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的开始 0 个回复 / 726 个查看 2019-01-29 10:29

唐崇荣:你的信仰除了归正,还不够!

来自:唐崇荣专辑

教会的开始,是耶稣将一把火丢在地上。耶稣说:“我来要把火丢在地上,倘若已经着起来,不也是我所愿意的吗?”(路12:49)今天多少传道人一生一世火热事奉主,是因为那一天耶稣把火丢在地上,没有停止,直到耶稣基督再来的时候。有些人就带着这火,一直传、一直做,直到见主面的日子。凡是在这火没有份的人,上帝为他预备另外一种火——地狱的火。


耶稣丢那一把火是最孤单的,因为世界上没有人感到需要那一把火。耶稣基督升天的时候没有把那把火带走,留在地上一直烧、一直烧,烧到今天,烧到我们在山上开研讨会的每一个人身上。耶稣早就升天了,祂没有把火带走,让它在地上跟地狱的火在争斗。耶稣升天后,祂留下十一个门徒还有一百廿个被圣灵充满的人。他们是世界上最小的一群人,这群人虽然很小,但全人类的盼望就在他们身上。这群人如果不传福音,如果不愿意去传,全世界就灭亡了。


每次想到这我就很战兢,所以我传道的方式跟很多人不一样;我对圣经的解释与神学的切入点跟很多人不一样;我查经的时候,我的精神跟很多人不一样,因为有一些很重要的话,我的主讲了,我就听进去。那个火也在我心里面。我相信这股灵火不是到神学院去拿几个学位就能得到。


我们为什么要把“归正”跟“福音”摆在一起?许多归正的人已经失去火了,而许多有火的人不接受归正神学。这是很可怕的两个极端。保罗在亚基帕王面前听见非斯都讲这句话:“保罗,你的学问太大,反叫你癫狂了!”(参考《使徒行传》第26章),这是我最喜欢的圣经节之一。保罗又有学问,又肯发疯,这种传道人是我最爱的。现在的传道人,肯发疯的没有学问,有学问的不肯发疯。归正神学家多数不要发疯,灵恩派发疯的传道人大多没有学问。这句形容保罗事奉的话,是人能认出神仆人的记号。


有一次我在美国讲道,一本杂志这样写:“唐牧师的讲道是带着燃烧的理性,他的理性是正在燃烧的思想”。另一次我在旧金山讲道,一个牧师离开以前讲一句话:“唐牧师,你知道你怎样讲道吗?你的内容好像神学家的内容,而精神就好像奋兴家的精神——有奋兴家的火热,讲出神学家的内容。”


许多人累积很多伟大的讲章,上台讲的时候却让人一面听,一面打瞌睡。另外一些人好像有燃烧的火,一直讲,讲到人家听了差不多要发疯了,这样的情感却不是上帝赐下的圣火,是人将凡火献在祭坛上。当1963年内地会纪念成立一百周年时,一位伦敦作曲家写了一首“灵火继焚烧”的诗歌。这首诗歌有两个特点:有进行曲的火热,又有中国调的味道。我第一次听的时候,就感到这种搭配是很美的,便爱上这首诗歌,于是翻译歌词,把这首诗歌带到全世界我所带领的奋兴布道会的地方。


教会的事奉应当有先知型的火的事奉,也应当有祭司型的冷静的事奉。这两种事奉很不一样。


1917年劳森布斯写一本书,里面提到两种事奉:先知火热型的事奉及祭司平稳型的事奉。先知的事奉是激情的事奉,祭司的事奉是非常规矩、安静的事奉。先知讲道的时候,以非常大的怒气责备人,以非常热情的态度要求人,他们讲道的时候是用呼喊的方式。但祭司不呼喊,就好好在殿里面办事。这两种事奉是两种不同事奉主的方法。改教时期,马丁路德代表火热、拆毁的工作,加尔文代表稳重、建造的工作。改教运动就从这两种事奉中被建立起来。


有一次我在列宁格勒的博物馆看到一幅画。在那幅画的右边,门外有个乞丐在讨钱,左边则挂了用大理石做的十字架,这十字架看来已经倾斜到就要倒下去了。在右边的乞丐与左边的十字架中间,有主教与几位红衣主教坐在椅上倚着桌子,他们在这乞丐面前大吃大喝,吃到食物差不多要从鼻中喷出来,还有主教吃的时候,甚至把圣袍也放在嘴里吃,这些圣职人员的眼神好像发神经一样。我看着那幅画思想了很久:“共产主义国家里曾有这样一幅图,它到底要说什么?”


一幅好的图画是隐藏千言万语的哲学。美术家是视觉的哲学家,音乐家是听觉的哲学家。音乐是空间艺术,图画是时间艺术。听完一首歌一定需要一段时间,看一张图画需要一个足够大的空间。时间的艺术和空间的艺术是不同的。


后来我知道了,这幅画描写当社会充满不公义时,教会却不闻不问,不依靠耶稣,使耶稣在人民心中的地位差不多要倒下去,所以人们依靠共产主义。这幅画在讽刺着腐败后的基督教,如同死了一般,像大理石那样冷冰冰、没有生命、不能救这个世界,甚至连基督的十字架都要倒下去!


亲爱的弟兄姊妹,为什么共产主义兴起来?因为贫富悬殊。为什么无神论兴起来?因为圣职人员没有真正代表神。为什么社会败坏到这个地步?因为没有人用神的大能改变社会。上帝就许可祂的教会被交给仇敌。人类花了七十年用共产主义来解决人的问题,结果,共产国家并没有解决人的问题,正像存在主义没有解决人性的问题,科学主义也没有解决人类心灵的问题一样。


亲爱的弟兄姊妹,凡从一个时代中产生的学说,必定在下个时代被淘汰掉。每个时代都想把圣经丢到脑后,结果,圣经把每一个时代丢在后面。归正神学告诉我们有永恒的生命、永恒的道、永恒的信息、永远的约、永远的盼望,我们不会随从世界一同消失。我们要跟随主走,认定永恒的真理,坚信神的话语。你的信仰除了归正,还不够!要火热起来,把福音传给别人,真正被圣灵的火所焚烧,把福音的大能传下去。


“我不以福音为耻,这福音本是上帝的大能,要拯救一切相信的人。”(参《罗马书》1: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