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的开始 0 个回复 / 3838 个查看 2019-02-19 10:52

文化战争新前沿:性别自我认同

文 | 海伦·乔伊斯(Helen Joyce)


 

对于那些厌倦了身份政治的人来说,他们在2019年将得到喘息的机会,而且在最为极端的一些主题方面,包括堕胎、脱欧和移民,很少有人会改变其看法。然而,新的身份问题出现了,而且人们对这一问题还没有真正形成统一意见,但该情况将在2019年发生变化。


这个问题就是“性别自我认同”:其定义是人类最准确的性别划分并非依据其生理性别,而是他们自我感知的性别,可能是男、女或者男女之间。在美国和其他国家很多自由主义盛行的大学校园,所有学生佩戴“称谓徽章”已经成为了一种正统做法,这些徽章会表明其喜好的称谓,例如他、她,如果他们认为自己是非二元性别、流性人或诸如此类,则会希望被称为“他们”“ze”“hir”或一系列新词汇。


2018年10月,特朗普政府泄露了一则消息,美国联邦政府正在计划撤销对所有多元化性别认同的认可。然而与此同时,性别认同在民主党控制的城市和州正迅速被写入法律。这意味着单一性别设施的准入,例如厕所、更衣室,甚至家庭暴力庇护所和强奸危机中心,都将依据人们的性别自我认同。


加拿大也是如此。2017年,政府在人权法中表明,性别认同和性别表达与性别、种族和宗教享有同样的地位。在英国,如果两名医生一致认定患者患有性别焦虑症(也就是因生理性别与自我认同性别不符而感到焦虑),患者便可以更改其法律性别。自我认同正逐渐成为一种实践规范,而且可能很快会变成法律。新西兰正在考虑推出一项法案,它将允许人们通过简单的声明改变出生证上的性别。一些澳大利亚的州正考虑删除所有官方文件中的性别信息,并将该信息储存于政府的隐私数据库。公民可以更改其注册的性别,但不能超过三次。


提出自我认同的初衷是为了给跨性别者创造公平环境,这些人认为自己出生时医生判定的生理性别并不符合自我感知或希望被他人所感知的性别。这种自由的方式将让他们能够按照自己的愿望来展示自我。但自我认同则更进了一步,它迫使其他人将一种主观感受以及随之而来的一切,当作现实来接受,包括使用专为异性设置的空间和设施。但这种做法不仅粗俗,而且十分危险,这一点在2019年将变得更加明显。


英国走在了这一趋势的前面,当地的女权主义者精心策划了一场反对原定的法律变更行动。媒体公布了多个犯罪分子利用所谓的自我认同概念的案件,包括一名强奸犯因自称女性而被转至女子监狱,随后性侵了多名同狱囚犯。《星期日泰晤士报》整理的数据显示,男女混合泳池更衣室发生性侵犯的概率要比单一性别更衣室要高得多。“Girlguiding uk”(一家青少年女子俱乐部)如今面向所有自称是女孩(不仅仅限于生理性别)的人士开放,该公司开除了两位管理层人士,因为他们质问了公司是否评估过相关风险。Girlguiding uk正面临着儿童保护这类严峻问题。


宗教和保守极右势力在原则上对这类政策持反对意见,而那些左派势力则本能地倾向于接受跨性别人士自称的性别,即便更多的负面案件浮出水面,他们也不大相信现实存在的这些证据。有人担心强奸犯和其他暴力分子可能会利用性别自我认同,还有人担心孕妇可能更喜欢单一性别空间所具有的私密性,但很多左派势力则将其看作是“跨性别恐惧症”。这一现象妨碍了制定良好决策所需的公开辩论。结果,性别自我认同法律往往都十分模糊和宽泛,缺乏能够让其发挥作用的保障。


所谓的进步人士将这种对女性和儿童的侵害称之为间接伤害,这一耸人听闻的观念将疏远众多女权主义者,而这些进步人士往往又和女权主义者有着共同的目标。已经成为文化战争牺牲品的跨性别者将因此而苦不堪言,因为人们会认为他们与那些伺机而动的不法分子是一丘之貉。但无需多想就知道,这场战争会变得残酷。


来自《The World in 2019》杂志,《财经》翻译。

https://mp.weixin.qq.com/s/Y1HtD_4KIQpMJH7hBTEwx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