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的开始 0 个回复 / 2230 个查看 2019-04-16 13:46

2019金像奖最佳男主角黄秋生:

感谢上帝,带我走过死荫的幽谷

 

来自:黑门

 

昨晚,第38届香港金像奖落幕。

 

本届金像奖最引人注目的就是“最佳男演员”的争夺大戏了。


周润发、郭富城、黄秋生、吴镇宇、姜皓文5位实力派演员参与角逐,所有人都纷纷摩拳擦掌等待着最终结果。

 

 


最终呼声极高的吴镇宇,19年金像奖陪跑,5次提名,却再度败北黄秋生。


黄秋生凭借《沦落人》又一次捧起了“最佳男主角”的奖杯。

 

这是他第五座金像奖杯,第三次获封金像影帝。在获奖的那一刻,他又为金像奖添加了一个记录——相隔最长时间(20年)再夺最佳男主角。


 


在发表获奖感言时,他说:


“谢谢我妈妈,在她生命最后的时候,教会我生命是很短促的,不开心就笨了。


最后感谢上帝,我虽然走过死荫的幽谷,也不怕遭害,因为你与我同在,你的杖、你的棒都安慰我

 

在2019金像奖的后台,黄秋生面对媒体记者的采访,亦谦卑说道:


“好不真实啊!但不要嚣张,要先有谦卑的心,回到家要跪下祷告,荣耀归于上帝!

 


01


现年58岁的黄秋生,是香港知名男演员,亦是首位集影帝、视帝、剧帝于一身的香港演员。


他曾2次获得香港电影金像奖最佳男主角奖,3次台湾金马奖最佳男配角奖。


黄秋生自1983年出道以来,塑造了无数深入人心的角色。

 

 


他是《无间道》里的黄志成黄Sir,《头文字D》里的豆腐佬藤原文太。


《叶问:终极一战》中的的叶问,《鸿门宴》中的范增,《射雕英雄传》中的黄药师……

 

 


“黄秋生是香港影坛的一个异类,在香港这样的商业土壤中能够诞生这样一位全面的实力派人物,是非常令人庆幸的,他是那种你只要给他一个上档次的剧本,他就能做到征服人心的鬼才。”

 

人民网娱乐频道曾评价说道


本次参演的电影《沦落人》成本只有300万,黄秋生零片酬接拍。

 

与黄秋生以往参演的警匪、江湖题材不同的是,这部电影没有狂吼,没有血腥,没有刀光剑影。


 


黄秋生在电影中,饰演的是一位“三失”独居中年男子昌荣:


失婚、失业及失身(下半身瘫痪),靠赔偿金过活,挺着肥胖的肚腩,性格乖戾,妻离子散,中年男人失意的形象在他身上暴露无遗……

 

 “等死”是他余生所求,他也自认自己是个“废人”,认为人生再没有值得期望的东西,而自己亦不值得拥有任何东西。

 

 


在此时,刚好遇上了婚姻、摄影梦想破碎,却又心地善良的菲佣Evelyn。


两人各自因不同的缘故失去了非常珍视的东西,跌进人生中的低谷,同为天涯沦落人。

 


他们从原本的互不信任、争吵误解,再到后来的互相安慰、相知相惜,在沦落中寻找救赎,在低谷中追寻希望……

 

黄秋生也凭借着在《沦落人》中收放自如、情真意切的细腻演技,拿下了金像奖最佳男主角。


 


作为一个演员,他热爱演戏,这种热爱不止于“技”的探索,更有“道”的追问。曾和黄秋生合作了《太阳照常升起》的陈冲,形容黄秋生非常特别。


“我很少碰到演员说‘我们演员到底为什么要演戏?我们工作的意义在哪里?到底给人们带来了些什么?等问题,但他就是要跟你聊這些事情。


就如电影名《沦落人》所写照的,黄秋生的一生也在沦落中不停地寻找曙光,在迷茫中寻找生命的意义



02


黄秋生的前半生,就像是《圣经》里所说的那样,经过死荫幽谷。


在谈及童年经历时,他曾说:“我是一个不该存在的人。


之所以会这么说,跟他年少经历过的贫困、背叛和歧视密不可分。

 

