人。他们对错误的教义毫不留情,并且远离极端的激情和狂热。他们纯粹希望认识神并成为圣洁。他们想去寻求耶稣的面,直至自己因为衪的光而火热。


我之所以描述这些人,是因为我真的想知道你是否跟他们一样。我想知道的与你潜水到多深无关,而是你是否已穿上潜水衣?我想知道的也不是箭去了多远,而是箭是否已离开弓弦?我所在乎的不是你是否已经完全,而是你是否渴望完全?你是否只抛给神一点饼渣儿,让衪只能得到你剩下来的东西,却说自己是羔羊的追随者呢?不要自欺欺人了,如果你不深入到“被钉十架的生命”里去,你才不是你嘴巴里说的主的门徒呢!



十字架就是要对付我们的“自我信赖”


“自我信赖”是活出“被钉十架的生命”终极的重大障碍。什么是“自我信赖”?简单说,就是从后天学习到的体面感和自信。这包括你的自我认识以及朋友说你是怎样的。它叫我们在神的深河周围徘徊,像动物在水池旁踟蹰,恐怕水太深而不敢进入。


司格布里(Lorenzo Scupoli)在他的《属灵争战》一书中指出,生命的要旨在于不断与自我中心的渴望争战,得胜之道就是用爱和牺牲取代满足自我的欲望。不这样做的人就会失败。“不自恃”对这场争战非常重要,否则你不单无法得胜,甚至连最小的欲念也无法克服。要谨记,我们败坏的天性往往使我们错误地评价自已,以至虽然我们不算什么,却自以为是;虽然没有任何根据,却依靠自己的力量。我们不容易察觉这个错误,但神却很不喜悦。神希望人能真诚认识到这个真理,就是我们所有内在的美德和恩典都是从衪而来的;惟有祂是所有美善的源头。我们里面没有涌流出任何的美善。


如果你忽视这一事实,却高举自我,那可糟透了!因为你对神的最终信任已被夺去。你从自我出发的判断,总是看神少于衪的所是、看自己却过高。这就是我们每个人的困境。


信赖自己的好习惯和德行是多么危险。只有神叫我们知道自己的长处其实恰恰是弱点。我们所倚重及信赖的任何事,都足以叫我们失败。除非圣灵向我们揭露这些事,否则我们仍不知道自己有多软弱。


如何学会不“自我信赖”呢?神用以下四个方法处理这个问题:圣灵在你心里的启示、神对人肉身的管教、极端的试验和试探、古代圣徒的足迹。这些方法已被圣经、培灵文献、诗歌及圣徒传记所肯定及支持。


我相信处理“自我信赖”的最佳方法,是由神在你心里揭示的亮光。劳伦斯弟兄说,自己在四十年间从未离开过对神同在的意识。“当我决定顺服耶稣,背上十架行在衪神圣的路上时,我以为自己会受许多苦。不知什么原因,神从不认为我配受太多的苦难。衪只是让我继续信靠衪,我便放弃一切对自我的信赖,并且一直完全信靠神。”


即使我们相信神所有真理的教导,生命仍可能因为过多的骄傲而看不见神的脸。骄傲让我们不能前进和得胜。教导正确的教义不能改变这点,因为我们需要的是圣灵揭示我们生命的真相。我们需要衪指出我们事实上如何的软弱,并且引领我们脱离灵性的沼泽。


神对付“自我信赖”的另一方法是在肉身上的管教。圣经里一个确定的事实,就是肉体受苦是神会采用的一个有效方法,用来对付不受管教的自我和骄傲。有时,透过肉身的苦难可能是衪可以吸引我们注意力的唯一方法。今天,没有人喜欢讲这些。所有人都想听喜乐、启发性和叫人感觉良好的信息,没人想听到肉身上的管教或痛苦。说到底,我们都相信医治。


第三个方法是极端的试验或试探。当基督徒面对一个艰难或极端的试验或试探时,很容易承认失败并且说:“神啊,我实在太差劲了。你显然不会再爱我、在乎我,我完了。”他总是忘记,神希望用这些经历来教导我们“自我信赖”的危险和不可靠。有时我们遭到挫折,便以为一切都完了,而不是反省自己是个不成熟的基督徒。


我们必须将失败视作一个证据,表示我们今天比昨天更靠近神。我们要知道,天父容许这些发生,是为了叫我们脱离“自我信赖”,并鼓励我们完全信靠耶稣。


有时当试验来到,我们会赶忙到圣经里抽取一段经文说:“根据这段经文,我找到答案了。”我们颇为自信地以为自己知道发生了什么。其实我们不知道,神要对付的就我们的“自我信赖”。


神当然明白我们的感受。祂知道我们对于自己能正确分解经文感到自豪,而且我们能够拆解文本,如同厨子切割一只鸡。当文字完全在你面前展开,而你又知道如何去取用这块、取用那块时,神的意思尽在你的掌握,好像你聪明到无需神的赐福了。因为你懂得太多了,所以衪容许一些事发生在你身上,直至你明白自己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你的朋友也不知道。当你去找你觉得属灵、可靠的人时,他也不能帮到你。这其实是好事。祂希望教导我们去信靠衪,而不是信赖人。神希望衪的儿女长大成熟。


