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的开始 0 个回复 / 2867 个查看 2019-01-19 19:34

今天,我们使人皈信软弱无力的基督教

陶恕A.W.Tozer


今天所谓高举圣经的信徒,不过是圣徒的仿制品。时代呼唤新的传道者,他必须跟这个洋洋得意的圆滑文化对立,警觉当代道德和属灵的情况;他的教导必须闯入众人的日常生活,催人悔改。我们作为明天的儿女,必须面对今天,以将来的确定不移,应对当下的变幻不定。


对有些人来说,所有基督徒都是一样的:全都已经被称义和赦免,都是神的儿女。因此要在他们之间作出比较,就会令人想到分裂和偏见,以及好些令人讨厌的事。可是大家忘记了一点,基督徒是一个经历生命成长的个体,他可以是迟钝的、发育不全的、营养不良的或者深受伤害的。条件有利就会孕育出更强壮更健康的有机体,缺乏适当教导就会阻碍一个基督徒的成长。保罗多次用更整全的真理来引导发育不全的基督徒,进入更健康的属灵境界。


如今属世文化已被我们接纳为生活方式的一部分,我们的宗教情怀重社会而不重属灵。我们已经丧失敬拜的艺术。我们没有造就圣徒。我们的模范是成功的商人、有名的运动员和演员。我们以现代广告人的手法来推广我们的宗教活动。我们的家被变成了戏院。我们的文学是肤浅的,我们的诗歌近乎亵渎。这些都远远落后于新约的标准,却很少有人理会。



我们今天没有孕育出圣徒


一整代的基督徒有可能会沦为差劲教导、低迷道德水平,乃至脱离圣经教义的受害者。个别基督徒一生处于停滞不前的状态而不自知,这简直是一出赤裸裸的悲剧。若有人质疑这种情况是否属实,只要细读《哥林多前书》和《希伯来书》自会得到答案。只要稍稍涉猎教会历史,会找到更多的证据。


有些基督教团体的历史可以追溯到很久以前。千百年来,这些团体不断延续,各照其类,但只能孕育出软弱无力、发育不全的基督徒。事实是,我们今天没有孕育出圣徒。我们使人皈信一种软弱无力的基督教,一种跟新约的基督信仰相去甚远的基督教。一般所谓高举圣经的基督徒,在我们这个时代不过是一个真正圣徒的拙劣仿制品。可是,我们仍旧投放千万金钱,推行各种运动,以延续这种衰败的宗教形式,并且攻击大胆质疑这种做法的人。


我们必须为着我们带领归主的人,坚持新约的圣徒品质,一点也不能少。我们必须引领他们进入内心纯一、爱心火热、与世界分离、倾心奉献给神的敬虔。惟有这样,众人低沉的灵性水平才会再次提升,达到圣经和永恒价值所要求的标准。


教会此刻需要人,合适的人——敢言的人。这话的意思是,我们需要复兴。神不会复兴老鼠,祂不会以圣灵充满兔子。我们愁盼有人甘愿为争夺灵魂而放下自己,这些人无惧死亡威胁,因为他们对这个世界的诱惑早已心死。这等人有自由,不像怯懦者会受强制力量摆布。他们不会为势所迫而行事,他们唯一的强制力量来自内心——或者说,来自上面。


如果我们希望讲台上再次有先知而非某机构的代表,必须有这种自由。这些自由的人服事神和人的动机非常高尚,绝非今日穿梭不同教会、徒有外表的宗教“家仆”所能理解。他们作决定并非出于恐惧,行事不为取悦人,服事不为金钱,主持礼仪不仅仅为依循习俗;他们也不容许自己像时下一般人那样靠自我宣传博取名声。


今天许多教会和机构所做的,只是出于害怕不被大众接纳。每当他们竖起耳朵,诚惶诚恐地听到世界对他们的期望,他们就会带着各种人为的热诚和敬虔的表演即时起舞。呼召这些“先知”的是舆论的压力,而非耶和华的声音。


真正的教会绝不会先刺探大众意向才发起运动。属灵领袖听闻神的吩咐,便会坐言起行,完全不管是否有群众支持,他们认识主的旨意,随即便去遵行,而他们的百姓也追随他们。他们知道自己在一个错谬的世界做正确的事,就是最好的报偿。


如果福音派教会要继续存活,必须再次有人——合适的人。今日的教会必须摒弃怯懦、不敢放胆说话的人,必须藉祷告谦卑寻求有先知品质的人再次出现。神要听祂百姓的呼求,就如祂听以色列人在埃及的呼求一样。祂也必带来救拯,藉着差派拯救者。这是祂在人中间的行事方式。


