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的开始 0 个回复 / 811 个查看 2019-03-17 18:58

你是基督徒无神论者吗?

《境界》独立出品【门徒之道】

文丨文道

基督徒无神论是一种灵性流行病,口里相信神,行事为人却像神不存在似的。这些人有一串长长的清单,列出自己不祷告的原因。他们甚至会服事神,最终把神托付的羊群,当作是为自己利益服务的。对他们来说,比没有做好工作更可怕的是,做好了工作却没有被人看到。

一位牧师要求教会向神祷告,祈求神使教堂附近的酒吧停业。于是,教会信徒聚在一起,举行一次晚间祷告会,恳求神把邻近社区从酒吧的诱惑中解救出来。几个星期后,酒吧被闪电击中,付诸一炬。酒吧老板听到教会祷告会的事,很快去法院控告教会。开庭当日,酒吧老板激烈地控诉,说神用闪电击中他的酒吧,是因为教会信徒的祈祷所致。


牧师当然否认指控。他承认教会的确有祷告,不过他肯定地说,他的会众中没有人真地以为会发生任何事。法官坐在椅子上,脸上一副既兴奋又困惑的样子。最后他说:“真是难以置信。在我前面,有一位相信祷告能力的酒吧老板,和一位不相信祷告能力的牧师。”


美国牧师克雷格·葛士卓(Craig Groeschel)讲的这个故事,揭露了基督徒信仰生活中的假冒现象。葛士卓观察到,教会有一批相信神却又不相信祷告能力的信徒。他们或许宣称相信祷告的功效,但是他们的行动却在说反话。

借基督之名,完成自己的计划?


在《提防假冒》一书中,陶恕牧师写道:“今天的复兴运动此去彼来,但举办这些运动的城市道德水平却没提高。……过往的世代,在复兴运动中所传扬的基督信息,曾令大批酒吧及妓院关门。……早期的基督徒,知道自己是那永存计划的一部分后,那份汹涌澎湃的热忱便无法按捺。他们甘愿为基督燃尽生命……今天的反常现象就是,信仰纯正的传统教会已丧失了战斗力与起初的火热,反而谬误的宗教倒有十足的士气与热忱。”


教会的力量决定于她跟世界的距离:愈酷似世界,愈沉寂无力;愈跟世界分别,愈能振聋发聩。问题出在哪?陶恕的答案是我们太过安舒、太过富有、太过满足了。我们的信仰患上了近视,只见近处。


“上帝把永恒放进我们心里。但我们偏选上瞬间,祂鼓励我们向往荣耀的明天,我们却爱沉溺在混沌的今天。世界的趣味紧抓着我们,我们再看不见永恒的意义。我们……也希望上天堂。然而,对天堂我们其实一点也不憧憬。我们虽拥有正确的教义,却厌倦祷告,对上帝感到腻烦。”


对许多服事主的工人来说,基督尊不尊大不重要,他们已经把信仰视为一门事业。他们致力于卓有成效的大事工,比马大还要忙,却忘记了亲近主。“这些营营役役之徒,借基督之名来完成自己的计划。结果,成了一队尚未接收命令便冲锋陷阵,未经吩咐便向外宣战的散兵游勇。”


陶恕毫不避讳地说:“今天基督教圈子内,重量不重质。对福音派人士来说,数目、尺码、数量,兹事体大。大家关心的只是:多少会众?多少人决志?经费预算多少?每周所收的奉献多少?如果一切的数字都不错,这便公认为一间欣欣向荣的教会,牧者也被公认为成功出色。”以统计数字来评估教会的属灵状况,无疑颠倒了是非黑白,高扬了外观与形式,但这却是许多牧者、长执每天所做的事情,暴露了他们心中臣服于哪个神。


罗斯·莱斯特(Ross Lester)牧师反省:真正危险的是,上帝托付给牧者和领袖去牧养的那些人,最终会为领袖自己的利益服务。我们需要问,我们是否微妙地把基督的新娘——祂为之流血牺牲的人——变成了某某牧者的新娘。 事奉不是一个展现自我的地方,但“对我们来说,比没有做好工作更可怕的是,我们做好了工作却没有被人看到。在我们这个高度互联、自我陶醉的文化中,我们把‘不被视为了不起’的恐惧引入了教会。”


我们信主后,可能烟戒掉了,酒也不喝了,但是那种荣耀自我,对实现自我价值的深层渴望依然存在,甚至被带进事奉中。但是耶稣让我们这些服侍的人首先成为仆人。这个使命是以舍己为标志的,门徒要在祂的国里先死才能生。

祷告:多半沉闷、常常无效?