你在对付“自我信赖”的路上并不孤单。尝试寻找历代圣徒的足迹,你会发现它们全都朝向一个方向,就是跟随耶稣的脚踪。仔细察看,你会发现其中有些曾偶尔后退,不过他们最终也找到方向,回到跟随耶稣的路上。



我们总会找到方法从十字架上跑掉


当一个人开始踏上活出“被钉十架的生命”之旅时,他可能会经历一生中最坏的日子。许多人会在这个时候感到灰心而放弃。


当我们读属灵伟人的生平,会说:“神啊,求你做在我身上吧!”我们一方面希望告诉神怎样做,但同时又要保留少部分的荣耀,希望自己生命的一些部分无须被钉在十架上。我们真正想要的是一个技术性的钉十架。同样地,我们很喜欢重复听到《罗马书》第六章有关与基督同钉十字架的释义,但很少人真想这样做。


除非我们将自己交在神的手中任由衪处置,否则我们只能试着用愉快的歌声去对抗沮丧,希望尽力做好。但这样我们就不可能明白什么是神的同在。你不明白什么是“仰望神,然后放手让衪掌管你一切”的意思,因为对此感到害怕,你害怕如果将自己的生命交在神的手里,会有什么不好的事发生。


我们年复一年听道、研经、参加培灵会,却没有丝毫进步。我们有很多“奇谋妙计”粉饰自己的生命,逃避十字架的工作,追求自己的荣耀,并且照我们的意思而不是神的意思去做事。范尼伦(Francois Fenelon)有一个有趣的观察:“我们在持续追求自我利益之时,表现得出奇地足智多谋。世人明目张胆、毫不羞耻做的事情,有意过敬虔生活的人也照样做,但却更善于文过饰非。”即使缺乏创意的人,也能钻研出一套追求自利的方法。


基督徒有五种奇谋妙计。一是假装为了神而寻求属灵好处,事实上却是谋求私利。在为了神的幌子底下,我们用狡猾的方式谋求私利。我们不过在自欺,表面上是为神作工,实际上是为自己。一个牧师可能说要建立教会,彰显神的荣耀,也许说得天花乱坠,事实上却在不知羞耻地宣传自己。说到底,就是为了自己的影响力和野心。


二是一直在谈论十字架,并且活在它的阴影下,却从未真正向它降服。我们一方面想死在十架上,但在最后一刻却总会找到救自己的方法。没有什么比谈论死在十架上更容易,也没有什么比实践这话更难。说话是廉价的,实行才是重要的。有些基督徒为十字架添上浪漫的笔触,完全顺服的生命也被美化、被人津津乐道,但真正被行出来的却极少。我们靠高言大志走近十字架,但在最后一刻总会找到退缩的台阶下来。


三是一边祈求圣灵充满一边拒绝基督在我们里面动工,自己继续掌控一切。恐怕没有基督徒对圣灵充满不感兴趣,尽管对这个话题有很多争议。问题是,当神开始临在人的身上时,他们却拒绝被充满。他们希望神完全掌管他们的生命,同时又想自己掌控一切,仍想坐在控制室里发号施令,并且说:“主是这样说的。”圣灵从不会充满一个拒绝将生命主权完全交托祂的人。只要你保留生命一个角落不交给圣灵,很抱歉,衪就担忧,不能再在你身上作什么了。


有一些关于圣灵在信徒生命中工作的浪漫想法,正在广泛地流传。但我要强调的是,圣灵的工作有时候是严厉和按常规进行的,就像农田必须先用犁翻过才能耕种一样,过程深刻而艰苦。同样地,我们生命里的一些事情必须要拔去,这正是圣灵想要做的。


四是我们热衷谈论心灵的黑夜,但又拒绝黑暗。心灵的黑夜并非叫人愉快的经历,不会以一顿主日崇拜后的团契晚饭作为结束。相反,它令人极为疲累,要求你完全脱离平日依赖的所有事物,以至于你只剩下基督自己。心灵的黑夜可以分别出两种人,那些真诚愿意追随基督的、和只是对“神深层的事”好奇的人。我们真心希望神在我们的生命中工作,但可惜我们仍想要亮着灯。我们希望神在我们的生命及心灵里作那些能荣耀衪的事,但又想要清楚知道衪在我们生命里的每一步。


黑夜代表不明白。我们想神去作工,但又要衪在我们的认知范围内作事。然而,心灵的黑夜是圣灵超乎人所能理解的工作。当我们经历心灵的黑夜之后,对所发生的事莫名所以,只确知是谁令它发生的。


最后一种方式,是利用宗教去提升自己的利益和成就。我们要插手在主耶稣的工作上,但同时还想被称为衪忠心的仆人。我们既想代替神作工,又想别人认可我们所作的是圣工。只要是有助于提升自己,我们绝对乐于表现出最大的虔诚。这事看起来奇怪甚至可笑,却是今天教会里最具毁灭性的元素之一。正是它夺去这一代基督徒用于建立神国的灵性,因为它用神的名义去提升个人。


(本文摘编自《同钉十架》The Crucified Life,陶恕A.W.Tozer,宣道出版社2018年5月出版,大小标题为《境界》所加,内容有删改)

来自《境界》,微信号newjingji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