黄秋生的父亲是个英国人,是当年英国驻派香港的政府高官。

 

母亲黄尊仪幼时跟随母亲逃亡至香港,后因为出落得漂亮,便以唱戏为生,两人相遇之后马上陷入了热恋,黄尊仪一度以为自己找到了依靠……

 

 


黄秋生四岁那年,父亲抛弃他们母子,去了澳洲。那时的黄尊仪才知道,这个人早就结了婚,并育有儿女。


父亲离开后,甩下他和母亲相依为命,在香港艰难度日。

 


一段时间过后,母亲迫于生计,开始给别人做女佣、裁缝,甚至还做过保安。

 

生活的困顿,周遭的嘲讽,被人遗弃的委屈和愤恨.....让她无数次有过轻生的念头。甚至曾将洗衣粉当成奶粉喂给黄秋生吃,企图母子俩一起自杀,一了百了。


 


后黄秋生被送进了医院,才捡回了一条命。

 

9岁时,黄秋生生了病,母亲因没钱实在熬不住,便给他父亲打电话,得到的回复是要香港这边付费,他父亲才肯接听。

 

最后电话通了,他父亲却推辞说:“我很穷,我妻子身患癌症让我花了许多钱。

 

再往后电话就打不通了,查无此人,父亲从此也再没有与他们联系。

 

 

03

 

后来,外婆经常逼母亲嫁人,母亲因为生了病,没法再工作,为了生活,嫁了一个比她大很多的男人。

 

年纪渐长的黄秋生也进入了寄宿制学校,因为自己混血儿的身份,特别容易被人羞辱,被人看作“中不中,西不西,里外不是人”的怪胎。


 


“混血”的文化一开始并不意味着“交融”。

 

在香港,华人和西人拥有不同的种族身份和生活范围,作为殖民“不经意”的产物,混血儿不得不遭受来自双方的挤压和疏离。

 

面对这些嘲讽,他通常选择用自己的拳头来回击。

 

所以不到一年,黄秋生因为打架被赶出来,之后又辗转军器厂街官立小学、湾仔官立小学,始终呆不长,最后被作为问题少年进了一间特殊学校“扶幼会”。

 


黄秋生回忆说 :“现在这个时代,混血很吃香,可在当时,我们经常被人叫做杂种,遭人打骂。学校里的每个人都取笑我,叫我鬼仔,说我没有父亲。”


上了不到一年的中学,他便辍学出来打工。


汽车修理厂学徒、帮花店送花、当装修工人,什么都做过。


最穷的时候,他被朋友领到一栋老建筑的楼顶,用一个穿了洞的水箱遮风挡雨,在这里住了很久。

 

家人对他的安排本是老老实实去卖货或者开车,但在22岁时,他陪朋友去考艺员训练班,朋友没考上,他却考上了,从此便走上了演员这条路……

 

 


当时“黄皮肤黑眼睛”是华语影像主流符号,像黄秋生这样特征明显的混血长相,一开始只能演“杂种”。

 

之后一段时间因为不停地接“变态”、“精神病”等角色,他的内心异常煎熬,以至于得了抑郁症。

 

 


抑郁症还没好的他,1997年,又得了甲亢。


那时,他变得肥胖臃肿,眼睛凸显,再加上药物的折磨,自杀的念头从他脑子里不停地冒出来。

 

“那时候跟我妈一起住,住的楼层很高,有一个玻璃顶,每天我睡到中午才醒,睁开眼就能看到鹰在飞,有一次实在是撑不下去了,我就走到窗户边,打算跳下去。


突然想到:‘要是我死了,妈妈怎么办?’,就忍住了。”


