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的开始 0 个回复 / 1328 个查看 2018-12-11 11:14

这世界冷漠无情,但耶稣对你充满无可抑制的爱

提摩太·凯勒

来自:橡树文字工作室

编者按
 
oaktreepublishing

阅读今天凯勒的文章之前,请安静问自己一个问题:我真的以耶稣为我生命全部的救主吗?如果你正经历一些忧愁患难,就更要深思这个问题。然后再开始阅读,愿你透过祂仆人的文字遇见真实的耶稣!

当天黄昏,耶稣对门徒说:“我们渡到海那边去吧。”门徒离开群众,耶稣已经在船上,他们就载他过去,也有别的船和他同去。忽然起了狂风,波浪不断地打进船来,舱里积满了水。耶稣却在船尾靠着枕头睡着了。门徒把他叫醒,对他说:“老师,我们要死了,你不管吗?”耶稣起来,斥责了风,又对海说:“不要作声!安静吧!”风就停止,大大地平静了。然后对他们说:“为什么这样胆怯呢?你们怎么没有信心呢?”门徒非常惧怕,彼此说:“这到底是谁,连风和海都听从他?”(可4:35-41)

 

随着马可讲述的每一段故事,关于耶稣身份的信息也揭示得越来越多——他的权能,他的目的,他的自我理解。马可像一位讲故事的专家,渐渐向读者显明耶稣是谁。

 

当耶稣在安息日与法利赛人对峙时,他说:“我不只是教导你得着安息,我就是安息本身。”这里耶稣大能的作为本身显明,“我不只是拥有能力,我就是权能本身。整个宇宙中任何有能力的人,任何有力量的事物,都是从我支取能力”。

 

这是一种大能的宣称。如果这是真的,那么他到底是谁?这对我们又意味着什么?这里有两种选择。你可以说,这个世界只是巨大“风暴”过后的产物,你在世上活着纯属偶然,这是经由大自然盲目、狂暴的力量,经由宇宙大爆炸产生的结果。你死了,就归回尘土。当太阳再次升起,不会有任何人还记得你曾做过的任何事。因此,无论你是残暴冷血,还是仁慈博爱,从终极意义上来说,这两者之间并没有什么永久性的差别。

 

但是,如果耶稣真是他所说的那位,那么对生命的领悟就会另有蹊径。如果耶稣是控制风暴的主,那么无论世界或是你的生命处于怎样的情形,耶稣都能为我们提供所需要的一切医治、安息和权能。



耶稣如同风暴一样完全无法控制


 

现在让我们看看这段经文中门徒们的情绪反应:

 

耶稣却在船尾靠着枕头睡着了。门徒把他叫醒,对他说:“老师,我们要死了,你不管吗?”耶稣起来,斥责了风,又对海说:“不要作声!安静吧!”风就停止,大大地平静了。然后对他们说:“为什么这样胆怯呢?你们怎么没有信心呢?”门徒非常惧怕,彼此说:“这到底是谁,连风和海都听从他?”(可4:38-41)

 

耶稣平静风浪之前,门徒们感到惧怕(afraid)——但是耶稣平静风浪之后,他们竟然大大地恐惧(terrified)!在耶稣被叫醒之前,马可说,那条船在风浪中几乎要沉没——水几乎灌满了船舱。门徒们恨不得赶快逃命,他们知道这船很快就会下沉,他们就要没命了。他们叫醒耶稣,对他说,“老师,我们要死了,你不管吗?”

 

这场面触动我们的心,因为每一个在这世上过信心生活的人,都不时会有这种感受。每样事都出错了,你在下沉,而神却似乎在打盹、不在场,或对我们的苦境毫无反应。门徒们似乎在说,如果你爱我们,就不会让我们经历这样的苦难;如果你爱我们,就不会让我们身陷险境,濒临灭绝。

 

耶稣平静了风暴,然后对他们说话。他有没有说,我理解你们的感受?没有。他问他们,“为什么这样胆怯呢?”你能想象门徒们听到之后会作何感想吗?——你问我们为什么胆怯?你在讲什么呢?我们胆怯,是因为我们就快没命了。我们胆怯,是因为你不爱我们。如果你爱我们,就不会让这种事临到我们。

 

但是,耶稣提问的背后是这样的想法:你们的预设前提是错误的。你们应当明白,我的确允许我所爱的人经历风暴。你们不应该恐惧惊慌。

 

如果他们在风暴中没有理由惊慌,那么在风暴之后当然更没有理由惧怕了。但是,马可写道:“门徒非常惧怕,彼此说:‘这到底是谁,连风和海都听从他?’”

