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的开始 0 个回复 / 1298 个查看 2019-01-03 11:21

关键是终点(刘同苏)

来自:OC举目  

有时吃饭享受的不是饭菜,而是谈话。感恩节晚上,由于宁子夫妇的爱心,我们几位客人把他们家当做了自家,安坐于家宴的主桌之上,而他们家的小辈们却只好局促于厨房内的便餐桌边,让夺了主位的宾客们在惬意里不免产生了一丝歉意。

一位宾客来迟却姗姗,用现代语言说,就是迟到得从容。这位在中西部大学任教的弟兄,所涉的领域是人工智能,具体的就是计算机对人脑的仿真。一闻其高论,肉味即刻便淡了。

绕着各种计算机机理来回了几遭,最后,还是落实在了核心问题上:计算机能超过人脑吗?立即端上桌的案例就是阿尔法狗对人类高手(围棋)的团灭和横扫。“团灭”是指该狗与61位人类顶尖棋手过招,取得60胜1和的绝对胜绩(那1和是因为网络故障而中断了对奕);“横扫”说的是该狗与世界排名第一的柯洁下了一回三番棋,其胜势如此的绝对,竟把尚年少的人类第一高手下哭了。一时间坊间也有了计算机已经优于人脑的说法。

高人当然不囿于常人的浅见,所谈直指要害:计算机只能在某个片面胜过人脑,却无法达到人脑的综合高度。这就是高论的妙处了。

人脑与计算机的区别是整体意义的区别,而不是片面能力的较量;后者可以做定量的比较,而前者则无法用数量的高低来衡量。换言之,人脑有一种质量高度,是以无论多大的量都无法企及的。综合只有在无限处,才成为终极,于是,真正的综合是不可解构的,从而,也就无法通分,无法以量的尺度去判别,那不可复制的个性就由此而出。

上帝(无限者)的形象是人成为个性之终极存在的基础。由于承载着无限者的形象,人可以达于终极性的综合,而物性的计算机却限于物的有限;有限就可量化,而量在本质上就是片面定性的;终极的综合必定是无限的,而无限又如何可能量化呢?只要是终极的综合,在量的意义上,就是无尽开放的,所以无限。计算机只可能在量上下功夫,由此,不可能综合,只能片面。这就是人脑与计算机的本质区别。

然而,人目前毕竟在赛场上被阿尔法狗率领的各种狗们碾压了。不过,所谓的“碾压”只是以比赛的输赢为尺度,而在综合指数的意义上,那并不是一个适当的天平。输赢仅仅处在一个有限过程(比赛)的终点,而有限过程的终点只能衡量出可以量化的东西,却无法衡量潜在的向着更大空间展开的内在超越力量。

武宫正树的宇宙流(注)开启着行棋的更大可能,可不一定就能转化成当下围棋的胜利与头衔。若武宫正树的宇宙流真的就只能兑现为当下的绝对胜负,那么,宇宙流还能够剩下超越当下成就未来行棋趋势的潜能吗?宇宙流的美是不好量化的,所以,内里才含着超越胜负的综合向度,而胜负师的全部棋力也就耗尽在当下的胜负之中了。

谈论的主题虽是计算机的“段位”,隐含的背景却涉及存在的本质。什么是存在?只有到了这个“底”(即基础或本体),才可能论最终的高下。现代以来的流行观念以直观的形体(物质)为“底”;以物为先,继而动之。然而,这种“属肉体”的存在是死的;其动也不过是平行的机械运动,没有超越,从而也无生发可言。

其实,形体不过是时间的切片;只有以“现在”切下了永恒流动的超越运动,存在才凝固为一个形体的外壳。以形体为终极的存在物,无非只是不再能够超越运动的尸体。时间不是凝固切片的前后续接;得是现在里面就内存着未来,时间才可能自我展开,这就是超越。内有尚未现在之将来的现在才是真正的时间;里面渗透着未曾凝固为形体的灵,肉身(即形体)才是活的生命(即存在)。

超越性的运动(生命)才是本体,而形体本身只是那超越运动踏过的台阶。换言之,永生才是存在。“永”是内在于“现在”的超越向度,“永”开启着“现在”,使之成为不断超越的“生”之运动。存在是活的,而只有“永”的绝对超越才使这“活”具有终极的意义。这才是存在的本体。

成功是世界里的统治性标准。成功不过是以现在截下的形体作为衡量存在的终极尺度。这世界尺度的阴影是否不仅投射到教会里面,而且也成为了教会里面统治性的标准呢?成功无非是以当下结算的形体核定存在大小的一种生活方式。

如果以当下凝固的形体作为终极标准,所有收敛待发的超越力量就会被竭尽在当下。短跑的快速恰以无继为代价;以当下形体为终极的发展正是超越的障碍。若用现在为利韧切割下被圣灵驱向永恒的生活肌体,基督身体就会干瘪成为止于当下的木乃伊。这就是为什么这个世代的教会最讲成功,却于世界面前最不成功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