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的开始 0 个回复 / 1577 个查看 2019-03-11 11:15

我的恐惧是一副看不见的轭

阿浅128

来自:范学德

春节前,我的背不知不觉疼起来。


一开始,我觉得和从前一样,过两天会自然好。但并没有,反而渐渐严重,有时像针扎,有时像灼烧。不算太剧烈,却特别糟心。


疼痛让我感到:我忽视自己的身体太久了。很多时候,我翻开书,或敲起文章,一晃几个小时,背是弯的。仿佛肩膀上有一副轭,拉着我往下坠。心走了好远,身体却被囚禁了。


我脑海里升起一个想法:去跑步吧!就到附近小区,人少,车少,跑道宽。对自己狠一点,跑7圈,大概7公里。


跑的时候,身体渐渐酸疼、疲惫。从前回避的感觉,此刻却迫不及待拥抱,因为我觉得痛苦意味着身体在更新。


这只是个开始。休息两天后,我又去跑了一趟。如此跑3趟,距离增加到10公里,居然也跑下来了。


跑的时候,我用微读圣经APP听《罗马书》,听一遍大概能跑完10公里。听到「藉着住在你们心里的圣灵,使你们必死的身体又活过来」,我就祷告:主啊,这必死的身体交给你。有时用1.25倍速,听一遍没跑完,我就摘下耳机,听风声、鸟鸣,继续祷告。


晨跑的时候,天慢慢泛白,路灯忽然熄灭。夜跑的时候,与老人、孩子、情侣擦肩而过。我感觉比窝在房间里更加融入这个世界。


我也动脑学习:到百度、知乎、Keep上搜索跑前热身、跑后拉伸、跑步姿势等等。配合一些肩背锻炼。


两周后,背居然不怎么疼了。不但如此,结婚6年以来,我的体重第一次恢复到60kg以下。精神也变好,每天早上不赖床,6点左右自然醒。工作效率随之提高。


有人说:苦难是化了妆的祝福。对我来说,背痛这个小苦难真的变成了祝福。




一个更大的祝福是:我开始克服心里的恐惧。


小时候在学校,我最怕体育课。跳高,全班只有我跳不过;引体向上,一个都做不上去;跑步,总是吊车尾。我习惯了自己软弱的身体,所以回避各种运动。


没想到,我13岁时害怕的事,30岁竟然开始克服了。同龄人身体走下坡路,我却比自己20出头时更强壮。


更深的恐惧在于:我害怕把自己完全交给神。从前好几次祷告,嘴里说很多,心却对神捂住耳朵,身体更是常陷入同样的罪。


把身心全交给神,多可怕啊。没有人面对神还能保持原来的自己。他会不断打碎、重塑,把我变成更好的样子,过程难免痛苦、疲累、羞愧、流泪。抵达流奶与蜜之地前,我要先经过水火。


但最近有天晚上,祷告时,我仿佛听见一个声音问:你还要依靠自己的能力到什么时候?你何时才愿完全依靠我呢?


我好像一根小小的针,被磁铁完全吸住了。我说:「主啊,还要等到什么时候呢?就是现在,我把自己完全交给你。」


从小到大,我是好学生,用成绩掩盖心里深深的恐惧和羞耻。工作后,我也很希望得到别人的好评,似乎只有被赞扬,我才有价值。


这块遮羞布,已经破旧不堪。神为我预备了恩典的白衣,地上找不到这么好的衣服,我却不愿穿。


但这次,随着我把身体交给神,恐惧的城门开始松动。


「众城门哪,你们要抬起头来!永久的门户,你们要被举起!那荣耀的王将要进来!」


荣耀的王要进入我的心,断开我肩膀上的轭。




我很喜欢Bethel Music的一首《King of My Heart》(我心灵之王),词极美,我背了下来:


Let the King of my heart

让我心灵之王

Be the mountain where I run

成为我所奔向之山

The fountain I drink from

我所饮之泉

Oh, He is my song 

哦,他是我的诗歌


Let the King of my heart 

让我心灵之王

Be the shadow where I hide

成为我藏身之处

The ransom for my life

我生命之赎价

Oh, He is my song 

哦,他是我的诗歌


And let the King of my heart

让我心灵之王

Be the wind inside my sails

成为我帆中之风

The anchor in the waves

浪中之锚

Oh, He is my song

哦,他是我的诗歌


Let the King of my heart

让我心灵之王

Be the fire inside my veins

成为我血中之火

The echo of my days

岁月之良伴

Oh, He is my song

哦,他是我的诗歌


女主唱的声音格外有力量。我想起今天读《箴言》最后一章,注释说:才德的妇人,「才德」原文有勇猛之意。《雅歌》更形容新娘「美丽如月亮、皎洁如日头、威武如展开旌旗的军队」。最美的女性,如战士一般,因神的恩典而勇敢。


姐妹如此,弟兄更要奋发了。追随心中之王,他是我跑步时奔向的高山,是我帆中之风、血中之火、永生永世的诗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