 



为什么门徒们在风浪平静之后比在风暴当中更加惧怕?因为耶稣如同风暴本身一样完全无法控制。

 

风暴力量巨大,是他们无法左右的。耶稣的能力远远超过风暴,他们更无法控制耶稣。但是,这两种力量却存在巨大的差异。风暴不会爱你。大自然令你失望,甚至毁灭你。你的身体会渐渐衰残,最终走向死亡。因为地震、火灾或其他灾难的缘故,死亡可能会更快临到你。大自然是凶险暴虐的——它的力量不可控制,它早晚会逮住你。你或许会说,那是事实。

 

但如果我跟从耶稣,耶稣也同样不在我的控制之下。他允许一些事发生,让我简直无法理解;他不按照我的计划或我认为合理的方式行事。但是,如果耶稣就是神,他至高伟大,他让你经历一些你所不能理解的事,那一定是有其原因的。

 

他的权能不受拦阻,他的智慧和慈爱也没有穷尽。大自然对人冷漠无情,但耶稣对你却充满无可抑制的爱。

 

如果门徒们确实知道耶稣爱他们,真正认识到耶稣既是大能的又是慈爱的,他们就不会惊慌恐惧。然而,他们的假设是,如果耶稣爱他们,他就不应该让不好的事临到他们。这种思想前提是错误的。耶稣可以爱一个人,却依然让“不好”的事临到他,因为耶稣是神——因为他比我们更知道什么是美善。

 

如果你的神拥有足够的伟大与权能,却依然让你受苦而令你向他发怒,那么这位拥有足够伟大与权能的神,也有理由让你无法理解他的作为。这是不能两全其美的。

 

我的老师艾略特 (Elisabeth Elliot)一语道尽:“神就是神。因为他是神,他配得我们的敬拜和事奉。只有在他的旨意里,我才能找到安息。他的旨意必然无限、不可测度、无可形容地超越了我对他的旨意所能理解的极限。”


 

他要永永远远平息一切风暴


 

风暴不受控制,风暴也不爱你,风暴中没有安息。唯有在神的旨意中才是安稳的。他是神,你不是,因此,神的旨意必然是不可测度、无可言喻地超越了我们的理解。神总让人感觉安全吗?“当然不是。谁说神只是像温顺的羔羊那样呢?但是,他是美善的。他是那位至高的君王。”

 

耶稣接着问门徒们,“你们怎么没有信心呢?”这句话实际上也可以翻译为,“你们的信心在哪里?”我比较喜欢这样的措词。耶稣如此提问,目的是促使他们明白信心中最为关键的要素,不是信心的力度,而是信心的对象。

 

如果你很想相信却做不到,就不要再折腾自己,来到耶稣面前,对他说:“请帮助我信。”到他面前,说:“你是信心的赐予者!我一直在折腾自己,试图靠理性、思辨、冥想来建立信心,希望教会牧师讲道能打动我——我一直竭力靠自己建立信心。现在我明白了,你才是信心的源头。请你赐我信心。”

 

如此行,你会发现,耶稣一直在寻找你——他是信心的创始者,信心的供应者,也是信心的对象。

 

耶稣为我们舍命,进入那终极风暴,一旦这一真理刻在我们灵魂深处,我们绝对不会说,“神啊,你不顾我们吗?”耶稣既然没有在那终极风暴中抛弃你,是什么让你觉得,在你目前所经历的小风小浪中,他会掩面不看你?耶稣基督不仅看顾你,他还要再来,他要永永远远平息一切的风暴。

 

一旦这一真理进入你生命的核心,你就会知道他爱你,关顾你。你也将获得泰然面对生活中任何处境的能力。

 

我呼召你蹚过深水,

险风恶浪不能淹没你;

因我与你同行,艰难变为祝福,

悲苦深愁圣化你心。

灵魂因主平静安稳,

我不会,再也不会,

向灵魂的仇敌俯首称臣;

阴间权势试图摇动我,

但是,我不会,绝对不会,

永远不会弃你独行。

 

(本文摘编自《十架君王——理解耶稣的生与死》,上海三联书店,2018.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