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的开始 0 个回复 / 1491 个查看 2019-01-20 14:21

哀伤,使我们在损失中得到最大的益处

来自:铸剑为犁

经文:“大卫作哀歌,吊扫罗和他儿子约拿单,且吩咐将这歌教导犹大人。这歌名叫弓歌,写在雅煞珥书上。”(《圣经·撒母耳记下》1:17-18)


哀伤,使我们在损失中得到最大的益处

by   尤金·毕德生《跳过墙垣》


大卫悲伤哀痛,因为他有关怀的心。他悲伤哀痛,因为他愿意并能够全心以赴,面对死亡的事实。由于撒母耳记下1章记载了大卫这表达自己哀伤的哀歌,我们就可以接触到这方面的经历。我们若要活出对上帝敏感,活出上帝丰盛的生命,体验这方面的经历是绝对必须的。


我们若要全情投入地生活,就得全不回避地面对死亡,这样说好像很奇怪,甚至是有矛盾,但这却是真实的。大卫活得满有热诚,他的哀伤也是满有激情的,他的热诚与哀恸,都是来自同一个生命取向与委身:重视生命,从他哀痛的深度就可看到这种重视的程度。


诗篇里百分之七十都是哀歌。这些哀歌不是源于大卫的祷告生活,便是和大卫的祷告生活有关。大卫屡次面对损失、绝望和死亡,但是他从不逃避、否定或漠视这些困难。他坦然面对每一项困境,也为每一项祷告。大卫的哀歌是他那既崎岖又辉煌的一生的一部分。


大卫的人生态度与现代文化有天壤之别。当今的报章或电视新闻,不休不止地挖掘与报道不幸的事,如:犯法、战争、饥荒、洪水泛滥、政治恶行以及社会丑闻。做坏事是取得群众注意的不二法门,越坏的人名气越大。无论是错事或坏事,电视批评家闲谈之,记者采访之,报章编辑论断之,伪君子道化之;还加上心理学的分析,政治改革的提倡,学术研究的拨款。但就是没有一句话提到哀伤。


没有哀伤,是因为真相不被重视,爱不被重视。人的生命不被看作一个上帝赋予、基督救赎、圣灵祝福的生命。尊贵的生命只被视为“新闻”,生命变得没有尊严,毫不重要。圣经说:


“大卫作哀歌,吊扫罗和他儿子约拿单,且吩咐将这歌教导犹大人。这歌名叫弓歌,写在雅煞珥书上。”(《圣经·撒母耳记下》1:17-18)


大卫不单以这哀歌哀哭,还吩咐人民去学习!背诵并以此为他们的经验。伤痛从来都不纯然是私人的,这也是与社会和政治有关的。哀伤可以塑造文化,从处理伤痛的方法,看得出我们是否一群可以变得尊贵美好的族类。所以,在我们基督徒的日常生活中,也要熟读这首哀歌。


大卫又“吩咐将这歌教导犹大人”(撒下1:18)。这哀歌不仅仅是一项历史资料,乃是要成为他们生活的一部分。教导各人怎样去处理扫罗的憎恨、约拿单的友爱;教导各人怎样去接受从恨与爱带来的痛苦,使我们不致被摧毁,反而变得更有深度,发现上帝在其中,又发现其中的美丽。我们要给痛苦赋予韵词与音乐。因为痛苦、被人憎恨、与所爱的人分离甚至死亡,都不是世上最糟的事;最糟的事是不能面对现实、逃避真实的世界。最糟的事是将可敬视作等闲、将神圣的视作可冒犯的。我怎样处理我的哀伤,会影响你如何处理你的哀伤。我们要在上帝的主权下,联合成一个群体,去面对死亡与其他伤痛,上帝的主权在复活的时候最终会完全实现。


很明显,我们不可能轻易地消除哀伤,或者贬低其重要性。因为这样做,既不是符合圣经的教训,也不符合人性。“否认”(denial)与“转移视线”(distraction)是现代人应付哀痛的标准疗剂,这两种药方加起来简直把我们这文化的精神健康弄垮了。结果弄致社会上充斥了有瘾癖(addiction)与抑郁的人。瘾癖是我们否认死亡最流行的办法。瘾癖包括了用工作或酒精来占据或麻醉自己,以致失去了能力去反顾内心对哀伤所产生的情感。抑郁不是“否认”的直接产品,而是出于“转移视线”;累积了多年对损失、死亡、失败与失望过度的轻忽,我们就对现实麻木不仁。瘾癖、抑郁、不能或者拒绝面对痛苦与被摒弃的困惑、不能忍受不合意的事情,这些现象越来越普遍。对大卫的故事与他的诗章的无知,也是很普遍。因此人们不能了解,在大卫的经历中(就是扫罗的恨及约拿单的爱),上帝的膏立与人的责任才是最高的境界。


这哀歌“写在雅煞弭书上”(撒下1:18),是为教我们如何去哀伤。如果我们不学会以哀歌的方式哀伤,这样成长很容易以为我们当下的感受就决定了自己的命运。我们会否认每一次被拒绝的经验,于是就被拒绝所控制。我们逃避每一次挫败的经验,于是就被困惑贬低。日复一日,年复一年,我们变得越来越平庸,越来越贫乏,最后只剩下一个空壳,一张笑脸罢了。


我并非说大卫的哀歌是医治瘾癖与抑郁的独步单方。当一个人严重地患有这两种病时,复原的路是长远、艰辛和复杂的。但我可以肯定,这是我们最有效的预防方法。我们成为成熟的人,并非由于运气,或者用计避过损失打击,而且肯定不是借着逃避与转移视线。我们要学习如何哀伤,我们要学习这首哀歌。我们只不过是人,我们和所有周围的人总有一天要死去。背起你的十字架,因为这是预备我们和我们周围的人迎接复活的前奏。


我们现在来到大卫故事的中间点。大卫对扫罗与约拿单的哀悼是一个中心点:大卫的哀歌把他这故事第一阶段的一切顺利引入第二阶段。哀伤是从生到死到生的桥梁。


不懂哀伤,就不能建立关系。如果我们拒绝大卫哀歌的教训,我们的生命只不过是零碎与片段。我们的人生故事,最后要好像拼图那样拼接起来,若干年后我们会赞叹:“啊,原来是这个意思!”但在故事发展过程中,我们不可比故事的布局情节更快,删去有困难的部分,取消痛苦的部分,或绕过失望的部分。哀伤使我们在损失中得到最大的益处,而不会深陷其中,不能自拔。这是令我们继续在故事中前进最基本的方法。要记得在讲故事的是上帝。他不喜欢我们删去任何部分,但是他总喜悦我们的哀歌。



毕德生向我们展现的大卫,不是传统理解中的那位一统江山的荣耀君王,而是一个与神相交的平凡的普通人。他不断地犯错,不断地悔改,不断地求告,不断地信靠。大卫的的故事彰显了这样一个主题:如何成为一个真正的人,如何在凡尘俗世活出充满灵性的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