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的开始 0 个回复 / 1821 个查看 2019-02-24 13:00

一个国家的基督徒总统,如何把艾滋病率从53%降到5%?这是医学无法治愈的病!

 来自:让爱走动 

乌干达留给大多数中国人的印象是——30年前曾经有一个本国吃儿童被称做“吃人魔王”的阿明总统、导致大规模传染、大面积死亡的“埃博拉”病毒、叛军对不同部族的血腥大屠杀及高比例的艾滋病感染者等等...

绝望到尽头——靠神祷告战胜艾滋病

Fighting AIDS with God's prayers

但当中逐渐有人沦为律法主义,给魔鬼留了地步,1950年,复兴才刚开始,就白白错过,结果信徒惨遭大屠杀。黑暗势力再度笼罩乌干达。


60年代初期五旬节般的复兴临到,但在教会却不断有混乱、纷争之事,更大的逼迫随之而来。1970年阿明总统上台,他以暴政闻名,先把所有犹太人赶逐出境。乌干达曾经被英国首相丘吉尔称为“非洲珍珠”,可是好景不长,在1971年阿明发动政变,独揽大权于一身,开启了乌干达历史上最黑暗时期的序幕,阿明执政时把回教列为国教,逼害基督徒。阿明喜欢吃人肉,把人肉与肺腑放在冰箱,然后慢慢烹煮来吃。1973年下令不准教会建立,1975年屠杀传道人,1977年勒令关闭所有基督教会(天主教、圣公会除外),宣布乌干达是回教国家,逼迫基督徒,执政期间杀害了上百万人,并且邪灵密术横行。


光是在阿明统治的8年期间,估计约有50万名乌干达人遇。基督徒躲到丛林里聚会,劬劳祷告,为国家昼夜代求。当乌干达教会开始起来依照神的心意为国祈祷,两年后暴君阿明下台。


1979年阿明虽遭驱除,但乌干达已元气大伤,自此陷入无止境的内战与政治恶斗的循环之中。当时教会起来为短暂的和平祷告后,又再次停止祷告而松懈下来。1987年艾滋病对乌干达的影响如野火燎原,1990年,乌干达竟沦为全世界艾滋病比例最高的国家。1994年信徒遭第二次大屠杀,“一直到现在,医治才刚开始”,慕约翰沉痛地说。


1982年,乌干达发现第一例艾滋病,随后迅速蔓延。十年内,不到2400万人口的乌干达,共有数百万人受病毒感染,艾滋病带来的影响,造成超过1320万名儿童成为孤儿,143.8万人患病,83.8万人死于此病,有百分之三十几的人得艾滋病,另外有三分之一的人疑似艾滋病,这个国家既贫穷又充满了瘟疫、疾病,所以简直是个绝望的国家。最严重时,有的工厂因患病工人和死亡人数多而无法开工;有的村庄全村能劳动的人都患了病,地里无人干活。国家的正常生产和生活受到严重影响,这个国家几乎每一个人都活在绝望之中。


当他们绝望到极点的时候,他们开始寻求神。他们到教会寻求帮助,那时基督徒也被逼迫,只好躲到丛林里去祷告,有时二十四小时的祷告,人被逼到一个尽头,只好迫切地寻求主。


乌干达总统带领全国向上帝悔改

Repentance


根据News Vision于2012年10月18日的报道,在Namboole体育场的庆祝从英国独立50周年庆,同时也是国家禧年祷告会上,总统穆塞韦尼(Yoweri Museveni)作了历史性的行动,他公开为自己和乌干达的罪悔改。

总统带领全国悔改


穆塞韦尼总统上任后针对乌干达许多贪官污吏,透过每天筑坛祷告,神感动他哪里有贪官及不法情事,他大刀阔斧一次开除两千人,神也亲自带领许多重生得救的基督徒,将他们放在合适的岗位上。因此在不增加额外税收情况下,不仅弥平过去极度的亏空,税收更达过去的800倍。乌干达经济蓬勃发展,在非洲发达经济国家中排名第二位。


他已经第四次任总统一职,他让世界看到乌干达改变,让世人看到被上帝仆人的形象。因在防治本国艾滋病方面所作出的突出贡献,被联合国艾滋病防治署授予“世界防治艾滋病突出领导成就奖。


当乌干达的百姓跟教会的人说,你们的神在哪里呢?奇妙的事情就发生了,有的教会是从几个人在短短两个礼拜之内就成长到一万人,两个礼拜复兴到一万个人,很多人归主。很奇怪的是连艾滋病人数也开始往下降,联合国卫生组织的人没有办法解释得医治的原因,他们得医治是一群一群的人。


今天乌干达有90%的基督徒,回教徒只有6%。神迹、奇事、异能横扫全国,政府、军队、企业界等重要领袖大量重生得救归主。现在艾滋病已经从53%的罹患率直至今日的5%,与非洲其它各国持续飙升的比率相比,简直是大相径庭,除了归功于政府与教会的全力支持倡导外,人民对艾滋病患不再以抗拒、歧视的态度,而改以接纳、关爱的态度有着极大的关系。“只有真正的关怀,才能去改变心灵,改变人们面对生活和生命的态度,不再用无知和情欲生存。”现在整个国家一步一步地更新,经济也有了很大的翻转,他们的总统、政治都有新的改变,现在乌干达的经济已经在非洲排前三名。


“神对列国万邦有更大的心意”,“转化从自身渴望耶稣基督的活水开始,祷告要‘劬劳’!”   慕约翰牧师说。如果基督徒愿意这么做,先求神的国、神的义,改变、医治和转化就会临到这国家。然而,我们白白的得来,也要白白的给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