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的开始 0 个回复 / 1713 个查看 2019-03-24 13:34

有钱没你想得那么好,没钱没你想得那么坏

来自:教会微刊

文 | 周文亮

 

富足作为当今世代最大的偶像,已经被神化了。其实,贫穷与富足本来都是一件很平常的事情,上帝分配给人的恩赐和才干都不同,所以这世界必定有贫富差距,贫富差距并不是一件罪恶的事情,只是恩赐、才干和努力的不同程度的结果而已。上帝赐给人五千两,这样的人如果不懒惰,就能够在金钱上富足。上帝也赐给人一千两,这样的人再怎么努力都挣不到钱。我就属于这一千两的人,怎么努力都挣不到钱(当然,这也是我自己选择做穷传道的结果)



1

无论你属于哪一种,本质上都无关紧要,上帝没有让所有人都在富足中来为他而活、为他作见证,上帝需要有人能够在贫穷中为他作见证、去荣耀他。本质上,在金钱上富足的人没有资格鄙视贫穷人,即便自己的金钱是自己努力得来的。

这样的人需要记住圣经的话:“你要记念耶和华你的神,因为得货财的力量是他给你的,为要坚定他向你列祖起誓所立的约,像今日一样。”(申8:18)也要记得自己之所以能够得到资财,这不是偶然,也不纯粹是自己选择的结果:“我又转念,见日光之下,快跑的未必能赢,力战的未必得胜,智慧的未必得粮食,明哲的未必得资财,灵巧的未必得喜悦。所临到众人的,是在乎当时的机会。”(传9:11)



这机会乃是神厚赐的结果,神若不赐予机会,你纵然满腹经纶,你即便是能工巧匠,也注定怀才不遇。



2


另一方面,贫穷人也不需要有仇富心理,毕竟谁有多少资财、谁能得多少资财是神所安排的。安于上帝的安排,方能平静安稳。

况且,衡量贫穷与富足的标准不是只有金钱。即便是在金钱上贫穷的人,也可以在其他方面富足,譬如信仰:“我亲爱的弟兄们请听,神岂不是拣选了世上的贫穷人,叫他们在信上富足,并承受他所应许给那些爱他之人的国吗?”(雅2:5)和喜乐:“喜乐的心,乃是良药。忧伤的灵,使骨枯干。”(箴17:22)以及美名和好的人际关系:“美名胜过大财,恩宠强如金银。”(箴22:1)

我是觉得,神让我们过怎样的生活我们就过怎样的生活为好。贪婪会让我们渴望脱离上帝给我们安排的本位,去渴望得到上帝不曾赐给我们的事物。如果上帝就是让我在贫穷中为他作见证,又有何不可呢?在我的经验中,贫穷人总是能够更多经历到上帝奇妙的供应,这种经历是宝贵的,不是金钱本身所能比的。

我想,如果我的贫穷可以促进我和天父的关系,那么这种贫穷就是好的。就这点而言,我并不排斥贫穷,只是当我不安贫乐道、渴望得到神没有赐给我的事物的时候,我才会视贫穷为洪水猛兽。神知道你我是怎样的人,适合怎样的生活。



3

此外,使徒保罗曾经提到过,他知道怎样处丰富,也知道怎样处卑贱,或有余,或缺乏,他都知道怎样面对(腓4:12)。这也不失为一种灵性上的富足。这样看来,保罗说得实在是好:“贪财是万恶之根。有人贪恋钱财,就被引诱离了真道,用许多愁苦把自己刺透了。”(提前6:10)真正使人自觉贫穷的,是贪婪,而不是缺乏。在我们的眼中看来相当贫穷的时候,保罗竟然说:“但我样样都有,并且有余。”(腓4:18)可见,保罗真的把他那句“只要有衣有食,就当知足”(提前6:8)实践出来了。

如果有衣有食就当知足是圣经提供的标准,那么我们中间没有几个人可以说自己是贫穷的,我们不过是在世俗的“小康”和“成功”对富足的标准之下把圣经明确的教导从我们的价值观中阉割了而已。恐怕这种病态的价值观已经统治了整个社会,这种灵魂的木马病毒恐怕也早已扎根于教会中那一个个面貌敬虔之人的心中。我想,我们是时候该给自己杀杀毒了。


就上帝的恩赐来说,贫穷与富足这件事本身似乎并不具有道德性,但是成为贫穷或富足的过程一定牵涉到道德抉择。抛开这个过程不提,我倒是希望我们将这件事本身的道德性去除。我的意思是,我们不要在道德层面谈论贫穷或富足是好的或是坏的。

就如以上所说的,一个人如果已经尽全力努力过了,但仍旧赤贫,这种贫穷本身并不是罪恶。如果一个人经过正当的努力挣得许多资财,那么这种富足也不是罪恶。这两个概念应该和神的主观和恩典绑定在一起——也就是说:如果你贫穷或富足,首先是神赐给你的生活方式,其次是贫穷和富足本身都可以是神恩典的表现,无论贫穷或富足,我们都可以经历神的恩典——,而不应该和罪、好或社会所谓的幸福绑定在一起。

事实的真相并不如电影《我不是药神》中那个卖假药的人所说的“这世界只有一种病,就是穷病”,穷之所以是罪、是病是因为这个社会把贫穷扭曲成了病和罪。

另一方面,既然撒但兴起了鼓动人类把经济视为一切上层建筑的基础,钱这玩意儿就被赋予了神性,且被拥为这世界的统治者,好像神一般的存在,只要有钱,鬼都得替我推磨。似乎在这个神明的面前,人人都是左派,无论是白左、黑左还是黄左。我们就应该拿起牛膝草,给这个神明去去魅,把它从神坛给请下来,让它回到神给它设定的位置。



4

说了这么多,我还是觉得说得都没有用,就像我太太告诉我,我说那么多一点儿用都没有一样。我还是要提醒读者,我们需要回到福音里面,没有福音,说什么都没用。毕竟钱已经成了一种偶像,没有福音,这种古老的偶像崇拜就不可能被破除,你虽然会从前门把它请出去,可还是会让它从后门回来。


除非你在福音里真的看到主耶稣——我们的救主——是贫穷的,且是为了我们的缘故甘心忍受了贫穷,他在世时就连枕头的地方都没有。

也除非你在福音里经历了救主的大爱,你又如何可能撇弃你的渔网和诱人的关税呢?

除非你看到与救主的经历有份是一件无比荣耀的事情,你又如何可能甘心为基督成为贫穷、忍受贫穷呢?没有驻足于加略山的人,是不可能不回头留恋一下万国与万国的荣华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