美国生命教会创办人兼主任牧师克雷格·葛士卓(Craig Groeschel),也是著名免费软件“You Version Bible App”的开发人。他在《A货信徒》一书中把不是真背十字架、真跟随主的信徒称为“A货信徒”。“A货信徒”就是指外表像信徒,却没有实质信仰生命的基督徒。他们是基督徒无神论者(Christian Atheist),虽然口里相信神,行事为人却像神不存在似的。


葛士卓牧师承认,自己曾经就是一个基督徒无神论者。“你或许感到奇怪,一名牧师竟会过着像无神论者般的生活,并且为此挣扎。其实,基督徒无神论是极速增长中的灵性流行病症,它能够散播毒害、使人致病,甚至使人永远丧失生命。而基督徒无神论是极难辨认的症状——已受感染的一群,尤其难以辨认它。”   


葛士卓从小在基督教家庭长大,但是他用‘文化基督徒’来形容自己的家人。他们会在圣诞节和复活节上教会,也会帮助有需要的邻居。他们会送罐头食品给捐赠食物的组织,会在感恩节晚餐前祈祷,但基本上就是如此而已。他自己虽然相信神,但关于神的事情他知道的很少。由于自己不像认识配偶那样认识神,他就依着自己的常规生活。


“我从没有带圣经上教会,但我们的确拥有一本金黄色的圣经,我们特别把它放在客厅的咖啡桌上。此情此景给我一种温暖、激动、属灵的感觉。……我想活出称义的生活,但是我不能够正确地活着超过五分钟。我信神,但是我在校内欺骗人,爱喝平价啤酒,撒谎掩饰我和女朋友所做的事,又希望偶尔碰巧捡到《花花公子》杂志来看。”


因为自己的切身经历,葛士卓格外熟悉“A货信徒”的套路。这些人都有一串长长的清单,列出自己不祷告的原因,包括:觉得自己祷告得不够好,祷告时感到闷,不想用卑微的请求去打扰神,或是不认为祷告可以真地带来改变。“这些看似难以跨越的巨大障碍,其实是可以克服的。就我个人来说,神就帮助我逐一对付这些障碍,慢慢改变我对祷告的心意和态度。我不再把祷告视为多半沉闷、常常无效的礼仪,祷告成了我做一切事的脉博。它对你也会有相同的果效。”


许多人都害怕祈祷得不够好、不够流利、不够热切。我们忘记了,神爱听不完全的人祷告,即是那些知道自己犯错、知道自己无依无靠、知道自己想靠近神、知道自己需要神的人。


在《境界》每晚的祷告会上,有同工分享:“很多时候我们不是因为软弱不来祷告,因为真的软弱了一定想找依靠,一定会来到神面前,我们不是软弱,而是不信神是可以依靠的。这就是撒旦带给我们最大的迷惑。求神除去我们里面不信的恶心。”


无可否认,当祷告变为一种空洞、无意义的礼仪,它确实沉闷。但是当你记起你是向谁说话,当你知道掌管宇宙的神真诚地想聆听你,单是这个真理,已能够改变我们对祷告的态度。

只要救恩,不作门徒?


如何不沦为基督徒无神论者呢?就是要背起自己的十字架作门徒。陶恕在《提防假冒》中总结道:“今天迫在眉睫的,就是竭尽所能追求复兴,去旧迎新,以便重建生机盎然、圣洁纯净的教会。更好的基督徒,比更多的基督徒来得更关键。下一代是由上一代萌生出来的,变了质的种子,带来的自然只会是变了质的收成,不会好多一分却只会坏多一分。观乎此,普世教会只会一直走下坡,除非用上强力有效的方法,才能把种子的素质改良过来,扭转颓势。”


在陶恕看来,人渴求生命更新,宗教却以“依然故我”为招揽,这导致有识之士只会望而却步,把这种浅薄、浮夸的信仰看成低能量的宗教,不值一提的假货。“救恩与作门徒这个整体,在今日基督教圈子内却硬给分拆为二。一般基督徒认为接受救恩乃理所当然,急不容缓;至于是否作门徒,则可任随尊便,不受时间规限。要么容后抉择,要么永远不选。……由于作门徒的观念已经消失,就出现了许多‘作门徒’的冒牌货。”


国际使命团(International Mission)主席、华盛顿麦克莱恩圣经教会的牧师大卫·普拉特(David Platt)在讲台上疾呼基督徒要做背十架的激进门徒。“激进”意味着有生命改变,价值观、使命异象都是以基督为中心的,他在工作、婚姻、家庭的选择上,第一优先考虑是否能荣耀神。


普拉特教会的许多信徒确实是这样做的。他提到一个叫但以理(Daniel)的大学生 ,他从一所大学获得了机械工程学位。毕业后,他得到了一份很有吸引力的工作——在核电站的高薪工作。另外,他可以考虑继续深造,直到读完工程博士,并且有全额奖学金。但两年前但以理信了耶稣,他整个生命的焦点转移到用神在他生命中的恩典来成就神的荣耀。因此,他拒绝了摆在面前的两个选择,转而与一个旨在帮助世界各地贫困社区的工程项目合作。


但以理做出这个决定后不久,他的父亲给普拉特牧师发来一封邮件说:“我用坚定的基督教价值观养育了我的孩子,自然希望他们抓住机会,过上有成效的家庭生活。”在邮件的其余部分,他的父亲描述了他是多么自豪,因为他的儿子为了“把福音带到他不认识的地方和民族”而放弃了对这个世界的追求。上帝正在给他前所未有的机会,从美国到非洲再到亚洲,因为他正在追求一个比以往任何时候都伟大的梦想。


无论我们怀揣着一个美国梦还是中国梦,耶稣会把我们带到一个更高的层次,给我们一个关于天国的梦想。

 

来自《境界》,微信号newjingji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