当拯救者出现,不论是改革家、复兴家、先知,他们将是属神的人和勇猛的人。他们将有神站在他们一边。他们将是与基督同工的人,是圣灵手中的工具。这等人要被圣灵充满。而透过他们的劳苦,神将赐下久被延迟的复兴。



他必须与洋洋得意的圆滑文化对立


先知是一个认识他的时代的人,并且知晓神向这个时代的人有什么话要说。神对某个时期的教会有什么话说,完全视乎教会的道德和属灵景况,以及当时的需要。宗教领袖呆板地解说圣经,罔顾当下的宗教处境,这与耶稣时代拾人牙慧、一字不易地讲说律法、对身边人的属灵情况毫不知晓的律法师无异。他们以相同的灵粮喂饲所有的人,似乎不明白“不时不食”的道理。先知永远不会犯这样的错误,也不会以这种方式浪费自己的力量。他们说话,总是针对当代人的情况。


今天,我们需要先知式的传道者——不仅是讲说先知讲论的人,更是有先知恩赐的传道人。智慧的话语没有了,我们的讲台需要再次有辨识洞察的恩赐。我们要的不是宣讲预言的能力,乃是蒙膏抹的眼睛、属灵透析和解说的能力,从神的立场评鉴宗教情况和给我们讲述现实的能力。


今天我们急切需要的是先知的见识。学者们可以解说过去的事,先知却可以解说现在。学习可以助人评价我们的过去,但要评价我们身处的今天,就要求有清晰看见的恩赐。一百年以后,历史家会知道今年在宗教上发生了什么事情;但对我们来说,这为时已晚。我们应该现在就知道。假如基督教要恢复活力,就必须用别的方法,舍弃现在所用的方法。如果教会要恢复健康,摆脱之前所受的伤害,就必须有一类新的传道者出现。


迎合潮流、会堂主管式的类型绝对不行。祭司型的人只会执行职务,收取薪津,不问问题,也不行;说话圆滑的牧养型的人,知道怎样令基督宗教得到众人接受,也不行。


在我们中间必须兴起另一类宗教领袖。他必须属于古老的先知类型,他见过从神而来的异象,听闻过来自宝座的声音。他们来的时候(我祈求神,这样的人要有多位),立场要跟我们这个洋洋得意、圆滑文化所珍爱的各样东西完全对立。他要奉神的名反驳、谴责和抗议,并要惹得基督教界大部分人的厌恶和反对。他爱基督和人的灵魂,到一个地步甘心为基督的荣耀和人的得救舍命。


教会需要再次得着圣灵的恩赐,而我相信,我们如今最需要的一样恩赐,就是先知讲道的恩赐。透过他们,教会有了声音,藉着他们,教会一直对世界说话,也藉着他们,神对教会本身说话。



当真理与生活结合,便会遭来反对


属神的人只是宣讲真理是不够的。传道人的信息必须是活泼的,必须包含警告、唤醒、挑战;必须是神当下向特定百姓发出的声音。这时候,也唯独这个时候,那才是先知的话语,这个人才是先知。


他必须经常受到圣灵摇动;更进一步,他必须警觉当代道德和属灵的情况。所有属灵教导都应该关连到生命,必须闯入听道者的日常和私人生活。真先知的宣讲不会针对某一个人,却会刺透各个听道者的良知,令对方觉得信息彷佛是单单指向他。要真正宣讲真理,属神的人往往要比各人自己更加认识他们的心。


民众经常是混乱的,内心常有矛盾。有恩膏的先知必须针对这种混乱,用智慧澄清情况。他必须令听道者感到惊讶,因为他们没有想到他竟知道他们私下的想法。他必得向神求智慧,他必须求基督的心,并依赖圣灵赐下足以胜任工作的属灵能力和聪敏心思。


没有一样东西,比为教导圣经教义而教导更加沉闷和没意思。真理脱离了生命,按照圣经的观点就不是真理,而成了另一回事,沦为次等的。神学是一组事实,论到神、人和世界。这些事实被提出来,本身可以被视为一种价值;很多时候这成了圈套,既套住教师也套住听者。


圣经主要是一本论述启示真理的书,即是说,有些事实是从启示得来的,并非最聪明的头脑可以发现的。这些事实的本质是不能测透的,被隐藏在帷幕后面。除非有人受圣灵感动说话,把帷幕揭开;否则,没有一个凡人能知道。把不可知的帷幕从不可发现的事物上揭起来,我们称之为启示。圣经是一本建基于这些事实的劝勉书。书中更大部分内容,其实是致力于催促人改变生活方式,好使他们的生命配合神的旨意。


