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的开始 0 个回复 / 1905 个查看 2019-01-13 15:31

 游子吟︱进入永生③如何判断罪?

里程博士
来自:塞班彭牧

   如何判断罪   


很多人认为自己没有罪,除了没有弄清楚《圣经》关于罪的含义、把罪只等同于世俗的 刑事犯罪以外,还因为他们对如何判断自己是否有罪不够明晰。


判断的标准  


判断人是否有罪的标准不应该是人的世俗的标准,而应该是神的圣洁的 标准。用世俗的标准,有时很难判断。因为每个人身上都混合着善与恶,而且私欲的侧重点也各有不同。


有的贪生怕死,有的贪恋女色,有的唯利是图,有的则热衷名誉。有人坦露无 遗,有人则隐晦难测。这就难以比较,说谁比较好,谁有罪而谁无罪。何况,世俗的标准是相对的,不时在变化之中。


二十年前,在大陆犯奸淫罪是最能让一个人身败名裂的了,可现在,婚前同居却日见普遍。在“性解放”的国家,非法性关系成了小事一桩,使人心安理得了。


再则,即便有人表现出的道德水准比另外一些人高一些,但仍不可能除掉私心,不可能不犯罪。若用世俗的标准,虽我们明明知道自己并非无辜,常有闪失,有见不得人的念头、 行为,但却仍不时以“比上不足、比下有余”自我安慰。耶稣对这种普遍存在的“自以为义”的 骄傲心理持尖锐批判的态度。


耶稣向那些仗着自己是义人,藐视别人的,设一个比喻,说:“有两个人上殿里去祷告:一个是法利赛人,一个是税吏。法利赛人站着,自言自语的祷告说:'神阿!我感谢你,我不像别人勒索,不义,奸淫,也不象这个税吏。我一个礼拜禁食两次,凡 我所得的,都捐上十分之一。'那税吏远远的站着,连举目望天也不敢,只捶着胸说:'神阿, 开恩可怜我这个罪人。'我告诉你们:这人回家去比那人倒算为义了。因为,凡自高的,必 降为卑;自卑的,必升为高 ”(路十八9~14)。


这个法利赛人的外在的道德水准可能比这 个税吏高,但在神的眼中反不看为义。因为此人同样达不到神的要求且又毫无自知之明。


我们判断是否有罪,只能用神的标准。神的标准集中体现在前面谈到的十条诫命。人不 论怎样努力修行,由于自私的核心无法根除,皆无法达到神的标准。


对此,《圣经》也有生动的论述。“耶稣出来行路的时候,有一个人跑来,跪在他面前,问他说:'良善的夫子,我当作什么事,才可以承受永生?'耶稣对他说:'你为什么称我是良善的?除了神一位之外, 再没有良善的。诫命你是晓得的,不可杀人,不可奸淫,不可作假见证,不可亏负人,当孝敬父母。'他对耶稣说:'夫子,这一切我从小都遵守了。'耶稣看着他,就爱他,对他说:'你 还缺少一件,去变卖你所有的分给穷人,就必有财宝在天上,你还要来跟从我。'他听见这 话,脸上就变了色,忧忧愁愁的走了;因为他的产业很多。耶稣周围一看,对门徒说:'有 钱财的人进天国是何等的难哪'”(可十17~24)


每当读到这段经文我都被震动。除〈马可福音〉外,其他福音书的作者也记载了这件事情。这个向耶稣求问永生之道的人是一位少年官和富人。耶稣对人的败坏向来是毫不留情、 严加鞭笞的。但这次似乎是例外。当耶稣听这位少年人说他从小就遵守了一切诫命时,“耶稣看着他,就爱他”。可见这位少年人有相当高的道德水准,以至赢得了耶稣的喜爱。然而当耶 稣要他变卖自己所有的,分给穷人,并要他跟从他时,少年人就不能遵从了。他听见耶稣的 这一吩咐后,“脸上就变了色,忧忧愁愁地走了。”


《圣经》的记述常常是这样生动、细腻、深刻。作者没有说明这少年人的脸色是怎样变的,为人们留下了思考的余地。我想,当这少年刚来到耶稣面前时,由于有钱、有德、受人好评,一定是容光焕发、神采奕奕的。当耶稣谈到诫命,而他告诉耶稣他从小就遵守了一切诫命时,可能颇为自鸣得意。


当耶稣用爱眼看着他时,这少年一定喜形于色,以为自己无疑可以承受永生了。然而,听到耶稣说他“还缺少一件”时,他必定一脸困惑:我不是一切都做得很好了吗?还会缺少什么呢?最后,耶稣要他变卖所有、分给穷人的命令更使他先惊愕、 后犹豫,最后变为忧愁。