在这一时期,母亲一直跟他说:“看看明天会发生什么。”母亲的话看似轻淡,却在暗无天日的世界里默默激励着他。

 


04


“生活中几乎所有的力量都在把他往下拉,只有他的内心牵着他往上走。”


杨澜访谈录中评价他


正是曾走过死荫幽谷,细细品尝过失意、嘲笑、羞辱是一种什么样的滋味,在刻画《沦落人》昌荣一角时,在品味人物复杂的内心时,才能入木三分。


如今再次望向深渊,黄秋生献上的只有感恩,感谢上帝在幽谷中与他同行,感谢上帝在困苦中安慰他,使他不再惧怕。


 

在谈到信仰时,他也感恩的见证道:


“大儿子黄一一,曾在2016年发生严重得车祸,车头整个撞毁,送院一度无呼吸心跳。黄秋生当时在香港有舞台剧,也没有美国的签证,没办法赶到美国,在人看来的尽头中,我唯有向上帝祈求来怜悯我的儿子


上帝也听了我的呼求,当太太来到美国后,发现儿子居然已经醒过来了并且渐渐康复。“


他接着说:“遭遇什么困难都不要紧,当你睁大眼仍然能行能走,都应该感谢主!”


 


因为黄秋生的父亲早早撇下他们母子离开,半个世纪过去了,但他心里却始终藏着一个心愿,希望能找到自己的父亲,但多年寻找未果,消息都石沉大海。


在去年的3月份,他竟奇迹般的找到了亲人的下落,还和两个同父异母的哥哥在香港相认……在媒体的采访中,黄秋生回忆到:

“早前,我在英国拍电视剧《White Dragon》两个月,我住的地方附近有间教堂,每次经过我总会停下脚步,我问神,自己会不会真的找到亲人。

有一天我因为要找一些数据,于是走入教堂坐下,突然有一种很奇怪的感觉,好似被召唤一样,我从未试过有这么强烈的感觉,好像有很多爱包围自己一样,令我很激动。


我觉得好惊奇,于是立即冲出教堂,真是非一般的事情,我觉得寻亲成功是奇迹,我不知道是不是神迹,但我会祷告。”


就这样,半个世纪后,兄弟三人奇妙的在香港相聚相认了,一见如故,相谈甚欢。当然重点话题,是他们共同的父亲——他已经在1988年去世。


 


这次相聚,对黄秋生来说,

“好像某些感情、感受给唤醒了一样。”

“我发现原来也有值得我开心的事情。”


56岁的黄秋生含着泪说:


“我爸爸曾在信里说,如果我是一个good boy,他就会帮我搞定所有的事,我想他觉得我现在是good boy了吧,所以就派两个哥哥来给我了。


这句话让无数人泪奔。


 

他其实一直都是那个孤独的、破碎的孩子,期望被爸爸看见、渴望得到爸爸的奖赏,才会把爸爸随口提到的一个微不足道的承诺,牢牢记在心里,一直记了半个多世纪。


走过坎坷崎岖的人生,有过软弱失落、悖逆跌倒,但黄秋生终是找到了这份宝贵的信仰,神也用细致入微的爱,一点一点裹好他的伤处。


一宿虽然有哭泣,早晨便必欢呼。


而在万众瞩目的金像奖领奖台上宣告的那段经文,也成了他前半生的最深刻动情的写照:


耶和华是我的牧者,我必不至缺乏。

他使我躺卧在青草地上,领我在可安歇的水边。

他使我的灵魂苏醒,为自己的名引导我走义路。

我虽然行过死荫的幽谷,也不怕遭害,因为你与我同在;

你的杖,你的竿,都安慰我。

在我敌人面前,你为我摆设筵席;

你用油膏了我的头,使我的福杯满溢。

我一生一世必有恩惠慈爱随着我;

我且要住在耶和华的殿中,直到永远。


诗篇 23:1-6