经常遭人忽略的是,基督教书卷所提出的真理是关乎道德的事情。不单向人的思维说话,也同时向人的意志说话,事实是向全人说话。在头脑上有领会,还未算尽上当尽的义务。真理攻占人心的堡垒,惟有完全攻占才会满足。意志必须踏前来,交出手中宝剑。它必须立正,接受命令,且必须欣然遵行这些命令。不然,任何有关基督教真理的知识都是不达标的。


解释圣经而没有在道德层面应用出来,不会引来反对。只有在听者认识到真理与他的心相矛盾,抗拒才会出现。只要各人听见的是脱离生活的正统真理,他们便会出席和支持教会和机构,没有异议。造成真理与生活分离的原因,有可能是缺乏圣灵的光照。另外,当然就是传道人不愿自找麻烦。


任何有一点讲道恩赐的人都可以维系一般会众,如果他只是“喂饲”他们,不去打扰他们。给他们大量客观真理,而永不暗示他们有错要改,众人就会满意。另一方面,人宣讲真理又指出与听者生活的关系,就会碰钉和遭刺。他的生活会艰难,却是满有荣耀。愿神兴起许多这样的先知,教会极其需要他们。




这不是脸色苍白、双脚震抖的时候


教会必须顾及自己和世界,并在两者之间有适当的平衡。所谓顾及自己,不是以自己为中心,而是教会必须恒常检视自己,看看自己是否活在信心中;必须严厉地批判自己,随时乐意作出修正;必须常常活在悔改的状态中,全心追求神;她必须不断根据圣经查察自己,使自己的生命与神的旨意一致。


所谓顾及世界,我的意思是教会必须知道自己为何留在地上;我们必须承认我们欠了全人类的债(罗1:14),必须认真看待主的话,“你们往普天下去,传福音给万民听”。


教会的任务有两方面:将基督教传遍世界,并确保所传的基督教是纯正的。按理,神的道就是那种子,理应结出同一种果实,不论撒种者的属灵状况如何;但实情却不是这样。相同的信息由不同敬虔程度的人传出去,会生出不同种类的归皈者。以致基督教的质素,会按照传道者的纯正度和能力而有所不同。


基督教总会按其种类自我复制,孕育出一种与自己相似的基督教。教会只能够移植自己,在一地如何,在另一地也会如何。野苹果不会因为从一个地区被带到另一个地区就变成金苹果。


坊间流传的说法认为,教会的首要责任是把福音传到地极,这是错误的。教会的首要责任是要以相称的属灵生命来传扬福音,使人成为门徒。向未得之民传播一种软弱无力、道德败坏的基督教,并不能成全基督的诫命,也不能尽上我们对非信徒的责任。耶稣这番令人心塞的说话萦绕在我心中:“你们走遍洋海陆地,勾引一个人入教,既入了教,却使他作地狱之子,比你们还加倍。”


一个个基督徒的鲜明形象是一个背十字架的人。“若有人要跟从我就当舍己,天天背起他的十字架来跟从我。”背十字架的人不再掌握自己的命运,在背起十字架那天,他就失去了控制权。


愿人倾心于永恒智慧,专心寻求十字架,亲自展开全时间和全方位的追求。自此以后,他没有空间理会别的事情。自此以后,他的一生全是追寻和发现、放开自我、每日舍己。因为对世界来说,他已被钉在十字架上,而对他来说,世界也已被钉在十字架上。每个十字架,从前是、现在也是死亡的工具,但没有人可以死在别人的十字架上;每个人都死在自己的十字架上。


耶稣要我们做的是,各人应当视自己为死人、与基督同死的人,然后,在每日活出顺服的道路上甘心接受可能遇上的舍己、悔改、虚己和卑微的牺性。那就是他的十字架,是主邀请他背上的唯一的十字架。


可以肯定,日子是险恶的,时间也愈来愈紧迫,但真正的基督徒不会被弄得措手不及。他早已预先被提醒会有这些时刻,也一直在预期着日子的到来。当下出现的事件,只是证明耶稣基督有远大的智慧,同时证明先知的话是真确的。因此,信徒实际上是反败为胜,并且得着力量,因知道他所信靠的主早已预告有关事件,并且完全掌控情况。不要容让自己在灵里感到的那份安慰,随世界的消息或时刻在变的政治经济情况起起伏伏。我们这些倚靠神的人,绝不是靠这些东西来得平安。


我们作为明天的儿女,必须面对今天。我们必须以将来世界的确定不变,来应对这个变幻不定的世界。可以肯定,对所有重生的儿女来说,这不是脸色苍白、双脚震抖的时候。夜愈是漆黑,信心的光芒愈是灿烂,早晨愈快来到。


(本文摘编自《与神连线》陶恕,宣道出版社2017年10月出版,大小标题为《境界》所加,内容有删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