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的开始 0 个回复 / 3516 个查看 2019-01-17 14:14

如果我不是一个基督徒

 来自:章以诺的声响 


果我不是一个基督徒,那么我的生活与现在相比,会有很大不同。这个不同,起码对我身边的人来说,是比较糟糕的。我是一个基督徒,比起我不是一个基督徒,对我身边的人来说,是更好的。


每个人都不一样。每个基督徒也是不一样的。但基督耶稣,基督徒的主,基督徒所追随的,是一个。我们的神是一个,所以我们所崇拜的,在方向上,是一致的。圣灵,引导我们的,也是同一个。



不是每个基督徒,都是我这样的。但我们所信靠、敬畏和侍奉的,是一样的。


我要作一个好人,一个有用的人,不能没有神。



在读大学时,曾经有大概两天的时间,我决定:选择相信没有神。那两天,就当自己的世界没有神。两天后,我就受不了了。神真的让我体验了一下祂不在的感觉。那种感觉,就是:行尸走肉。信仰,有时确实沉重。但是,没有信仰,对我来说,会轻松得如同自己空了一般。若不能随时祷告,那么我还在乎什么呢?若看顾和监督我的父神不在了,那么我还在乎什么呢?我是研究哲学到那个信仰坑点的。但若我不信神的真智慧鉴别一切人发明的哲学,那么哲学又是什么?说到底,哲学也是一种信仰,就是:不是它说的在不在理,而是人是否选择相信它。我搞不懂深奥的哲学,也搞不懂上帝具体怎样造了人。那两天的体验,却足以使我知道:我不能没有神。有神,我就有生命。没有神,我就与动物相近了。


 



我信,有神。我信,我是神所说的罪人。我信,耶稣为了把我从罪中救赎出来,替我付上了代价。我信,耶稣死在十字架上,被埋葬,三天之后复活,为我偿清了所有罪债。我信,因着这样的救恩,我可以来到神面前,称这位创造天地万物的神为“天父爸爸”。我信,因着信,圣灵住在我里面,可以随时引领我。我信,圣经所说,我这一生仍在成圣的道路上。我信,神一切的话都是对的,虽然至少到目前为止,我不能完全明白。


圣经上,有美好的律法,更有宏大的恩典。


圣经诗篇上,有话说:“主耶和华啊,你若究察罪孽,谁能站得住呢?但在你有赦免之恩,要叫人敬畏你。”


恩典,如此美丽。因为神宏大的恩典,我愿意尽力遵守神的律法,愿意尽量地爱主。因为爱主,所以我有现在这么好。也因此,我的生活呈现出美好的样子。



如果我不是一个基督徒,那么我没有理由顺服丈夫。如此,我的婚姻将有很多的争执,就是争论与固执己见。人总以为自己的主意更好。而因为我是一个基督徒,所以我尽力帮助丈夫作美好的决定,但当他做出决定时,我可以说“就这样吧,交托给主了”。也因为我是一个基督徒,所以我首先顺服神,在顺服丈夫时会评估这是否违背神的心意。


 


如果我不是一个基督徒,那么我没有理由不更多地考虑自己的益处。如此,在目前的情况下,我不会要多个孩子。怀三宝时,我很具体地体会到怀孕和带娃的辛苦。若非敬畏神,若非基督信仰与堕胎反对,若非信神爱神,我不会在经历试探时,仍然爱惜腹中的胎儿。当羡慕别人自然流产的念头飘过时,神赐给我很重很重的罪疚感。只一次,再不敢有此念头。因为我是一个基督徒,所以我听主的话,爱惜也宝贵腹中知之甚少的孩子。我承认自己非常喜欢小孩,尤其喜欢自己家的小孩,但外在的难处和压力加上自己身心的软弱达到一定程度,足以抵消一个人的喜好。我爱孩子胜过个人的喜好,是因为敬畏神和爱神。



如果我不是一个基督徒,那么我早已被自己和别人伤透了。被自己伤透,是因为对自己的要求不断提高,高得远超过自己的程度,使得自我感觉极度不良。被别人伤透,是因为没有人可以像耶稣那么爱我。而今,因为我是一个基督徒,所以靠着主对我的接纳,我可以接纳自己接纳别人。


如果我不是一个基督徒,那么在生活不容易时,有什么理由持守美善的标准呢?有什么别的理由,不以恶报恶?有什么别的理由,忍耐宽容饶恕?有什么别的理由,在不容易时,仍然宽以待人严以律己?因为我是一个基督徒,所以我首先省察自己是否有什么不对,然后再为人为事祷告我的神。


 


如果我不是一个基督徒,那么有人说我不好时,我要么不屑一顾,要么自惭形秽。而因为我是一个基督徒,所以我问我的神:“主啊,你觉得呢?”主说:“你是我宝贵的孩子。”然后,我就知道该怎么做了。


这就是我。不是说基督徒就好,非基督徒就不好。而是说,就我而言,作一个基督徒,于人于己都好。



如果我不是一个基督徒,那么我不会有现在这么好,而会比现在更差。


哈哈哈,朋友们,你们真不知道,信耶稣对我这么重要吗?


起码,如今你们看见我总是和善而喜乐的。你们总不至喜欢常常看见一个朋友,气愤愤而郁郁寡欢吧?


 


哈哈哈,因为我是一个基督徒,所以起码我的精神力量是强大的。


最后,想起又是新年了,给自己加加油吧:“神所宝贵的孩子,请继续作一个好样的基督徒!不管生活是更容易还是更艰难,请继续作一个好样的基督徒!”


                                  二零一九年一月十五日晚,于成都


(特约作者:晓华姐妹 三个幼童的母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