这位少年人离开了耶稣。他不是“嗤之以鼻”地拂袖而去,也不是“怒容满面”地扭头便走, 而是“忧忧愁愁”、步履迟缓地走了。为什么?因为他内心陷入难于取舍的痛苦挣扎之中。他渴望求永生,也相信耶稣能指引他得到永生,否则他不会跪着求问耶稣;然而他又贪恋自己的钱财,贪恋世俗。


他相信耶稣说的是真的,只要按耶稣的话去做就可以积财宝在天上,而 且可以承受永生;但他难以按耶稣所说的话去做。他多么希望永生和世界可以兼得!然而当 他只能取其一时,他思想发生激烈争战。他清楚地知道,不照耶稣的话去行就得不到永生, 不跟从耶稣就没有永生。可惜在世俗私欲的捆绑下,他身不由己地、满心不舍地、一步一步 地离开耶稣走了。


“原来体贴肉体的,就是与神为仇,因为不服神的律法,也是不能服,而且属肉体的人 不能得神的喜欢”(罗八7~8)。这个少年反映了人类的光景,血肉之体的欲望根深蒂固使 人们难以服从神。按世俗的标准,这个少年人是比我们许多人都更有道德的“好人”,但按神的标准,他仍是一个不能得神喜欢的不义的罪人。


前面已谈到,神的标准就是十条诫命。耶稣深刻地指出了十诫的精髓所在。“有一个人是律法师,要试探耶稣,就问他说:'夫子!律法上的诫命,哪一条是最大的呢?'耶稣对他 说:'你要尽心、尽性、尽意,爱主你的神。这是诫命中的第一,且是最大的。其次也相仿, 就是要爱人如己。这两条诫命,是律法和先知一切道理的总纲'”(太廿二35~40)。这两条看似简单,却是极难做到的。


首先说“爱神”。如果至今不承认有神,或虽承认有神,但不承认耶稣是神,或虽知道耶稣是神、却不敬拜他,这种人当然谈不到“爱神”。即使接受耶稣作为个人的救主,开始爱神了,但是真要做到“尽心、尽性、尽意”地爱神又谈何容易呢。我们可以在一时一事或较长时 间地、在较多事上顺服神,但人对神的信靠、顺从总是断断续续的,难以做到每时每刻、永永远远尊神为大、一生一世爱神、顺服神。


我国圣贤孔子也只是说,“己所不欲,勿施于人。”即自己不愿的东西不要强加给别人。 这是对的,但是消极的。而耶稣要我们“爱人如己”,要象爱自己一样主动地去爱别人。这是更高的要求。


记得当年在查经班讨论时,一谈到耶稣有关“要爱你的仇敌”,“有人打你的右脸,连左脸也转过来由他打”(太五38~44)等教训时,非常不理解。我们过去所遵从的是“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必犯人”的原则。如果任人欺辱,还要反过来去爱他们, 岂不太有失个人的尊严了吗?后来我们慢慢明白了耶稣所说的不是要我们去爱人的恶行,乃是爱有恶习的人;我们的忍让并非姑息迁就,乃是要用爱心去感动对方弃恶从善。


然而,道理是明白了,却仍然无法做到“爱人如己”。有时我们会深陷于一己的事务之中, 以至无暇他顾,不能去关心、帮助他人。有时我们也会去爱别人,但往往只能爱那些爱我们的人或那些对我们的爱有回报的。这种回报不一定是什么实质的报偿,但起码是一声“谢谢” 或一抹感激的眼神,表明对方知道我们在爱他。


可是如果我们真心去关心、帮助一个人,并 为之付出了很大的代价,对方不仅不感恩,反而以恶相待时,我们就无法忍受了,会火冒三 丈,痛恨此等人竟如此恩将仇报、不近情理。我们也许找机会回敬他一下,让对方知道我们并非智能低下、任人愚弄之辈;我们也许从此与之断绝往来,“惹不起,还躲不起”吗?!无论如何,我们难于与这类人作朋友了。虽然事后也许还会在有事时帮他一把,但这只是在大 面儿上过得去而已,爱心却没有了。


我本人就有这种亲身遭遇,使数年的同窗之谊化为乌有,并从此天南地北,各奔前程。 不期几年后又被调到同一个地区工作,常常见面。我虽未寻机报复,但与他极少交往,形同路人。按世俗的标准,我的姿态算不低了。


耶稣教训门徒说:“只是我告诉你们这听道的人,你们的仇敌要爱他,恨你们的要待他好;咒诅你们的要为他祝福;凌辱你们的要为他祷告。” “你们若单爱那爱你们的人,有什么可 酬谢的呢?就是罪人也爱那爱他们的人。你们若善待那善待你们的人,有什么可谢谢的呢? 就是罪人也这样行” (路六27-28,32-33)。我们常常觉得,耶稣对门徒的要求太高了,高到苛刻的程度了。谁能做得到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