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的开始 0 个回复 / 1776 个查看 2019-02-26 10:46

谁 的 饼 干?

来自:偶溪

文 | 陈惠婉

资本主义教导我们拥有再拥有,而圣经却教导我们管理,并为上帝看顾。

在华府转机去伦敦前,我尚约有两个钟头的空档。


到换钱处换了些英磅,便抱着我的外套、手提箱无所事事起来。


晃着晃着,在来去匆匆的旅客潮里,我觉得自己好似一尾脱水的鱼,在岸边毛躁地抖动,等待着被丢回水流的时刻。


忽然瞥见机场走廊的一头,有我熟悉的红白条幅在飘动,是出了名的费德太太饼干铺。咽了口口水,不自觉地脚便往那头挪了过去。


美国的饼干,和中国饼干很不一样,因为它一点都不脆,反倒像块饼,个儿如巴掌大,外面烘得酥香,咬下去却觉里面甜软。尤其洒上巧克力碎片的那种,软中咬到硬片,吃起来特别腻爽,凑着咖啡的苦味,吃吃喝喝别有一番滋味儿。


趁着刚出炉的香味,我一口气买了四大片。拎着红白条纹袋和小咖啡杯,在非抽烟区找到了个位子,想想时间还早,再买份杂志吧!留下我的大衣、手提箱及饼干,我又跑了趟铺子。


回来时,发现一位长发碧眼,穿着随便的青年坐在我的东西旁边,脚边堆放着登山用的背包什物,看来是个学生。我隔着饼干袋坐下,打开杂志时,觉得这小子坐得怪近的,有些威胁到我的安全距离感。


当我探袋伸手拿出一块巧克力饼干时,那学生抬眼,友善地对我笑了一下。一个飞快的念头闪过脑里:也许,我应问他想不想吃一块儿?但是,我若这样作,他是否会以为我这独行女子有什么特殊意思?很快地,我挥掉了这个念头。


但出乎我意料之外地,这小子居然问都不问,一言不语地也伸手拿了一块饼干。


他倒大方喔!我还没看过哪个美国人这么直接不客气得不请自拿,一时我竟说不出话来。


狠狠地我射出两颗卫生丸子,他若会读,应能体会这无声中的有声是在吼他:


“离我的饼干远一点!”


再不识趣的人,也当懂得我的眼色吧!我继续回到我的杂志,并顺手再拿一块饼干,但拿得夸张炫耀,纸袋被弄得嘶嘶沙沙响,意思要让他知道,谁才是饼干的真正主人。


又一次,那学生温和地对我一笑,然后,我简直不能置信地眼睁睁看着他伸手、探袋,拿出了那最后的饼干。


我向来不是个小气的人。但对方一而再、不问自拿的举动,我开始有被侵犯的恼怒。这次,我毫不掩饰地整张脸转过去,直勾勾地瞪过去,眼中满是警告:


“你若敢吃掉我最后这一块,你就休想活命!”


可怕,这样狠地无声讯息,却只达到一半的果效。


那小子默默地把饼干分成了两半,若无其事的把那最后一半递到我的面前。然后慢条斯理,一口一口咀嚼掉我心爱的巧克力碎块饼干。


内心五味杂陈,愤怒伴着我木然地咬食,剩下的那半块是什么味道,怎样吃下去的,我都记不得了。好大胆的小子!饱和的怒气一时冲上胸口,我想抓着他衣领质问,我想大声叫警察来评理,我……


正还来不及反应时,这小子忽然跳起,随着“登机”的广播,在那边左拾右拿他一地的摊子。然后转身,对我友善地一笑,送了我一句标准的美国祝福:


“祝你有个愉快的旅行!”


呆呆地,我望着他很快地在人群中消失。


他那种理所当然的态度近乎坦荡,一点儿不难为情,一点儿不知羞。我脑中浮现一个悲哀的想法:这个世代的年轻人堕落了。


剩下的等待时间里,我脑中都在为这件事生气着、不快着。那损失的一块半饼干,已使我失去阅读下去的兴致,甚至使我出门旅行的特好心情也蒙上了云雾。


当我登机的广播响起时,我决定挥掉这不快的一切。拾起我的手提箱,拎起我的大衣,“哗”地一声,一个物件滑落地上。


我目瞪口呆,身体凝冻。


大衣下泄露的事实像闪电般轰着我的脑门。那是什么?那是熟悉的红白条纹袋,我心爱的、未吃过、未动过的巧克力碎块饼干!老天!我怎么会如此糊涂!脸刷地一下烧起来。


别过头看,那学生背着背包的身影好似仍飘散在登机进口处。只因一个角度的不同,那厚颜无耻的小子转变成了一个慷慨的巨人;而我,竟从一个受害人变成个偷饼干的贼!


刚刚的镜头快速地在我眼前流过。我终于意会到那看似偷饼干的哄骗笑容,竟是一个亲切的、仁慈的邀请手势,邀请着一个充满敌意,又不知感激的陌生女子共享他最后一块饼干!


多尴尬的经验,又多快的心理转变呵!一切只看饼干是属于谁的。


人真奇怪,为了几块饼干,便会有被攻城略地、急于自卫的心情反应。那若是牵涉到车子、房子、位子之类的大件东西时,人更不知要怎么打拼呢!这个“所有权”的观念,好像没有让我觉得更富有、更自由,反而,汲汲于维护保障之间,耗尽了我所有享受它的心思、意念。一旦发现饼干根本非我所有之时,心中却又涌起一股截然不同的感觉。


圣经上说:“地和其中所充满的,世界和住在其间的都属耶和华。”(诗篇24:1)显示出这世上没有一片“饼干”是咱们的。若硬视我们的房子、衣物及存款是属于我们的,对别人有威胁性、竞争性的索取,我们的反应可以想像得到有多排拒,多没有安全感。但若知道这一切是属于上帝的时候,一切“占有”反而化作“残渣儿”的感激与交托。资本主义教导我们拥有再拥有,而圣经却教导我们管理,并为上帝看顾。资本主义随着“拥有”的定律,衍生了自私和独享,圣经却传达了共享,却不滥用的管家观念。


想想看,天地之间,我们一无所“有”,却又“掌管”一切,这使我们对金钱物质的支配眼光扩大超越了多少?使我们对环境生态,也更有了恒长的维护心理,而非短视投机的用尽一切。


了解“饼干”是谁的,正是影响我们价值与生活态度的一个转折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